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五四一章 初战烛龙
    离尘宗在‘海鲨峡’这边大动土木之时,对面烛龙神宫的大军,自然不可能全无所知。

    知晓离尘宗道兵的战力,绝非是东海龙宫那些虾兵蟹将可以比拟。故而这几十日来,烛龙神宫也已经转攻为守。

    一方面继续从后方抽调兵力,一方面在‘海鲨峡’另一侧修筑水府禁阵。

    如今对面是已不准备尝试从‘海鲨峡’这边突破,而只是打算紧守谷口不失。双方的战力虽是相当,然而离尘据有地利,卡住了‘海鲨峡’的峡口。若然强攻,只会损失惨重。

    这就使得此间的战局,进入到了波澜不惊的状态,双方远隔一百二十个由旬距离,遥空对峙。

    这自然不能使庄无道满意,这些时日,他虽遣动离尘仙舰四处出击,猎杀这附近烛龙神宫的巡逻探骑。

    可连续十余日,才不过使烛龙神宫折损万余人而已。其中身具烛龙血脉者,不到百人,且多为杂脉。其中连一条神兽阶位的都没有,

    庄无道能吸收到的瞳力,可谓是少而又少,就连塞牙缝都嫌不够。而只短短二十余日之后,那烛龙神宫就已彻底放弃了对战场正面的掌控,只龟缩在水府防线之后。使得离尘宗的巡游仙舰,也再收获不到什么像样的战果。

    没奈何,既然对面不愿主动攻过来,他就只有强行打过去。

    好在他对这种情形,也是早有预计。只是未曾料到对面烛龙神宫的主帅,会这么早就果断放弃攻伐而已。

    也幸亏是离尘宗积累已近一劫,三位大罗镇守之下,数百万年无灾无劫,财雄势大。那这次身为东道主的东海龙宫,亦同样是积累雄厚,有着无数库藏奇珍,可以提供离尘这支道兵的日常损耗而绰绰有余。

    使得庄无道又从容修建了两处水府,将战线步步前推,一直压迫到了烛龙神宫的阵前。

    而就在烛龙神宫上下,都谨慎以待之时,仅仅三日之后,庄无道就已攻破了烛龙神宫的第一座水府。

    先是聂仙铃以时序之法,潜入到这座拥有七阶仙阵的水府内,强行引发了金仙仙劫,

    庄无道则是紧随其后突入,趁着阵法动摇之即,以阴阳劫剑,将此间的坐镇的一位太上境瞬斩。

    之后的情形,就异常简单了。离尘宗数百艘仙舰强攻,只用了半刻时间,就已将这水府仙阵攻破。

    而当阵破之时,烛龙神宫的援兵,还在半途之中,近十个由旬之外。

    离尘道兵的折损,亦是微乎其微,前后伤亡,不到三百人。

    整个过程,看似是简单,可其实极其的凶险。若非庄无道有着雷火神元这门鸿蒙神通在手,随时可以施展,镇压此间仙阵,绝不敢如此肆意妄为。而聂仙铃如非是对庄无道信任有加,又掌握时序秘法,亦不敢这般莽撞,在无声无息中闯入七阶仙阵,在对头的地盘度金仙之劫。

    而这水府一破,不止是全歼了四十万烛龙神宫的大军,以及近烛龙七千道兵,更等于是在烛龙神宫的防线上,强行打出了一个钉楔。使得对面更将捉襟见肘,需要维持的防线,增加了数倍,战阵再难保持稳固。

    对于庄无道而言,也是好处无穷。仅只这一战,就已收集了至少一万三千具烛龙之尸。尽管血脉品阶高低不一,可哪怕蚊子再小,亦毕竟是肉。且其中还有两头纯血的太上境烛龙,就更使他喜出过望。

    确实是一个惊喜,烛龙神宫中的太上烛龙,总共也没多少条。居然就有两头,坐镇在这处水府,不能不让人欢喜。

    聂仙铃在此处亦有收获,除了身证金仙之外,庄无道更借此间的杀伐血气催动太上灭度真经中的太上时轮图,助聂仙铃取得了数万年后方才炼成之剑。

    三万年后,聂仙铃将此剑命名为‘时玄’,威能介于后天极品与先天极品之间,品质则与先天极品等同。

    有了这口剑器,聂仙铃的战力,更是如虎添翼。以聂仙铃的法力,本就能勉力与太上境抗衡,再有了此剑在手,太上境中除非是金灵子与泰皇那种等级的存在,已经压她不下。

    也就在离尘宗的道兵,将这处水府的残敌,基本都扫除一空之时。庄无道目光微动,眼神凝然的看向了南面,大约十个由旬之外。

    那处赫然有一位宽袍大袖,峨冠博带,气质阴冷的男子,正向这边扫望着。

    十个由旬的距离,并不足以阻绝这位的视线。二人都修有瞳类神通,目中也皆含蕴法力,只这一交手,就知对方的法力非同凡俗。

    庄无道有意隐藏实力,只以十七重天境界的重明观世瞳,与这人隔空对视。可二人目光,只稍一接触,便引发了此间海峡地脉震荡,使山摇地动,浪涛起伏,暗流汹涌,这十个由旬方圆之内,无数的水族鱼类,都是纷纷血肉崩裂而死。一大片的血雾,在水中生成散溢,又被凭空生成的漩涡,席卷沉入海底深处,

    烛龙睁左眼为阳,睁右眼为夜。瞳术的威能品阶,不逊色于重明鸟的重瞳。

    只是因水族属类,天生就被重明一脉克制。双方都是大成境界的瞳术类神通,那人的‘阴阳烛瞳’,更是高达十八重天境界,可当交锋一刻之后,那人的双目旁,却已溢出了一丝丝的血痕。

    这位却是极其硬气,依然强睁着双目与庄无道对视着,全力以赴,不曾有半点退避之念。

    “离尘这是必欲插手我烛龙神宫与东海之争,与我家为敌?那绝尘子,为何如此不智?”

    “所谓唇亡齿寒!主动掀起这场大战者,是你们烛龙神宫,而非东海。”

    庄无道一声轻哂,目光亦同样未有退让之意:“东海龙宫衰败,于我离尘无益。贵宗若能退让,我家自当劝东海王朽兵止戈。”

    其实他是雅不愿这场战事,就这么完结,否则他要去哪里猎杀烛龙血脉?

    不过这些话,却不能道之于口,只能说这些违心之言,以和为上。

    只是对面,明显是没有就此善罢甘休之意,此时只是语含嘲讽道:“贵宗与东海龙宫,确为盟友不错,可为他如此卖力,是否太过?”

    庄无道心知肚明,此人之前的目的,明显是欲与离尘保持默契,在这一方陈兵对峙就可,无需兵戎相见。

    可离尘宗今日之举,无疑是打破了烛龙神宫的幻想。

    “道友说笑了!既是盟友,我离尘又岂能虚应故事?”

    庄无道面色平静,毫无愧色。今日之战,可并非全是因自己的私心。

    为离尘练兵的目的是其一,其二则是为收集瞳力他若能修成十九重天境的重明观世瞳,对离尘宗而言,同样是有着无穷好处。

    哪怕庄无道,不能够借这门秘术之助,登顶大罗,甚至混元境界。也可进一步完善离世绝尘二术,为后人开拓出通天道途,留下修行经验。

    且烛龙神宫的意图叵测,这次东海之战,目的到底是东海龙宫,还是他们离尘,仍旧未知。

    “原来如此!”

    那人嘿然冷笑:“我闻说贵宗两位大罗,都将迎来住劫大灾。这等时候,居然还不知收敛,不惜为他人招惹强敌,烛某真是佩服。”

    说完这句之后,这人就再没有了与庄无道废话之意,直接转身离去。

    只留下数句言语传来,经久不散。

    “道友既是定要与我烛龙为敌,那么本座奉陪便是!尔当好自为之。”

    庄无道眉头一挑,看着此人背影,目中微显异色。他看中了这人的一双瞳目,能够与他八成的瞳力比拼而不相上下。此人在瞳术上的造诣,已经胜过那魔火金瞳龙许多。对他的秘术而言,必是大补!

    就不知这次,有没有机会,将这人诛灭,取其瞳力!

    而旁边的庄墨灵,则是直接将这人拆穿:“什么好自为之,看他分明已是撑不住,再与主人对视下去,必定要出乖露丑不可。

    聂仙铃倒是神情凝重:“这烛天照法力不俗,乃是元始境的佼佼者。智慧也超人一等,东海龙宫昔年就又数次在他手中吃过大亏,尤其是七千年前一战,使东海兵力折损几近两成,至今都未能恢复元气,师兄你不可小视。”

    庄无道微微颔首,知晓了对面坐镇的元始境乃是烛天照,他就不敢有任何的小视之心。

    否则也不至于,在谋算对方瞳力上,完全束手无策,无法可想。

    心中一叹,庄无道收起了贪念。一头元始级的烛龙,就可满足他重明观世瞳进阶十九重时所需瞳力的三分之一。

    然而不似玄应神京之战那种特殊情形,要诛灭元始,谈何容易?

    且烛天照此人的战力,也绝非是断角之后的魔火金瞳龙,可以比拟。

    实力完整,战力接近于大罗的元始境,哪怕是他的太上斩仙飞刀,也难斩灭。

    接下来是按部就班的,开始收尾。扫荡了残敌之后,离尘众人就在四位太上境的掌控下,在此处重建水府。需得在短短数日之内,另行布置重明一脉的大阵,接驳后方水府的地脉,使阵法通连一体,才能稳固此间的战果。

    庄无道则是在这水府之内寻了一间静室,开始炮制那所有的‘烛龙’尸骸,

    此时他已不用吞噬之法,既觉血腥,也不雅观。那龙睛的味道,说实话也真不怎样。

    所以这几年内,他为吸收烛龙瞳力,特意创造出了一门法决。只需在这些尸骸的双目上轻轻一点,就可将内蕴的瞳力吸为己有,纳入到自己双目之中。

    这万余具烛龙之尸,大多血脉不高,并不纯粹,修为也都在真仙之下。

    然而积少成多,万余具烛龙之尸积累下来,亦使他收集到大量的瞳力。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