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五四四章 一场交易
    据龙檀所知,那元始的手中,就有着两章浩劫天图。此时这位的手中,到底是四张还是五张?

    龙檀眉头微凝,可随即龙檀就又一声轻叹,哪怕是明白了也没用,他现在受制于人手,根本就没有与这位平等交手的资格。

    想要限制更多的元始混沌截运定元紫气神图落入其手,无疑是痴人说梦。

    “确有两张浩劫天图在佛门之内,不过其中之一,是由小乘佛门所有,恕我——”

    后面的言语,还未道完,庄无道就已是一笑:“大小乘佛门近年虽是有翻脸成仇之势,可你们终究是同出一家,同一根源。不少高僧大德之间,依然交情甚笃,藕断丝连,界限仍未分明。而据我所知,那张元始混沌截运定元紫气神图,就在某处净土的库房之内。以你龙檀之能,当不能取得?”

    根本就不容龙檀有推拒的余地,庄无道冷冷的看了过去:“若这点都办不到,那么其余也就不必再谈了。和尚要我闭口,总需先让我看到些诚意才好。”

    龙檀的气息忽起忽伏,心念似在挣扎,良久之后,才长吐一个浊气道:“两张浩劫天图,我可以为仙君取来,不过却需耗些时间筹谋布局。”

    到手容易,可要摆脱嫌疑却难。想必不久之后,那寂天如来等人也定将察觉此子身拥浩劫天图之事。那两张图可以交给此人,却决不能经他之手。

    “四十年之内,能送到庄某手中就可。”

    庄无道毫不知收敛,接着又狮子大开口道:“再其二,庄某还需十枚开窍一品,另加二十枚开窍二品的奇珍。”

    龙檀白眉紧皱,不过这条件,还未超出他心里底线之外。那二张浩劫天图在他而言,不难取得。唯一担忧的是此物落在了无法的手中,会使对方的修为更上层楼。

    至于那十枚开窍一品,二十枚开窍二品的奇珍,对于平常修士而言可能困难。可在他这们等层级人物,只需有足够的时间耐心,总能取得。

    好歹此身有着数万年的积累,人脉也是有些,不足的部分,哪怕是坑蒙拐骗,他也需弄到手。

    相较于浩劫天图,反而不算什么。

    不过眼看着对面,又有了开口的迹象,龙檀不禁目露不悦,一声冷哼:“我说了仙君,莫要过份。实在无奈,小佛拼着鱼死网破就是。”

    又目透神芒,与庄无道对视着:“若小佛所料不错,仙君是欲以小佛此身挡灾消劫?小佛陨落之后,对仙君似并无好处。”

    这是明示,自己已看穿了对方的用意。既然这位日后有用到他龙檀的地方,也就说明自身有了讨价还价的本钱。

    “可和尚你现在没得选择。”

    庄无道并不在乎,语气随意:“还有第三,也是最后一个,六十年内,将天目如来的舍利给我寻来。”

    天目如来,在佛门全称南无天目佛,是三劫时代的一位大罗级佛祖。出身小乘佛门,陨于三劫之时。

    此人生前在大罗征天图中排位不高,不过却自创了一门天目神通,瞳术之威不逊色烛龙重明二族。其所遗舍利,正是这天目如来一身瞳力精华所聚。

    龙檀闻言,却反而是心中一松,相较于前二个条件,这反而最容易达成的一个。

    昔年他曾得天目如来的部分衣钵,得知过这位的舍利下落。应当很容易取得,并不算是无法接受的条件。

    这个无法,似乎对他平生经历都所知甚详,一切要价,都恰是踩在他的底线之前。

    不过龙檀面上,仍旧做出为难挣扎之色,过了良久,才道了一声佛号,俯首微礼:“这些小佛都能办到,不过仙君却需立下心誓,永生都不得泄露小佛根本大法。”

    庄无道闻言,却眼含哂意的摇头:“立誓可以,不过最多只能在龙檀你踏入大罗之前。此外我另有布置,若本座意外提前身灭,也自会有人将你龙檀的消息放出,”

    龙檀面色铁青,还欲争辩。就听庄无道嘿然道:“你既知庄某留你一,是为分担压力。那就该知晓才是,庄某如若立誓永生不得泄露你龙檀的根本大法,那么留你龙檀性命又有何意义?”

    听得此句,龙檀顿时是哑然无言,确实如此。对方既要让自家来挡灾消劫,自然是要将末法大道之事,宣扬到举世皆知才好。否则留他龙檀性命,又有何用处?

    知晓这是庄无道的底线,龙檀略一思忖,就又讨价还价;“大罗之后三万载,道友总需让我有一段时间准备,否则龙檀,难以站稳跟脚。”

    “最多五千年,有了大罗之位,哪怕与此域所有仙修为敌,和尚你也并非是没有应对之力。”

    庄无道摇着头,而后不给龙檀再还价的余地,直接就转过了话题:“说来我也颇为好奇,和尚到底是如何瞒过那位寂天如来?这次龙檀你来见我,就不惧被那寂灭天佛猜忌?”

    似寂天如来那等人物,只需一言一句谈及其名,就会使之生出感应。

    不过这处仙府,尤其是这座凉亭,乃是五元斋主特意修建出来,用以隔开大罗混元灵识感应之物。庄无道本身,也自恃有着浩劫天图在手,掌握命运神域,所以直呼其名,毫无顾忌。

    这个世界,也只有灵感与寥寥几位混元道祖,才能使他在这方面忌惮数分。

    “如何瞒过寂天如来,小佛我自有办法,不足与外人道。莫非这也是条件之一?”

    见庄无道并不言语,那龙檀先是冷笑,而后又长身站起:“小佛在此间并无法逗留太久。仙君返回海鲨峡时,还请当心。我大乘佛门已有手段布置,寂天如来对你不甚放心,此番欲借机探你虚实。”

    庄无道恍然,也就是说,龙檀这次是以‘诱饵’的身份,来与他私下见面么?

    如此一来,倒是堂而皇之,可以免去那寂天如来之疑。再看浩劫天图,那运数果然有着些许的起伏波动。

    只因这个‘起伏’,实在过于微弱,让他在赶来这仙府之前,完全没有注意。

    就是不知,这大乘佛门,到底准备如何探他的虚实究竟。

    他庄无道的根底,没有法力与他相当之人,要想探出究竟,谈何容易?

    “近日烛龙神宫与你恰有龃龉,且我佛门在东海妖修中,也颇有些布置。此外小佛也说动了寂天如来,准备动用梵天镜。”

    龙檀说话之时。目中透着丝丝冷意。寂天如来准备将试探这无法之责,交由他龙檀主持。

    然则这无法的根底,又哪里是那么容易探出究竟、此事牵涉百余年后离尘大劫,一旦有了差池。他龙檀只会再添罪过。

    庄无道的生死,也关系他的身家性命,所以他也不愿见寂天如来事成。

    这些天内,他早想的明白。至少在他成就大罗之前,这个无法,绝不能有任何意外。

    不过这些事,他就没必要对这无法言及了:“那梵天镜之能,仙君当是心中有数,无需我龙檀多言。得罪之处,还请见谅。”

    道完之后,龙檀就已步空而起,依然如来时一般,只是数步,就踏出了这别府之外。

    而庄无道,则是若有所思。

    梵天镜?这可是大乘佛门手中,一件了不得的至宝。可以说此物,可能正是那识天君,梦寐以求的那一类宝物。

    此物并无斗战之能,材质也只先天中品而已,却可穷知天上地下,一切之事,在这一域中名声远播。

    动用此镜,每每耗费巨大,需要无数的仙石以及特殊的灵液。可只需这镜一照,那么无论何人,无论何物,就再无秘辛可言。大乘佛门兴起的这几个劫期以来,不知已有多少大能遭遇此物暗算。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