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五二七章 无人能胜(第二更)
    出丑的虽是无理,可旁边的无幽仙尊,到底是不愿离尘宗也随之颜面丢尽,便再微一稽首:“道为非有非无、亦动亦寂、能本能迹,为宇宙众生之本,但本于无本众生修行虽曰返本,但实则无本可返,因此所谓得道得无所得。”

    这是再续之前还未结束的的辩难——正因此所谓得道得无所得,所以道与众生自然的关系是,即一而二便是道,

    “道友是想说,道本于自然。自然为道本,亦可自然本于道。道为自然之本,若使道将自然互得相通,返亦可自然与道互得相法么?”

    那龙檀微以摇头,不已为然:“道法自然,自然不法道。若使道法于自然,自然不法道,亦可道本于本际,本际不本道?”

    到得此时,无幽亦再无言以答,龙檀是引述他之前得言语,来反攻他的论道,将自然与大道割裂。

    辩法到此时,他已是再无反击之力,面色阴沉似铁,无言以对。

    旁边的无理,则是更显尴尬。已听出了无幽仙尊,本还有几分胜望,至少这次辩法,结果不会输得太难看。可正因他的插言,使得无幽仙尊失去了反击之能。

    那南无大乘佛,却根本就未在意二人的神情,随即又再一拂袖道:“龙檀斗胆,再问诸位,何为天?”

    答问的,依旧是那无幽仙君,不过眼神更又多出了几分慎重:“盘古开天地,上清下浊。清者为天!”

    眼前此人智慧通天,每一言一语都有深意,不能不谨慎以待。

    龙檀微笑着点点头,接着又道:“那么何为地?”

    “浊者为地,厚德以载物!”

    龙檀抚掌轻赞:“说得好,那么何为人?”

    “芸芸众生!”

    “何为道?”

    无幽仙尊略一凝思,便凝声道:“超脱于天、地之上,又主宰者天、地、人,能量至大,无以名之,便称呼其为‘道’!”

    龙檀闻言大笑:“说得有理!然则经史中,超三界者,唯佛而已,而主宰天地人者为道,由此可见,佛便是道!不知诸位道友,以为然否?”

    当此言道出,整个校场内外,无数的离尘弟子,都是面显怒容,群情汹涌。

    便是那些玄门散修,亦同样是眼现不虞之色。此分明为龙檀之诡辩,可此间数十万玄门弟子,都无法言答。

    那梵音阵阵,使得诸人皆思绪不畅,愈发烦躁起来。

    “所谓的玄门小祖庭,看来也不过如此!”

    龙檀等了片刻,便又摇头一叹,遥空远望上空,那些浮于最顶处的几处仙岛:“辩法论经,你们离尘那些太上境元始境的长辈不下场,尔等无一人是我对手,已无需再辨!”

    说到此处,这位南无大乘佛又从袖中取出了一粒种子,置于身前:“我道此语,尔等必定不服者众。然则谈玄辨经,大多皆流于虚言空谈,不如实证。龙檀这里,有一门‘花中佛国’之术,有请诸位品鉴。”

    那种子坠落,沉入地下。而后须臾间就已发芽茁壮,开出了一朵曼陀罗花。紫色的花朵,下方七片茎叶,赫然就这么撑起了一个小小的虚空世界。

    聂仙铃的眼神微凝,‘花中佛国’,也就是佛经中,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的神通法门?

    而接着她又听那龙檀言道:“今日你们离尘宗上下,但凡能有使这七叶曼陀罗花,坠落一叶者,那么我龙檀必有一件先天极品的灵宝奉上,以谢前罪。小佛此番,是为印证此身道果而来,万望离尘道友,莫让我龙檀失望。求得一败,便不虚此行。”

    说完之后,这龙檀的身侧,就又现出了一物,这赫然是一口葫芦,灵光内蕴,紫气隐透。

    望见此物,在场诸多的金仙于大罗,都不禁动容。

    这确是一件先天极品的灵宝,尽管还未成形,只是一件器胚而已,也可能非是斗战之器,可也极其不凡了。

    任何的先天灵?,都弥足珍贵,而先天极品的存在,当世之中,绝不超过百件。

    只这葫芦,甚至足以使人改易根基,另修法门,以使自身之法,与这葫芦契合。

    那无地亦是神情微动,随即却又嘿然一哂:“阁下的这门神通,吾恐太上之下难以破得。”

    “道友若有意,可以一试。小僧来此,便是为寻太上元始道友论法辨道,可如尔等自觉能够胜我,也可下场一试、”

    龙檀一手伸展,做出了有请的手势:“无论何人欲破我这花中佛国,小佛都必以同等境界应对。如此,道友可觉不公?”

    无理亦在校场之内观战,听到此处时,也不禁皱眉,感觉无地之言略有不妥。

    此举虽是迫使龙檀,必须以同等境界应战离尘诸修。可也同样是使离尘数位元始大能,需要自降修为境界,与这龙檀交手。

    不过随即又觉自己不对,这岂非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本宗太上境之下,岂会连一位使那七叶曼陀罗坠落一叶之人都没有?

    以离尘宗诸位元始境师叔,三位大罗仙王的气度,料来也不屑于做出此等以大欺小之事,

    且即便所有人不行,还有无法师兄在,定不会容这什么南无大乘佛张狂——

    不过此时在他周围,但凡想到此点的,气色都是难看无比。

    那些长辈不削于以大欺小是一回事,然而事前就先授人以柄,又是另一回事。

    且此时离尘宗上下,知晓庄无道这位离尘宗三代道种存在之人,是少而又少。

    南无大乘佛的名声太盛,几万年来挫败强敌无数,是近代以来,除那新近崛起的苍茫魔主之外,修界最出类拔萃者。

    且自这龙檀踏入离尘以来,其实斗法已经有六场,离尘弟子,共有四位太上仙君,数位金仙,都败在这位的手中。第三代弟子,已经一片披靡。

    无幽仙君乃是三代中,如今修为最强者,法力之高,不逊色门中那几位太上境中的古来存在。

    这位本被诸人冀以厚望,可如今连这位,也同样非是龙檀对手,那么势必需请动宗门长辈下场不可。

    然而门内那几位元始境前辈,其中最长者,有着数百万年的道业积累,可是否能在同等境界下,压得住这位南无大乘佛。诸人心中,依然存疑。

    毕竟这位,是被整个修界看好,认为一旦成道,就必定能跨入大罗前五的存在。

    “这无地,当真古怪——”

    聂仙铃微微摇头,亦觉不解。之前辨法之时也还罢了,那龙檀口吐梵音,一字一句,都俱皆影响心灵。无地应答之时会出现失误,也是在所难免。

    可此时这无地,却又再次使出昏招,就使人难以理解了。看这位平时的行事风格,分明是极有城府,手段不凡的,也算是一位谨慎之人。

    可为何这次,却是如此不智。

    “什么古怪?我看他是心急了,也贪求那龙檀手里的葫芦。”

    后面的无弦闻言,便又是一声轻哼:“师姐你不知,他手中有一件宝物名唤‘破界珠’,对于这种自成世界虚空的法门,正好克制。只怕正是自信满满,想要借这机会,在举宗上下面前出次风头,顺便弥补前过。”

    “原来如此!”

    聂仙铃微微颔首,心道果然,那无地道出此言,果非无因,原来是有先天之宝‘破界珠’在手。

    不过是否太自信了?这龙檀既然敢说出那等言语,必有一定的把握。

    且她另还知晓,与这位南无大乘佛同至离尘的,还有一位‘南无寂灭天佛’。

    那位乃是大罗征天图中,排位前五的存在,乃是大乘佛门两位佛祖之下的第一人。

    此番二人联袂前来,必有所图,也定有十足信心,认为这南无大乘佛确有足够法力,可挫败离尘上下,除绝尘子祖师与三位大罗之外的一切修者。

    “我闻说门中重明摩天两位大仙,已有数年未曾现身。玄碧仙王与寂天如来,定下十局棋战之约,以棋谈道,如今才只到第三局而已。”

    那无弦的语中,饱含忧意:“难道真要被这个龙檀,逼到绝尘子祖师,都需亲自下场不可了?”

    若真如此,离尘宗必定将成天下笑柄。那龙檀即便输了,也是虽败犹荣。

    而以她二人的智慧,又如何会看不到,这底下暗藏的风波?

    那是足可将整个离尘宗,完全掀翻的风暴。

    “定不至此等境地!”

    聂仙铃微一摇头,语声斩钉截铁,语声中信心十足。引得无弦,目光诧异的的看了过来。

    不解这位师姐,到底哪来的信心?

    聂仙铃并不在意,仰头上望,看向那半月仙岛的方向:“师兄他既已归来,定不会容这龙檀放肆,从我离尘全身而退!”

    若有无法师兄出手,这龙檀绝非其十合之敌。别说是只令那七叶曼陀罗坠落一叶,便是使那曼陀罗完全破碎,也是轻而易举。

    同为太上境,师兄他定是太上之中的至强者,此点可确证无疑。

    无弦闻言,则不禁再微一愣神,师兄?是哪位师兄?是无冥,无血,还是无极?

    无字辈中,也只有这三位还未出手下场过。

    无幽仙君,乃是三代弟子中的最强者。而无冥,无血与无极三位,虽是离尘宗近代以来的后起之秀,有望元始之境,甚至大罗。可三人现在,毕竟才只金仙境界,修为年岁也浅,多半也不是那

    那么聂仙铃口中这位师兄,那又到底是谁?使她这师姐,能有如此信心?

    正要询问究竟,无弦的注意力,却又被远处无地的话音,吸引了过去。

    “既是如此,那么就先由小道,领教一番南无大乘佛的神通大法!”

    当言语落时,那无弦已一个闪身,到了那七叶曼陀罗的面前。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