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五五七章 在遇寂天
    以洛轻云猜测,那烛龙宫多半还是会将此事压下,秘而不宣,绝不会在人前承认。至于庄无道这边,也没主动宣扬此事的动机。一来名声不太好听,易使他人忌惮,主要是聂仙铃,未来可能会遇波折。二则庄无道偷窃瞳力的目的,也易被那些大能算得。所以此事,两家多半会是当成没发生过。

    然而有此一出,那烛龙家岂能不将庄无道恨之入骨?

    “他们如有仙铃这样的本事,也可去把离尘偷了。”

    玩笑着说完这一句,庄无道的面色却又凝重了下来:“真不知这金乌一族,唆使那烛龙神宫攻打东海,到底是何用意?”

    他原本以为这两家,是在争夺什么事物。可如今看来,只怕不仅仅是如此。

    难道是为使离尘抽调总山道兵,分心他顾?可这也说不通。

    最近绝尘子与摩天大仙都已被无理遇袭之事警醒,离尘宗的势力大幅收缩。

    在离尘总山的力量,正处与全盛之时,四百万道兵精锐,都已固守在离尘总山与各处道宫。哪怕摩天大仙与皇崇玄阴住劫无法出战,在离尘宗内,亦有一位玄碧大仙,以及总数八位元始境,势力仍非是寻常宗派能够企及。

    正这般思索着,庄无道与洛轻云却都在同一时间凝眉远望,看向了飞梭之外。

    只见数万里外,一位脚下自生莲华,头有数百肉髻的僧人,正立在那出,目光悠然的远望着。

    “寂灭天佛?”

    庄无道的目光瞬时转为森冷,心中寒气升腾。不过随即就已知此人,并未有出手的可能。

    他已能依稀感应到,离尘总山那边,源自于玄碧仙王的丝丝剑意,正是游散至此。

    显然那一位,自始至终都是锁住着这位的踪迹。

    显然那位绝代剑仙,至始至终都未使这位南无寂灭天佛,摆脱出他的感应范围之外。

    也就是说,一旦这位寂天如来对他出手,十息之内,玄碧就可借助离尘‘太霄重明绝灭大阵’之力,出楸在此间。

    “无需在意,所谓牵一发而系全局,哪怕没有玄碧仙王,这寂灭天佛也不会轻易出手。”

    洛轻云也仅只是望了一眼,神情就恢复了平静:“东海有佛寺三万七千,此人若未有十足把握将你留下,必定不敢贸然行事。”

    东海之上,总共三万七千座大乘佛寺,都在离尘宗势力覆盖的范围之内。

    这寂灭天佛如不能一击成功,将庄无道诛灭,只会得不偿失。

    一旦大乘佛门,明确战在了离尘的敌对一方,那么绝尘子绝不会手下留情,定然会将所有天东范围内的大乘佛寺一举扫灭不可。

    “我明白,只是此人能够这么快赶来此间,注意我行踪绝非一日——”

    庄无道微微颔首,不过仍觉心惊侥幸。知晓方才他若是逃得慢了,那情形可就未必。

    那时就需看,在这位南无寂灭天佛的眼中,到底是那三万七千座大乘佛寺更重要,还是他这个离尘道种的性命更划算。

    玄碧仙王的剑意,虽是锁住了此人,可未必就能及时援手。需得他先抵御住这位寂天如来,至少十息时光。

    毕竟是大罗征天图中,最顶尖的几位存在,庄无道不敢大意。

    庄无道并不自傲,不过他如与这寂天如来易地而处,必定会毫不犹豫,先取了自己的性命。

    这次回归之后,看来是得安分一段时间了。对方明显是时时注目着他的踪迹,寻找着机会,否则不至于来的如此快法。

    那寂天如来果然未有出手之意,只默默注视着这子午两仪梭的光影,在海面之上迅速掠过。

    庄无道凝思了片刻,就又一拂袖,将一枚符箓化为纸人打出。化作了自身的形貌,走出了子午两仪梭外,与寂天如来遥空对视。

    “不知那东海龙宫,到底因何缘故,得诸位如此重视?可是与烛龙东海争夺之地有关?莫非是为那鬼灯洋?”

    寂天如来目光微动而后合十一礼:“仙君看来只是猜测之语,并无实证。究竟如何,非寂天所能言。仙君若欲究竟,不妨去仔细查探一番。”

    又目含深意望着庄无道:“其实老衲也好奇仙君你,这次闯入烛龙神宫,到底是何用意?数十年苦心筹谋,又将烛龙神宫上下都视如无物,如此过份之举,到底是为何物?”

    庄无道也同样避而不答,只淡然道:“无论尔等谋划为何,庄无道都必不会让尔等成功。”

    寂天如来闻言,不禁哑然失笑:“那么本座,必是拭目以待!”

    子午两仪梭内,庄无道微微摇头,一个拂袖,就使那纸人无火自燃。原本是欲看看这位寂天如来,是否对会因他的言语生出反应,可结果是一无所获。

    这也是在意料之中,这等样的存在,哪里可能会被他看出端倪?他问出那句话的目的,本就是试探与尝试,看能否扰乱寂天如来等人的步骤与心境,本身并不抱什么希望。能有收获最好,没有也无所谓。

    结果这寂天如来的反击,也足够犀利。

    就在二人对话之时,子午两仪梭已然飞出了十个由旬。寂灭天佛也不去管,就在原处静静等候着,大约半刻时光之后,明耀妖圣的身影,终于出现在了此间。化作了一点火光,现身在寂灭天佛的身侧。

    之所以来得如此之晚,倒并非是因他的遁法,要慢过庄无道。

    一是因未曾施展庄无道那般极限遁法,二则是要寻觅庄无道的行踪。追索不到那‘无法仙君’的踪迹,飞得再快也是无用。对方数次留下虚假的痕迹,诱使他不断的偏离方向,若非是寂天如来在此间以意念召引,他可能更需一两个时辰,甚至一两日之后,才可能寻觅至此。

    “道友既然已到来,为何不出手阻他?”

    语中带着质问之意,明耀妖圣的浑身上下,都燃烧赤红烈火,目中亦是怒焰升腾,蒿不客气道:“你我二人合力,此人当无安然离之能。”

    “然而施主自问,有几成把握将此人留下?”

    寂天如来毫不动怒,只是笑着反问:“以我算来,十息之内将此人诛杀在此的可能,还不足一成。你让本佛置三万七千佛寺与那玄碧仙王于不顾,与你联手合力?”

    见明耀妖圣哑然无言,寂天如来才又一声叹息;“这次诚然可惜,本佛在接到消息之后,在一刻时光之内,横跨七百由旬。可到来之后,依然为时已晚。”

    这十年来他费尽心思,只为谋求将那人诛灭之策,可当这机会来临,却无力把握。

    明耀妖圣则继续沉默,知晓归根结底,还是因自己未能将此人,留在赤日寒阳子午神照阵的范围内。

    逃出了这个距离,只凭自己。还有一个玄碧仙王掣肘牵制住的寂天如来,并无能力将那无法仙君灭杀。

    机会既是微乎其微,这寂天如来又如何肯舍弃三万七千佛寺与东海数百万大乘僧人于不顾,冒然出面与他联手?

    这是佛门传教天东的根基所在,寂天如来岂忍轻弃。

    那人已经远走,此时说什么都已无用,明耀只能强压着心中怒恨道:“当真可惜!之前那支苍茫魔军征伐东海时,就该由本座代为前往。有广元兄主持赤日寒阳子午神照阵,此子断无逃生之机。再若我那件宝物能够炼成,也不会让他逃的如此轻松!”

    寂天如来却是微摇着头,他知明耀口里的广元兄,是指烛龙神宫的另一位元始境烛广元大仙。

    不过他对明耀的言语,却是不以为然,有了元始境主持的赤日寒阳子午神照阵,固然更为强悍。可那位广元大仙,在遁法上却要被那无法仙君拉下一截。有这样的劣势,那无法逃遁只怕更容易许多。

    至于明耀妖圣的那件正在炼制中的宝物,焉知这无法没有其他的后手存在?

    他真正在意的,是那无法仙君,闯入烛龙神宫的目的,颇使人奇怪。

    不愿再听此等泄恨之言,寂天如来直接打断道:“这次烛龙神宫,到底丢失了何物,可否与本佛说说?”

    明耀闻言也是神情一肃,而后凝思着道:“烛龙神宫之人,不肯明言,只道是无关紧要。不过我方才略略窥看了一眼,被那人窃取的,应当是一间储藏炼器材料的宝库,内中颇有几件材质先天上品甚至极品级的灵材,乃是烛龙神宫百万年积蓄中,最珍贵的几件。其中有九相空无石,朱火神硫,三元紫气庚金,封寒绝玉,千幻神砂,鬼面天藤与太阳都天湮灭神精等等,总数三十余件,等级俱为仙品八阶甚至九阶。不过,我不认为为这些材料,就能使那无法,冒此奇险。此子入宫,当是另有所图。”

    寂天如来听着这些材料的名字,也觉暗暗心惊,那无法仙君这次,简直就是将烛龙神宫百万年积蓄搬空了。

    这种等级的炼器材料,便是大乘佛门内的诸寺,其实也没多少。那烛龙神宫也真是有躯,这是宁愿被打肿了脸,也要被这口血强忍下去么?

    不过也对,被人闯入窃取重宝,而又全身而退,这名声确实不太好听。

    “我听妖圣之言,似乎另有深意?”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