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五一三章 一场交易
    “好强,这就是半步混元?”

    庄墨灵嫩白的小脸上,已经是变了颜色。

    她还是第一次见半步混元级数的强者出手,眼神中略含震骇之色。

    之前那位修罗魔主的化身,毕竟是化身而非本体,且还未真正对庄无道出手,就已被羲和元君拦截,陷入到了平等天内,威势不显。

    可这一次,那元始魔主仅仅一道魔天混洞神光,就给了她无可抗拒之念,神魂几被那浩瀚磅礴威压磨灭!

    庄无道亦是心中暗惊,他以为成就了太上,完成了正反混沌雷火元胎之后,在这等绝顶大能面前,多少能有些许抗手之能,可结果是事实给了他沉重一击。

    好在这并未太出乎意料,子午两仪梭虽是因此震荡了一番,却并不影响遁速。

    而庄无道也是紧随其后,在飞梭之外,布下了一个巨大的太极阴阳鱼气场。

    吞噬着那魔天混洞神光的余力,转而助推子午两仪梭。

    对方是远隔数百重虚空出手,在这远离天仙界,法则网络残缺不全的所在,遁速并不能尽如人意。

    半步混元与天道近乎同体,越是天道法则残缺不全的所在,越难发挥。

    尤其是当庄无道以乾坤无量,制造出属于自己的天道网络,再以‘子午两仪梭’全力遁逃之时,双方的距离,其实已是越拉越远。

    而后面的那位,如今也只有魔天混洞神光这类的手段,可以远隔着数百重虚空世界伤敌。

    果然须臾之后,就又是一道魔天混洞神光打来,庄无道则以不变应万变,依然是以大阴阳混洞神光化解。

    如此三次之后,那边虚空中,却又探出了数只恢宏巨掌。往子午两仪梭遥空抓下。

    元始魔主的声音,亦随之遥空传至:“吾曾立誓,必有一日,令杀罗摩衍那,残骨者身死道消,落入畜牲道,万世沉沦!今日当以汝性命,印证此誓。”

    庄无道唇角微挑,目现哂意,亦轻吟道:“吾恐魔主楸无此能耐。”

    十二口混沌灭劫剑,瞬时布于子午两仪梭外,结合阵图,庄无道催运轻云,直接就是一剑混沌变斩出。

    引天地万物为剑,使五行之灵逆冲,剑光斩出,顷刻间就将数道黑色巨掌强行破分斩裂。

    元始魔主的‘魔天一气元阴手’,亦是鸿蒙之术。可以远隔亿万里虚空伤人,将人擒拿碾杀,亦可以元阴之力,腐蚀一切!

    可若只论伤敌之距,却还是远远逊色于魔天混洞神光。且庄无道的混沌变,刚好克制了‘魔天一气元阴手’的元阴变化。

    而紧随之后,二人的交手,则是单调之至。那魔天混洞神光打来,庄无道则以大阴阳混洞神光结合虚空藏盾化解,一有魔天一气元阴手在子午两仪梭之旁聚成,庄无道就直接以混沌变剑将之斩碎。

    那元始魔主的两大鸿蒙神通,并不能干扰庄无道的遁速,反而是使子午两仪梭,聚合到了更多了元灵,速度超出了之前近倍。

    直到那第十一次‘魔天混洞神光‘,终在无有虚空藏盾补充的情形下,被庄无道以大阴阳混洞神光打散,那位元始魔主,似才有了放手之力。

    两门鸿蒙神通,都已暂时停住,而后那元始魔主的闷哼之声,再次遥空传至:“我感应那吞天螺不在你手,亦非在离尘宗,究竟是何人所得?”

    庄无道笑而不言,全无答话理会之意。

    追杀不果之后,只一句言语,就想要打听到吞天螺的下落,把他当成了什么?

    那元始魔主却也是识趣之人,一阵沉默之后,就又再次出言道:“此番是为你我私人恩怨,不涉离尘宗。且本座可已立誓,承诺千载之内,不会对你再次出手。”

    他说的是必有一日,令庄无道身死道消,落入畜牲道,万世沉沦。可究竟是哪一日,却未曾在誓言中明言。

    他斩杀这庄无道之心倒是甚坚,可究竟是一千年后,还是亿万载之后,却需!时机条件。

    不可能真因这誓言,牵累道自家道心。

    庄无道也是果决之至,立时把条件翻番:“一千载不够,魔主当立元神心誓,三千载岁月内不得与我为敌。”

    但凡魔渊出身之人,除了那位当铺主人之外,言语都不可信。这元始魔主,也不例外。

    所以庄无道,必要亲眼间此人发下元神心誓之后,才肯放心。

    他也确有讨价还价的本钱,吞天螺的下落是一个,离尘宗又是一个,

    此人说是不牵连离尘,好像是施舍似的。可若离尘真被牵连进来,会为此头疼的还是这位元始魔主。就如那灵感一般——

    “两千载,你这竖子天资高绝,三千载岁月吾无此自信。”

    接着也不待庄无道拒绝,元始魔主就已直接出言道:“今日本尊以元神立誓,只需离尘无法,能以吞天螺下落见告,本尊两千年内,必不与无法及苍茫魔主为敌。”

    一字字都俱与道源呼应,激荡起阵阵元力荡漾。

    庄无道见这誓言完结,又感应到内中并无破绽漏洞,才嘿然言道:“那吞天螺,已被无量真佛取去,此时在何人之手,非我能知。”

    这可并非是出卖无量真佛,而是对方将吞天螺取去之时,就已言明了有代庄无道承担因果之意,也是当时交易的条件。

    不过庄无道多少还是有些不好意思,感觉亏欠。拿了太上灭度真经这样的至宝,还要把别人推出去顶缸。尽管是出于人家的情愿,可也让他有些不安。

    庄无道已经在想着,日后如何补偿一番小乘佛门。

    可随即又想及无量真佛对自家的算计,还有那消失于典籍中的无量终始佛,庄无道又是一身冷哼,打消了补偿之念。

    那位佛祖,对他原就不安好心。

    “无量真佛?”

    那元始魔主一声惊咦,似是极度的震惊诧异,随后又一阵久久的沉寂,既未再继续出手,也未就此离去,只那神念感应,依然笼罩此间,追寻着子午两仪梭的踪迹。

    庄无道也不着急,其实再过不久,这子午两仪梭,就可以脱出那位魔主的感应范围之外。

    这元始魔主极度的狡猾,之前赶至珲仙界之后,就一直瞒着他与洛轻云的灵觉感应急起直追。

    一连数日,直到发现根本无法追及,要被他逃脱了,这才强行出手阻拦。

    如今这位,当是在验证他言语真假。

    果然等了大约半刻时间之后,那元始魔主的的声音,才又再次传来:“确实是落在无量真佛之手无误,誓言已证,你可走了。好自为之,两千载后,不要被本座寻到机会。”

    随着这元始魔主的神念气息,彻底消失,庄无道的口中,就猛地吐出了一口淤血。

    这是主动将那元始魔主打入到他体内法力残余,借这口淤血吐出,以减弱伤势。

    而庄无道也随即将那轻云剑与混沌灭劫剑阵等等一并收起,直接就已存神入定,开始修养伤势。

    洛轻云则站在一旁,摇头轻叹到:“师弟你的道业积累,到底还是有些浅薄了。”

    方才交手,庄无道输就输在了道业与道果上的成就,所以同为鸿蒙神通,却是全面溃败。

    那元始远隔亿万里虚空出手,距离数百世界,法力修为,其实已降到与庄无道差不多同等境界,最多只稍胜一筹而已。

    可双方交手的结果,却是那元始魔主完胜。如非半步混元收天道限制,更胜于大罗境,此时庄无道早已道消神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