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五五零章 烛龙神宫
    “到了这个地步,居然还不愿议和,那烛龙神宫之主,真不知他在想些什么?这两家,到底又是为何事相争?”

    玄哲对如今的战局,感觉不可思议,在庄无道出关后的一次合议中,连声感慨:“只可惜,这东海势必要生灵涂炭不可,也不知多少年才能恢复。接下来,势必还有魔灾四起。”

    所谓的魔灾,自然是指魔渊魔狱。两家势力都已损及元气,魔渊魔狱中的那些强横魔头,必定不会放过这次机会。

    东海之地,因昔年一二劫灭世大战之故,本就有着不少的虚空裂隙残留。

    有许多虚空之痕,甚至可让数百世界之外的人,直接来至这天仙界内。其中不少,就掌握在魔渊魔狱那些大魔的手中。

    所以这东海,也本就是魔灾的高发之地。一旦侵入,不但可以大肆的在天仙界收刮灵物血食,更可取悦于‘天道’——这是指魔渊魔域中的那方天道意志。

    且即便魔渊魔狱那边不动手,这一界中,还有着许多魔宗存在。

    其实时至如今,烛龙神宫彻底击败东海的可能,已经小而又小。接下来,无非是两败俱伤之局。

    一旦镇压东海的势力,大幅度的衰弱,那些魔头自然也就有了兴风作浪的余地。

    玄哲搞不懂,到底是什么缘故,使得烛龙神宫要那般的死撑?

    “必是关系两家势力的消涨存亡,绝尘子祖师已在探查端倪,无需我等忧心。”

    庄无道却并不在意:“接下来的战局,诸位以为如何,是否也要介入。”

    这是指的发生在海鲨峡出口处,那场为梳理破坏地脉而开始的乱战。

    与之前不同,数月前双方间的争斗虽然激烈,却都是在仙阵笼罩的范围。宗门长辈能够及时援手,又有法阵护持。

    可如今的情形,与之前却是截然不同。一旦离尘宗也投入进去,就很难控制死伤。

    所以庄无道也不能擅自决定,所以出关之后,就召集诸多太上与金仙合议。<楸p>

    “参与无妨,若任由烛龙神宫梳理完地脉,我方再要破之甚难。那时烛龙神宫会否报复,又会用出何等破敌之法,我等难以预料。”

    出言者,是另一位名唤玄宣的太上仙君,此事双目微阖道:“且我等的目的,既是为了练兵,那么只驻守在着海鲨峡内,对此间弟子并无补益。”

    玄哲闻言,亦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死伤在所难免!不过新近调集到此间的离尘弟子,已有四十万,且有地利之助。只需不是太过深入那片灾地,应当能够控制伤亡。最多我等多费些心思,多加照拂便是。”

    说完之后,却又道了一句:“东海那位陛下,最近又准备了一份厚礼,献于离尘。这位的心意,不言自明。我等在此,也不好太松懈了。”

    庄无道闻言,不禁一乐。他知道那东海龙王,不止是给离尘宗献上了一笔。相当于离尘三年岁入的丰厚大礼,这位玄哲也同样收获甚丰。据说近日这位,已经准备寻器师开炉,为自家专炼一件后天极品之器。

    自然也不单只是他,其余三位太上,这十年来亦是赚的盆满钵溢。

    他庄无道也不例外,不但那龟相归元农亲自上门,且礼物之丰,都远超他人,

    这叫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受了人家的礼物,就不好在一些事上做的太过分。东海龙宫无非是想要离尘宗再出手,为正面战场减轻一些压力,这不但在他们的能力范围之内,也同样对离尘宗有益。

    ——峡口这场绞杀乱战,在庄无道看来,是确需参与不可。

    再看向另两位太上仙君,见这二人都是一脸的深以为然。庄无道也就懒得再去问了,直接又望向下方处的那群金仙:“四位太上长老之意,是我离尘有限参与此战,尔等可有何异议?若有不同之见,可当面道来,事后不得推诿置疑,阳奉阴违。”

    不过下方处,却也是一片寂静。庄无道只从这些人眼中,看到了战意盎然。
    他扫一眼便已明白了究竟,峡口的这场乱战,他与四位太上仙君,是不会出面的。可这些金仙,却是必定要亲身参与不可。

    收受了东海方面的厚礼是一因,此外这些人,也确有着求战之意。

    离尘弟子众多,跟随到庄无道到这里的四十万离尘门人,不到总量的二十分之一。

    一方面离尘是精挑细选,一方面也是凭自家弟子的意愿。

    ——若非是本身就有着这方面的意愿,这些金仙,也不会跟随庄无道来这东海。

    有些是为磨练自身道法,通过征战感悟天道,淬炼元神意念;离尘宗内,同门弟子之间也有演法切磋,可那里及得上这以性命搏杀争斗的战场?

    而有些则是这次东海之行的丰厚战功,以及可能的缴获。目的不一而足,总之都是求战心切。

    “既无异议,那么此事就这么定了。”

    等了半炷香时间,都无人出言。庄无道便一锤定音,而后就把接下来的事情,推给了四位太上仙君:“峡口灵脉争夺,可由玄哲仙君并三位太上长老全权安排处置。所有一应之事,都需以谨慎为上,不得冒进。此外本座也已向祖师请示,这次善功从厚嘉奖!具体战功的章法仪制如何,由尔等诸人议定。”

    正因这次峡谷之争凶险,离尘宗才更需奖励那些敢于参与到这场征战厮杀的弟子。以他‘太霄无上玄明道君’的身份,也确有这个资格决定。

    而随着他此言道出,整个室内诸人,都是喜意洋溢。嗡然之声四起,已开始纷纷议论了起来。

    庄无道说完之后,则是陷入了走神状态。海鲨峡连续数战之后,如今烛龙神宫那边,已经陷入到前所未有的空虚状态。

    他等候已久的时机,终于到来了——

    ※※※※

    在动身离开之前,庄无道却需得先请示过绝尘子。这次他准备留下两具身外化身坐镇于此,这用来抗衡那烛天照,是绰绰有余了。

    不过这数月间,对面烛龙神宫,似乎已出现了另一位元始仙王的身影。这正落他的下怀,不过这海鲨峡防线在他离去之后,就会显得有些虚弱。

    加上烛天照,烛龙一方就已是两大元始境。而他的两大化身,只有本体七成实力,略低于元始,用以应对这二人,实力方面确然不足。

    为安全起间,还是需宗门另做一番安排,以保万全。

    好在没让他等多久,半月之后,绝尘子那边就有符诏传来,让他安心离去,宗门自有安排。

    这本就是之前二人已预先商定妥当之事,绝尘子自不会在这时候阻他。

    不过庄无道这次离去之时,却将聂仙铃也带在身边,这次他需要借用后者的时序之能,所以不可或缺。

    整整半个月之后,庄无道等人才驾驭那子午两仪梭,出现在了烛龙神宫的核心范围。

    与以往不同的时候,这次庄无道既无化身相助,也没有器灵帮忙操控这件先天至宝。

    元子午此时正倾尽全力,助他将那周天一气阴阳紫葫‘孵化’出来,如今正是关键紧要之时。至于两具身外化身,则需代他驻守峡口,顺带掩人耳目。

    所以这一次庄无道的遁速,其实远不如以往。他自己操控,可没有器灵那样的便捷,可以动用子午两仪梭十二成的力量。

    好在这一路,烛龙神宫的监管虽是紧密严苛,可人手确实是空虚不足,并无法做到全面覆盖。

    庄无道的子午两仪梭,可谓是一路无阻,无声无息的就来到了神月岛附近,这个烛龙神宫最根本最核心的这片地域。

    之后庄无道,又刻意隐遁好身形,就隔着那宫墙,观看那烛龙神宫内的情形。

    动用十八重天的重明观世瞳眺望,不过数息,庄无道就皱起了眉头,大幅收敛了瞳光。

    烛龙神宫的位置,在神月刀附近的水下,藏于海底深处。

    历经二劫,三百余万年时间经营,此间景色壮丽无比,建筑也大异于中天玄州的风格。远远看去,就像是一片长着海底之下,精致修饰后的蘑菇,还有无数充满异域风情的庭院。

    不过此时,他已无心去欣赏宫内这些伞盖般的建筑。

    聂仙铃神念敏感,第一时间就看了过来:“师兄?莫非这烛龙神宫之内,还有强敌。”

    “不错,里面居然还有二位元始大仙坐镇——”

    庄无道语气讶然,他没料到在这等局面紧张之时,烛龙神宫内,还能藏着这等样的实力。

    这么看来,烛龙神宫不愿议和,倒也是理所应当。如这二位,出现在正面战场上,足可在数日之内扭转乾坤。

    可问题是这两人的身份,其中之一他能猜知,可另一位,却让他一头雾水。

    此时只能一边看,一边凝思着道:“其中之一,根本功法不似烛龙一脉功法。不过既然能现身在烛龙神宫的内层,想必关系极其亲近,深得烛龙龙宫信任。”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