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五五三章 强夺奇珍
    其实在庄无道看来,只凭大日金乌一家,只怕还远不支撑烛龙神宫那已连绵数十年的战事。这一族在二劫时代损伤极重,三劫之时更将仅余的一点底蕴耗尽,此时寄居的南极赤火神州,毕竟是凰族之地。哪怕金乌一族有些积累,也是不多。支撑这场持续二十年时间的大战,还是力有不逮。

    就不知这些人,策划东海之战,到底是何用意?是为东海龙宫那件宝物,还是为离尘宗?又或是欲一举数得?

    庄无道又想起了绝尘子之前,已经派遣了玄玑仙王,入驻东海龙宫之事。

    玄玑仙王乃离尘宗六大元始仙王之一,战力在离尘八大元始境中,仅逊色于绝尘子。乃是除绝尘子之外,所有仙王神尊中,最强一人。

    ——想必祖师他,也是有所警觉了。

    如此说来,自己这番救援东海龙宫之举,很可能是误打误撞,使得对方大为失算?

    没时间细想太多,庄无道更多的注意力,还是用在搜寻宝库上。

    离华仙君曾言,昔年在那东海,于烛龙神宫附近见得一物,恰可以与‘太阴玄元散魄灵光阴阳’对应。

    可当年离华仙君还‘在世’的时候,烛龙神宫仍未东迁。

    而此时已历经二劫,此物想必已经落在了烛龙神宫之手。不过他事前已经仔细打听过,并未听说那烛龙神宫中,有什么宝物能与那东西扯上关系。

    且他的天机碑,也证实了那件东西,就藏在烛龙神宫的某个宝库之内。

    其实他原本不用如此冒险,天仙界中至阳之物易寻,尤其是天东之地,每隔个二三十万年,总有类似的宝物出世。

    可问题是庄无道,已经等候不起。既然已确切知晓了那件东西的下落,那么他无论如何,都要尝试一二。

    这次也没让他寻觅多久,就在庄无道,进入这烛龙神宫核心地域不到七日,他就已眼神一凝,重瞳内已见得了一物。

    那东西藏在诸般等阶相当的灵宝之中,可那至阳至刚之气,却是掩藏不住。

    “已经寻到了么?”

    聂仙铃察言观色,就已知庄无道已经有所发现。不过当她扫了一眼眼前这座宝库的禁法,还有相距不到三千里的那座宫殿,不禁又眉头大皱:“距离太近了!”

    光是宝库中那座半独立的禁阵,就已高达七阶,并非是庄无道的因果命运之法能够破开,她的时序之术,也同样办不到。

    关键是那位明耀妖王,就在不远处那座宫内。

    二人想要全无声息的突入进去,根本就没可能办到。突入之时,一定会惊动那位明耀妖王。

    “既是如此,的那就只有一战了!稍后仙铃你可入子午阴阳梭内躲避,我自有办法突围。”

    庄无道双目微微眯起,以瞳力继续扫荡着此间附近的禁法结构。除了那宝库的子阵之外,还有周围的禁法。

    将那所有禁阵都解析透彻之后,他才将那一张张的仙符,一枚枚的仙石,见缝插针的打将出去。也亏得是烛龙神宫空虚,负责这附近看守的巡宫弟子,才只两三位,且修为都不到灵仙境界,轻易就可以幻法瞒过。

    他旁边的聂仙铃,眼神却不由微黯。她这些年奋力修行,就是为能帮上庄无道,可结果却被庄无道在短短几十年内,抛开了一大段的距离。

    金仙与太上,看似只差一个阶位,战力其实是云泥之别。对于师兄而言,自己怕是越来越没用处了。

    庄无道直到将那仙石符箓,都全数布置妥当之后,才察觉到了聂仙铃的异常,当下失笑道:“沮丧什么/d若非是仙铃你,我可没法无声无息的进入这烛龙神宫内夺取宝物。”

    见聂仙铃依然是面色凝重,庄无道就知此言毫无作用,不由再一摇头道:“其实再过不久,仙铃就有大机缘临身,那时你一身道果,或可一步登天,绝不会逊色于那素寒芳。只是后面要证大罗,就需一些机缘了。”

    聂仙铃闻言楞了楞,而就若有所悟。她修的是时序之法,术算上小有所成,本就可查知过去未来之事。只是受天道限制,才只能前知个三五日时间而已。

    可如今得庄无道泄露天机,聂仙铃顿时眼现惊异之色:“还真有?太皇宗么?”

    居然是与太皇宗有关?

    说完之后,才知不妥,不禁有些担忧的,看向了庄无道。

    庄无道确实掌握了浩劫天图不错,也确实将命运大道,修到了极高的境界。

    可这般泄露天机,也会遭遇天意反噬。

    庄无道闻言却不说话,笑着向身下那个微缩的太极阴阳鱼气场指了指。

    聂仙铃顿时会意,一时间忍俊不已,脆生生的笑道:“又在栽赃嫁祸么?里面那四头凶兽有灵,必定会将师兄你恨入骨髓。”

    已看处这一次,庄无道仍是在以浩劫天图欺瞒天道,将泄露天机后的因果劫力,转嫁给了四大凶神。

    今日泄露天机者,非是庄无道,而是四大凶神。

    可惜的是此法,哪怕是庄无道,也没可能经常使用。一旦漏了半点形迹,那么四凶与天道的反噬之力,就不止是这些。

    “恨又如何?”

    庄无道能够感觉到那天梼妖圣的怒恨之意,却全不在意:“他们真正该恨的时候,还没到来。”

    只需能够登入大罗之境,他就可不用再惧那四凶反噬,可以全面掌控那由天道生成的主仆印记,彻底压服这四大凶神。

    这由天道定下的主仆之契,也就意味着,只要他庄无道不死,这四凶就永无脱身之日,也永不可能抗拒!只能作为自家走狗,任意使用。

    所有灵符仙石都全数就绪,庄无道不愿再拖延时日,只捏了捏聂仙铃的手腕,后者就已会意。

    直接启用了时序之法,分割时空断面,带着庄无道,强行进入到那宝库之内。

    而这边才刚又动作,三千里外那处最豪奢的伞状宫殿内,立时就有怒喝之声远远传来。

    “何方狂徒,竟敢如此放肆?”

    声音震荡,使上空海啸平等而生。聂仙铃的双耳,已经溢出了血丝。庄无道耳旁,亦是一阵阵的刺痛。

    庄无道与聂仙铃却并不理会,依然是强行踏入到了这宝库之内,然后就运用了虚空挪移之法,将这库中一应灵宝,不管是何种类,是何品阶,都全数纳入到了随身的虚空宝物之内。

    这倒并非是因他贪财,在九阶仙阵与一位元始境的威胁下,仍不知死活的要搜刮灵珍,而是另有目的。

    二人这般做法,其实是为掩盖庄无道的真实意图,以免对方能从他取走之物,推测出真相。

    不过在这宝库之内,也确实是有着几样连庄无道也为之心动不已的灵珍就是。

    其中两样的品阶之高,还超过了他想要的那件东西之上。可惜的是都非成品,不能直接使用。

    庄无道的动作极速,一瞬间就已把这间宝库内的所有一应之物,数以万计的奇珍,都全数收入到了袖中。

    不过那位明耀妖圣,遁速也是快极,仅仅一个闪现,就已出现在了这间宝库的前方不远,

    也就此时,庄无道预先布置的灵石灵符,也都在这一瞬,轰然爆裂。

    不但使这附近的禁法,大面积的崩塌破碎,更绽放出了无数狂雷,封锁四周。

    都是最正统不过的太霄重明羽化都天神雷,猛然形成了一条条粗如水桶般的雷蛇,蔓延张开。一条条交错编织,宛如一张巨大的雷网。

    那明耀妖圣遁速快绝,也没想到庄无道,在这烛龙神宫之内,还能做出这样的布置,近乎是淬不及防的撞入了进去,引发无数的紫光闪耀,元灵爆震。

    此时这烛龙神宫的九阶赤日寒阳子午神照阵,无数道赤日寒阳神光,四面八方的轰击过来。

    庄无道面不改色,脚下的太极阴阳鱼图已经全力张开,虚空藏盾,一层层的密布身前。

    以虚空遁稍减其势,再以乾坤无量之术,倾尽全力的吸收着那轰来的黑白光华。

    更有重明剑衣之术,可以为他抵消化解余力。

    然而九阶仙阵之威,确可凌驾于大罗之上,此时哪怕没有元始阶的人物坐镇,每一击之威,亦可比拟半步混元。

    他的‘乾坤无量’之术,往往只能撑到四至五击就会破碎。好在他的这门术法,如今一日能施展的数量已经增至四十之巨;那虚空藏盾,也同样可施展三十余次。

    一时半刻之内,这些玄术都不愁会损耗殆尽。以乾坤无量吸收,再以此术转嫁,一时之间,倒也能与对面那位拼个不相上下,将此人牢牢阻截在宝库之外。

    而聂仙铃也未让他失望,一直都能保持冷静,按部就班的在这‘赤日寒阳子午神照阵’的封锁内,寻找那些一纵即逝的破绽与时机。在元灵暴乱中,有条不紊的切割时序断层。

    不过片刻,当庄无道的‘乾坤无量’之术,用到了第七次,而那位明耀妖王也终于从那太霄重明羽化都天神雷轰击中,强行破围而出之时,聂仙已让你拉着庄无道的手,步入到了三息后的时序断层之内。

    以因果之力结合阴阳遁法,凌空虚步,又借助了子午两仪梭之力,不到一个弹指的时间,二人就已步出了烛龙神宫的范围。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