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五四七章 进展神速
    不过龙檀,却并未因寂灭天佛之言,感觉到欢喜。?位无法早就做足了准备,堵死了他杀人灭口这条路,无法若殒,他龙檀亦必定药为之陪葬。

    所以在他身证大罗之前,那无法最好还是活在这世上。

    自然,他也并未因此而担忧。那位无法仙君,真就被窥知了跟脚么?只怕未必。

    若是在未被他提醒之前,还有可能。可既然那无法事先就已得知,如何会不做准备?

    不过这位居然选择了,以因果命运之术,击碎了昊天镜,可真正是出他意料。这使寂灭天佛仓促之下,根本就无法详细辨认确证。

    也就是说,此人真正的根基,只怕并非是命运法门——

    只是这些,他没可能说于眼前这位知晓,也无此必要。

    脑海内闪过这些念头,龙檀神情平静:“要诛灭这无法,只怕不易。此人精擅因果遁法,只需有一丝一毫的疏忽,都可被其利用。除非是四位以上的元始境,合力联手,才有些可能。又或者如来你,亲自出手。”

    之前那位烛天照,就是见到了此点,知晓围杀是痴心妄想。所以干脆放弃了事后与寂灭天佛的见面,直接离去。

    “再难也要办到!”

    寂灭天佛一声笑,含着调侃之意:“更何况,该如何将这无法诛灭,自有人会去头疼。”

    他所要做的,只是将这次梵天镜观照到的结果,提供给那人得知就可。

    ※※※※

    回归到了海鲨峡之后,庄无道就又再次闭关了一阵。这次无理为他送来的东西,他需一段很长的时间,才能消化。

    不过为防他麾下那些金仙真仙没事找事,闲着无聊又向他请战。庄无道就又连续下达了诏令,将二十万道兵委托四位太上仙君代管之余,又命一众人等,继续扩张这处前突的水府,扩建大阵,与那烛龙神宫争夺地下灵脉。

    有了事做,想必这些人不会感觉无聊。

    此举曾使所有弟子,都怨言载道,不解庄无道的目的何在。

    这时就显出了庄无道,威望根基上的不足。尽管有了与龙檀那场斗法,尽管有了数月前攻破烛龙水府的那一战。可当庄无道,连续数月都选择了龟缩之后,就使整个离尘上下,都出现了不满之音。

    不过仅仅数月之后,此间所有离尘宗门人,就都收起了傲慢之心。他们以这种方式与烛龙神宫一方间接交手,双方争斗的结果,却是势均力敌,离尘宗这方,在占据地利的倾向下,甚至还稍居劣势。

    烛龙神宫的弟子常年征战,开拓东南海域,大多都实力不俗,斗法的经验,也丰富之极。

    离尘修士若在同阶境界,实力相当的情形下,多半不是烛龙神宫门人的对手。

    不敢想象,若此时离尘宗主动攻打过去,会遭遇何等的惨重折损。

    不过庄无道,却没心思在意这些弟子门人的想法,他现在每隔三五月时间,就要‘重伤’一次。

    那些烛龙尸骸中含蕴的瞳力巨大,可庄无道每当吸收到一定程度之后,就需以太上灭度真经,将那异种瞳力强行轰碎打散。

    如此往复,整整九年之后,那玉盒之内百余头烛龙之尸的瞳力,才被他吸收一空。

    到得此时,他冲击十九重天境重明观世瞳的目的,就已达成了一半有多。

    此时只需能使那与龙檀约定的舍利到手,庄无道再想办法取得五六头纯血太上烛龙的瞳力,就可达成所愿。

    只是这接下来,才是真正最困难的——

    五六头纯血太上烛龙,哪里可能有那么容易陨灭?

    “可惜了,那梵天镜的碎片不能到手。若能吸收掉梵天镜的本源,我这重明观世瞳,当还可再进一步。”

    当最后一条龙尸的瞳力,亦被吸取,庄无道不由一声暗叹。

    那梵天镜的本源,可不止是能壮大他的瞳力,更会使他的瞳术,在‘观照’方面产生异变,变得更为完美?

    可惜,这只是妄想。那寂灭天佛明显未有放弃这面残镜的念头,便是寂灭天佛愿意,那大乘佛门也不会同意。

    瞳力再无法增长,接下来庄无道,只能是把修行的重点,转移到扩增玄窍。

    当初龙檀允诺的那些开窍奇珍,就在那次会面之后不久,便已全数给他送来。

    这位倒是爽快的很,办事并不拖拉,只那舍利与浩劫天图,仍无消息。

    庄无道估计此人,是欲将那舍利子与浩劫天图再卡一卡,不愿这么干脆利落的,就把这些东西全送到他手中。

    毕竟那后者还可能有些困难,可那天目如来的舍利子,按照他从恶念化身那里得来的消息,此人应该极易得手才是。

    庄无道也不去理会,更未催迫,只是这么安倍就班的,提升自己的实力。

    只用了一年左右,这些开窍奇珍都已被他全数吞服炼化。此时庄无道的‘乾坤无量’之术,已经增长到了四十余次。而那借法量天之术,则是激增至接近到了七十之巨。

    到得此时,哪怕真正遭遇大罗,只需位次不超过前十,他都有足够的自信能全身而退,不损分毫,

    直到此刻,庄无道才终于有了闲暇,关注这海鲨峡附近的战局。当庄无道的意念,在这处水府周围扫荡了一番之后,他的眼中,现出了几分讶色。

    “看来情形还算不错——”

    十年时间,这处水府的范围,赫然已扩展了十倍有余。下方的地脉,至少增加而来百余条之多,那禁阵笼罩的范围,也大幅度的扩展,已经直接凌迫到了烛龙神宫其余几座水府的眉眼前,几乎就已交接在了一起。

    默算这十年内发生之事,才知双方争斗之激烈。烛龙神宫从南疆寻来了数百头地神蛊,试图破坏这处水府下方的地脉,离尘宗这边,也是以牙还牙,引动星空中上古星辰碎片,轰击对面一座水府,将之打残。可惜的是力量不足,未能扩战果。

    烛龙神宫接着又以四十头金仙阶的‘元蜃’,意图以幻法,蒙昧离尘宗弟子灵智,强攻此间,使离尘宗几乎就将这座水府失陷。可后者在吃过一次大亏之后,也瞬即还以颜色,利用洋流之变,将收集来的奇毒,向对面传播,使得大批的烛龙神宫的弟子妖兵死伤。

    这都是庄无道不曾管事的十年间,离尘宗弟子齐心协力所为,似这样的交锋还有数次,都颇为精彩。

    这其中过程,也自然是没可能是这么简单,双方斗智斗勇,可谓是惊心动魄,言语无法尽叙。

    期间有十数位离尘弟子,借机崛起,显出了非凡的心性资质。

    这使绝尘子祖师颇为欣慰,只从那位最近传过的信符就可得知,此时的宗门长辈,都对这一次他主持的东海之征,满意之至。

    不但是发现了不少可造之材,这二十万精英弟子,亦是渐脱去了浮躁之气。在与烛龙神宫的争斗中,都有极大的成长。至于在那些烛龙神宫弟子面前,可以完整的发挥实力,而不是缚手缚脚,顾东不顾西,无所适从。

    包括玄碧在内,那数位元始境的师叔,对他都赞赏有加。认为他庄无道目光长远,使离尘宗后继无人的困境稍稍缓解,不愧为这一代的离尘道种。

    自嘲损耗的财力,也非少数,不过相较于收获,又不算什么。

    庄无道暗笑,忖道这也算是无心之得了,他可没想过这么深远的问题。

    就在当日,庄无道便又从那四位太上手中,接过了指挥大权。

    只是接下来的一条谕令,却是使离尘诸人,都是错愕心境不已。

    “此举是否太过?”

    跟随庄无道前来的四位太上,都以玄哲为首,此时是一眼的迟疑:“一旦如此,只怕这数十万里内生灵,都将灭绝。杀伤太过,怕是有伤天和。”

    要知一旦死伤的生灵太多,必然会引来业火劫力加身。草木亦有灵,有着类似人道龙气,与‘阿赖耶识’般的存在。修行之士,并不能全无顾忌,否则凡间生灵早就被灭绝了。

    庄无道早料道会是如此,笑着反问:“不知这几十万里,如今可还有生灵存在?两家将诸多地脉掠夺汇聚在此,这才是有伤天和。”

    那玄哲一阵哑然,其余几人亦是无语,确实如此,这一方地域的生灵被两家折腾,已经走的走,逃的逃,逃不掉的都已灭绝了。

    且其中绝大多数,好像还是离尘宗的手笔。烛龙神宫那边还顾忌东海是他们生存之地,有所顾忌,离尘诸弟子却无需在意,也个个都是胆大包天之徒。如那陨星,还有剧毒,都是杀伤极大。

    且正如庄无道之言,周围诸多地脉,被强行隐聚在此。也确使这片大洋中的环境,渐显恶劣。

    这次庄无道的计划,虽是狠毒了些,可在某种程度上,也算是拨乱反正了,有功于天地。

    不过玄哲仍有不解:“我离尘宗,何需为那东海,做到这等地步?”

    “非是为东海龙宫。”

    庄无道微微摇着头:“此举我自有用意。”

    简而言之,其实就是公私两便。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