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五一二章 魔天混洞
    短短两个时辰之后,庄无道就已带着那寰元君承诺的一应之物,盆满钵溢的扬长离去。子午两仪梭在虚空海带出了一道绚丽遁光,飞速遁离。

    他忌惮的非是太霄玄宗,而是灵感,在珲仙界耽误过久,那位帝君说不定又会给他制造些麻烦出来。

    两三日内,调集两三位大罗可能灵感无此能耐。可若这位与元始魔主及修罗魔主联手,还是有办法在五日之内,使至少五位大罗强者赶至此间。

    且随时时间推依,庄无道越来越觉危机感临近。所以庄无道,实不愿与那太霄玄门多做纠缠。

    “啧啧,都说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果然不假呢!有了足够的孝敬,便是剑主,也都可以什么都不顾,不在乎了。”

    云青依知晓自己已恢复在即,心情亢奋无比,跪坐在轻云剑上,眼眯眯的笑着。

    “虽说那不是钱财,可这次剑主真是赚得大了。我看那太霄玄门,真是富得流油。”

    “你这是讽刺你家剑主见钱眼开?”

    庄无道的心情也很是不错,难得的那自家剑灵开起了玩笑:“这些混沌玄气你若不要,我就丢给子午了。”

    元子午眨了眨眼,而后也笑了起来,她知轻云剑伤势未愈,正需混沌玄气恢复,所以并无此念。

    这不过是主人,对剑灵的调侃而已,

    云青依吐了吐舌,然后故作老实的在剑身上一拜:“是奴婢错了,剑主千万不要给了子午!见钱眼开的,其实是奴婢才是。”

    庄无道不禁莞尔,弹指在轻云剑上轻轻一敲。

    待得几人笑闹了一番,坐于几人另一侧的离华仙君,才又愁眉不展道:“主上,我只奇怪,那位灵感神尊,究竟是如何察觉到我等踪迹的?此事不解决,我恐日后都难有宁日。”

    “当是那灵感神通之能,此人的大神通着实可怖,且主上最近四处搜刮开窍奇珍,估计已不慎漏了形迹。不过情形,还是太严重。”

    洛轻云摇着头:“独可虑者,是这次珲仙界一战,又漏了不少根底给那灵感得知。好在这次,师弟无需全力而为,那灵感得知的有限。”

    庄无道亦在盘算着自己这次,泄露了多少底牌。大阴阳混洞神光是已暴露了,尽管这次他其实并未将这门神通极化到极限,还有那大悲九剑,也有被灵感认出的可能。再就是因果命运之法,自己在这方面的能耐,亦将被其得知。

    最严重的还是乾坤无量,这次看未曾施展此术,可其实他时时刻刻,都在以这门乾坤无量之术,制造出属于自己的法则网络。

    以太极阴阳鱼气场,代替那一方的天道,承载自己的太上之法,不至于被界域之力压制。也使得庄无道,连那业火锁链,都不能动用。

    ——不过这以乾坤无量为基础的天道之网,才是这次庄无道,能够轻松拿下寰元君之因。

    整体算了一番得失,庄无道就已摇头道:“此番得大于失,泄露的这些根底,其实算不得什么。至于那位神尊的灵感之能,我有办法解决。”

    说完之后,庄无道就又一个拂袖。这子午两仪梭内四周供奉着的四尊神像,顿时光华一闪,现出了雪月君,紫元君,太黄君,普天君四人身影。

    依旧是以后者为首,俯身一拜道:“谨遵仙君法旨,必不令那昊天无上灵感玄应大帝,再感应此梭踪迹——”

    语声至此,那普天君却又现出犹豫之色,欲言又止。庄无道只看了一眼,就知其意,当下哑然失笑:“我那分神化体,如真能走出一条信畏同体的神尊之道,倒是不妨收下你们四位,做那护法神将。”

    他知离尘宗内的信愿香火,有着定额。这边多增一分,那边就少上一分。

    这四人一直都是因信愿香火不够,神力来源不足以提升神源本质,才无法再进一步。

    可哪怕是这四位跟随在他的身边,得了足够的功勋,也需积累很长的时间才可,才可提升。

    p>然而跟随他却不同,苍茫魔主崛起的时间不长,神魔信畏一体的道路,也才堪堪开辟。手下似普天君这样靠得住的神灵,一个也无。

    且都是离尘宗的体系,不算叛门,所以四人今日都起了跳槽之念。

    有一个珲仙界为后盾,足可支撑起一位太上神尊了。自然也需足够的神力,作为其臂助爪牙。

    “谢过仙君!吾等感激不尽。能追随九玄重明平等玄应通冥神尊左右,是我四人必生修来之福,敢不为神尊尽心效力?”

    那普天君四人大喜过望,再次一礼之后,这才退入到了神像之内。

    接着就有一层层的神力禁纹,开始从内往外的蔓延着。元子午知其用意,并不抗拒,任由这神力禁纹覆盖了整只子午两仪梭,形成了一座完整的神纹禁阵。

    这是四尊护法神将,从离尘总山借来的神力,以阵法的方式,抗拒那位帝君的灵感之术,

    “说到九玄重明平等玄应通冥神尊——”

    洛轻云眯起了眼,目含异色:“那寰元君,我原本以为是个蠢货,可最后看他,却真有几分魄力,也算是一个任务。”

    庄墨灵亦是猛点着头,奶声奶气道:“我看那人什么代价都没付,就为自家找了个靠山呢。”

    庄无道闻言也是一笑,这次那太霄玄宗,确实是什么实质的东西都没付出,只说是尊奉玄重明平等玄应通冥神尊,为自家宗派的供奉神明而已。

    这可算是代价最小的投资,若他日庄无道能得证大罗,自可庇佑太霄玄门在其他界域立足。

    可如他庄无道在大罗之争中落败了,那么太霄玄门,也没什么损失。

    ——至于这次太霄玄门交出的那些东西,只是寰元君与那近万弟子的买命钱,不能混为一谈。

    “师弟对此人仍需小心,毕竟是太霄一脉,大意不得。”

    洛轻云提醒着:“我看那寰元君应下灵感之请,?必就是全因那道混沌玄气。”

    所谓的太霄一脉道统,指的是二劫之时的一位混元道祖‘太霄清玄道尊’所遗之法统。

    这一域诸界,有无数的教门,将这位‘太霄清玄道尊’,奉为道祖。那玄门四十九支中,更有十七支,出身太霄,

    而太霄玄宗的道统,正是纯正不过的太霄一脉,似那太霄坎元神雷,太霄巽风剑决,都是以‘太霄清玄道尊’遗留的法门为基础,衍化而来。

    离尘宗也同样如此,太霄重明离火,太霄重明羽化都天神雷,太霄重明离合神光这几门根本神决,也同样是绝尘子以‘太霄清玄道尊’的法门为基,研创出的功法,所以亦是根正苗红的太霄一脉。

    ‘太霄清玄道尊’已经陨落,如今的太霄诸宗,本是以混元道祖‘清虚天尊’为尊。可这一劫以来,离尘宗却是异军突起,声威远播,有了玄门小祖庭之称。于是与那‘清虚天尊’矛盾渐多,有了相争之势。

    太霄玄门对他出手,未必就没有以庄无道的人头,讨好那为‘清虚天尊’的意思。

    别看方才对他毕恭毕敬,卑躬屈膝,可一旦有‘清虚天尊’的法旨将下,太霄玄门不难改弦更张。

    担忧日久生变,哪怕有着四神将的封禁,庄无道心神中,也仍觉有些不妥处。故而那子午两仪梭,在远离珲仙界之后,依然是全速遁行,不留余力。

    也在当日,庄无道将那三道混沌玄气,打入到轻云剑身内,催化开后,一点点修复着轻云剑的暗伤。

    此事快不如慢,做得越仔细越好,不是一时半会之间就能恢复,急不来的。

    不过那十几枚与水母玄阴莲类似的奇珍,庄无道却是暂未服用。担忧会生出变故,自己却因需炼化药力之故,不能应对。

    果然两日之后,庄无道的眼神微凝,长身立起,远眺虚空。赫然只见一道气势煊赫,宏大无比的光华,忽然横掠亿万里虚空,往子午两仪梭飞遁的方向,轰撞而至。

    之前太霄玄门的‘太霄无极破灭神光’,威能就已是磅礴到了不可思议,可这道暗色光华,却更又超越前者之上。

    魔天混洞神光!

    出手之人,乃是元始魔主!

    那位灵感神尊,请动寰元君出手,果然不止是试探,还有着拖延时间之意,要拖延等到这位元始魔主到来。

    庄无道微心中一沉,而后毫不迟疑,身周左右就现出了一黑一白阴阳双翼。

    推升到了极限的‘大阴阳混洞神光’,亦是从子午两仪梭外,喷发而出。

    都是伪鸿蒙境的神通,二者间却相差了整整两个境界。可那位元始魔主出手之地,却隔着数百重的虚空世界,

    这魔天混洞神光打来,已经经历了无数的阻障,威能至少已消减了七成之巨。

    而当两道光华对冲时,顿时就显出了高下。魔天混洞神光看来威势更浩瀚磅礴,也不知融合了多少大道玄理在内,而大阴阳混洞神光真则更具玄意,更契合于天道自然,阴阳法理。此时更显坚韧,凝而不散,久久不息。

    前者跨越重重虚空,所以未能消减,而后者正是全盛之时。

    最终当那大阴阳混洞神光彻底消逝之时,那魔天混洞神光也只剩了些许残余。

    庄无道微一拂袖,顿时就有数百面虚空藏盾,列于子午两仪梭外。

    剩余的暗色神光,分明已是强弩之末,势不能穿缟,可在冲打于虚空盾上的时候,却仍有近百面虚空藏盾碎裂开来。整个子午两仪梭动荡,庄无道的浑身气血,亦随之翻涌不休。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