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五五二章 宝库之疑
    苍茫魔主麾下的九玄魔君,别看是新成立不久,可成员都是信奉苍茫魔主的魔类魔徒,战力坚韧。虽未经历大规模的战事,可这些年苍茫魔狱与其他魔渊魔狱的征战冲突不绝。这支魔军,其实也是身经百战了,战力绝不会逊色到哪去。

    还有一部分,甚至是身化魔虫,直接从魔源血池中转生出来,不但悍不畏死,实力也足够强悍。

    整个大军由上至下,都堪称精锐。

    庄无道可惜的是,这次金灵子要留在无量冥国坐镇,否则的话,这烛龙神宫真未必能够挡得住苍茫魔主的兵锋。

    这位一旦与泰皇妖君及素寒芳二人联手,便是元始境,也可斩得。

    “我如今只奇怪,留在这坐镇之人,为何是他?”

    并未担忧恶念化身那边的战事,庄无道眯着眼,望向那烛龙神宫的深处。

    这次率大军离去的,正是烛龙神宫内如今唯一的一位元始境。庄无道不能确认此人到底是出身烛龙的妖王烛千影,还是人族的元始大仙广元大仙,不过烛龙一脉的气息功体,他却不会错认。

    这就使人难解了,若宫中留下的那人,与烛龙神宫之间乃是供奉的关系。那么这次无论如何,都不会由这位来坐镇烛龙神宫的总庭才是。没有反让供奉在后面悠闲自在,安逸坐待的道理。

    可若不是供奉,为何那烛龙神宫,又怎会放心这人,单独呆在总庭之内?

    这位到底是什么身份,烛龙神宫为何对其如此信赖有加?

    庄无道百思不得其解,只能以离尘玉诏,将消息发回离尘,将这情形告知绝尘子,催促这位祖师,尽快查其究竟。

    不过这次绝尘子消息回的却是异常之快,不过半日,庄无道的离尘玉诏中,就已有了两行字迹。

    显然这几年中,绝尘子对烛龙神宫的查探已有了成果,所以第一时间就有了回复。

    “大日金乌,明耀妖王!竟然是他——”

    庄无道蓦然站起,目光阴冷的再次看向了烛龙神宫的深处,一丝丝的凌厉杀机显现。

    “明耀妖王?”

    聂仙铃亦看到了离尘玉诏中的字迹,此时也同样是吃惊不已,而后若有所思道:“如此说来,在这天东搅风弄雨之人,竟是金乌一脉?”

    大日金乌一族,本是这洪荒天东之主。不但整个东元紫日神州,都由其主掌,还包括了整个东海,以及部分中天玄州。可昔年二劫之时,神州陆沉,大半土地尽入深海,巫族尽灭,各家妖族也纷纷重创。

    其中大日金乌一脉,亦是损失惨重,连根本之一的先天扶桑都无法守住。其后第三劫时,不但渐失霸主之位,血脉也接近于断绝。

    其后二个劫期,这一族就彻底在天东一带销声匿迹,哪怕是东元紫日神州,也难见金乌踪影。

    据说是已举族南渡,在南极赤火神州求得凰族庇佑。时至如今,已元气渐复,有了数位元始境妖王存世,甚至在大罗中也占据了一位。尽管在大罗征天图中排明不高,可这位也是如那天齐仁圣大帝一般的情形,不常在人前出手,没有足够战绩支撑而已。

    其实真实战力,谁都不敢小觑,只是纯血金乌,也足可使人忌惮有加了。

    金乌一脉遁速快绝,又掌至阳之力,乃是禽族之中战力第一。此族哪怕只是一个普通元始境,也不容小觑,哪怕强如大罗,亦需慎重以待。

    “细细想来,如今东元紫日神州之乱,烛龙神宫与东海间的大战,太素天朝对五元斋生出叵测之意,只怕都是剑指我离尘宗呢!“

    聂仙铃沉思着道:“我不知这背后,是否都有金乌一族身影。不过此族如有回归之意,离尘宗就是它们的挡路之石。且大日金乌一族,也有这个实力。它们虽有二劫不现天东,可仔细算来,其实这连续两个劫期,时间一共才不到六百万年而已。此族在天东地域,却仍是实力雄厚,许多大妖,都听其号令。此外我听说,烛龙一族也曾是其旧臣?”

    楸“光只是大日金乌一家,无此实力。大日金乌之外,应当还另有他人。”

    庄无道微摇着头,不过却并未否定聂仙铃的猜测。

    大日金乌一族实力恢复,想要回归天东,这也是理所当然,不过这顶多只是其中一家。

    其余除了大乘佛门一脉,只怕还另有其他势力参与。说不定那清虚道尊,以及玄门祖庭之一的‘九虚宫’亦有涉入。

    若是如此,也就难怪这些人,能够瞒过绝尘子与摩天大仙的灵觉感应,镇压住命数天机了。

    就连修成了十七重天太皇福德如意图,有着六张浩劫天图在手的他,也无法感应究竟。

    详情如何,庄无道还不得而知,是否还有其他势力参与,他此时亦无法测度。不过光是大乘佛门与九虚宫,再加上这金乌一族,就有着三位道祖,六位大罗。

    所以那阴阳双翼,那门他自创的‘元阳玄阴子午神光诀’,他也是必须修成不可。

    金乌一族遁法无双,快到了毫巅极致。庄无道只有将阴阳双翼完成,才可不惧金乌一族的光遁之法。

    且既知这烛龙神宫之内的那位,是何等样的跟脚,庄无道也正可有的放矢。潜入神宫之时,可以准备一些针对金乌一脉的法门,瞒过那位元始境的灵觉。

    花了大约三日,在庄无道临时炼制了两样,专用于欺瞒金乌一脉灵识的灵宝,接着就再不迟疑,与聂仙铃联手潜入。

    此时距离烛龙神宫大军出征,已有十余日之久,与九玄魔军的接触,多半已经开始了。

    而如今的这座神宫总庭,也显得愈发空虚起来。覆盖了十万里方圆地域的庞大神宫,里面驻守的弟子,居然还不到五十万。看似数目不少,可洒在这片神宫中,其实是人影稀疏。

    没有了大量的巡宫修士,聂仙铃的时序之法,加上庄无道的因果,二人联手,几可畅通无阻的在内行走。

    若非是对这烛龙神宫可暗藏的一些手段,还有些顾忌,二人简直就可把这神宫,当成自家的园亭游耍。

    至于那位明耀妖王,虽是法力高强,修为浩瀚。然而只需知晓了此人神念近‘光’的性质,庄无道就能有办法应付。他炼制的两件器物,正是为应付此人的神念而炼。

    且庄无道的命运之法,最擅的就是镇压灵机运数。

    更不用说此人,再怎么得烛龙神宫的信任,也不可能自如掌握这神宫内的九阶仙阵。

    聂仙铃初时还有些担忧,可随着时间推移,发现那位明耀妖王仍是半点动静也无,也慢慢的放下心来。

    牵着庄无道的手,二人一起在这烛龙神宫内,四处寻觅。

    庄无道暗暗好笑,这个仙铃,之前还紧张兮兮。这时候却又当成了情侣游园。

    不过他未在意,任由聂仙铃拉着他在时空断面四处行走。

    这烛龙神宫内的景致别有异趣,除了那些蘑菇般的建筑之外,还有大量的庭院,以及一片修饰到美奂美轮的海底山河。可惜庄无道都无心欣赏,只是将重明观世瞳张开,四面搜寻着。

    尤其是烛龙神宫的那些宝库,需一一观照探查。此间毕竟有做九阶仙阵,禁法森严,哪怕是有着十八重境的重明观世瞳,也不可能在远距离将所有的细节,都全数洞照无遗。

    只是让他惊奇的是,这些所谓的‘宝库’,大半都已是一无所有,没有哪怕一颗灵石仙玉储存。

    “古怪,这烛龙神宫的灵石库藏分明已空,居然还能撑得下去——”

    聂仙铃亦有瞳术在身,能够看到这些宝库之内的大致情景,此时她面上也现出了疑惑之色:“难道一直以来,它们都是靠那金乌一族的接济不成?”

    庄无道并不答言,心中却也是如聂仙铃般的猜测。

    这些宝库之中,其实那上等奇珍异宝的库藏,还算丰富。可偏是最基础的那部分灵石丹药,储量明显不足。总计数量,最多只能够烛龙神宫所有修士三年之用。

    这个库存,对于一家有门人弟子数千万,称霸小半个东海的大宗派而言,无疑是已经降落到了极其危险的境地。

    ——要知烛龙神宫辖地之丰饶,终究还是比不得东海,收入有限。一旦有什么灾变,就很可能会出现‘断粮’的状况。对于一家顶尖大教而言,无异是灭顶之灾。

    按常理而言,这家早该支撑不下去才对,可烛龙神宫与东海的鏖战,不但仍在继续,更有着愈演愈烈之势。

    且庄无道与聂仙铃,在这附近已经呆了六七年之久,也发现这烛龙神宫总庭,甚少往外运输物资。

    显然支撑烛龙神宫大军损耗的灵石丹药,是另有来源。

    其实在庄无道看来,只凭大日金乌一家,只怕还远不够支撑烛龙神宫那已连绵数十年的战事。这一族在二劫时代损伤极重,三劫之时更将仅余的一点底蕴耗尽,此时寄居的南极赤火神州,毕竟是凰族之地。哪怕金乌一族有些积累,也是不多。支撑这场持续二十年时间的大战,还是力有不逮。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