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五三七章 天炼之器
    “正是天炼之器,只需铃儿你将精血打入就可,四万后的你,就可将此剑取出。想必数年之后,此物仙铃你就可入手了。”

    庄无道发出了一声爽朗轻笑:“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可还喜欢?”

    话语看似是矛盾,四万年与数年之后,可其实庄无道是语含深意。

    天炼之法,对于别人而言,可能有时间这个缺陷,可对于掌握的时序聂仙铃而言,这却绝不是问题。可以将四万年后,那口本需在未来才可成形的剑器,抓取到现在。

    不过这却需些手段,也需聂仙铃自身,拥有金仙境,接近太上之壁的修为才可。

    可能聂仙铃独力还办不到,然则他的因果命运之术,却可助其一臂之力。

    聂仙铃的瞳中,也闪现着异光。仔细注目才发现,那先天太玄青冥金气藏蕴的方位,正是一处洞天福地般的所在。

    且先天太玄青冥金气,也仅只是主材,此外更混入了数种珍贵之极的先天金气。

    庄无道的布置,可谓是极尽巧思。通过时序长河的锤炼锻打,借助那洞天福地,吸收这片天地间的先天之精。数万年之后,那先天太玄青冥金气必将从本质上改变。

    行成的先天剑器,也将富含时序之理,包含虚空之力,正是最契合于她的灵宝剑器。哪怕是那些先天极品的剑器,也比不上这件。

    思及此处。聂仙不禁用舌尖舔了舔唇,她现在就有些迫不及待了。

    法会已近完结,不用多久,她便可踏入金仙境界——

    可此时更使她欢喜的,还是庄无道的这份心意。让她的一颗心,甜蜜到快要化开。

    ※※※※

    就如庄无道的预料,子午两仪梭内的器阵阵图只用了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已推演完成。

    此时的他,不但已是神通高绝,道基道果也足可比拟大罗。再有全新的‘八九神机演天阵’之助,已经已有足够的能力,推演出一件先天之器的阵图。

    此时他更有着寻常阵道宗师所没有的优势——大约每三日时间,庄无道就可借助重明观世瞳,进入到直指道源的状态。

    以‘混元道果’,来查遗补缺,使这阵的每一个部位,都是毫无破绽,与天道契合。最终得出的阵图,只会比之先天而生的器阵,更完美无缺。

    阵图完成,接下来对周天一气阴阳紫葫的改造,就需交给元器物。庄无道从始至终,都不能够参与,以免后天外力混入,最终影响了周天一气阴阳紫葫的品质。

    整个过程,元子午都将以‘周天一气阴阳紫葫’器灵的身份,来推动完成。

    只是斩魂分魄,使元子午炼出分魂化身之时,稍费了些功夫。庄无道也为之头疼了许久,毕竟元子午是器灵之身,与普通人神之魂,并不相同。他手中虽有不少修复元神的宝物,却并不适用。

    还是洛轻云与他合力,很费了些脑筋,又用去了数件特意换来的奇珍之后,才终于办到。使元子午的神念,得以一分为二,同时寄托于子午阴阳梭及周天一气阴阳紫葫之内,同时掌握两件至宝。

    元子午对他是感激涕零,感念之至,可在庄无道看来,这其实可算是互惠互利。

    按照正常的方法,蕴养周天一气阴阳紫葫,或者可得出一件强过子午两仪梭不少的宝贝,可那至少也需十万年以上的时光。且有极大的可能,长得歪了。

    毕竟这先天之宝的蕴养,他干涉不得。

    可若如今交给元子午,最多四五十年内,他就可再得一件阴阳类的先天极品之器。

    且在融入九灭神梭之后,这葫芦的潜力,非但不会衰减,反而会更强过于先前。周天一气阴阳紫葫也将在元子午这个器灵引导之下,偏向于‘杀伐之器’的方向成长。而不是任其发展,最后生出一些莫名其妙的能力出来。

    此时的九脉法会,早已经落下了帷幕。自南无大乘佛狼狈退出之后,这法会也不得不草草收尾。

    不过那的余波,仍旧在发酵。短短不到两个月时间内,无法仙君的声名,不但是被离尘上下所熟知,更已名传天东。使整个中天玄州东部,以及东元紫日神州的修界,都得闻其名。

    力挫南无大乘佛,使其无抗手之能,这使庄无道在离尘宗内的声望一时无两。引得无数离尘弟子前来拜访,一部分是为前来‘瞻仰’与结好,还有一部分,则是知道了他的道种身份之后,特来向他请教道法疑难——这确实离尘道种之责,不能轻易推拒。离尘道种在门内拥有莫大全力,仅次于掌教,可也同样需承担着一定义务。

    这几千年来,庄无道只享受着离尘道种为他带来的好处,却并未尽过一天的的义务。此时若将这些同门拒之于门外,未免有些说不过去。

    不过庄无道需得闭关推演阵图,并未有功夫接见。一切接待之事,干脆都交给身为他剑侍身份的洛轻云负责。

    后者道业深厚,倒也能使大部分的离尘弟子,都满意而归。

    除此之外,他已被许多修士,视为这几十万年中,自洛轻云之后,最出类拔萃的人物。已有许多人,在追根寻底,试图查探他的跟脚来历。使得浩劫天图,每日都有异动,这是许多大能者,在测算着他的跟脚。

    其实只需有心,就可知‘无法’与任山河同出一地。不过庄无道却并不在乎,对于这一域的修士,他从不敢小看。迟早会有些聪明之人,将他与苍茫魔主任山河联系在一起。

    比如那南无寂灭天佛——

    这位在一个半月前,就已结束了与玄碧仙王的棋局,匆匆从离尘总山离去。

    玄碧仙王的手段,还出乎他的意料,居然拖了足足一个半月。

    不过就在之后不久,庄无道就听到了消息,那南无大乘佛已安然无恙的,与南无寂灭天佛汇合。

    不过此事,也不曾使他在意,无论那龙檀,到底是生还是死,对他都有好处,只是好处多寡而已。

    龙檀与他有过交手,对他当日在轻云剑中,施展的乾坤大挪移法门,应该是印象极深。

    寂灭天佛只需与其会面,就可猜出所谓的‘苍茫魔主’,‘无量玄应王’,其实就是他无法仙君庄无道。

    可哪怕猜出又能怎样?除非是遇到劫数,或者大罗之争这种特殊的时间点,此时的大乘佛门,难道还能奈何得了他?

    且如今他这一身修为法力,早已超越过当日玄应神京一战,也不同于从元始魔主手中逃脱之时。

    哪怕是知晓了庄无道与任山河其实同为一人之事,这世间也无人能知他根底,无人知他的法力,到底到了何等的境界。

    此时庄无道,已经开始全力备战那八百年后的死劫及大罗之争。对于除此之外的一切,都是漠不关心。也只有关系聂仙铃,云坠与秦锋这寥寥几人之事,才能让他稍稍在意。

    那南无大乘佛的生死,庄无道也只是听过就算,根本不能使他放在心上。

    这人死了他无所谓,活着则再好不过。

    就在数月之后,庄无道终究准备就绪,再次向绝尘子辞行。

    这次他的目的地,就在东海范围,距离离尘总山极近,若使用子午两仪梭,旦夕就可回归。严格说来,不算是远行外出。

    不过此番庄无道谋算之事,于烛龙神宫有关,可能涉及宗门大政,干扰离尘在东海的布局形势。这就不能不事先向绝尘子请示一番,打声招呼。

    恰好此时的绝尘子,也确有干涉东海乱局之意。东海龙宫,其实已数次请援,离尘宗身为盟友,总不能完全置之不理。且近日绝尘子,也开始怀疑那烛龙神宫,目的有异。

    只是近些时日,各处都有异动,太素天朝经历了前次风波,这几年的态度也是暧昧不明。摩天大仙于皇崇玄二人,又是住劫在即,离尘宗能抽出的力量,实在有限。

    此时庄无道既然是欲自告奋勇,又与其大道之途密切相关,那么绝尘子,也就乐得顺水推舟。只是交代些了细节与底线,让庄无道能够统筹处置东海之局。

    甚至期待备至,此番庄无道所谋之实,对离尘宗而言,也是重要无比。

    讨得了诏令,庄无道驾驭子午两仪梭,不过数日就已凌于东海龙宫上空。

    时隔数年,此时的东海龙宫,情形是益发的窘迫。稍微有点实力的龙裔,都被拉上了东南战场,与烛龙神宫对阵。

    即便早就得知了离尘上仙即将到来之事,可这日龙宫拿出来迎接庄无道的仪仗,也仍是寒酸无比。

    只有寥寥四位真仙,且无一龙裔。唯一拿得出手的,就是东海龙宫的龟相归元农,是一位元始境,法力不俗。

    龟族长寿,擅调理阴阳。所以法力高深的龟族,在日积月累之后,皆智慧不俗,战力虽不强,可一身玄武遗下的神通,却是少有人能够奈何得了。哪怕境界高一两个阶位,往往是望而兴叹。加上长年积累,龟族已实力雄厚,虽未在天仙界称王称霸,不显山露水,可其实已是水族第二大族。

    此时也不止是四海龙宫,似那妖师宫之类的水族势力,其实也有许多权柄,落在了它们手中。以龟为相,几成水族传统。

    此时东海龙王,已经亲往战场督战。这为龟相归元农,其实就是东海龙宫实际的主事人。

    这位亲自出面,尽管场面寒酸了些,可其实已可见东海龙宫对他的重视有加。

    在见了庄无道之后,那归元农也是满面欢喜之意:“早就听闻无法仙君大名,如雷贯耳。今次能得仙君亲身前来相助,真乃我东海龙宫之幸!”

    庄无道听得是暗暗好笑,忖道在几日之前,这归元农只怕都没听说过他的姓名。什么久仰,如雷贯耳之类,从何谈起?

    不过面上的礼仪客套还是要有的:“龟相谬赞了,无法哪里敢当?此番我离尘诸多长辈皆有要务,只能先让我这晚辈前来,不得已之处,还望贵宫上下莫怪才好。”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