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五六零章 龙檀之谋
    那一点黑白之光,只有不到手指大小,却使得这洞府内无论离华云青依,还是洛轻云,都是神情凝重,甚至隐含惊忌之意。

    “应当是已入了鸿蒙中阶——”

    这是毫无破绽,与大道相融的真正鸿蒙神通!未做任何的神通极化,就已如此。

    加上子午两仪梭,因果命运之法加持等等手段,只怕威能已是无限接近于鸿蒙大圆满之境!

    洛轻云的‘阴阳乱’,在全盛之时的威能。亦是鸿蒙上阶的层次,可因大悲九剑未曾完成,五行不全,所以是伪鸿蒙,仍有被寻到破绽,强行破解的可能。

    可庄无道的这门大阴阳混洞神光,不但已是真正的鸿蒙之术,在经历各种极化之后,甚至也超越了鸿蒙上阶之境。

    甚至于接近极点的造化,如非是他现在修为不够,法力不足。只差几线,就可以力证道——

    此时哪怕是他修成的‘阴阳劫剑’,威能也无法与这门神通的品阶比拟。

    这毕竟是阴阳双翼,总共七十二门神通合一之术,连脉而成。而这双羽翼上,几乎所有的神通,都是他从素寒芳与皇玄夜二人身上精挑细选得来,是二人一身道果的精华所在,可谓是专为阴阳混洞神光而生。

    且随着庄无道炼成阴阳双翼,其中至少已有二十四处玄窍,提升到了三品位阶。使得这门神通的根基,益发的厚实,无与伦比。

    离华仙君不由轻声叹息:“可惜了,主上你最早修习的,非是阴阳大道。如今都是事后弥补,根基仍旧不稳,否则说不定,主上已可尝试以力证道。”

    庄无道的目内,亦闪过丝丝喜意。这大阴阳混洞神光,不但在品阶上达到了鸿蒙中阶,更有‘散魂湮形’之能。

    哪怕对手抵御住了大阴阳混洞神光的冲击,也无法承受散魂湮形之力。

    等如是三重打击,其中任何一重不能抵御,都必将烟消云散。

    “这门神通,再唤作大阴阳混洞神光已经不合适。”
    庄无道略一凝思,就已笑道:“改名大阴阳散魂湮形神光,才能对应。”

    “我倒是觉得,前者更合适些。”

    洛轻云摇着头:“大阴阳散魂湮形神光此名,只怕会让人有了防备。”

    庄无道想想也对,便也点了点头:“名称而已,无所谓,仍唤作大阴阳混洞神光,也无不可。”

    接着又目含期冀之色的看向了洞窟另一侧,那正静坐不动的元子午。

    他如今已将‘元阳玄阴子午神光诀’修至十七重天的顶峰,而此女孕育中的周天一气阴阳紫葫,对他而言,也同样是意义重大。

    庄无道对这件即将完成的至宝,也越来越是期待。

    已经快了,最多还有数年时光,这件宝物就可被元子午蕴育完成。着周天一气阴阳紫葫,一旦在她手里完成,必将使器灵的境界,再次得以突破。这无异是给了她,一次印证审视自身道果的机会。

    且庄无道自身修成的那门阴阳之法,对身为器灵的元子午,也一样能有所助益。

    近日以来,他就明显感觉,这女童的气机灵慧,都已有所增长。

    不过此时,距离那六十年之期,已经只剩下了三分之一。

    庄无道的灵念沉入,观照那浩劫天图。看着那波浪起伏的红绿线条,以及截取到他玄窍内的命运之河,目中现出了一丝阴霾厉色。

    时间越来越是紧迫,然而那龙檀承诺的天目如来舍利以及两张浩劫天图,仍旧不见踪影。

    这位若再拖延下去,他就不能不加以催迫了。

    还有那东海之战,离尘宗依然是无法查知究竟。只知真正的秘密,当是在烛龙神宫占据的一侧。那里有一块原属东海的地域,此时被烛龙神宫紧密把守,没有任何人能够把手。

    其中的重点,就是那鬼灯洋。

    而自从大日金乌一族,可以光明正的的参战之后,东海的形势,就越来是吃紧。

    尽快离尘宗,也已全面介入,却始终无法将那烛龙神宫击退。亦无法突破入那方地域,窥知究竟。似有一团迷雾,笼罩那一方虚空,使绝尘子屡次试探无功。

    这位祖师已经在怀疑,对手似在那片地域准备着什么,对离尘宗极其不利之事。

    甚至已经开始怀疑,位于南海的那位旁门之祖,玄德道尊——

    只是并无实证,道祖的手段,难以测度。想要窥测根底,自己势必需得将离世绝尘之术修至十九重不可。

    而自摩天大仙与皇崇玄二位开始应对住劫,结束肉身‘冬眠’,从时空长河回归之后,离尘宗在战力上的不足,已经初现端倪。

    此外聂仙铃那边也使他担心,十数年前聂仙铃从他这里取了那几枚‘七灵造化定魂丹’之后,就已独自出门寻觅机缘,也不知现在情形,到底如何了。

    尽管浩劫天图与命运神域,都清晰显示了聂仙铃未来的命运之痕,将是有惊无险,有大机缘临身。那太皇祖师,也早有布局,可这里毕竟是天仙界,诸多遮天大能干涉天机,影响天命,很难说他的推算,就一定准确。

    聂仙铃特意索要‘七灵造化定魂丹’,想必已是预见到了什么。

    唯一让人安心下来的,就只有苍茫魔主麾下那支攻入天仙界的大军。已经在藏镜人的谋划之下,安然退回到了九玄魔界。

    鏖战十数年,烛龙神宫将所有的怒火,都宣泄在这支九玄魔军上。在烛龙宫与大日金乌联手打击之下,损失有些惨重。

    不过死的多是裹挟来的炮灰,真正九玄魔军的精锐骨干,在藏镜人谋划之下,几乎是完整保存。且这次掠夺天仙界,可谓是赚的盆满钵溢。初期趁烛龙宫不备,攻灭了数十家东海势力,之后又肆意将招揽过来的魔族势力放出,在这些棋子的掩护之下,数年内挖断了十四处矿脉,取得大批的灵石仙石以及奇珍灵物,安然返回到九玄魔界。

    此举使苍茫魔主的声望大增,真正坐稳了三十二层魔狱之主的位置。魔渊魔狱以强者为尊,更热衷于从他界掠夺资源,苍茫魔主能率领部属,攻伐天仙界大获资源,这是仅次于一处大千世界的成就。

    有此战功,就可得魔狱天道的眷顾,也能使周围几大魔狱之主大为忌惮,不敢轻易挑衅。

    庄无道正想着该如何催促那龙檀,就忽的一笑:“这个南无大乘佛,倒真是有些意思。”

    探手往下方虚空一抓,那离尘总山的脚下,立时就有个人影,被他擒摄到了自家的半月岛内。

    那正是无理仙君,先是眼神迷茫,望见了庄无道之后,才眼露释然之色。不过仍旧奇怪道:“师兄如何知晓,我会来半月岛寻你?”

    “难道不是?”

    庄无道笑着反问,而后眼神凝然:“你既然从那五元总斋回归,除了寻我之外,再别无其他可能。那龙檀这次,让你带来了何物?”

    这南无大乘佛,恰是卡在他的耐心极限。此时再多耽误哪怕一两个月,他都必然有所动作,不会让这人好受。

    “是一些舍利子,品阶极高,不知是哪位佛主所留。此事我家只有我与斋主知晓,并未过其他供奉之手。”

    无理仙君说话之时,随手将一个黑色小盒放在了庄无道的面前。

    却是九颗晶莹玉珠,泛着琉璃彩光,表面完美无瑕。

    庄无道的瞳孔一凝,强压住了喜意。天目如来留下的九颗舍利子,全数在此!那龙檀办事,总还算是妥当,也果然聪明,没敢对耍花样。

    内中瞳力隐蕴,只需全数抽取,庄无道就能将重明观世瞳,推升到十九重天境。

    一个拂袖,就将这九颗天目舍利收取,庄无道又笑着问道:“还有了?”

    那剩下的两张浩劫天图,那龙檀即便不能为他取来,想必也能给他一个满意的交代了。

    而无理仙君也果然又取出了一张图卷,赫然是一张真形图,内里绘着一位佛僧。神形具备,庄无道更能观照到这位的神念气息,法力特征。

    显然是融入这位佛僧精血之物,这等紧要之物,也不知因何落入龙檀之手。

    若是被那些精通咒法之人所得,甚至可直接将此人咒杀。

    “这是出身小金光寺的太上圣佛南无寄身佛,法号劫玄上人。”

    无理一边说着,一边眼露疑惑之色:“那龙檀说师兄想要之物,两年之后,就会被此人携带在身。他那边不太方便,需要师兄自己去取。有这张真形图,便可知其行踪,甚至控其生死。”

    庄无道闻言先是一楞,而后哈哈大笑了起来。

    好一个龙檀!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