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五三四章 心狠手辣(第三更)
    场中央,庄无道似笑非笑,看着那南?大乘佛,唇角旁含蕴莫名冷意。

    “和尚莫非还敢与我庄某相争?废了你的舍利,可觉不甘?”

    前一句问的正是未来大罗之争,这龙檀是否要与他为敌?后一句,则是问他暂废了这龙檀的根本舍利,此人可有不甘报复之意?

    龙檀的面色一息数变,最后却是涨红着礼,双手合十,稽首为礼:“龙檀不敢!”

    根本被人堪破,甚至一身性命都已捏于此人之手,哪怕他再怎么给怒恨愤怨,此时也只能忍耐。

    之前这位在他耳旁吐出的两字,他是万万不敢让人得知。

    “如此就好!”

    庄无道满意的微微颔首,接着又道:你可还要再试?仍如前言,能抬动我这剑分毫,那枚周天一气阴阳紫葫,我可还你。”

    龙檀只觉口里满是苦涩之意,此时他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去再试那口飞剑?结果无非是再被此人再重创一次。且如今的他,也无再战之意。

    然而之前,他龙檀就是如此这般,羞辱着整个离尘宗,将离尘上下弟子视为无物。此时败北,被对面一个个的耳光扇回来,自也是应有之义。

    也只能强行忍耐着,微一摇头:“无需再试,小佛已败,心服口服。”

    这倒是实言,他无论是在哪一方面,都逊色于这‘无法仙君’不少。哪怕对面不掌握着他的把柄,也无丝毫胜算。

    不过下一刻,却又听庄无道笑言:“之前辨难,我这里也有些疑问,想问道友。我玄门求道,是为超脱,你佛门追求本际,又是为何?”

    龙檀蹙眉,感觉很不好受。此人语含玄音,以同样的手段,施加于此身,加上体内伤势,使他更难清晰思考。

    可哪怕明知对方,是抱着彻底翻盘的目的,此时却不能不答。

    在细思之后,龙檀甚至反觉欣喜,这或是他今日,挽回颜面的唯一希望:“我佛门求本际,自是为彼岸,是为圆满。”

    “原来如此,那么这彼岸,圆满,是否能凌驾于本际之上?”

    龙檀不假思索:“不能,一切世间,从其本际。彼岸,圆满,皆同一际,住此际中。”

    所谓的彼岸,圆满,亦在这一际之中。只有见证了本纪,坚守着本纪,方能达彼岸,达圆满,甚至更超越其上。

    “那么本际至高至上至大至尊可对?”

    “然也!”

    所谓本际,乃指根本究竟之边际,绝对平等之理体,又称真际、真如、实际。

    庄无道到此处时,却忽然一笑:“那么本际从何而来?”

    龙檀默然不答,已经敏锐的洞察了这位无法仙君的用意。他意念海内,已经在全力思索着应对之策。可此时却被对方吐出的玄音,搅成了一团浆糊,根本就无法顺畅的思考。哪怕明知对方的图谋,也无可奈何。

    龙檀不言,庄无道却是代他回答:“法天,法地,法自然,道友以为然否?”

    龙檀仍无言语,而此时整个校场内外,所有玄门修士,都是面透笑意。已知此时的南无大乘佛,无论怎么回答,都是不妥。

    而庄无道也果未令人失望,紧接着又再问一句:“那么你佛门本际,可大过这天,大过这地,大过自然?”

    龙檀的唇角处,已经溢出了一丝血痕。这句话,他应当是能回答的,这确是至理,却不是无法以诡辩避之,可此刻他偏偏是想不起来。

    庄无道最后又一摇头:“道友怕是误会了我玄门精义,我玄门之道,包罗万象,这天,地,自然,一切,彼岸,超脱,皆为道。而我等修士,要追求大道,也自当从取自道中万象。”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这是玄门的修行精义,更脚踏实地。

    龙檀一声轻哼,已无言以对,已知此时无论他做什么,都难挽回。

    “道友可还有言语要说,”
    等了足足一刻,对面都是一阵沉寂,庄无道就再懒得与此人纠缠,一个拂袖,将轻云剑收回到了袖中,而后唇角旁的嘲讽之意更浓:“既是如此,那么今日可算是胜负已分。你龙檀已求得一败,留此何益?”

    龙檀胸中已郁怒到快要吐血,先是深深望了一眼那上空的碧天岛,而后一声叹息。

    “龙檀告辞!然而请无法施主谨记,今日之败,龙檀日后定有讨还之日。”

    说完之后,此人就已拂袖离去。可这位虽是勉力支撑着,腰背挺得笔直。可只要是稍有见识之人,就可察觉到这位,其实一身气元法力,已然虚弱到极致。弱到了哪怕正常的遁法,都无法施展维持,弱到了哪怕只需一场大风,就看将这龙檀吹倒。

    使这龙檀的背影,显得异常的萧索凄凉。

    也在这瞬间,许多人明了了无法,要强行将这龙檀逼走的用意。这可不单是为使龙檀更丢人现眼,而是让这位没机会疗复伤势。使之强行动用御空遁术,使那气元元力暂无平复之机,错过这伤后最好的时间——

    且在这离尘之外,此人重伤之后,是否能够活下去,也是两说。观其印堂发黑,这分明已是根本动摇,气血虚弱,致使外邪入体的征兆。

    今日此战,无法仙君分明已是在其道心之内,留下不可磨灭的印痕!

    原来这位南无大乘佛,居然已经伤到了这样的程度。那无法仙君,居然是如此的心狠手辣——

    然而看着这一幕,这校场之内,数十万的离尘宗弟子,却都觉是胸中一个恶浊之气吐出。都有念头通达之感,胸中郁怒尽皆宣泄。

    要说过份,也是这龙檀过份在前!

    此人上门挑衅,本就不安好心。这几日斗法中,这龙檀也无时无刻,无所不用其极的,在试图打击着诸多离尘弟子的道心。不单是与其斗法之人,便是台下这几十万离尘弟子,亦同样在谋算之中。

    若非是今日有无法仙君出手,他们离尘宗还不知怎生收场。

    所以此刻,无人认为庄无道过分,也未有丝毫怜悯之意,都只觉是胸中大快。若非为保持大宗派的‘风范’,此时这校场内,早已欢呼之声四起。

    庄无道却只神情淡淡的看了一眼那龙檀的背影,就收回了视线。

    今日之败,他日定有讨还之日?这一****也同样颇为期待,此人的根本大道,其实有些意思。再次交手,必定能使他受益匪浅。

    接着他又转而目望此间数十万离尘修士,扫视了一番之后,庄无道发出了一声微不可闻的轻叹,便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其实今日出面的时机,还是略嫌早了些。只有在这些离尘弟子,真正绝望,体会到无力之后,效果才能达到最佳。

    若非是无理无明以言辞遥请,他会等到这龙檀,逼至魔天重明二位洞府前的时候,再动手不迟。

    不过——罢了!这些弟子能够醒悟的,也早该醒悟。不能领会绝尘子的深意的,则依然会是浑浑噩噩。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