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五三八章 东海龙宫
    “怎会?能得离尘道种前来,我龙宫上下求之不得,岂会生怨?”

    归元农大笑出声,显出了爽朗之态:“数月前无法仙君力挫南无大乘佛,使那龙檀欲抬一剑而不能,反倒是重伤而退。此事早已传遍天东,这东海之内,谁能不知仙君威名?有仙君来援,此番我东海龙缺口高枕无忧。”

    庄无道微摇了摇头,倒是听出了归元农,对他确实是信心十足。

    不过也不奇怪,南无大乘佛法力比肩元始境,这位在数万年前就有过战例,曾与数位元始争锋,都未有过败绩。

    两个月前他能胜龙檀,岂非意味着他庄无道,也能胜过普通的元始大能?而那烛龙神宫,一共才几个元始大仙?

    此时离尘宗把他排遣过来,确可见诚意十足了。

    他也不是什么矫情之人,懒得谦让,干脆直入正题:“我想知那边战况究竟如何?说来我那绝尘子祖师始终奇怪,这次烛龙神宫,为何定要与贵宫不死不休?”

    东海龙宫并非弱者,又有万界龙庭为援,背后站着三位大罗。烛龙神宫哪怕将东海龙宫击败,也将是代价惨重,最终的结果,只会是两败俱伤而已。

    形势也不会允许烛龙神宫,占据整个东海。

    要知那龙族虽与人族亲近,可毕竟是纯正的妖族势力,而那烛龙神宫,则可算是人妖勾结的典范,无论是在哪一侧,都不受待见。

    若只为争夺几处地盘,实在没必要弄出这偌大的声势。

    “倒还能勉力支撑,我东海略有几分胜算,不过日后也不知需多少年才能恢复元气。且据说近日之内,烛龙神宫又招揽了一位元始境,成为座上客卿。我家陛下,常为此心忧。”

    那归元农说着,又轻声一叹:“至于烛龙神宫这次为何如此疯狂。其实归某与陛下,都不太清楚。只猜测似与近日在东海之南,发现的一处灵窟有关,我家与烛龙神宫在那处已经做过了数场,一直未分胜负。此外还有那鬼灯洋,也有一点,可无论我龙宫怎么?查,都难知究竟。那地方偏已失陷,掌握在对方手中,无法详查究竟,此外还有数处可疑之地——”

    庄无道略一凝眉,就觉这归元农之言,不尽不实,未含诚意。

    离尘宗之所以一直不愿插手东海之争,就有这方面的缘故。若非是他庄无道,要提取烛龙瞳力,修炼重明观世瞳,是定然还要坐观一段时日的。

    正要继续追问,庄无道却蓦地只听下方深海之内,忽然一阵轰然炸响。

    那归元农的脸色,顿时转为铁青,难看无比,匆忙告罪了一声,就急遁离去。

    庄无道亦觉讶异,方才他灵识感应,竟发现那烛龙神宫内的法禁,居然破损了一角。

    似有几道妖类气息,攻入到了东海龙宫之内。

    庄无道颇觉好奇,这到底是谁,如此胆大包天?也不管是否失礼。直接就睁开了重明观世瞳,往那海底龙宫之内观照望去。

    发觉那龙宫的东南面,确实是残破不堪。结合之前灵念感应,当是一门威能绝大的水系雷法,突然爆发所致。

    而此时更有几道气息暴虐的黑影,闯入到了龙宫四处,妖元罡力四处肆掠。都是法力不俗之辈,完全将那龙宫大阵,视如无物。

    庄无道原以为是烛龙一脉的妖修,仔细看之后,才发现为首的两位,居然也是龙族的近亲,乃巴蛇一类。似在联手寻觅着什么,进入龙宫之后的路线,是大有讲究。

    他顿时双眼微微眯起,愈发的感觉,那归元农并未道出实言。

    不过此事与他及离尘宗,应该是没什么关系。他与绝尘子之所以想要寻根究底,探问清楚究竟,只是不愿被当成冤大头而已。

    也不知这几人,到底是在寻何物?

    庄无道略略凝思,就又把瞳光,继续往那龙宫深处照去。十八重的的重明观世瞳,被他直接催发到了直指道源本质状态。

    不过整个过程却是极其隐蔽,庄无道一身气息,尽皆如常,使他身边那些负责依仗接待的龙宫之人,都全无所觉。

    这虽是影响了重明观世瞳的透视之力,却总比被人察觉,两方尴尬要好些。

    不过片刻,庄无道的目光就锁定在了一处,眼中现出惊愕之意。

    这东海龙宫之内,居然还有这样的宝物?

    就不知这是否与那些巴蛇想要寻觅之物有关?那烛龙神宫,难道是要调虎离山,之后趁虚而入么?

    那东海龙宫之内,毕竟是一座货真价实的九阶仙阵。之前归元农不在,才有了破绽。

    那几位妖修趁着龙宫一时不备闯入了进去,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人的处境,越来越显艰难。

    不到半个时辰,就有两位太上妖修,被那归元农操控下的大阵,强行轰杀。

    见得此景,其余人就已知事不可为,纷纷撤离。

    敢于闯入这东海龙宫之内,必都有着逃生的把握。便是那刚被轰灭的太上妖修,也未必就真的陨灭。

    此世中多得是保命法门,太上元始数百上千万年岁月积累下来,总能修习个两三门。

    也不似人人都如庄无道,有着太上灭度真经在手,一般的修士。很难从他手中逃脱,只有寥寥几分极特殊的法门,才能免于被太上斩仙飞刀诛灭根底。

    龙宫内的这些太上境界,哪怕是身‘死’在宫内,估计仍能复生。不过这些人,也不会明知事不可为而为之。那些再生复生之法,莫不都代价巨大,没必要损耗在此间。且都是有备而来,掌握有逃遁秘术以及密宝之类,只须臾间就都不见了踪影,以归元农之能,居然无法追击。

    庄无道本有意插手,不过想想还是作罢。明显此中另有隐情,贸然介入,只怕非但不会得龙宫感激,反而要被警惕防备。

    而大约一刻之后,那归元农又是满含尴尬的,出现在了庄无道面前,语气欠疚惭愧:“疏忽大意,尽?让这些宵小闯入龙宫肆意妄为,让无法仙君你见笑了。招待不周之处,也请仙君见谅。”

    却是决口不提闯入之人的身份,又到底是为何而来。

    “归相说得哪里话,一时疏忽,在所难免。我看今日这些人处心积虑,只怕已筹谋已久,且东海龙宫与大敌鏖战数年,宫内难免空虚。便是我离尘,亦不乏有捉襟见肘之时。”

    庄无道安慰了几句,而后又直接问道:“看来贵宫情势,确实是刻不容缓。不瞒归相,这次离尘随我同至东海的,共有四位太上,二十位金仙,以及真仙一百五十人,其余有道兵二十万。不知贵宫准备如何安排我等?”

    那归元农先是一喜,接着脸色又转为凝重。思索了许久,就又试探着道:“贵宗之人,不若就助我家驻守这龙宫如何。就如道友所见,此宫内空虚,日后难免还要被人所趁。有仙君坐镇,陛下他当可安枕无忧。”

    庄无道却是笑着摇头:“此法不妥,龙宫之内的禁法,在下全然不知,又如何能镇得住那些宵小?若有什么疏漏,又该怎生向你家陛下交代?不若就由贵宫选一路之地,交由我离尘宗代为驻守如何?如此陛下他也可回返龙宫,继续掌控全局。”

    归元农闻言,却是满眼的讶异,目光定定向庄无道注视过来。完全不解,这位无法仙君为何会自告奋勇,选择更凶险的战场坐镇。

    不过这对于东海而言,这倒是一件好事,也使他心中略安。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