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五四六章 必除此子
    “梵天镜?是何人敢暗算于我?”

    一怒哼,庄无道的目中怒意勃发。那子午两仪梭瞬时灵光闪现,以乾元一气珠及浩劫天图加持,‘命运神域’与‘太皇福德如意图’亦在同时引动。

    顿时就有一道毁灭白光穿出,直击数万里开外。这大阴阳混洞神光从他手里打出,似乎根本就没有时间间隔,直接就已击至庄无道意念锁住的那处所在。

    霎时一声轰鸣,使整个海底都是一阵剧烈无比的晃动!似有天地崩塌,大海溃散之势。

    然而这一击之后,这海底的诸多妖修,包括那烛天照在内,都已是默契纷纷退离。只是一个须臾,就已不见了踪影。

    目的已达,留此无益,几人之力联手,也围杀不得此子。

    庄无道也不去理会,只目色阴冷,看着远处那面海底的深处:“能有资格动用佛门梵天镜者不多,你是南无寂灭天佛?为何藏头露尾?”

    然而那处方位,却是无声无息,无人应答。庄无道眉头微皱,直接又移动一道太霄重明羽化都天神雷轰下,将那方所在,几乎全数覆盖。

    可却毫无所得,意念扫过处,并无任何的声息,也无半点的痕迹。

    知晓那位寂天如来已经退走,庄无道面上的怒意,却渐渐消退。气息依然是冷凝,不过他的眼中,反而是透出了几分嘲色。

    “已经成了,我未想到,你会如此果决。”

    洛轻云的声音,从子午两仪梭内传出:“这倒是个好办法,他能得知的,也只是你在命运法门上的造诣非凡而已。不过如此一来,那龙檀想要为你取得佛门两张浩劫天图,势必又要大费周章不可。”

    方才庄无道以命运之术,击碎了‘梵天镜’,也算是泄露了部分根底。

    不过那浩劫天图之事,本就瞒不过去。只需那寂天如来有心查一查,就可得知究竟。

    然而数十年后,庄无道真正的依仗,却并非是这已被修到了极端的因果命运之法,而是十九重天境的重明观世瞳;是即将完成的阴阳实翼与元阳玄阴子午神光诀;是可使庄无道短暂进入元始境的千魂万魄归一法与‘太上不灭劫神甲’。

    这些如被人窥破,日后必定处处受制。尤其正在修行的十九重天观世瞳,更是关系离尘宗的兴衰存亡,以及自己七百二十年后的死劫,是他万万不敢让对方得知的。

    不过方才庄无道击破那梵天镜的速度,实在太快,快到使那寂天如来只能走马观花,根本无法将庄无道的跟脚,都尽数查知。也无法真正洞察到,他已经极力以幻法,隐瞒遮掩的东西。

    这种处置之法,确比躲避梵天镜,要更妥当许多。

    “龙檀如何去取浩劫天图,这与我无关,以那龙檀的智慧,当不会使庄某失望,他也不能使我失望。”

    庄无道淡然一笑,并不在意,目光依然看着之前那寂天如来出手的方位。

    “倒是这大乘佛门,寂天如来,越来越是明目张胆了。居然就敢赤膊上阵——”

    这次此人虽未现身,可那浩劫天图,谁都明白此物,乃是大乘佛门所有。

    大乘佛门在东海的数百佛寺,都捏在离尘手中。不过寂天如来今日此举,只能算是冒犯,并未实质的证据,证明此人在与离尘为敌。

    可这位,真当他与离尘是泥捏的不成?以为离尘,真畏惧大乘佛门那两位佛祖?

    洛轻云却不已为然:“至少这几十年内,你还奈何不得他。至于几十年后,那时他也无所谓了。”

    只需覆灭离尘宗的目的不达,那么那些佛寺留着也无意义。既是如此,那寂天如来自然放肆的很。

    不过此人也绝不敢过分,离尘宗哪怕没有了二位大罗,想要摧毁东海数百佛寺,依然是轻而易举。只是离尘一方,也不会轻易出手,使这寂天与其余几位佛门大罗,越发的没有顾忌。

    接着洛轻云又道:“大乘佛门图谋在天东传道,此事世人皆知。这寂天如,只是明面站在台前之人。真正对离尘心怀叵测者,仍旧潜伏暗中,仍需小心防范。”

    “自然不会大意。”

    庄无道唇角斜挑,而后就又驾驭起了那子午两仪梭,再次化光而起。

    此番虽将那梵天镜之事完美解决,可却已使得庄无道心中的急迫之意,愈发强盛了。

    ※※※※

    而也就在庄无道,正在返回海鲨峡途中之时。寂天如来正皱着眉,看着手中的一面残镜。

    镜面四分五裂,镜框也是段成了数截,灵光黯淡,这非是灵物自晦,而是确实受损非轻。

    “他那大阴阳混洞神光虽是不错,可若无命运因果之法加持,也到不了这等地步。有此能为,怪不得能在他神国之内,瞬杀太古魔主与我那意念化身。便是我这本体,如是猝不及防,也要受损不轻。这面梵天镜岂非就是一例?反应过来,就已被他打碎了,”

    寂天如来轻声笑着,而后回望着身侧,那南无大乘佛:“这次差事办得不错,确如你所言,此人精擅命运因果之法。那元始混沌截运定元紫气神图,他居然就已凑齐了四张以上。”

    龙檀并不说话,深深一礼,看着寂天如来手中的梵天镜,满眼的遗憾之色:“只可惜了此宝,此物日后修复起来,颇为麻烦。”

    修复梵天镜不难,难的是镜中那既定的因果之锁,命运之痕。若不能以同等的大法扭转消除,则此镜永难复原如初。可遍数整个大乘佛门,却居然无人能够办到。

    两位混元佛祖,确然是法力通天,可这二位虽是算无遗策,近乎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可在命运因果之法上的造诣,却并不能算是高明。

    至于其余元始以上的佛主,倒是有擅于此道的,可法力较之那无法,却最多是旗鼓相当。

    所以佛门之内,哪怕有再多的先天玄气,暂时也没可能修复此宝。

    同时龙檀心内,也是暗暗一阵惊悸。他知道这位无法仙君很强,当日在法会之时,就已经领教了。可却没能想到这位,居然强到了这样的程度。

    居然能以一击,就打碎了寂灭天佛手中的梵天镜!更将这位,强行逼退。

    而后者,乃是当世混元之下,最绝顶的人物之一!

    这虽有天道反噬之因,梵天镜承受天嫉,镜光观照之刻,也正其最脆弱之时。可能在寂灭天佛手中摧毁此宝,也极其了得了。

    他也是清楚的知晓,寂天如来这次窥看那无法仙君的根基,只是其目的之一。

    如有合适的机会,这位定会出手,尝试将这无法灭杀于此。

    可最后的结果,却是寂灭天佛主动撤走,放弃此念。

    尽管这其中,也有其他的因素,可寂灭天佛并无把握在短时间内将这人灭杀,却是事实。

    难怪那离尘宗,敢于在这时候,将此人放出山门。以此人的玄术神通,明明是驻守山门,才能有更大作用。

    有这位在离尘宗,离尘那座九阶仙阵,足可增三倍之威!

    明知如此,也不惧这无法折损在外。只因这位,确有着在任何情形下,都能从容脱身的能力。

    “就只是损耗一些先天混沌玄器而已,又有何难?”

    寂灭天佛明显并不在意,随手将那些碎片,丢入到了自己的须弥界中。

    “只需此子身亡,要破解这因果命运之痕,可谓是轻而易举。且这次牺牲此镜,也不算太亏。我竟不知,此人的命运之法,居然强到这样的程度。嘿,浩劫天图,浩劫天图——”

    龙檀颇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承诺的那两张浩劫天图,只怕要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更难以得手。

    “此人的实力跟脚,我已大约知悉了。”

    寂灭天佛看着离尘山的方向,目现深意。

    方才他停手,自不单单只是因那无法的实力超绝。而是玄碧仙王,已经在近万由旬之外,把剑意投照过来,锁住了他的方位。

    他能瞒过离尘宗,在此处以昊天境暗算那无法。可接下来离尘若再没有动静,那就真是有愧于那玄门小祖庭之名。

    借助离尘宗那座九阶仙阵,这位当世剑仙第一人,可以在短短不到半刻钟内,挪移近万由旬——

    感受着那玄碧的深寒剑意,寂灭天佛却依然要把接下来的话,缓缓道出。

    “在那之前,必先除此子!”

    听着这句,龙檀能够感觉到南无寂灭天佛语中的坚凝杀意,这并不使人意外。

    换成他是寂灭天佛,也同样会做出如此决断。

    此时的庄无道,已经成为寂灭天佛了结誓愿的最大障碍。佛门常借誓愿修行,往往能提前从这片天地中‘预支’,取得超越自身的道果。可在获得之后,也不得不受誓愿束缚。

    寂灭天佛成道已有一劫,却迟迟未能踏上混元道路,就是因此之故。只有偿还掉誓愿,了结这因果,寂灭天佛才能在这基础上,再进一步。

    对于寂灭天佛而言,那无法已是道敌一般的存在。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