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五三二章 一击花碎
    “有请无法仙君显身,镇压此猖狂外道!”

    此时随着这二人的言语,这校场中,已经有不少人,面现出了凝重之色。

    若只是无理一人,众人多半都以为这位是在胡闹,甚至是有挟私报复的嫌疑。

    可加上一个无天,就已不能不让人认真对待。毕竟这位皇极峰首席,总不至于让自己的双修道侣,在众人的面前出乖露丑?想必是对无法,也极其强烈的信心所致。

    更何况在此之外,还有无明无珩这两位威望正隆的真仙仙尊。

    且二人之言,也让人疑惑。仙君?何人能称仙君?只有跨入太上境,触及道源者,才能被人以仙君称之——

    此时便是那龙檀,亦是白眉紧凝,眼现出认真之意。

    这无天无明无珩三人,无论哪一位的言语,都值得他重视。

    此时他更记起无冥离去之时的言语,道是‘吾本有一门秘法碎玉神决,施展之后,倒是自信能勉力与你龙檀一战。可今日我离尘门中,自然能有人胜你,也就无需我无冥消耗命元,多此一举了——’

    当时他就觉好奇,可无冥却并未透露出那位的姓名。莫非这无冥所指的能胜龙檀之人,也是这无法不成?

    这般想着,龙檀就已在半空中止住了身影,眼中兴致盎然的看向了无天等人目注之处,而后唇角微挑,现出了戏谑之色。

    “无法仙君?不知可否现身一见?仍如前言,小佛今日只求一败!”

    依然是声震云霄,音浪远远传开,震得此间所有人都耳膜生疼。

    不过也就在这一刻,此方虚空中,也传来了一声哂笑。

    “只求一败?果真是一位狂徒。那么本君,便如你所愿。”

    语声未落,人就已现身在了龙檀的对面百丈处。也不知是何时到的,就这么突兀的出现在了诸人眼前。此间数十万修士,无人能观知其形迹。

    使龙檀的瞳孔,顿时一凝。至始至终,他都未能感知到,这位无法仙君,到底是怎么来到他面前。

    神念不能感应,五感也无法察觉。似乎这无法,本来就站在他的面前。

    且果然是一位太上仙君,这一身的修为法力,确实是一位太上境无疑!

    这使龙檀不解,眼前此人,到底是出何处冒出来的?一位太上级数的大能,总不可能凭空出现?

    然而以大乘佛门遍布此域的佛徒,各处的风吹草动,都能了如指掌。却从未听说过,离尘宗内有这么一位新近崛起的太上。

    不止龙檀,便是校场内外,这离尘数十万弟子,也同样感觉意外,甚至难以相信。

    这太上境的元力气息与魂念势压,难以模仿。可眼前这位,之前不还只是一位元仙么?

    七次缺席九脉法会,据说一身道基不堪入目,连一些真传弟子都不如。却偏偏占据着一个苗裔秘传的名额,使无数苦求秘传身份而不可得之人心生不满。

    可今日观睹,诸人却只觉这位深不可测,一身清玄之气直冲云霄,使星河摇动。周围似有云雾缭绕,内中点缀星光。

    这是元灵充沛,真法聚结的异像,只有真正道行高深的太上修者,才能如此。

    “真的是他,是无法师弟——”

    “这无法,居然真的已是太上?”

    “一身玄门清气,这是再正宗不过的玄门正宗,深不可测,雄浑浩荡,这也可算是道基薄弱?”

    “不是传说此人入门,才只七千载时间,怎就成了太上境?”

    “可见传言不可信,我离尘宗内,居然还藏有这么一位太上大能,真是出身三代弟子?”

    那无理此刻,亦已苏醒,隔着人山人海,目望那‘无法’背影。也同样是满眼的无法置信。

    怎么可能?这无法,到底是何时成就的太上之境?

    无幽与无极等人,亦一阵愣神,他们同样从不知门中,还有这么一位同出于无字辈的三代仙君。<p>

    无法此人倒是听说过,可那是因与无天联系在一起。是因不得不关注这位皇极峰最出类拔萃的女仙,才连带着,知到了双修道侣之名。

    也知晓了无天,选择了一个废物,作为自家道侣之事、

    在他们的印象中,这位无法师弟,也绝无如此出色!

    不过看来这位,一身修为浩瀚无比,无边无际,难以窥测。如此说来,倒可试上一试——

    今日离尘反正都已是脸面丢尽,再输上一场也是无妨。

    庄无道对这数十万人的目光,却是全不在意,更不在乎那无理无无幽等人的想法。只定定的看了龙檀一眼,便微一摇头:“和尚你与我离尘弟子斗法近一日,损耗不浅,可要先回复一番?事后可莫要说是本君胜之不武,欺你力疲。”

    既然已经决定插手了,总要对方心服口服才好。

    “些许消耗,不值一提。道友只管出手便是,小佛这里无妨的,绝不至有法力不足之患。”

    龙檀微一拂袖,似对自身的损耗全不在意,不过仍是取出了一枚丹药服入口中。

    他仍有十足自信,不过眼前这人,让他摸不清根底,所以不敢大意。

    此举让所有离尘弟子,都是目中再生怒火。这位南无大乘佛的意思,是之前无幽无冥无极等人联手,都未能使这位损耗多少气力么?

    也有认出龙檀所服丹丸之人,都是一阵冷笑不已。那是‘大龙天丸’,乃是小金光寺最上等的秘药,抽取天龙之血炼制而成。服用一颗,不但可回复一身所有法力气元,更可令使用过的玄术神通,都全数复原如初。使一人战力,在须臾间就恢复到最完满的状态。

    说之前那些许消耗不值一提,却不惜使用大龙天丸这等密宝,此人当真是口不对心,强撑脸面。

    只是龙檀此举,倒令无幽无极这些人,对这位‘无法’仙君,又多了几分信心。

    之前在面对他们几人之时,这牋檀绝无这般的慎重。

    庄无道微微颔首,却已再次问道:“可已准备妥当?本君这里要出手了。”

    语气认真,带着提示之意。使那龙檀白眉微皱,也不知这位,到底是在闹什么玄虚。摇了摇头,龙檀眼中微含不耐之色:“小佛已经说了,仙君尽管出手便是。”

    然后下一刻,他就见对面的无法的大袖随意一挥。龙檀先只觉虚空中一波气元,似如微风般拂过,其余都全无异像。可下一刹那,他那五官精致,如玉瓷般的脸,却是刹时转为紫青色。眼瞳急缩,分明是惊悸到了极点,也错愕到了极致。

    周围诸多离尘弟子,也已察觉到了龙檀的异常。初时不明其意,可随即就已纷纷注意到那七叶曼陀罗花的变化,亦是神情大变。

    “碎了,那茎叶已经碎了——”

    “不止如此,花茎花根,都已破碎。”

    “那花中佛国,居然已经破了——”

    “这就碎了?”

    “怎么会?”

    “无法仙君他,方才真的出手过么?”

    “怎的这般容易,莫非是这龙檀放水不成?”

    “胡说,如今是佛道之争,又事涉先天灵宝,此人怎可能不出全力?”

    可见那曼陀罗花的枝叶,已现出了一丝丝的裂痕。按理该直接粉碎才是,全因龙檀的法力强行捏合,才未曾碎散开来。

    有神念敏锐之人,更可发觉那曼陀罗花中的世界,此刻也是支离破碎中,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分割成了无数细碎的虚空碎片。

    一时之时,这校场内外,无数的惊呼四起,其中夹杂着欢呼喝彩之声。一些人甚至已心情振奋,霍然起身。

    不过在此时,更多的离尘弟子,仍是强行按捺压制着喜意。

    毕竟此时,那朵曼陀罗花仍在苦苦支撑,枝叶也仍未掉落。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