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五六二章 实力大进
    “阁下杀我同修,这就要走了么?”

    ?出言之人的法力雄浑,声音遥空数十由旬传至,依然是震得这片天地摇晃不休。

    分明是有着示威之意,随音而来的,还有一只遮天佛手,如山一般的从上往下遮盖了下来。

    庄无道的面色,却连半点变化都没有,只是眼神微凝,就又恢复了淡然之态,浅浅一笑:“在下不走又能如何?只是看二位震怒如此,你我还是莫要相见的为好。”

    双指一并,往虚空中轻轻一划,就已将那金光大手,强行撕裂了开来,阴阳之遁闪化,须臾间就又是二十个由旬,距离已经越拉越远,且不留半点痕迹。

    那后面的几位,也明显已放弃了追击之念。本就是距离极远,隔着数百万里遥强行出手,未能建功也早在意料之内。

    而大约般刻之后,两位僧袍中年,就在那处山坳上空停住了身影。

    看着下方处,已经身首两断的南无寄身佛,空中的两位佛门大能,都是面色铁青一片。

    此间已无任何的痕迹,因没可能通过追溯时光,推演命运因果,得知南无寄身佛陨落真相。

    方才那人出言时,也遮掩了所有的特征,不能知其究竟。

    不过以二人的智慧,不难猜测之前这里到底发生了何事,还有这位南无寄身佛陨落的真相。

    “此人虽未露痕迹,可我猜他身份,必当是离尘宗那位无法仙君无疑。”

    其中一位白发人的目光,遥空远望,然而那眼眸之内,却无半点的怒恨,只有悲天悯人之色:“这一位,其实多半是连半点遮掩身份之意都没有。就不知为何,一定要将这里的痕迹,全数抹去,”

    “玄劫受难,当是我佛门之内,有着内应无疑。此人这般做法,大约是为其同伴遮掩。”

    “我猜也是如此!”

    白发僧人微微颔首:“佛门大兴,遍渡世人,此为这一域之大势。可免不得也会有愚昧之人,做这顽抗之举。”

    另一位浑身淡金肌肤,佛光弥漫百里,此时亦是轻声叹息:“只可惜了玄劫上人,百万年辛苦修持,积攒的道业,今朝全数落空。神魂俱灭,便连转生重修的机会都没有。此人罪孽深重,只恐我佛,亦不可渡之。”

    又道:“又何止是这个无法?这离尘一宗上下,皆是如此。此人不愿遮掩身份,看来是已决意已定,不惧与大乘佛门为敌了。佛门广大,可亦有这等难渡之辈。”

    “三万五千佛寺皆在东海,受人之制,如之奈何?不过此等佛敌,也猖狂不了多久。”

    白发人亦微一摇头,随后就又收起了慈悲之色,若有所思的看向那尸体的随身之物。

    “两张浩劫天图已失,多半是落入了那无法之手。此人身具八张元始混沌截运定元紫气神图,一身命运之法,只会更为可怖。寂天如来若知此间之事,必生无明之怒,”

    其实大乘佛门,对此事已有防范,寂天如来也特意有过交代,可终究还是让那人得手了。

    这几十年来,那位寂灭天佛都在筹谋着向这十万年来玄门后起之秀第一人下手。

    可结果这位,却又跑到了佛门的地盘上,夺取了两张浩劫天图,使命运之法再做突破,更令劫玄上人受难陨灭。

    试问那寂灭天佛,又岂能不怒?

    “此人就是为之浩劫天图而来,目的堂而皇之。”

    金肤僧人苦笑不已:“我看那位如来,又何止会是恼怒而已?南无寄身佛所习根本大法与他一般,都是大梵天印。那人明明有压制这劫玄上人之力,却偏偏是等待了半个时辰之久。我料此人一身根底,就俱被那位窥尽了。”

    “分明是处心积虑!”

    白衣人一声轻哼,目含不屑:“即便他命运之道大成又能如何?昔年巫族坐拥完整的浩劫天图,可结果一样是身死族灭。我如今只好奇,那人是如何知晓的这劫玄上人行踪?又是怎么知晓,浩劫天图就在此人之手?以?玄上人的谨慎,又岂会轻易携这重宝,瞒过我等诸人私自出行?我佛门之中如有内应,那么这个人又到底是谁?”

    相较于被夺去了至宝,在他眼中,这才是真正最紧要之事。

    “此事确让人生疑,两张‘元始混沌截运定元紫气神图’尽落于劫玄之手,本就有着许多蹊跷,不是普通的内应那么简单。”

    那金肤僧人的面色亦是一阵凝冷,转过头,目光明灭不定的回望小金光寺:“只是所有线索都被抹去,所有天机都被镇压,你我如之奈何?只怕要废不少功夫,你我都不能摆脱嫌疑。”

    然而正因如此,才不可不查。两张浩劫天图落在劫玄上人的手中,才不到十年时间,这位平时都深藏寺内,哪怕外出时也行踪隐秘,甚少有人知晓。

    这次他二人在惊觉异变,动身前来之时,也仍以为这南无寄身佛,就在寺内闭关修行,参研浩劫天图中的命运之法。

    也是直到南无寄身佛陨落的前一刻,才知此人已出了变故。

    ——若非是有着内应,何至于此?且佛门剩余的两张浩劫天图落入劫玄之手,又被这位恰好带出,这一切都充满了可疑之处。

    不将这人揪出来,大乘佛门内许多人都将寝食难安。

    可他也知,想要彻底查出此事的究竟因果,会是何等的困难。

    毕竟大乘佛门中数十派系,互有因果恩怨。且竞争激烈。不逊色于玄门——

    有可能对这南无寄身佛下手之人,不在少数,难以一一辨析。

    ※※※※

    “那当是小金光寺的南无雷音佛与南无威德佛。”

    洛轻云一边说着,一边回望庄无道:“此二人是大乘佛门中少有的斗战之佛,法力不俗,直追大罗境界。在百万年前的诸天佛图中,就已是排位前十二位的人物。尤其是那威德佛,在佛门内有着持国天王的封号——”

    不过她随即却发觉这位‘无法仙君’,那二人并未有丝毫兴趣,依然是闭目静坐,体会参研着那全新的两张浩劫天图。

    元始混沌截运定元紫气神图聚至八张,庄无道的命运神域,必定会出现新的变化。

    威能固可大增,可若不能及时掌控,领会玄奥,反而会使他的命运之法出现破绽。

    这也就难怪庄无道,会如此迫不及待的把注意力,转向了自己的命运神域。对那雷音佛与威德佛,都毫无理会之意。

    不过如今的庄无道,也确实有着小视这二人的资格。一身三门大法,都已入了鸿蒙之极,排位三十以下的大罗,已经拿他不下。

    这还不算庄无道为自己特意准备的两门秘术——千魂万魄归一法与太上不灭劫神甲。

    动用此二术,庄无道的法力修为比肩元始,施展的鸿蒙神通,哪怕是混元境界,亦要暂避其锋!

    隐约间,已经有了当年无涯子的风采,以太上之境使大罗混元,皆不敢当其锋芒。

    然而无涯子,是凭着天道劫力才能办到。可庄无道,却是全凭己力,不依外力天道,比之无涯子还要难得。

    还有昔年那位掀动‘七劫’的遮天魔主,据说亦是玄功超绝,一身具三十二门鸿蒙神通。

    可在太上境时,那位遮天魔主,亦未必就能与庄无道比较。

    南无雷音佛与南无威德佛二人,确然法力不俗,远超凡者。可在庄无道的眼里,又哪里有特别关注的必要?

    思及此处,洛轻云只觉是心情复杂之至。已经感觉到自己,对庄无道的用处,已经是越来越小了。

    庄无道并未察觉洛轻云的心绪,仍旧静静参悟着那命运之图。

    此时子午两仪梭,已经完全被元子午接掌,由两具身外化身提供法力。遁速不但足以将那两位元始佛主甩脱,也可确保小金光寺的那位佛祖,无力追截。除此之外,还能隐遁行踪。

    距离阴阳之翼炼成,已经时隔十二年时间。此时不但庄无道已将那重明观世瞳,强行推升到了十九重天境,元子午也同样将这那周天一气阴阳紫葫,蕴育完成了。

    所以现在,元子午才能为庄无道分忧,助他操控子午两仪梭。

    一日之后,飞梭已掠空整整两千由旬之地,庄无道才从入定中醒来。

    倒不是他对浩劫天图的参悟,这就有了结果,而是他现在的瞳力,已经恢复了不少。

    目中再现重瞳,庄无道的眼眸,陷入到了幽暗状态。目中隐有诸多灵纹闪过,变幻不定。

    这是他现在,每日必做的功课。以十九重天境的重明观世瞳,逆推十九重的重明阳神录。

    绝尘子创出的重明阳神录,只到十八重天境界为止。之后就限于绝尘子的修为境界,以及根基上的缺陷,无法往上再进一步。

    这几劫以来,离尘宗虽有道法造诣,更在绝尘子之上者,也无法把这门功法,进一步的完善。

    重明神鸟一脉,从未真正出现过混元圣人,哪怕是那些开天而生先天神灵,也最多只达到过半步混元境。

    所以哪怕是纯血的重明鸟嫡脉,也不能知更上一层的重明之法,是何模样。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