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五五六章 安然脱身
    “庄某去矣!再不敢劳妖圣大人远送——”

    当庄无道说话时,周身忽然现出了数十张的符人。只迎风一晃,就已变成了真人大小,不但面貌模样与庄无道别无二致,便连元气特征与神念波动,都与庄无道一模一样。

    他倒并不以为自家这点幻术,能够瞒得过别人,然而只需有刹那的恍惚就已足够,以他因果命运之法,足以办到。

    果然随着这些符人四面散开,那座‘赤日寒阳子午神照阵’就再难锁定住庄无道的身影与真正踪迹。数十道同样的身影气机同时出现,而待得主持这座九阶仙阵的修士,将所有的幻象效果,都全数排除之时,真正的庄无道,已经彻底消失在他们的神念之外。

    再待那最后那‘远送’二字道出,这片虚空海域归于寂静之刻,庄无道的身影,已经彻底消失了在原地。

    那明耀妖圣,依然在那诸多太极阴阳鱼图之内挣扎。这次却是用了足足半刻钟的时光,才勉强脱身出来。

    在海面之上立定,明耀妖圣眺望远方,果然已不见了那位无法仙君的身影。

    时间不到半刻,此人应该还在附近,三十个由旬之内。

    然而明耀已锁不住此人的神念气机,不知踪迹。且即便是寻到了,也未必能够追上。

    此人的阴阳遁法,虽不及他,可却并非弱者。且一身神通大法,着实是危险恐怖之至,一个不慎就有倾覆之威。

    明耀妖圣对其忌惮甚深,而没有了‘赤日寒阳子午神照阵’的助力,他还真没把握孤身与那位浪战。

    一旦遭遇到方才那样的暗算,此身可能不会就此陨灭,可也必定会重伤不可。

    那时别说是拖延住那无法的遁速,便是自己的性命,也会受到威胁。

    这一次丢人,看来是丢定了——

    一声轻哼,明耀妖圣蓦然拂袖转身,仍旧直往庄无道继续逃遁的方向疾坠而去。面色阴沉,气机暴戾。

    被这人逃脱,其实还不足以使他心情如此恶劣。早在动手之前,他就已知,要将这无法留在烛龙神宫的可能性,不到三分之一。

    真正让他无比难堪的是,自己手中的那枚‘赤火鎏球’,居然也被那人趁机夺走。

    在‘赤日寒阳子午神照阵’辅助之下与此人激战,结果非但被其安然逃遁,更被强行夺去了自己心头至爱的一件至宝。

    此事若然传出,必使天下人将他明耀视为笑柄。

    ※※※※

    “那位明耀妖圣多半会气疯的!”

    三十个由旬之外,云青依坐于剑身上,吃吃的笑。庄无道则端坐在子午两仪梭内,把完着手中的这枚赤红绣球。

    这东西是明耀在被困住之前打出来,之后就被那二十个乾坤无量之术吞入。

    此后这位,就以保命脱身为上,无瑕收回此物。庄无道自然是笑纳,随手就将这东西给收了。

    不过暂时为防那位明耀妖圣感应到此物踪迹,庄无道不得不暂将这绣球封印保存。

    不过在把完之时,庄无道仍能感觉到这东西的不凡。

    上品先天灵宝的品质,中品先天灵宝的阶位。可若只单论极限爆发的杀伤力,一些先天极品的宝物也无法与之比拟。

    能够将他八阶不怀的肉身,一击轰碎的宝物,岂同小可。

    “此人气量,当不至于如此狭小,最多只是将我恨入骨髓而已。且此物在他手中,也是暴殄天物。被我拿来,也免得埋没了,”

    说完这句,庄无道就又笑望旁边正在蕴器的元子午:“子午?”

    然而他话音还未说完,元子午就已坚定摇头:“这‘赤火鎏球’乃是****,主人手中,并无对应的阴属之器。且即便有,也没有足够的混元玄气使用了。”

    见庄无道满眼的遗憾,元子午稍一犹豫,就又开口道:“我可以为此物留些余地,禁阵亦可预留出两个接口,不过——”

    “不过这件周天一阴阳紫葫的威能,可能会有所削弱可对?”

    庄无道目光微闪,接着就是一笑;“那就先留着,说不定这阴属之物与混沌玄气,还真能被我寻到。”

    他就知这器灵,必定会心动的。若真能按他的方式炼成此器,那么这件周天一气阴阳紫葫,可能有望达到准鸿蒙的阶位。

    ——器材的品质可能达不到那真正的鸿蒙阶位,可威能却可与之相提并论。

    哪怕是准鸿蒙之器,也不是想炼就炼,似周天一气阴阳紫葫这样的器坯,世界罕见,百万年都未必能有一枚。

    也只有那位十几位混元道祖手中,可能各自有着一两件,用以镇压气运。

    二人说话之时,子午两仪梭就又疾飞过四百四十由旬之地。到得此间,庄无道的遁速就已大幅度的降缓,恢复了正常的遁速。

    方才是催发了子午两仪梭的特殊禁法,使得庄无道的阴阳遁法,可提升十倍之速。

    在短短一千四百个呼吸之内,疾掠四百由旬之地。也就是一个呼吸,就是三个由旬,总计三十万里之地,甚至等同于疾光之速。

    不过这种方法,终究没可能持久的维持下去,否则必定会使子午两仪梭,折损到元气。甚至若再坚持七百个呼吸,可能还会使此器生出不可逆的损伤。

    且到了这个距离,基本已经脱出了赤日寒阳子午神照阵笼罩的范围。

    此阵再怎么强横,也难远隔七百由旬的距离伤他。

    其余烛龙神宫的元始太上境,更需一定时间,才能赶回。以子午两仪梭的正常遁速,足可应付有余了。

    所以庄无道已能分心,查看自己的这次收获。首要之物,自然是与‘太阴玄元散魄灵光’对应的阳性之物。

    随着他右手一翻,就有一共十一枚赤红色,名唤‘太阳都天湮灭神精’的事物,出现在了他的掌中。不过这东西,庄无道只需取其中九枚,与太阴灵光对应就可。

    不同于太阴灵光的气息飘渺,虚幻难以捉摸,这太阳神精,乃是实物。看起来似一块块拳头大小的赤红的晶石,燃烧着赤红烈焰。

    看起来与普通的火焰,并无什么不同,然而只需稍一接触,就会感觉到形体被烈火烧灼,有肉身崩溃,灰飞烟灭之势。

    庄无道将之握在掌中,亦觉浑身火热,如非是以法力包裹,掌心处的血肉,亦有湮灭散化之危。

    太阴玄元散魄灵光有冻结‘散魄’之能,对应一切精魂之类。这太阳都天湮灭神精则具燃烧‘湮灭’之力,可以摧毁世间一切物质之属。

    多半也是因后者的这种能力,所以烛龙神宫,一直无法将这宝物,炼制成灵器。

    相要寻到对应的阴属之物,中和其酷烈之性,可不容易。

    毕竟天仙界中,太阳之物易寻。太阴之物,只有在冥狱那种地方,才常有见到。

    “果然是刚好对应——”

    庄无道目中掠过了一丝喜色,他之所以冒险前来这烛龙神宫盗取,除了时不我待的缘故之外,另一个主因,就是这‘太阳都天湮灭神精’的性质,与‘太阴玄元散魄灵光’最是契合。在他所知中,任何一种至阳之宝,都难以与这太阴灵光完全契合,唯独这太阳神精是例外。

    二者一同炼化,将使得他的大阴阳混洞神光产生极大的变化,除了阴阳混洞之外,更将有这‘湮形散魄’之力。湮灭形体,散尽神魄,也是一种阴阳对立之法。

    大阴阳混洞神光威能浩大,是聚七十二门玄窍而成的鸿蒙之术,契合阴阳大道。可却也因阴阳平衡之故,反而威能难显。使之失衡逆冲,固然能增威力,却也有违天道真理,在那些身具元始大罗道果之人的面前,反而更易被破解。

    然而一旦他的大阴阳混洞神光,有了湮形与散魄这二种特性,那么这门鸿蒙神通展现出的威力,必将以十倍递增,更将使人难以防范。

    心中喜不自胜,庄无道却并未立时就将这二物加以炼化。在肉身之外生成真实阴阳之翼,也需要许多辅材,更需以精血浇灌,元神祭炼不可,不是一时半日能够办到。

    哪怕一切顺利,也至少需个十年左右的时间,且容不得惊扰。

    庄无道又看其余之物,脸上的笑意更浓。可惜的是,他这次劫的,只是烛龙神宫用来存放炼器材料的一间宝库。里面并没有成品的灵宝,而只是以些炼器用的材料而已。

    尽管有不少价值更在‘太阳都天湮灭神精’之上,便是后天上品极品的灵宝,也可炼得。

    可惜是这些东西,要么是祭炼艰难,要么是缺少相应的辅材,难以成器。

    不过考虑到烛龙神宫的处境,倒也难怪——

    总之这些东西,他反正是用不上了,回去之后,却可以丢给苏云坠,说不定能给他一二惊喜。

    烛龙神宫无法使用上的材料,换成在离尘宗却是未必。一切对他无用的东西,也大可通过五元斋的渠道,兑换他物。

    “看那处禁法森严,可能是烛龙神宫最珍贵的一间宝库。”

    洛轻云亦看花了眼睛,而后轻声一叹:“我不知那明耀妖圣会怎样,不过从此之后,那烛龙神宫,只怕还真要把你恨入骨髓不可。宝物丢失倒在其次,这次他们的脸面,却着实被你伤得不轻。”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