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五三五章 龙檀根基
    离开了校场之后,庄无道却又观照了那碧天仙岛一眼。只见那玄碧仙王与南无寂灭天佛,依然还在仙岛上的一座凉亭之内对弈。

    只是此刻的寂天如来,已无之前的淡定平和。这位的喜怒时虽是不形于色,可那正往离尘山外观照神念,却泄露了这寂天如来的心绪。倒是玄碧仙王,依然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

    此时恰好那玄碧仙王,也正眼含深意的,往他这边看了过来。庄无道不禁发出了一声轻笑,而后直接就回归了自家洞府,对那边的棋局胜负再无兴趣。

    玄碧仙王与寂天如来的这十局棋约,看来还远不到结束之时,此刻他那位师叔,明显在拖延时间。

    以他估算,这棋局至少需要二十日左右的时间,才可了结,二十日后,那南无大乘佛是否能够在离尘山外活下来,也是个悬念。

    倒也没几人胆大包天,对这佛门的心头肉下手。不过那些外邪心魔,却不会将这美味放过,吃些苦头是在所难免。

    “我观那龙檀最后对你,似是颇为忌惮,到底是怎生回事?”

    一回至半月岛,洛轻云就已好奇的代诸女询问着。“你能瞬破那花中佛国,虽是依靠那命运因果之术。可想必在这之前,就已堪破了他的根本之法?”

    这次她并未随行,而是在半月岛内远观战局。虽是法力超绝,可毕竟没有庄无道那样高超瞳术,所以只能知大概,而并不能观照到详情。

    毕竟已再非是练气筑基,乃至于灵仙天仙之时,交手的这二人都是太上境,实力也都超越过一切水货元始。使洛轻云,再不能居高临下的视之。

    “确实是有些古怪。”

    这时聂仙铃,也是款款行入了进来,亦同样神情不解:“观你二人的言语,似是那南无大乘佛,被你捏到了把柄一般?”

    对于这件事,好奇的也不止是他二人,似离华仙君与庄墨灵也是支着耳朵倾听。

    太奇怪了,最后那南无大乘佛在庄无道面前,完全可称是卑躬屈,将自家的脸面,完全弃之不顾了。

    哪怕是这位败于庄无道之手,也不用如此——

    那种神情,定是被庄无道掌握了什么秘辛,且必定是与其根本之术有关。

    只因担忧庄无道泄露出去,才那么忍辱负重。

    好在庄无道在她们面前,也并无代龙檀隐瞒之意:“此人所习的根本之术,乃是末法之道。被我窥破了根底,自不敢放肆。“

    当此言道出时,那洛轻云及聂仙铃等人,都是一阵心神剧震。纷纷转过了头,以不可思议的眼神,看向了山外那龙檀离去时的方向。

    那位南无大乘佛的根本之法,居然就是末法之道,居然是位与劫果一般,被修界忌讳到了极点的存在!

    “末法之道,原来如此——”

    聂仙铃的目中,透出了恍悟之色。一瞬间就将所有谜团,全数解开。

    正因此人的根本之法,乃末法大道,才能化解掉她与无地无冥等人的法力。

    那并非是他们想象中,以舍身之‘万佛’化解,也非类似北冥大法般的吸收,而是以‘末法’消除。

    怪不得此人,会对无道师兄如此忌惮。那末法之道是被整个修行界,都忌讳无比的存在。

    若说那劫果,在那些混元大罗眼中,还可化解,还可避开。这末法之道,却是使混元道祖,都要罹难蒙尘。

    那时这诸天大能,可能不会因此道消身亡,可一身大法神通,能保住十分之一,甚至百分之一都算不错。

    如此事泄露,不单是整个修界,都要杀之而后快。便是大乘佛门的那两位道祖,都是再容不得他!

    也亏得此人,敢大摇大摆的上离尘之门挑衅——

    思及此处,聂仙铃的唇角旁的冷哂之意更浓:“当时就觉他的功法有异,却没想到是这门大法。还真是胆大包天,真当旁人看不出来?”

    庄无道却摇着头:“此人之法,?能瞒过混元道祖。至少大乘佛门的那两位,是看不出来。绝尘子祖师我不知,不过若单单只是十八重天境的重明观世瞳,未必就能瞧出他的跟脚。”

    他的重明观世瞳,与绝尘子不同。结合正反混沌重明元胎,威能比重明鸟的原版,还要强上几分。

    这是最近见过绝尘子之后,他才知晓,那窥测道源本质的本事,虽非是他一人独有。可绝尘子却需结合一门催发身体潜力的秘法,以及一种特制的丹药,才能催发,代价极大。

    可他这里却是每隔数日,就可进入一次直指道源的状态。尽管只有短短三十息时间,却只用两三日时间修养,就可恢复过来。

    方才他就是因对那南无大乘佛的跟脚好奇,动用了十八重天境的重明观世瞳。

    以‘混元道果’,观看那花中佛国的究竟,也由此知晓了这佛国的根基,并非是万佛舍身大法,而是末法大道。

    换成是绝尘子,只怕没他这么方便。也亏得是洛轻云,早早为他筑就了正反混沌重明元胎的基础,重明观世瞳才能有这等惊人变化。

    “真正是不可思议,我闻说他域世界,都是经历数千亿年时光,到接近衰亡之时,才会迎来末法时代。可这一域,明明才只五劫,加起来都不到百亿年。”

    洛轻云摇着头,感慨了一番,而后又目现异芒:“你既知他是以末法为根基,为何不当场打杀了?可是日后,还要用到此人?”

    庄无道笑了笑,不置一语,聂仙铃却已是领会于心,同样笑道:“确有些用处,这人拿做挡箭牌,倒是不错。看来不但不能打杀了,还要助他一臂之力,日后此人如能证道大罗,那就再好不过。”

    她原本对那龙檀杀意极盛,可此时却打消了这念头。

    庄无道欲成大道,必定会遭遇诸天大能阻拦。可若有了龙檀,这个更使天仙界修士忌惮的存在,便可为庄无道分去不少压力。

    洛轻云也同样是想到了此点,微微颔首:“如此说来,这件事还不算了结。那位南无大乘佛,必定会寻你不可。”

    一身性命,捏于人手,那龙檀哪里可能会安心,换成是她,也是难以安寐。

    若她意料不错,只需伤势稍稍好转,这龙檀就会找上门来。必会想尽了办法,消除无法这个隐患。

    能够打杀灭口了最好,可如是杀人灭口不可得。那就要另寻他策,来封掉庄无道的嘴。

    且多半是后者,此时要想诛灭庄无道,哪里可能轻易办到?

    要知在使用玄黄宙精之前,庄无道就曾从原始魔主的手下逃脱。一万载之后,庄无道的遁法比之数年前,又不知强横了多少。

    没有三位以上的大罗联手,根本无此可能。

    那南无大乘佛既无这样的战力,也无这样的人脉。且即便这位,能够请动数位大罗前来,可这人就能不惧庄无道,在临死之前透露他的跟脚?怎么看,此人都奈何不得庄无道。

    就不知事后,那龙檀会拿出何等的代价,来使庄无道闭嘴?

    “此人聪明绝顶,自不会让我失望。”

    庄无道也遥空看了南面一眼,而后就又探手一招,把那周天一气阴阳紫葫,取在了手中。

    入手之后,用灵念稍一触叹,庄无道就眼露讶然之色。

    这件东西,确实还只是器坯不错,也确是未生器灵。可这葫内,却并不缺乏元气——赫然正有着数团混沌玄气,孕育在内,数量足以生成一件先天极品的灵宝,还绰绰有余!

    不过他此时首先惊异的,并非是佛门这次的大方。

    “这当是十二先天灵根所产!”

    庄无道的面上,全是难以置信之色:“这紫葫取下未久,莫非那根葫芦藤,已经落入到来了大乘佛门之手?”

    先天十二灵根,乃是先天而生的草木,所产的枝叶草木,都能化为先天灵宝,此时大乘佛门已据有二。

    而这葫芦藤,在十二先天灵根中,稳据前三,莫非也落在了佛门之手?

    “当非是佛门一家独享——”

    那洛轻云却摇着头,凝思道:“先天葫芦藤是十二先天灵根中,三株还未被人寻到下落的先天灵根之一。如是完整的状态,甚至可整体祭炼出一件鸿蒙之器。可如今这周天一气阴阳紫葫已被摘下,便可知这葫芦藤,应当是被数人分享了。”

    又道:“这多半也非是南无大乘佛私人之物,而是由大乘佛门赐下。那两位佛祖与寂天如来,对他倒是信心十足。”

    “希望如此!”

    庄无道心内还是浮起了一丝忧意,毕竟先天十二灵根所化的宝物,无论哪一件,都是战力超绝,超越于平常先天灵宝之上。

    无论那些东西,是落在佛门,还是那三家祖庭之手,对于离尘宗而言,都不是什么好消息。

    而紧接着,庄无道的视角余光,就望见了元子午那略显紧张的神色。

    他心中已知究竟,不禁再次莞尔。先是探手一招,让元子午走到身前,而后笑问:“此物器灵未生,也未真正成形,子午可能帮我在数十年之内蕴化出来?”

    元子午眼睛眨了眨,一阵愣神,一时不能明白庄无道之意。

    蕴化这周天一气阴阳紫葫?她哪里有这样的本事?即便有也不会去做,都恨不得把这葫芦给毁了。

    此物与她所蕴的阴阳大道几近相同,一旦真正化圣器灵,成长为真正的先天极品之器,就正是她未来在阴阳大道上的对手,且潜力还更在她之上。

    所以当时庄无道得手此物时,她就感觉很不妙了,心中很是惶恐。

    “你可真傻!”

    远处云青依摇着头,眼蕴嘲笑,也夹含着几分艳羡:“剑主的意思,是让你将这周天一气阴阳紫葫,炼成分身化体。”

    “啊——”

    元子午一声惊呼,这才醒悟了过来,而后不敢置信的看着庄无道,眼含求证之意。

    这件周天一气阴阳紫葫,品质还要超过‘子午两仪梭’,真要交给她,炼成分身?

    “不错,就是此意。”

    庄无道用力抚了抚元子午的头:“这也算是你的机缘,能在周天一气阴阳紫葫器成之际得到此物。”

    接着又心中微动,有将一物取了出来:“这件东西,可能帮我一并炼入到这紫葫内?”

    正是那‘九灭元锥’,庄无道从北冥仙宫那里得来的至宝。周天一气阴阳紫葫有吸聚元灵之能,与此物相合,恰是相得益彰,可成为一件强力之极的灵宝。

    正好这葫芦里面,还有着许多的先天混沌玄气。强行抽取,会损伤此器根本,可将这‘九灭元锥’一并炼入进去,却正可将富裕的混沌玄气利用,成就超绝宝物。那时的威能,哪怕不及神元阶的‘太辛神霄碎魂炮’,可也不会差上多少了。

    且那‘太辛神霄碎魂炮’,威能大则大矣,可对修士无用。可这葫芦与‘九灭元锥’,结合他新创的元阳玄阴子午神光诀,以及太上斩仙图录,却足可对大罗修士构成致命的威胁。

    元子午此时已是喜不自胜,看庄无道的目光中,满含感激之意。

    不过也知此器,不但对她是重要无比,对于庄无道而言,也同样如此。

    闻言后不敢轻忽大意,元子午仔细注目那‘九灭元锥’片刻,这才微微颔首道:“此物与紫葫的周天一气相合,不过要炼入紫葫,却还需有一张阵图才可,子午办不到呢!”

    周天一气阴阳紫葫器内的器阵,乃是先天生成。此时还残缺的部分,她倒是有办法补足。只需把魂意炼入,成为这葫芦的器灵之后,将子午两仪梭的内的部分结构,在周天一气阴阳紫葫器内照猫画虎就可。

    可要将‘九灭元锥’,也一并融入这葫内,这就超出了她的能力之外。

    里面先天之气倒是够用了,足以衍化,可使‘九灭元锥’的材质再进一阶,达至先天极品,可问题是阵法。

    那需一套完整的器阵配合,这可就没办法先天生成了,以她现在的本领,根本没法推演出来,哪怕有足够的先天混沌玄气也无法办到。

    庄无道却笑了起来:“阵图至多两个月后,就可给你。”

    这正在他的意料之中,那关于‘九灭元锥’的部分器阵,只需将那太上斩仙图录,稍加改造便可。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