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五六四章 阴阳之益
    元子午果然依言将子午两仪梭的遁速,放慢到了不足?速时三分之一。

    这一路也更注意隐蔽,尽管元子午不擅幻术,不过一法通,万法通。当阴阳之法达到极致之后,一样可衍生出瞒人耳目之能。

    更有庄无道命运因果之力加持,使途中所有生灵,都不能见,不能觉。类似见知障般的神通,无需幻术,也一样可超过于所有人的目光之外。

    “也就是说,无道你的死劫,其实是与这浩劫天图有关?”

    两仪梭内,洛轻云的神情凝重:“九图齐聚,就是引发死劫之时?”

    “也当是我踏入大罗之期!”

    庄无道语气自信,面上却略含苦意:“之前不能觉着死劫究竟,可如今八图齐聚,近日参研时又有了些许感悟,才渐知根底。这九张图,原来从始至终都未完整过。”

    “从始至终都未完整过?“

    洛轻云先是不解,而后一阵惊悚:“也就是说?这浩劫天图,其实根本就未真正炼成?”

    上古巫族,集合了一族之力,甚至因这九张元始混沌截运定元紫气神图,最终落到了几乎族灭的境地。

    可即便如此,都未能将这件鸿蒙之器完成么?

    庄无道微微颔首:“我不知当年巫族炼制此器时,到底是何等样的情势。不过这九张图,确实未曾经历过最后的器劫。此事已无法避免,只能全力应对。”

    洛轻云默然,她已知庄无道之意。九张‘元始混沌截运定元紫气神图’,都是完整的后天之器,也经历过了器劫。

    可真正完整的浩劫天图,却从未真正的存在过。那九张图,也可能从未完整聚在一起过。

    仔细回想过往修界发生的一切,洛轻云又不觉意外。只因记忆之中,那所谓的元始混沌截运定元紫气神图,其实自始至终,都没能以完整的面目出现。

    那么上古二劫时的巫族,到底因何而亡?真是因这图,消耗了他们最后的一丝气运?又或者是别有他故?为何到了最后这一步,偏又停下?可是力不能支?或者这图未能完成,不能镇压气运,才是巫族真正的灭亡之因?

    无数的念头,在洛轻云的脑海之内纷起。不过绝大多数都被他排除,只剩下了一件。

    当庄无道齐聚九图之时,就是这件鸿蒙至宝的劫期,想要躲避都不得。

    此图如今已成为庄无道的根基之一,根本无法抛弃。七百六十年后,剩下的那张浩劫天图,必定会出现了庄无道的面前,也必定会落入到庄无道的手中。

    思及此处,洛轻云不禁暗暗叹息。都说巫族,是为炼制浩劫天图而亡,也将此器,视为不祥之物。空有鸿蒙至宝,却无法扭转巫族灭亡命运。

    可又有谁能知晓,巫族根本就未能将这浩劫天图,真正炼成?

    无有鸿蒙之力,又如何能为巫族运势扭转乾坤?

    不止是他,此刻这飞梭内,离华与庄墨灵等等,都是哑然失神。

    当心情平复时,已经是数刻之后。庄墨灵已经在想着,该如何在这七百年内,将一身血脉修为,都提升到太上之境。

    哪怕那时,她仍不能帮上主人太多,可以自身的本命神通‘渡死杀生’之术,却自信足以威胁到一位大罗的性命。自家的代死之术,也可在太上之后提升至极限,能使主人保存完整的实力复生,可一多几次机会——

    七百年内提升太上,希望渺茫,也不知轻云姐那里,有何办法?

    离华仙君则亦是一声叹息,也在想着同样的事情。七百年中,恢复太上境修为,在她而言,其实不难办到。

    可庄无道面临的劫数,已远远凌驾于这个层次的修为之上,非是太上境所能应对。

    她与庄无道祸福一体,生死相同。若不欲再次沉沦,就需另想办法,再提升自己法力层次不可。目光闪动着,离华仙君突然出言。

    “主上,离尘之战了结之后,请容离华离开一段时日。我欲往我族居?一行,还请主上恩准。”

    庄无道诧异的看了此女一眼,不是说这离华与她那同族之间,关系不佳?

    不过他未多说什么,略一思忖,就已答应了下来

    此时的离华,早就已经被他‘孵化’了出离开,有了完整的生命,也有了单独行动之能。这位要离开一阵,并不是什么过分之事。庄无道也没可能,将这位三劫时的太上仙君,一直约束在自己的身边。

    接着是一路无话,庄无道继续推演十九重的重明阳神录,参研那浩劫天图。

    除此之外,他又在偶然中,发现了自家的重瞳,与那阴阳道种的联系。

    到如今瞳术修成之后他才得知,自己的离世绝尘秘术能够得以依靠吞噬烛龙瞳力提升,并非全是依靠自身的道体,这阴阳道种,亦是关键中的关键。

    换而言之,这种依靠吞噬瞳力来增长观世瞳的方法,根本就无法复制。

    这让庄无道大感失望,随即又兴趣大增,想要推演出其中关键。

    可惜离尘总山距离那鬼灯洋,只有一万九千由旬之地。哪怕元子午再怎么放缓遁速,也依然只用了半个月时光,就已抵达那鬼灯洋的外围。

    而此时一连串的消息,不断传入庄无道手中的离尘玉诏。

    “——三月十七日,大月天朝国师剑曲绝鸣与紫日血玄君联袂同至鬼灯洋,为陆玄阳合同两位元始妖圣所阻,拦截于天哭岛外。”

    剑曲绝鸣在大罗征天图中排位第二十三,紫日血玄君则是排位四十。

    二人虽为散修,可早年却都是大月天朝皇室的供奉修士。可谓是这大月国,倾尽所有资源培养出的大罗强者。

    都是崛起于七劫,也就是遮天魔主横行之时,那时亦有数位大罗陨落,这二人变趁势而起。

    至于陆玄阳,正是大日金乌族的那位大罗妖圣,也可唤作玄阳妖圣。大日金乌一族,都以陆为姓,似那位明耀妖圣,也可称为陆明耀。

    这玄阳妖圣,在大罗征天图中暂时排位第十四,且遁法无双,神通绝俗。结合二位元始妖圣之力,阻住剑曲绝鸣及紫日血玄君,并不使人意外。

    其实双方动用的实力,远不止此。大月天朝一家,除了两位大罗坐镇之外,更有五位元始境存在。

    可这家却被烛龙神宫,死死的拦在了鬼灯洋外,不能进入。

    其实这情形,庄无道已经用重明观世瞳照见,更知剑曲绝鸣于那陆玄阳,二人其实已不着痕迹的做了一场。

    前者败北,在那玄阳妖圣的极致遁速面前,输得是没有半点脾气。

    这也是位剑修,说来剑修一脉,虽已渐渐没落。可在大罗征天图中,剑修一脉的修士,依然占据着十位以上。

    “三月十七日正午,冥狱玄阴魔母现身于鬼灯洋之南,曾与烛龙之首烛刑天一战。激战半日,玄阴魔母形势不支,主动撤离,退驻于天节岛上。”

    那烛刑天,正是烛龙神宫之主,大罗征天图中排位三十四。而玄阴魔母,则是三十八位。

    那位烛天妖圣以神兽之躯,身登大罗,原本战力不至于如此低弱。不过这烛刑天,却也是与大罗征天图中,其余绝大多数的大罗妖圣一般,都是借助‘前兽’之遗泽,才能身登大罗之位。

    排位三十四,这其实已很是不错了。

    离华仙君有些不解,那玄阴魔母,到底是何时与庄无道勾搭上的?

    前次这位在玄应神京出手,为庄无道挡住了忘心如来欲我尘,那是依靠天齐仁圣大敌牵的线,是那位大帝欠下的人情。

    可这一次,这玄阴魔母又是凭什么出手,助庄无道于离尘,牵制那烛刑天。

    还是洛轻云主动出言,解开了她的疑惑:“我昔年入冥狱之时,曾与这玄阴魔母有过一次联手。知这位魔母一直都有着一个疑难,被困扰多年。师弟的重明观世瞳,正可助其化解。”

    “原来如此——”

    离华仙君忖道果然,这玄阴魔母,就是一个无利不起早的货色。

    “接下来,那万界龙庭也该出手了,总不可能也坐视旁观?”

    东海龙宫并无大罗,然而那万界龙庭,却有着三位大罗存在。

    “来不了了——”

    庄无道微一摇头,见二人都疑惑的望过来,他也不卖关子:“此事离尘宗还未能得知,是苍茫魔主那边的消息。不久之前,虚空龙佛亲至万界龙庭,在那龙庭山前已静坐了两日。”

    听得此言,洛轻云与离华仙君,都是面色微变,

    换而言之,这次万界龙庭三位大罗,都将被堵在家里,动弹不得?

    这次大乘佛门,还真是不遗余力。

    不过那虚空龙佛与万界龙庭之间,本就有着恩怨。天龙之叛,也是因此而起。

    这位对万界龙庭出手,任谁都不能说什么。

    “那两位混元妖祖,这次难道都准备坐视么?”

    “事涉大日金乌与龙族,也可看做是禽族与水族之争。且龙族一脉,与人道亲近。在那二位妖祖眼中,只怕大日金乌一脉还更亲近一些,这次不插手相帮就已是很不错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