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五六一章 八章天
    十二年之后,在中天玄州之南,一处人迹罕至的群山?内,一个苍老的声音嘶声怒吼:“无法,你今日布局暗算于我,真当我大乘佛门,无人能知?”

    那声音滚滚荡荡,本是可震云霄。不过此刻却受一股浩瀚莫名的力量压制阻扰,只能困于一处山坳之内,

    而此刻这山坳的深处,有着整整十二口混沌灭劫剑环列,内中困着一人。模样六十岁许,慈眉善目,身罩袈裟,手结不动金刚印,浑身佛光笼罩,宛如金钟。

    那混沌灭劫剑气击打于其上,却不能撼动分毫。不过在佛光中的这位,却已现出了几分不支衰败之气。

    此时这十二口混沌灭劫剑,连带那阵图,都已被庄无道,提升到了后天中品之阶。仙禁层次,也到了六十五重,已经无限接近于神宝。配合那‘混沌变’剑,威能强横浩大,几乎已接近鸿蒙中阶。

    这阵中的的南无寄身佛,却不但已接下了庄无道七剑‘混沌变’,更在这剑阵之中,支撑了半个时辰之久。

    可这却是以损耗命元为代价,使得他气血两虚,越来越显不支之势。

    “知道了又如何?”

    剑阵之外,庄无道却不在意的一笑:“就许你们大乘佛门算计我离尘,不许我无法,稍作反击?小金光寺若是不满,大可寻我庄某了断!”

    大乘佛门三万伍千佛寺,如今可都还捏在离尘宗的手中。那两位混元佛祖,会否在还无把握之前就撕破面皮。为一个死去的太上圣佛而开罪离尘,将东海数百万佛门弟子的安危都置于不顾,这可真值得期待。

    其实正因如今大乘佛门中立暧昧的姿态,离尘反倒是束手束脚,不能任意施展。

    明确了立场,离尘的形势尽管会艰难些,反倒更易处置应对。

    所以今日,他就是准备明目张胆,向这南无寄身佛下手。

    既已是猜到了,这大乘佛门也参与了东海之变,那么他又何需客气?反正他们两方,也只是面皮上保持着和气。只需不是被明着抓到了把柄,那就无所谓。

    那南无寄身佛面色灰败,眼神凄冷,显然也是深知此点。他唯一的希望,就是坚持等到了小金光寺的援手尽快到来。

    可却知这希望,其实是渺茫之至。眼前之人,修为虽只太上,法力却可凌压元始!

    今日之战,本可在数息之内解决,可却拖延至今,其实对面是别有用意。

    一是为在他身上,试演各种神通道决,二则是为窥他根本大法的奥秘,此身所习之大梵天印,与那南无寂灭天佛,刚好一致。

    此时半个时辰过去,他一身佛法神通,早已被此人榨干,使用数轮、所有的根底,也都尽被窥知。对于这无法而言,此身已经再无价值。

    可那小金光寺,却迟迟还未有动静。他甚至都感应不到,有同门大佛抵近这附近这片地域的迹象。

    显然此人,不但是将此方的元气动荡,压制得极好。更能掩盖天机,使得两位混元佛祖都全无所觉。也使他求救的信息,如泥牛入海。

    轻声一叹,南无寄身佛眼现绝望之色,可随即他的目中,又现出了犀利光泽:“无法仙君你不远万里至此,想必是为我手中那两张浩劫天图而来。今日小佛看来是注定要道消神灭,可在命陨之前,只想知一事,仙君你是如何知晓我劫玄行踪?”

    “无需我说。”

    庄无道摇着头,眼现怜悯之色:“劫玄上人你心内,不是早有了几分猜测?”

    南无寄身佛闻言,却依然是凝眉不展。他确有猜测,必是有人将他出卖无疑。

    可这将他出卖之人,却有好几位人选,并无法确定那人究竟是谁。只有一位,嫌疑较大。

    “泄露我劫玄行踪者,可是那南无大——”

    话音未尽,庄无道却已是耐心尽失。轻云剑匹练般的斩入,依然是一式‘混沌变’,这次却是长驱直入,展开了那层佛光壁障,而后剑光轻轻一转,就已将南无寄身佛的头?斩下

    这南无寄身佛猜的确实不错,他方才就是在为试演神通道法。

    混沌灭劫剑阵的品阶,此时又被苏云坠提升了一次,混沌变剑又出现了相应的变化。

    所以方才他刻意压抑修为,以这劫玄上人为对手,窥这混沌灭劫剑阵的不足之处。可结果还算满意,尽管这一剑,还做不到十全十美,可也并非是同阶境界之人能够破除。

    这座剑阵,经他十九重重明观世瞳的推演,已经愈发完善了。可惜还见不到将这伪鸿蒙,变化为真正鸿蒙神通的希望。

    收起了十二口剑器与阵图,庄无道目中的双瞳,亦逐渐消退。十九重的重明观世瞳,他此时已经修成。

    这门瞳术的十八重境界,可以窥看百息道源本质。而十九重境之后,不但能更深入一层,一旦极限催发,可以直窥此域所有源起,时间也可增至到一刻时光。

    不过这门瞳术的负担也是极大,庄无道方才运用重明观世瞳已有半个时辰之久。

    眼内不但酸涩不堪,略感乏力,脑海之内,亦是一阵晕沉。

    这是动用了不属于自己这个层次的力量所致,以他现在的元神强度,其实仍无法承担。

    这也是庄无道,之所以要从速了结着南无寄身佛性命之因。一来是小金光寺那边,终于有了异动。二来是神魂疲乏,已经无法从这人身上,窥看更多了。

    其实错非是这位,修习的正是大梵天印法,也不值得他损耗大量元气,动用这十九重的重明观世瞳。

    不过这代价虽是不小,可收获却也甚丰。

    “可惜了,这大梵天印法的最后三式,这劫玄上人并未能修成。这一次,只能算是略知那寂灭天佛的根底。这门佛门大法,果然奇妙——”

    庄无道深思之时,也探手一招。那南无寄身佛的身侧囊内,顿时就有两张图卷腾空而起,落入到了他的手中。

    仔细检查,果然是那两张元始混沌截运定元紫气神图无疑,龙檀并未骗他。

    其实也骗不了他,浩劫天图之间自有感应。如非是庄无道确实感应到这南无寄身佛的身上,携带有着浩劫天图,他又岂会轻易出手?

    且这次对劫玄上人出手,也不仅仅只是埋伏而已,事前他另请了一位咒法高人,日夜以其真形图施咒。使这人凭空生成了,要离开潜修之地,携带浩劫天图外出的念头。

    否则以这劫玄上人的性情,可真不易下手。

    “这大梵天印法的最后三式他如能修成,道果又岂止是太上圣佛?师弟今日尽窥这门佛门大法的根底,日后面对那寂天如来,已经据有不小优势——”

    洛轻云反问这一句之后,言语却是突然顿住,神情有些愣怔的定定看着庄无道。

    后者正将两张元始混沌截运定元紫气神图,炼化入体。此时浩劫天图已在庄无道手中,齐聚了八张,这间后天鸿蒙至宝,已经快接近到完成状态。

    而此时庄无道的身周,赫然似有星云环绕。这却并非是真正星辰,而是命运之力,在他身周的显化。

    当年越城的那个小混混,在道途上,居然已走到了如此境地——

    若说五十多年前的庄无道,实力还只是刚刚触摸到大罗的门槛。那么此时的他,分明已是跨越过这门槛,登堂入室,完全可与排名四十以下的大罗,相提并论。

    不对,如今已非二劫,现今大罗的水准,只怕三十五位以下,都非其敌!

    两张浩劫天图炼化,用不了多少时间,只是须臾,庄无道就已将之彻底融入到了玄窍之中。

    八张元始混沌截运定元紫气神图在手,使庄无道甚至生出了错觉,似那命运因果,都已尽在他的掌握之中,可以任意操纵。

    这种无与伦比的强大之感,使庄无道的眼瞳中,闪过了一阵迷茫恍惚之色。

    不过以他的心智毅力,瞬即就已挣扎了出来。先不说这九张浩劫天图还未齐聚,那件鸿蒙至宝,还非是完全状态。即便有,也未必就能操纵命运长河。

    九张齐聚,就能对抗天命么?巫族前车之鉴在前,不能不慎。

    祸福相依,使自己获得福分的同时,同样会为自己埋下祸事。这七千年来,自己一帆风顺,如愿身证太上,可也为自己埋下了死劫之灾。

    故而,即便他真能够通过元始混沌截运定元紫气神图掌控自身命运,也绝不能擅用此物。

    且从这八张图中,他已隐隐窥知到一个惊人真相,或者那才是自身死劫的源头——

    摇了摇头,庄无道将一切异像,全数收起。一个拂袖,将此间所有的痕迹,都全数抹平扫去,而后就又眼含深意的,看向那虚空远处。

    他这般动作,倒非全是为掩盖自己就是凶手的事实,此人丢失了两张浩劫天图,任谁都会知道凶手到底是谁。

    如今身拥大量元始混沌截运定元紫气神图,且对大乘佛门抱有敌意者,除了自家之外,就再没有别人。大乘佛门智者如云,又岂会想不到?

    扫去痕迹,斩灭因果之痕,其实是为龙檀。他很期待那位身负末法大道的南无大乘佛,能在大乘佛门内发芽结果。

    一声闷笑,庄无道身影,在原地逐渐淡化消失。小金光寺之人,很快就将要寻至此间,那是四位元始大能联袂而来。

    他庄无道虽不惧,然则他也无与之争斗的必要,这里距离小金光寺极近,确实不可多留。且如今目的已达,就更无需与那两位冲突。

    那小金光寺,毕竟是一位混元佛祖的道场,一旦将之激怒,自己绝没有什么好结果。

    身影才刚隐遁虚空,庄无道就听得远处后方,传来了一个冷哼声:“阁下杀我同修,这就要走了么?”

    那出言之人的法力雄浑,声音遥空数十由旬传至,依然是震得这片天地摇晃不休。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