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五四八章 财大气粗
    当烛天照从入定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几乎是目眦欲裂,巨大的轰然鸣响,已然是声震九霄。

    雷音震荡,远远传开,哪怕远隔数百万里,估计亦能在不久之后听闻。

    还有那磅礴浩瀚的元力波潮,席卷着四方,使一切披靡。以海鲨峡出口那处水府为中心的地域,所有的物质,都在片片淹没、

    “疯了!”

    烛天照一声咒骂,想也不想就闪身到了洞府之外,甚至都来不及携带一些这水府中的烛龙弟子。只能是气恨交加的,浮在那海底上方三万丈处,看向了对面。

    只见一片强光袭来,将这片深海,照得是纤毫必见。

    烛天照目力惊人,此时运转起了阴阳灼瞳,往那方虚空看了过去。

    便见离尘宗经营已久的那处水府,已经彻底不见了踪影。那当是整个八阶仙阵,被全数引爆,掀起了浩大的灵潮气浪,扫灭了它能扫灭的一切。所有相关的地脉,也随之震爆散裂。

    而相应的,是烛龙神宫一方,隐隐呈包围之势的五处水府,此刻也都是一片残破废墟,凄惨到了难以名状。

    在这爆震产生的那一刻,不但烛龙神宫布置的那些七阶仙阵受到巨大冲击,地脉也同样受到了影响,陷入到了紊乱状态。

    内外交攻之下,也使得烛龙神宫的这五座水府,立时残破。

    离尘宗将那处水府十年的积累与布置,都全数弃之不顾。不过却也换取了烛龙神宫一方,花费无数财力物力建出的几座大型仙阵,也一并被摧毁破灭!

    十年来双方缠战激斗剧烈,两家的仙阵,已几乎是面贴面的接触在了一起。那座阵的规模,也是实在过于庞大。

    这也就使得离尘宗那座八阶仙阵自爆后的冲击,同样牵连到了烛龙神宫的水府大阵。

    不过烛天照却知,双方付出的代价,可是截然不同。同样是大阵损毁,灵脉断绝,离尘宗却是有备而来,主动发起,绝无人员上的损失。

    可烛龙神宫

    烛天照的唇角处,蓦然溢出了一线血丝,胸中怒恨之火燃烧。光只是他现在灵念感应到的,就至少有四十万妖兵死难,上万名烛龙神宫弟子身殒,其中甚至还包括了八位值守于前方,首当其冲的金仙境!哪怕修为高绝至此,也都无一例外,当场神魂俱灭。

    除此之外,还有十倍于此的人数被震伤。虽说是轻重不一,可其中至少有三成之人,已经彻底失去了战力。数位太上境,也都是气血浮动。

    他们身居之地,都是灵脉聚集最多之所。此时当灵爆发生,也是最先被那暴虐元灵冲击。根本就来不及逃逸,若不是法身强横,此刻说不定也要陨灭个一两位。

    再遥望远方,只见那在海底漫天扬起的泥尘方向,那海鲨峡之内,正有一座由二十艘‘太霄诛仙舰’,以及数十艘等阶不一的各类舰船结成的大阵,正是迅速前压过来。二十万道兵混杂在内,结阵而行,气势惊人。

    “无法!”

    烛天照双拳紧攥着,浑身骨骼都发出‘咯咯’的爆响。那十指几乎被他崩断,才强按捺住了冲上去,与那位无法仙君拼命的冲动。

    二人法力相当,可此时那个畜生,却有着二十艘‘太霄诛仙舰’可以做为依靠,稳据不败之地。哪怕是他拼了命,也未必就能与那位同归于尽。

    身边处气机隐动,一个身影蓦然出现了烛天照的身侧,语声同样是惊恨交加:“可恼,只慢了一步而已。都是宫内那些老匹夫,耽搁误事,误我了烛龙神宫数万弟子!”

    来者名为烛天权,烛龙神宫的太上仙君之一,此时亦满眼的遗憾痛心之色。

    他知烛天照亦在筹谋着反击,若然能够成功,那么对面那支离尘宗大军的下场,不会比这次烛龙神宫这边好上多少,可以一战决定海鲨峡的胜负。

    可惜是事与愿违,只仅仅差了一步,还有些材料未曾收集齐全。这次真是遗憾,如后方宫内之人,能尽心尽力的为他们准备,烛天照的谋划能早一步发动,断不至于到这种程度。

    使数百万烛龙神宫的门人妖兵死难,那些妖兵也就罢了,要多少就能有多少。可这些门人弟子,每一位都极其珍贵。要么是身具烛龙血脉,要么是擅阴阳之法。

    要知外海的生灵人口,本就比不得中土之地。他们身具的东海边缘之地,资源也本就匮乏。

    “不是慢了一步,也非是巧合,而是对方早有料定。”

    烛天照轻吐了一口浊气,已经渐渐冷静了下来,自省道:“那离尘宗大阵扩展,十年前就已开始,他早就已经准备好了胜负手,在这里等着。你忘了,寂灭天佛说他手中,有着至少五张元始混沌截运定元紫气神图。”

    这应当就是那‘浩劫天图’之能,此人的命运大法超绝。在自己这边才刚欲有动作的时候,对方就已启动了胜负手,这岂是巧合能解释?

    必定是感应到了命数变化,方才抢先一步。

    今日之败,是败在他未能早有防范,失了警惕。

    那个人,不止是法力超绝,心机也真可谓是深沉难测。几年前就有了打破烛龙神宫防线的手段,却居然一直隐忍不发。

    等到今日,一可吸引烛龙神宫投入更多的人手,更多的资源投入此间,使他们损失更重;二则可以练兵,是离尘宗那些精英弟子,适应征战之事。从而一举数得,让人既惊又佩。

    不过这也是财大气粗才能如此,换成烛龙神宫,哪里舍得将这座真毁弃。哪怕战后回收材料,也可布置数座七阶仙阵而绰绰有余了。

    “原来如此!”

    烛天权此时,亦是想清楚了不少关节。他脸色本就是一片铁青,此时更显难看,眼中更满是忌惮之意:“怪不得”

    怪不得那绝尘子,敢放心将二十万精英弟子,都交给这位离尘才崛起不久后起之秀统辖,怪不得能恰好卡在他们动作之前。

    “这样的对手,我等该如何胜之?”

    面临此等人物,烛龙神宫一旦有什么动作,引发了运势上的变化,那位无法仙君,都必定会有察觉。

    那本就是一位智慧超卓的人物,又精擅命运大道,他们该如何抵御?

    这岂非是立于不败之地?如何才能将对面的离尘大军击退?仔细思索了一番之后,烛天权只觉是不寒而栗,甚至生出了一丝绝望之感。

    “总有办法可想的,不过眼下,还不是思量这些的时候。今日当务之急,还是尽力挽回损失。”

    烛天照一声闷哼,而后微摇了摇头道:“让前面的人,都尽量撤回来,这次就由本座来亲自断后。”

    烛天权闻言一阵愣神,看向了烛天照。这是意欲放弃海鲨峡口这条防线么?可再往后面,就是烛龙神宫辖下的腹地了。

    一共三千一百座岛屿,近兆人口,还有五百多座水府,都密布在这一地域。

    一旦生乱,被战火波及,必是烛龙神宫难以承受之重。还有那些水府仙岛,以及密布其上的药园,若有什么损伤,那就更会损失烛龙神宫的元气。

    这可以说是烛龙神宫的根本重地,日后哪怕是胜了东海,也将得不偿失。

    “已经守不住了,再坚持下去,只会平添损伤,正如了那无法之意。”

    短短一句话,就使烛天权哑然无言,烛天照接着又目现危险光泽,看着对面:“我倒要看看,这次东海之争,离尘宗到底会参与到什么样的地步?到底又敢不敢,深入我烛龙辖地。”

    若是对面的那位,仍欲更进一步,他必定会使离尘宗,遭遇一次刻骨难望的惨痛教训!

    而此时此刻,身居于离尘大军中的庄无道亦有所感,目光远眺,再次与烛天照对视在了一起。

    这次都并未使用瞳术,烛天照的目光也只是稍稍于他接触,就又主动错开,显然是不愿以瞳术比拼。庄无道看了一眼,就不禁满眼的遗憾之色,这次的爆炸,看来并未伤及到那位分毫。

    大约三个时辰后,这场发生在海鲨峡南侧峡口的大战,就已彻底落下了帷幕。

    庄无道望着对面,那正在烛天照护翼之下,步步为营后撤中的烛龙神宫弟子,眼中的遗憾之意又更重了几分。

    对方不但是退的果决,也深明取舍之道,哪怕损失更多的妖兵,也不愿再折损哪怕一位烛龙神宫弟子。

    这就使得庄无道,哪怕是拼了这条老命,也没能留下多少纯血烛龙。

    到底还是兵力不足,不敢贸然追击,那时未必就不会被这老辣的烛天照倒打一耙。

    所以一条身体残缺不全的纯血太上境烛龙,加上十一头金仙烛龙,这就已是他全部的收获了。

    这次烛龙神宫的兵力折损惨重,可上层的实力,却损失不多。烛天照调整得宜,挽回了许多人的性命。

    他为此战等待筹谋了十年,可最终的收获,却是远小于预期,乏善可陈。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