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五二一章 同时渡劫
    九个月之后,庄无道再次出现在了离尘山外。那Σ轻云的两处别府,让他耗时九个月之久。

    这是因玉皇元君选择的藏匿别府之地,都是极其偏远的所在。一处远在西天元皇神州,一处则是安置在南极赤火神州,距离数十万由旬之遥。哪怕是以子午两仪梭的极致遁速,也不得不花上二百余日的时光来回穿行。

    且极其的隐蔽,加上山河变迁之故,光是查探那地形痕迹,就花费了他不少时间。

    好在收获甚丰,尤其是那寒玄地宫,其余两处别府,加起来都没寒玄地宫重要。

    这次他也如愿以偿,两块造化源石的残片,虽并未全数到手。不过却只有一枚,在这百万年挪动了方位。仍有一枚,依旧留在了原处,并未移走。

    且按洛轻云的说话,这是她手中最大的一块残片。确实极大,足有人手臂大小,比之羲和元君赠予的那块,体积要超出六倍以上。

    哪怕只为这块造化源石残片,庄无道这近九个月的来回奔波,就可算是不虚此行了。何况其余还有灵珍奇药无数,数百种炼器材料。

    此时庄无道离开离尘总山,已经有近六年之久,那九脉法会也已经入到最精彩的阶段。绝大多数参与法会的弟子,都已淘汰了下来。不过离尘山内的热度,却并无有消减的迹象,反而愈发的人气高昂。

    便是一些盟友与附庸宗门的弟子,也是不远千里赶来,其中甚至还有不少散修。除了涉及离尘宗秘传的一些法会,他们不能参与之外。其余似斗法,讲演修行之道,天地玄理的场合,离尘宗却并不禁止外人参与。

    这是绝尘子有感于昔年离尘散修皆修行艰难,无法可习,所以特意定下的规矩。一来可结好于盟友,二来也是为天下散修,开一线入道之门,三则传扬离尘道统,别开支脉,深植气运。

    几百万年来,离尘得益于此,使几十家附庸宗派尽皆归心,哪怕在离尘境况最恶劣的时候,也不曾背叛。亦使离尘之法,传扬于天下,道门小祖庭之称,可谓名至实归。

    可惜这次法会,自始至终都是与他庄无道无缘。

    回山之后,庄无道照例是先参拜过掌教重明大仙与祖师绝尘子。

    前者正在闭关,庄无道只需在道童那里留个口信,就可完事。不过在离开之前,庄无道却又往那摩天大仙洞府的方向,遥遥眺望了一眼。发觉那边,也是极其的冷清。除了寥寥几位道童灵奴之外,就无人踪。

    这是准备应对住劫?

    庄无道只觉古怪,重明大仙与摩天大仙的住劫其实早该到来,二人闭关,多半是已不准备再拖延了。

    能够延迟住劫到来的秘法极多,然而那两位至少已为此,延缓了十万载以上的时光。

    庄无道猜测这两位,多半是使用了冻结肉身的秘法,将元神本质与肉身寄托于时序长河之内。以类似于‘冬眠’的方式,来规避住劫。

    这是拖延劫期,最佳的办法,既能延缓住劫的到来,更可将自身的法力,保持在最巅峰的状态。平时可以用神念化身来应敌,保持全盛时八九成的战力,遇到危机之时,也可使肉身,暂时从‘冬眠’中苏醒过来。

    不过要想解除这门避劫秘法,却也是麻烦无比,且一旦开始将肉身取回,过程就不可逆转。

    要想再使用此术,至少需要上万年的时间去准备。

    看这情形,这两位不止是要解除秘术,取回肉身,更是打算二人一并,同时应对住劫。

    绝尘子祖师与摩天大仙,都是行事谨慎之人,这次居然如此冒险?怎的会这般不智?

    其实只怕另有缘由——

    不解的微一扬眉,庄无道就直趋那祖师堂。祖师绝尘子依然是坐镇在此,见到庄无道之后,就是一笑:“你与太古大战之时的前后情形,我亦时时以秘法观照,过程曲折,真让人为你捏了一把冷汗。好在最后总算是达成所愿。”

    “是弟子罪过,让祖师担心了。”

    庄无道一礼之后,才略含愧意的答道:“这次其实是弟子任性妄为之故,明知宗门有大劫在即,依然冒险行事。否则我那化身晋升太上,当是有惊无险才是。事后细细思来,仍觉心惊肉跳,险些就使我离尘,落入到万劫不复之地。”

    若非是有羲和元君,出乎意料的插手此战,舍去了一枚造化源石,代他拦住了修罗魔主的化身。又如非是那修罗,对他依然心存轻视,只以化身前来,此时的离尘宗,必定已被卷入进来,使得离尘宗的这次的劫数,愈发艰难。

    灵感,修罗与太古,都非能轻易应对的对手。哪怕这三者,如今都各有要务,不能为离尘分心太多,可一旦正面为敌,依然会成为离尘这次大劫的最可怕大敌与变数。

    “万劫不复?哪里有如此夸张?”

    绝尘子失笑:“无法你这次能成功将那太古斩杀,我与崇玄秀玄,都是乐见其成。便是你不愿冒险,秀玄也会提醒于你。如今劫敌已灭,日后大罗之争时,无法你当能平添三分把握,此正为离尘之福。且我等修行之士,哪需有这么多的瞻前顾后?”

    又凝眉道:“我知你不愿将离尘宗,牵连入你私人恩怨。然而无法你既为离尘弟子,我等便是荣辱一体,休戚与共。若那灵感等人,再对你出手,难道要我离尘宗上下,再坐壁上观不成?”

    “此事祖师无需忧心,两三千年内,那修罗灵感三家都暂无与我离尘宗为敌之愿,也不会贸然对弟子出手。自然弟子这里,也是心照不宣,我离尘正值劫期临近之时,当全力应劫为上,此时为那三位分心,并非上策。且弟子既然已成就了太上,就已有了自保之能,无论那灵感元始使出什么手段,只需非是几家全力以赴,弟子都可应付得来。”

    说到此处,庄无道又是一笑:“待得三千年后,该向宗门求助之时,弟子绝不会客气。且这次我那化身渡劫,其实已是仰仗宗门良多,若非有离尘宗为后盾,弟子岂敢如此冒险?”

    不是有离尘宗为后盾,他多半会选择更妥当的方法。尽量悄无声息的,使自家的魔神化身进阶太上。

    “也罢,你心中有数便可。”

    绝尘子微微颔首,对于庄无道,他自然能够放心。且几家之间互不干涉,也确是上策。

    他这里固然有办法使灵感谋算落空,使元始一事无成,然而那三位,却也同样可使离尘应劫之时,损失惨重,最后无非是两败俱伤之局。

    这与其说是庄无道与元始灵感之间的默契,倒不如说是他绝尘子,与那三位之间互相忌惮,未定于文字的协议。

    且庄无道既不愿将离尘宗扯入进去,那么也就是说,这次平等王之劫,他这徒孙仍欲插手。只有以个人身份介入,才可不留后患,也不会使离尘门内之人非议。

    微微一叹,绝尘子就转过了话题:“方才无法你几次提及到离尘大劫,可也是有了感应?”

    此子身有浩劫天图在手,对未来离尘气运的感知,只怕比他与摩天大仙,还要更准确些。

    听得此言,庄无道的面色也凝重了起来:“正是!近日之内,元神内屡次心潮起伏,已经感应到了确实危兆。”

    之前他心里就挂着皇崇玄与摩天大仙闭关之事,一直都是忧心忡忡。

    此时绝尘子既然主动提了出来,庄无道也就再不加掩饰:“对了,不知掌教老爷与端木师叔,这次是为何闭关?可是为应对住劫?”

    “他二人确是在解除‘元胎济神’之术,准备应劫。原本在我等想来,二人劫期,当是在一万一千年后,一前一后,各自分渡。然而如今无道你既已成就了太上,那么渡劫之事就宜早不宜迟。这次亏得是你,否则我离尘未必就能有安渡五劫之力,”

    不等庄无道的话问出来,绝尘子就已给出了答复,他也看出了庄无道真正疑惑之处,神情坦然道;“勿需疑虑,他二人之所以同时应劫,乃是出自摩天之意,此事我也赞成。”

    “这可有什么缘故?”

    庄无道心中微惊,接着就又问道:“我知摩天大仙与师祖的术算之法,俱皆出神入化,可是我离尘的未来气运,有什么变数不成?”

    他虽有浩劫天图在手,却只能知未来一段时间的凶吉。不似摩天大仙与绝尘子,可以推演过去未来,料定一劫前后诸事。

    这方面的本领,二人即便还及不上那‘识天君’,也最多只逊色两到三筹。

    “确是与未来一场变故有关。”

    绝尘子微微颔首:“七年前,秀玄耗费不少本命精血算定,这次他与崇玄同时渡劫,虽使我离尘宗门平添凶险,却可在未来为我离尘,化解另一场劫数。此事只是我与秀玄崇玄三人之决断,玄碧并不知缘由,不过无法你若反对,我等可以再议。”

    此时庄无道既已成太上,那么也就是离尘宗内最绝顶的几人之一,地位仅在他与皇崇玄四人之下。所有宗门决策,庄无道不但有着资格听闻,更可直接决断离尘未来抉择动向。

    且这次皇崇玄与摩天大仙闭关之后,如今宗门最重要的支柱,就是庄无道。离尘之劫,也需庄无道出手应对。且这位有浩劫天图在手,亦有感应凶吉之能,瞒不过的。

    对这位三代道种的心意,离尘上下,都不能不重视有加、

    “弟子总觉,有些冒险了——”

    然而庄无道这句话才刚道出,就忽的心有所悟,而后神情就无比复杂,死死咬着唇,几乎溢出血来:“秀玄师叔用心良苦,此劫弟子必当全力以赴!”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