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五四五章 半道伏击
    “梵天镜?”

    洛轻云从他身后处踏出,目光幽然:“这位看来对那佛门,似有不满之意,倒似想要那寂灭天佛,也吃些苦头一般。”

    梵天镜的威名,她自是了然无遗的,此身百万年前也深受其害。被那梵天镜照住,一身根基,都尽被大乘佛门所知,之后缕缕吃亏。亏得是她气运深厚,才能最终超脱。

    这次庄无道如若不知究竟,毫无防备,所有的根底,只怕也要被寂天如来全数探知。

    庄无道则是冷笑,这位可不是真的诚心助他。至于那抱歉什么的,就更不值钱。

    那些人对离尘仍无把握,也未知皇崇玄与摩天大仙二人的住劫进展如何,肉身是否从时序长河回归,进入到劫期,所以暂不敢对他直接下手。

    所以寂天如来,最多只是欲看他虚实究竟而已。可那龙檀,却必是想要了他性命!

    只是这位估计也是想清楚了,知道自己并无能力办到,也无把握能够阻绝他身边众人之口,这才放弃了这念头,转而通过五元斋的渠道联系,与他洽商。

    “此人身习末法大道之事,即便我不说,别人也终会有察觉之日。大乘佛门气运大兴,对他而言,其实并非好事。寂天如来昔年曾发下大誓愿,要传道东土,唯一的对手,就是我离尘宗。一旦我离尘有什么好歹,这位南无寂灭天佛可就称心如意,有誓愿之力助推,其人法力或可再进一步。”

    庄无道说完之后,又皱着眉,若有所思。

    他原本以为,这个南无大乘佛,当是佛门一位大能的棋子。毕竟龙檀的末法大道根基深厚,必定是从练气筑基开始,一步步走至如今。

    这段时间内,此人没可能有能耐镇压命机,瞒过那满天仙佛。

    可如今看来,事实并非如此。龙檀对大乘佛门的态度,颇为怪异。

    那么这龙檀,到底又是哪家的布置?身后到底是何人?

    随即庄无道又微一摇头,他管这龙檀,到底是谁家的手笔,总之他能拿?好处就可。

    如今真正要头疼的,还是那‘梵天镜’,需要想办法,应对佛门的这件至宝,

    “你有浩劫天图与太上灭度真经在手,哪怕是全无防备,被那‘梵天镜’照见,也同样无妨。不过要想做到全无痕迹,就是不易了。”

    洛轻云也同样陷入凝思道:“选择暂避是一法,可却必定会使那寂灭天生疑。不如在此逗留数日时间,你我可联手推演出一门瞒过那‘梵天镜’的法门。”

    庄无道闻言之后,却是不以为然。暂避会使寂灭天生疑,可无缘无故在这仙府中停滞,不也同样会使那寂天如来疑惑?

    且逗留在此的时间越长,越易生变,那寂灭如来只怕能更从容调集强者,前来为啥。

    ※※※※

    一个时辰之后,庄无道与无理告别之后,就又驾御着子午两仪梭出发、

    无理还在重塑道基,原本是要闭关一段时日的,这次交易,也将由五元斋一位太上境的副斋主出面。可无理却是自告奋勇,而那五元斋主居然也同意了。

    庄无道由此也知晓了一事,这五元斋主对他斋内的某些人,并不信任。

    离尘宗的实力,在五元斋内占据了大约三成。还有七成,都是由世代跟随五元斋主的世家,以及历年加入的供奉散修掌控。

    可在这位五元斋主的眼里,即便是出身离尘宗的副斋主,亦未必就值得他全心信任。

    似对那寂灭天如来布置的手段一无所知,庄无道一路飞遁都是极速。可就在接近那海鲨峡不到一百由旬时,庄无道忽有驾驭遁空急停,在海底三万丈处顿住。而后身影显化,皱着眉头看向了眼前。

    这可并不只是装模作样,而是他确已感应到了前方不远,有几道气息埋伏藏遁。

    毕竟他若表现得太拙劣,那南无寂灭天佛,同样是能看出异常。

    其实时间已推迟了许多,庄无道故意藏拙,在感应到了这几道气机之后?又遁行了一段距离,才停下了遁光。

    这时的情形,十分尴尬,庄无道距离那埋伏之地,仍有一段极远的距离,对面那边,则暂不敢轻举妄动。

    不过当庄无道目现重瞳,目光往那方虚空照去之时,那边埋伏之人,就知再瞒不过去。

    首先是一道闷哼之声响起,随后就是数十道赤日寒阳神光,遥空轰至。

    庄无道冷然一哂,只虚空一踏,因果遁法施展。轻轻松松,就将这强横可瞬杀太上的术法,躲避开来。

    只是他身影才刚立定,就又感觉一股让人难以匹敌的摄力,遥空吸来,使他的身影,几乎动弹不得。

    他的上方处,赫然多出了一片黑色虚空,正欲将他吞噬。

    “金翅大鹏?”

    庄无道的眼瞳微凝,然后眼中满含嘲讽。一只才只太上境的金翅大鹏鸟,就想将他一口吞下?这岂非是自不量力?也不惧崩掉自己的牙口——

    不闪不避,庄无道的脚下,直接探出了无数的黑色锁链,带着无尽的业火,往头顶伸展而去。对方吸力有多大,这业火锁链就能填入多少。

    那金翅大鹏鸟一声嘶鸣惊呼,就立时终止了吞吸,往上空急速腾起,穿出了海面。

    金翅大鹏鸟也是凶兽,凶威赫赫、可相较于二劫之时,秉天意而生的四凶,却有些业余。

    前者最多每隔些年,就会大肆的以本命神通,吞吸生灵。往往一张口就是数百万飞禽走兽吞入,生冷不忌,用血食来饱肚腹。那四凶却几乎是将一片天地拆散,使修界浩劫。

    这凶煞业火,四大凶神可以不惧,毫不在乎,那金翅大鹏鸟,却不能不忌惮,

    此时这位周身已经沾染了不少红莲业火,已经顾不得庄无道,直接就遁空离去,倾尽全力的扑灭那周身的孽力。

    这位才走,庄无道就又感觉自己的神念,似被什么东西钉住。心内微生寒意,首次有了些许危险感应。

    想也未想,庄无道身周数十面虚空藏盾显形。可那东西,却是锋锐到了极点,一路势如破竹的突破,连续打破了二十余面,穿梭之势才稍稍缓解。

    庄无道的轻云剑,也在此刻及时斩至。尽管对面,并无人能给他真正危险之感,可庄无道依然不敢有所大意,直接就以‘临江仙’一剑斩出,锁因定果,而后就只听一声铿然巨响。那件事物,顿时就崩灭了开来。

    “九灭天蝎?”

    庄无道这才发现,那刺来的东西,正是一枚蝎针。不禁暗暗心惊,这是剧毒之物,且专破灵元罡气。若真被这东西刺中了,哪怕是只擦破了一天油点,整个人就要化为血水,最是阴毒不过。

    他庄无道肉身横练,可能还不至于到这地步,可结果也不会好到哪去。

    不过此时那蝎针已经被他强行击碎,那位由九灭天蝎化身而成的太上修者,唇角处已透出血丝。

    这蝎针乃是其性命交修之物,不但可以使元始境也谈之色变,更可威胁到排位较低的大罗。

    然而当这蝎针破碎之后,对其而言也是毁灭重伤。

    甫一交手,就是连续两位太上境,在他手中重伤。此等战力,顿时就使对面的气势略滞。已经有几人,心生出迟疑之意。

    不过就在下一刹那,又有无数的狂雷烈火轰击了过来,将庄无道整个笼罩在内。

    是烛龙神宫的赤日寒阳妙化神雷,可谓是此宫的招牌术法,然而此刻那人施展,威能却是强横到了无以复加。

    这周围海底整一个万里方圆之地的海水,这刻都几乎被全数蒸发,对面是全力出手,只求极致的杀伤威能,根本不求控力。

    庄无道也瞳孔微凝,知晓这必是那位烛天照无疑了。能将赤日寒阳妙化神雷施展到这等程度,烛龙神宫内也只寥寥几人能够办到。

    瞬时脚下阴阳太极鱼图张开,把那赤日寒阳妙化神雷,能吸纳的都尽量吸纳。其余不能吸纳的,就以十二颗‘玄黄天珠’化解。

    那些业火锁链,则是远远的伸展探开,就如一面蜘蛛网,往四面八方蔓延着。一瞬间就密布十万里海底虚空,不留哪怕半点死角。

    也在一瞬之间,就与数位试图欺近袭杀的太上境交手。四凶之力爆发,声势恢宏浩大,伪鸿蒙神通之威,立时就使其中两位,再次受伤。

    这由烛天照出手,而掀起的狂猛攻势,还未开始,就已被庄无道这一手,强行打散!

    可紧随其后,又有无数的针影,随着庄无道袭来。

    庄无道不由嘿然一哂,语中满含嘲意道:“烛天照道友,你若欲只凭这点虾兵蟹将,便要暗算我庄某,怕是有些痴心妄想了。”

    然而对这针,他却不敢有丝毫大意。哪怕大罗之下,掌握伪鸿蒙神通者少而又少,亦不可轻忽。

    到了元始境界,哪怕一门再普通不过的三四品神通,在他们手中也是威能浩瀚。何况对面的烛天照经历数劫,不但战力不俗,更积累深厚。

    随着他意念一动,那十二颗‘玄黄天珠’立时张开,分布身侧,展现出元磁摄力。

    虽未能将这那些飞针吸纳哪怕一枚,可也成功使之偏转开来,难以为害。

    对面的烛天照一声冷哼,并不说话,不过却又有数十道赤日寒阳神光,横空打来。

    威能比之前那一波,不知更强盛了多少。

    可庄无道却知,此人依然有所保留,这一次对方的目的,本就非是要将他庄无道伏杀,而是另有所谋。

    庄无道正要出手化解,却忽的心念一动,感觉到周身似被一波凉意扫过。冰冷至极,让人寒彻肺腑的感觉,似是一身上下所有的秘密,都被人尽数窥知。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