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五三三章 不过如此
    当初龙檀的约定,是必须掉落一叶才可。此时那花中佛国,虽是濒临碎灭的边缘,可毕竟那些茎叶,依然还在花茎之上,并未跌落。

    不过庄无道望了一眼后,却是哂笑一笑,微微摇头:“和尚既已败了,又何需苦苦强撑?明知无济于事,又何需逞强为之?这是不肯服输?我赌和尚你,撑不过三息。”

    话音中隐含真元,语声平静无波,可听在龙檀的耳中,却一字字似如雷霆,直撼心神。

    果然仅仅只三个呼吸之后,那七叶曼陀罗花终于支撑不住,整个炸裂开来,散成一片片的细碎粉末。

    过程之中,对面的‘无法仙君’自始至终都未出半点法力。可龙檀依然维持不住,完全无法阻止那七叶曼陀罗花的崩灭之势、

    花已灭散,龙檀的眼神,不禁更显阴沉难看,直视着对面的‘无法’仙君。

    这个人,他居然是使他自始至终都摸不到根底,也不知对方,是如何将他的花中佛国破解!

    只知那术法,应该是命运因果之法有关,可到底是从何处下手的,他一时之间仍未能悟明——

    此人的法力,应该确是在他龙檀之上。可同为太上境,怎么可能就高出他如此之多!

    不都在说离尘宗,已经后继无人?到底是何时冒出的这么一位人物?

    莫非是上代玄字辈的太上境,冒充晚辈?

    心中这么想着,龙檀却知不可能。他有秘法在身,能够辨知眼前此人,在时序长河中的存在,最多不超过万载岁月。

    且如对方真是出身四劫时代,那么早该证就大罗境了才对。

    “看来是道友输了!”

    庄无道嘿的一声,直接就探手一摄,就将龙檀身旁的那枚‘周天一气阴阳紫葫’取到了手中。

    此物才一入手,就感觉元子午的心灵神念一阵剧烈波动。哑然失笑,庄无道暂未理会,径自将这紫葫收入到了袖中。

    一件先天极品灵宝的气胚,只这份收获,就不亚于洛轻云遗留下的任意一座别府宝库。可惜的是,此物要蕴养成器,还需数万年的时光,大约也是佛门将此物拿来做赌注的因由。

    而随即庄无道,就见对面龙檀的脸上,满含着不甘,不解与疑惑。

    这也在他意料之中,庄无道又信手一挥。轻云剑立时穿出,浮于身前。

    “我知和尚你不甚服气,不知你那七叶曼陀罗花,到底为何而碎,所以心中不甘可对?”

    见对面闭口不答,显然是有默认之意,庄无道的唇角,又讥诮的挑起:“那么本座,便再给你一次机会如何?只需今日和尚你能将我这剑,抬动半分,那么这‘周天一气阴阳紫葫’还你无妨!”

    此言道出时,无幽无极等人,就又一阵愣神,眼现怪异之色。他们虽不知这位‘无法’仙君,到底是如何胜的。

    可这龙檀的法力之强,他们却都是亲身领教过。此事既已碎了那七叶曼陀罗,那便该见好就收才是?

    缘何又多此一举,给对方再一次挽回败局的机会?

    不过无法既已出此言,他们也不好出言阻止,只能静静看着。

    随即就见那口剑,就这么轻飘飘悬浮的半空,看不到任何的异常,也未加持任何的法门。似乎只需轻轻一抬,就可令这剑动摇。这使二人,不禁都又眼现忧容。

    此时也不止是无幽无极二人,是如此想的。其余离尘修士,亦是惊疑不定。

    这无法仙君,是否太托大了?

    哪怕这‘无法’的法力再高再强,他们都绝不信龙檀,那南无大乘佛,以同阶的境界法力,都无法抬动这剑分毫。

    “道友当真是气魄惊人——”

    那龙檀负手而立,僧袍飘拂,身姿出尘。再定定的看了庄无道一眼之后,就又面现微笑。

    “看来小僧如不敢应,倒要被你这离尘上下小瞧了。”

    说话之后,龙檀就已迈布至那剑前。不欲婍对方反悔的机会,龙檀信手就往剑身之上一抬。

    也不管这剑,到底有什么样的玄虚,那龙檀一出手,就是倾尽了全力。

    然而当法力抬升之后,龙檀却觉超越他此身三倍之力,忽然倒卷冲下。

    使他身躯宛如被重锤轰击一般——这本还在他能够承受的范围之内。可紧随其后,又有无数的细微剑气急冲灌入了进来。

    以龙檀七阶的不坏金身,体内无量的佛力,竟然也难以抵御。被那一丝丝气息苍茫浩大无边的剑劲冲击入体,四处肆掠冲击。

    只稍一接触,龙檀就已知不妙。那剑身之内,分明是有阴阳五行之力自成循环,可以将承受的外力反弹冲击。

    若只如此,他还可慢慢破解化去,可这些剑气,却分明是由一门极其高明的鸿蒙神通转化而来,且品阶要远远凌驾于他的花中佛国之上!

    此人不显山不漏水的施展出来,使包括他龙檀在内的所有人,都全无所觉!

    分明是已控法入微,将这门鸿蒙剑道御控自如,造诣接近于巅峰极致!

    龙檀脚下的汉白玉石板,已经不堪承受。离尘花费极大代价,以六阶仙石制成的校场,此时居然已现出了蜘蛛网般的裂痕,且在不断的向四周扩散着。

    此时在场所有人,都已察觉到不对。只见那口青色灵剑,非但未被抬动分毫,反而龙檀的脸上,溢出了斗大的汗水、

    那五官七窍,赫然都有一丝丝的血水溢出。使龙檀的面容扭曲,原本是清秀飘逸的气质,此刻却显出狰狞之态。似强撑着,才未在那无法仙君的面前跪倒。

    “看来和尚你,也不过如此。”

    庄无道漠然看着龙檀,目现重瞳,眼神清澈的可怕,竟毫无任何的感情杂质:“区区障眼法岂能掩人耳目,真当别人看不出你的根本功法?”

    这是,十八重天的重明观世瞳?不对,不可能是十八重,顶多是十七,此子居然已将这秘术,修至如此境界?

    龙檀的心灵一颤,不过随即又恢复了镇定。他的根本之法,确非万佛舍身大法。

    却不信这区区太上,十七重天境的重明观世瞳,能够看得出究竟。

    别说是十七重天,便是最顶尖的十八重天重明观世瞳,也不可能查知他的功体究竟!这是在两位佛祖面前,已经验证过的事情,绝不会有例外。

    否则他龙檀,如何敢出现在离尘宗,出现在那绝尘子的面前,

    可就在下一瞬,龙檀就见对面庄无道,缓缓道出了二字。并未有任何声息传出,只是响彻在他的耳旁,却使他元神顿时一阵巨震,惊涛骇浪狂涌而起。

    心灵巨震之下,一身法力近乎散涣。龙檀终力不能支,在那剑压冲击之下,整个人蓦然被冲飞出数十余丈。

    总算他醒觉的极快,全力化解,稳住了身躯。双足在地面划出了两条百丈余长的深痕,而后在一百六十丈外面前立定。未被这磅礴剑力一举击飞到场外,也没让那些苍茫浩大的剑气,将他体内的五脏六腑,气血脉络绞成粉碎。

    不过龙檀的口中,依然是面色苍白如纸,口中立时一口鲜血吐出夹含着内脏碎片。而后又立时抬头,目露怨毒之色,如刀锋般的直视庄无道。

    方才这人,竟已是出手重创了他的本源!可以感应到,他这一身伤势,在这四十九万年之内,都难彻底恢复!

    必是为大罗之争!‘无法’仙君这一剑,已是断绝了他争夺大罗的资格!

    远处的无天看着,不禁是眼现笑意。

    那无冥师兄说的不错,真要惹动无法师兄出手,这位南无大乘佛付出的代价,可就远不止是一枚周天一气阴阳紫葫那么简单。

    大罗之争将近,这位正好是出现在了无法师兄的面前。以师兄的性情,岂会错过这最好的下手时机?

    可惜那位师兄的劝告,并未被这和尚放在心上,听而不闻。

    而此时整个校场之内,则是一片寂静如死。同样是因震撼,之前却是因那以一己之力,几乎横扫了整个离尘的龙檀,而这一次,却是震撼于那南无大乘佛,在无法仙君的面前,竟然是如此的虚弱无力。

    良久之后,人群中才有些许声息。

    “难以置信,记得无地之前败于此人之手,前后都不超过半刻?”

    “便是无幽无冥二人,也未曾使这南无大乘佛,尽过全力——”

    无幽无冥等人,无疑是门内三代中的佼佼者,可这样的人物。在南无大乘佛面前,就如大人面前耍刀弄剑的小孩。

    那么这能一击使龙檀吐血抛飞的无法仙君,到底能有多强?”

    “一剑不动,就可挫败龙檀。我离尘宗内,居然还有如此超卓人物?”

    “谁敢说我离尘三代无人?”

    “怪不得,无天师姐会以他为道侣。换成是我,也看不上那什么无地,”

    “我只好奇,无法师兄法力如此强绝,却为何会至今都是默默无闻,半点都不显形迹?”

    “当是师长吩咐?你当别人都如我等一般,修行小有所成,就恨不得天下皆知?”

    “是长辈令他韬光养晦,也未可知。”

    “如此说来,无法师兄七次缺席九脉法会,绝非是为避战,而是不屑与我等相争。”

    “除了不屑,难道还有其他可能?”

    “幸有无法仙君,否则我离尘今日,岂非是颜面丢尽?”

    “不是说我离尘小祖庭之称名不副实么?这次我倒要看看那位南无大乘佛,会是怎么说?这龙檀乃如今号称是佛门元始之下第一人,结果却连无法师兄的一剑都接不住,当真是笑话!可笑可笑——”

    “无法师兄他,当是我离尘这一劫的道种吧?”

    “应当是不假,除了这一位,整个离尘上下,无人能让我服气了。”

    这些人议论之时,却都是不约而同,压低了声线,生恐惊扰了校场中的气氛。

    而此时那无地更是一双手紧紧攥紧着,牙缝里已经渗出了血丝!

    眼前这个无法,哪里是什么任人可欺的元仙境?而是法力已超越了他不知多少的超越存在!

    忽然之间,无地明白了十年前的无理,为何是那等态度?只怕那时,无理就已知这无法的究竟。那时匆匆赶至,并非是为无法解困,而是担忧他,触怒强敌?

    也终于明白,一直以来这无法,为何自始至终,都对他与无理轻蔑视之。

    那确实是不屑,不屑与蝼蚁计较!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