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五二九章 无需再试
    “竟是万佛舍身大法,果然了得!”

    此言道出时,数十万人顿时嗡然震响。

    万佛舍身大法,这是比之佛门无量三昙指,还要更难修习百倍的大法神通。

    无量三昙指需得三次转世,三次佛修,且每一次都需法主以上的修为,才能修习。

    而这三次转世中的境界越高,无量三昙指的指力也就越强。

    这万佛舍身大法也同样如此,转生的次数越多,这门功法的威能也就越是强盛。

    不过与无量三昙指不同的是,这万佛舍身大法并非一定需自己转世不可。也可求他人为其舍身,舍弃一世道果,以成全龙檀的这门大法神通。所以这门功决,亦名为万佛舍身大法。

    “五世佛转生,舍身十二法王,一百零八位菩萨,六百八十位罗汉。”

    说话的同时,那无幽仙君的唇角,赫然溢出了血丝。

    “能在短短十几万年内,将这门大法修至这等境地,你龙檀果是前途无量,有望混元——”

    佛门中的法王,可相当于玄门中的金仙,而菩萨则是可比真仙强者。

    整个校场顿时又寂静了下来,一是惊异于无幽仙君的伤势,居然已到了这位都无法在众人面前掩饰的地步。

    ——以这位的性情,只要是还有法力镇压,那么哪怕是日后伤势更难恢复,也不会在众人之前显出半点狼狈之态。

    如今这副模样,分明是已虚弱到了极点,

    二则是为这龙檀的跟脚震撼,五世佛转生,也就是说这南无大乘佛,之前已经历经五世,且每一世都是太上圣佛的道果。这等样的毅力与道果,真稀释罕见。

    无弦心忧的看了无幽一眼,不过那紧绷的面色,却稍稍放松了几分,语气微含哂意道:“五世佛身,他也好意思自居晚辈?”

    五世太上圣佛,加上这一世的南无大乘佛果业,这龙檀自入佛门以来,也不知经历了多少岁月。前身说不定,都是与绝尘子祖师同一代的人物,甚至还在更早之前。

    如今无幽仙君,既已点破了这位的根脚,那么门中几位元始大能,自也可下场无碍了。

    哪怕是输给这位身具五世佛身者,也不算是丢人。

    “五世佛身?檀越在我花中世界,大约是看错了什么?”

    那龙檀轻声一笑,手作拈花状:“小佛修行,还不到六万载岁月,哪来的五世佛身?不过无妨,贵宗但能有把握破解我这花中佛国者,不论身份,都尽可下场便是。仍如前言,只需这朵曼陀罗花坠落一叶,我这枚周天一气阴阳紫葫,都可双手奉上。”

    那无幽仙君皱了皱眉,仔细注目看着龙檀的手,而后再次一阵愣怔。

    “誓愿之法,原来如此,果是我看差了——”

    已窥出那花中佛国内,龙檀的五世佛身,并非是这位亲身经历。而是这位,以大誓愿之力得来。

    以大誓愿之法,结出了五尊太上圣佛道果,使龙檀得以修成这门万佛舍身决。虽说日后,这龙檀也必得偿还这誓愿不可。可这确确实实,是龙檀本身的道果所聚,并没有什么几百万宿世积累,也未借用任何外力。

    倒是他无幽,这次显得有些小人了,有损离尘的大宗气度。

    二人言谈,也使此间数十万离尘弟子,心绪都再次陷入到谷底。

    这龙檀言辞狡狯之至,既然这位已这么说了,门中的几位元始境,反而是不好再亲自出手。

    且哪怕是侥幸胜了,离尘也同样要贻笑于世人。且观那无幽仙君的情形,入那花中佛国不到半刻,就已重伤而归。离尘宗内,除那三位大罗之人,其余人等,都无胜算。

    南无大乘佛的这门神通,哪怕还不到鸿蒙境界,那也是准鸿蒙一级,且品阶极高,非常人能破。

    五世佛转生,舍身十二法王,一百零八位菩萨,六百八十位罗汉。

    若这龙檀法力全出,在这佛国之内,其力量只怕都足以镇压一位元始境。

    “无幽仙君慧眼,小佛昔年确曾发现大誓愿,我作佛时。所有众生。生我国者。远离分别。诸根寂静。若不决定成等正觉。证大涅槃者。不取正觉。由此得结五世圣佛之身——”

    话音未落,诸人却听得一声剑啸之声响起。使龙檀微以凝眉,看向上空。

    “便让我来一试如何?”

    随着这清朗啸声,一道剑光,赫然就从那上空中冲落而下。一瞬之间,就已到了那校场中。

    待得那剑光散去,那御剑之人现出身影。人群之中,顿时就有人欣喜惊呼。

    “是无冥师兄!”

    然而这欢呼声只是须臾,不少人就已想起。既然连无幽仙君都非是这人对手,才只金仙阶的无冥,又如何能敌得过这龙檀?

    也有人仍存希望,无冥乃是这百万年中,离尘宗内,最出类拔萃的剑修。

    号称玄碧仙王之后的第一人,普通的太上阶,都非其敌。

    若那龙檀依诺把修为压自金仙阶,那么以无冥师兄之能,即便是无法将这花中佛国破解,却未必就不能损其一叶。

    这龙檀既已有承诺,只以同阶法力应敌,那么无冥师兄就有着一战之力。

    “是无冥道友么?小佛听说过道友之名,中土之东,十万年中第一剑修,声名如雷贯耳。”

    那龙檀稽首一礼,而后再做出一个有请的手势:“龙檀这里已准备妥当,道友尽管出手便是。”

    无冥也不与这位客气,直接就是一道剑光冲贯落下。他却是并不进入那佛国之内,直接一道道的剑气,从百丈之外斩出,直指那七叶曼陀罗花。

    激得这曼陀罗花周围灵光乱闪,无数的气元爆震,动静之大,竟然还胜过无幽上仙,突入那佛国内时。

    每一道剑气,都是全无留手,剑威之盛,使人心惊胆战。便是在座观法的几位太上境,也是面色凝然。

    此时已需几人在场合力,才能压制住那元气爆震,不使那剑气余波溢散于外。

    随着时间推移,那曼陀罗花的七根茎叶之上,也开始现出了丝丝剑痕。

    其中两道,仅差毫厘,就有将那茎叶割裂之势。那龙檀的神情,也越来越显凝重。一身的白色僧袍,亦破损数处,都是被极度尖锐的气劲,强行割裂。

    为护持这七叶曼陀罗,这位大乘佛已无瑕顾及自身。

    这使周围观战的离尘弟子,皆是欣喜莫名,眼中都开始显现期待之色。

    数日以来,这龙檀与离尘宗诸多三代弟子,斗法数场。这位无冥,还是第一位将龙檀,逼迫到如此境地之人,

    可就当第九十九剑斩出之后,那无冥却忽然将法决一收,将那飞剑收起,归入到了鞘中。

    这使诸人都为之一怔,便是那龙檀,亦是眼现讶然,好奇问道:“道友何不继续?你我之战,并未分出胜负,道友仍有破解我这花中佛国之力。”

    “已无需再试!”

    无冥微一摇头,眼神认真的注目看了龙檀一眼:“我手中最强的几式剑决已出,剩下的那些,就更难破你这佛国。且在下至如今都不能窥你这花中佛国的根基所在,再战何益?”

    听得此言,龙檀面色不变,目中却微显波澜,

    接着就又见那无冥,似嘲讽又似自嘲的一笑:“吾本有一门秘法碎玉神决,施展之后,倒是自信能勉力与你龙檀一战。可今日我离尘门中,自然能有人胜你,也就无需我无冥损耗命元,多此一举了。尔大乘佛门,真未免小瞧了天下英雄,无论你南无大乘佛今日上门是何目的,都难得逞。奉劝你龙檀,做好是见好就收为上。”

    ——若真惹动了他那位师弟出手,这龙檀付出的代价,绝不仅仅只是奉上一件先天灵宝的器坯。

    对他那师弟的性情,他可是再了解不过。恰好又是大罗之争将起之时,有这样的机会,师弟他岂错过?

    龙檀的白眉顿时一挑,然而发出了一声轻笑:“不知是离尘宗的哪一位,能使道友有如此信心?可否请出一见,我龙檀也期待备至。仍是那句,今日小佛来此与诸位道友论道斗法,只为求一败而已。”

    不止是龙檀,此时包括那无幽仙君在内,所有人都在好奇。

    不知这无冥说的是谁?能够胜过这位南无大乘佛。

    一方面也感绝望,无冥亦自承非是龙檀对手,那么这离尘宗内,还有何人堪为这龙檀之敌?

    其实少有人真正相信无冥的言语,只当这是无冥败北之后的场面话而已。

    也有些人心生不满,此时三代弟子已指望不上,离尘二代玄字辈的几位太上元始,亦未必能战而胜之。

    这无冥明知如此,可在出手之时,却仍有所保留,比之那无理的情形,还要恶劣。

    后者是身不由己,前者却是明明有着战而胜之的可能,却不愿为宗门尽力。

    此时在场,也只有无理与聂仙铃,及无明无珩等寥寥几人,能知无冥言中之意。

    后二者,最近虽未庄无道见过面。可当得知那无量玄应王,已经跨过了太上之壁,便也能知他们那位惊才绝艳的师弟,已经是太上境中的绝巅存在。

    能斩杀太古与那日月灯佛之人,无论如何都不会输给这南无大乘佛。

    “那人若看不下去,自会出面,无需我言——”

    无冥说话之时,又扫视了这校场内外一眼。在一声意味不明的叹息之后,便直接拔空而起,化作一道剑芒,冲霄而起。

    见得此景,无数人都为之愕然。

    聂仙铃倒是能猜到几分这位无冥师兄的想法,此时亦轻声一叹。使得旁边的无弦,再次侧目以视:“师姐似知那无冥师兄,到底因何而叹?我观他神态言语,都好生古怪。对了,方才无天师姐似也说过类似的言语,说什么我离尘宗内,自有能胜这南无大乘佛者,此人到底是谁?与无冥师兄言中所指,可是同一人?”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