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五五五章 明耀妖圣
    明耀不由深吸了一口寒气,眼前此子,确不可轻侮。方才那一刹那,如非是有赤日寒阳子午神照阵的牵制,及时将一道赤日寒阳神光打来,他此时必然要被此子斩伤不可。

    这使得他平生三分忌惮,在出手之时,多留了三分气力应变,不敢全力施展。

    心中已升起了不妙的预感,似这般继续下去,今日只怕还真要阴沟翻船。

    二人都化成了流光,在海面上追逐厮杀着,一瞬间又已飞掠十万里距离,交手频频,已达数百余次,引发周围海潮倒卷,灵元散乱。

    不过此时在子午两仪梭内,洛轻云却是大为可惜:“方才你若让我出手,必可将其击伤。”

    她若能出其不意,再接一剑临江仙剑,哪怕是遁术强如明耀,也绝无可能避开。

    “可也最多只是使其轻伤而已,并不能影响这位战力。要使其心生忌惮,如此就已足够。何需劳动师姐出手?”

    庄无道的心内,此时已被战念满据。这明耀妖圣的纠缠不退,反而是将他先天战魂的本性,激发了出来。

    使此时他的心念元神,都无比的昂奋,状态几乎处于最佳。轻云剑每一次斩击,施展的每一次术法,时机都是妙到毫巅的,威能亦宣发到了极致。

    在那明耀妖圣的打击之下,虽是连续负伤,遁速却是未曾减缓分毫。

    而以他的八阶不坏金身,这点伤势,同样是微不足道。

    这一战无疑危险之极,庄无道却将这一战,当成了再次‘斩自我’的良机、

    赤日寒阳子午神照阵的打击,越来越是凶猛,完全不在乎仙石的损耗。那明耀妖圣,虽已是留了几分力气,防备庄无道的反击,却将两样灵物连续使用出来,一是‘太阳金露’,每一点金露挥洒,就会有大片的太阳真火弥漫散开,蒸发海水,使大洋沸腾。只需沾上哪怕一点,就如附骨之疽,难以抵御扑灭,必要将人彻底烧化不可。

    而庄无道哪怕身有的八阶不坏金身,亦不敢在这火海中多片刻,不得不绕道而行,更不敢让那金露近身。

    一是一枚绣球状的法宝,类似于‘九灭元锥’。每一次轰落,都快速绝伦,且神威磅礴。便是乾坤无量,重明剑衣,也无法化解。

    庄无道初时未曾防备,闪避不及,一只手臂被那赤火绣球擦碰。然后一只手直接崩溃,更有无量的赤金大日真火蔓延往上。

    好在他亦精通火法,又擅因果之道,先是果断的将那片血肉主动切除,之后须臾间就已将之镇压了下去。只肉身的恢复,用了稍许的时间。一只手臂,足足用了三十息时间,才恢复如常。

    这对于他的八阶不怀金身而言,已经是极慢。镇压驱逐那明耀妖圣的火焰道韵,使庄无道窘迫不堪。

    也可见那绣球的威能,庄无道相当于中品先天灵宝品质的肉身,竟被一击轰碎。

    好在有了防备之后,这绣球倒是容易躲避。此物也同‘九灭元锥’一般,都有着同样的缺点,每一施展之后,都需很长的时间充填法力。

    且此物打出时,速度也远不如先天大日神光与太上斩仙飞刀之类,只需提前预警,就可轻松闪避。

    他这边一只手臂折损,那边的明耀妖圣,也同样被他暗算了一番。十二颗玄黄天珠,在明耀妖圣接近到极尽距离时猛然砸出,使得后者猝不及防,也同样是头破血流。整个右脑,都被砸扁了进去,几乎脑浆崩裂。不过对于他这等人而言,也不算什么很了不得的伤势。

    有了这次交手之后,不止是那明耀妖圣对他更增忌惮,庄无道对此人,也一样没有了任何小视之心。

    一追一逃的激战,转眼间二人就已至烛龙神宫外二百二十万里的海域。

    明耀妖圣的眼神阴沉,知晓到得此刻,将这无法留在这附近的可能,已经是微乎其微了。

    烛龙神宫那边打出的赤日寒阳神光,此时威能已明显降低了半个等次,一击之力,已经轰不此子身周的太极阴阳鱼图。那几位太上境与一众七阶仙舰,遁速也远不及他二人,此时哪怕是拼死拼活,也仍远在一百万里之外,根本就无法插手二人之战。

    如今唯一之计,就是全力追踪这‘无法’的踪迹不失,想办法拖延住此人的遁速,待得其余道友赶至围杀!

    只是这一念头,才刚从明耀妖圣的意念海里闪过,就听庄无道忽又轻声一笑。

    “庄某何德何能,妖圣大人居然如此热枕,二百万里相送,这让我如何敢当?大人还是请回,否则庄某可真就失礼了!”

    轰!

    整个海底,忽然五千具雷火力士,蓦然拔地而起。一头重明鸟虚神,在须臾间聚成,而后蓦然间疾冲往上。

    这次虽未有离华仙君代他操控,然而神威亦达元始之境!身影逆冲往上,猛然与明耀妖圣那庞大身躯撞在一处。庞然巨力,使山摇地动,海潮倒卷,海水蒸发。

    又一次波及周边,使十万里地域的生灵,在这一刻几乎全数死绝。

    无边煞力汇聚而来,庄无道哪怕是因果转嫁,嫁祸给四大凶神,也仍觉难以承受。

    不过这一次轰撞,也成功阻住了明耀妖圣片刻,庄无道的身影,依然是全速遁行。寥寥十几个呼吸间,又是在海面之上,滑出了三十万里。

    到了此处,庄无道的终于有了初步摆脱了那赤日寒阳子午神照阵的契机。

    这倒不是指那赤日寒阳神光与赤日寒阳妙化神雷的威能,此阵笼罩的范围,可广达一百由旬,要远走出一百由旬之外,才可不受赤日寒阳子午神照阵的威胁。

    所谓的‘契机’,是指这座大阵的意念遥锁。似他这样的人物,只需不是在极近的距离,就能有办法让那座赤日寒阳子午神照阵,无法锁定住他的身影神念。

    且庄无道之前就已有了准备,只需到了此间,就有了自由脱身之策。

    那明耀妖圣亦看出了此点,尽管身躯外撞得血肉崩离,身形却是半点不肯退却,以免影响到了遁速。一声怒吼,双翅展动间,就已将那重明鸟虚神,强行拍碎。

    后者却并无实体,只须臾间就已重聚真形虚体,在庄无道的操纵之下,再次向明耀妖圣出手,试图拖住这位元始妖圣的身影。

    不过那烛龙神宫方向,却又有数道‘赤日寒阳神光’凌空而至,配合那附近凭空生成的赤日寒阳妙化神雷,在顷刻间将这头重明巨鸟,又再次撕成了粉碎。

    那明耀妖圣也得以彻底摆脱那五千具雷火力士的牵制掣肘,身影再次加速的到了极致,化为一道再纯粹不过的金芒,在海面之上飞翔闪逝着。

    “想要将本座甩开?痴心妄想!敢将本座与烛龙神宫视如无物,本座必让你后悔今朝——”

    那金光蓦然又一个飞闪,就又已冲击到了距离庄无道不到千里处的所在。目光如刃,含着刺骨杀意。无数的火羽,仿佛片片飞刀一般,飞洒往前。

    “这就是妖圣大人的日曜神变之术?等候多时了。”

    庄无道却是不惊反笑,唇角微勾,眼神却漠无表情的看了那明耀妖圣一眼。

    使后者心中一沉,下意识的就觉不妙,不过他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见那无法仙君已是探手一指。

    早已准备就绪的七道‘封绝序列’之术猛然爆发,二十一次‘乾坤无量’之术,集中在一片狭小地域中施展,

    二十一张太阴阴阳鱼图,同时在虚空中显现,然后彼此间纵横交错,一瞬间就将那使用过日曜神变之术,以及没有余力躲避的明耀妖圣身影,强行吞没入内。

    接着是第二轮的‘封绝序列’施展,这次封印之术,却换成了‘万劫神雷’。

    乾坤无量乃是鸿蒙级的神通玄术,一道‘封绝序列’,只能承载三次而已。

    可这‘万劫神雷’,哪怕经过诸般极化加持,亦只是超品巅峰。不过‘封к序列’之术,却可承载九次之多。

    整整七十二道‘万劫神雷’轰出,威能亦是超绝人寰,壮观无比。

    庄无道眯着眼,神念仔细观照着里面的动静。不到一息时间,他就微一凝眉。

    到底不愧是金乌一脉的元始妖圣,没可能让他轻易的寻到破绽打杀。

    此时哪怕是动用了日曜神变之术,使这位的法力暂处于最窘迫的状态,也依然能抽出余力,是身躯化光,在乾坤无量虚空中安然存身。

    漫天的‘万劫神雷’,却并不能伤及这明耀妖圣的毫毛。在那混乱乾坤无量虚空,这位并不急于突围,而是把周身法力爪牙抱为一团,谨守自身。

    换成是其他的地方,庄无道会尝试着继续下手,至少也要将这明耀妖圣,重伤不可!

    可如今不但还有那座赤日寒阳子午神照阵威胁,烛龙神宫的那几位太上仙君与一众七阶仙舰,也在以最大的遁速,飞空赶来。

    庄无道只粗略看了一眼,就已知事不可为,当下嘿然一笑,身影再次化光飞离。

    “庄某去矣!再不敢劳妖圣大人远送——”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