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五一一章 玄黄宙精
    “玉石俱焚?”

    庄无道面上再次透?了嘲讽之色,这也需太霄玄门有与他玉石俱焚的资格。

    不过他也听得出来,这寰元君的言语,确实是认真到了极点,并无半点虚假。

    若为灵奴,情愿拼命,情愿战死。

    不过他却毫无动容之意:“既是如此,那么本座成全了你等如何?”

    随着庄无道一个拂袖,那三道剑光就再一次开始了剧烈的元力波动。

    之前暂时镇压下去的剑力,蓦然有释放之兆。

    那寰元君的神情扭曲,最后只能无奈道:“先天混沌玄气与十种奇珍之外,我愿再添两枚七灵造化定魂丹,这已是小道我,所有的家当。”

    对方这般的做派,向来还是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还不够!”

    庄无道微微一笑,果然暂止住了三道剑光,可依旧是摇着头道:“若只这些,那就休怪本座辣手无情了。且道友以为,本座日后,可有斩绝你家太霄玄门之能?”

    这可是眼前这寰元君与太霄玄门近万弟子的买命钱,甚至关系太霄玄门之存灭。只这点东西,岂足以让他满足?

    如不让太霄玄门狠狠出上一次血,如何能消他心中之恨。

    此时的寰元君,却正是暗暗吸着冷气。对方御使鸿蒙之剑,却能御控自如,这分明是赤裸裸的示威。

    哪怕日后太霄玄门勉强撑过了这场劫数,眼前这位,也必定会亲手将太霄玄门道统断绝。

    略一凝思,寰元君还是咬牙道:“罢了!冤仇可解不可结,我太霄玄门愿再献上七种与水母玄阴莲类似之物,加上次一等的开窍奇珍十二枚,除此之外,还有九束珲仙界独有之物‘太阴玄元散魄灵光’,此物珍贵,十万年才产生一丝。我宗镇教之器‘太霄无极破灭神旗’,就是以此物为主材炼成。除此之外,已经不能再多。”

    只是这些言语道出,却见那庄无道神色平静,毫无松口之意。寰元君略一凝思之后,就又开口道:“我观道友修行年月,应当还极其短暂。诸般大法,皆已有成。可如今的大罗之争,已然临近在即,想必道友如今最缺的,就是时间可对?我这里恰好知一枚‘玄黄宙精’的下落,不知道友可敢兴趣。”

    庄无道终于动容,往来古今谓之宙,这所谓‘玄黄宙精’,正是时序之力的精华所聚,也是他现在梦寐以求的一件奇宝。

    传说以道门秘法催动‘玄黄宙精’,可以借得万载岁月。最高可在几日之内,经历万年岁月。

    这正是他最急需的东西,无论是那北冥大仙的一生道业,还是太古魔主的,都需要大量时间去参悟。

    还有羲和元君赠予的那块造化源石,尽管只有一小片,却也至少需上千载的时间,才可能悟出些许皮毛。

    然而正如这所寰元君言,大罗之争在即,他已没法等待。之前这本是他最忧心之事,也是他最大的劣势。却没想到,如今破局之机,就在眼前。

    如能有这么一枚‘玄黄宙精’之助,那么这一次的大罗之争,他必定能够在法力修为上更进一步!而一身道业积累,那时也再不逊色于他人。

    “寰元道友所提之物,莫不都是恰合本座所需,真不能不使人佩服。”

    庄无道彻底息了杀意,也使那庄玄通与庄九真二人,都收起了剑光。

    这不是他大意轻心,而是他确有着足够的把握,使后者不敢生出悔意。

    “只是我也奇怪,你既有这般敏锐心思,灵念感应也是超越,远强于寻常太上,为何方才还敢对本座出手?难道真辨不出强弱不成?”

    “仙君这又是在嘲讽小道?说小道有眼无珠?”

    那寰元君一声苦笑,解释道:“哪里是什么灵念感应超越?只因小道擅长炼器,所以能观感仙君这口仙剑,看似剑威不凡,可其实剑身之内仍有不小暗伤。且道友既是为那水母玄阴莲而来,想必还需此等开窍之物,至于那‘太阴玄元魄灵光’,是因方才感应到仙君,使用过太阴法域,故而用言语一试,看能否使仙君动心而已。说小道心思敏锐,更是愧不敢当——”

    话至此处时,寰元君的目中,更隐隐生出了怒恨之意。

    庄无道一望就知,这必定是那灵感神尊,在引诱这寰元君之时,必定是动用了什么手段。

    此时这位也必定是已回过神来,自然是对那灵感神尊,生出了不满愤恨之心。

    看那眼神,分明已是怨毒之至,将灵感恨入到了骨髓。

    不过这都与他无关,哪怕这寰元君知道了是灵感的手段又如何?

    太霄玄门的势力,只及这珲仙一界,便是这寰元君,也轻易离不得此界。

    这次若死在他庄无道手中,正可借刀杀人,以一道混沌玄气解决太霄玄门。若然未死,那么对于灵感神尊而言,亦无半点威胁,完全是不痛不痒。

    这当是与这一界的香火之争有关,他只略有听闻,只听说灵感在这一界香火传播被阻,与太霄玄门之间多有龃龉。所以之前,颇为意外。

    不过他如今,懒得去计较此事究竟,也并未放在心上。

    再一招手,庄无道将那轻云剑也一并收入到袖中,对面是高明器师,他不愿对面这寰元君感应到更多轻云剑的奥妙。

    “也罢,今日之事,变就此了结。不过所有一应之物,需得在一个时辰之内,为本座取来。还有那‘玄黄宙精’,你可以说了,究竟在何处。吾需此言,入不得第三人之耳,你太霄玄门又有何人知晓?”

    “‘玄黄宙精’的下落告知仙君无妨,只是仙君也需承诺,我宗弟子日后前往天仙界,能得仙君庇护。”

    寰元君却开始提条件,也不管庄无道铁青下来的面色,自顾自的说着:“作为交换,我太霄玄门,也可供奉‘九玄重明平等玄应通冥神尊’为我家神主。小道略知那位九玄魔尊的教义,以其大能,分明可同列神魔二道。”

    庄无道再次一楞,不由又仔细看了一眼这寰元君,不意此人,还有这等样的魄力?

    这珲仙界的情形,他倒是知晓一二。因太霄玄门的打压,各方神尊大帝,在这一界都被封禁,列为邪神。

    然而太霄玄门历经百余万年,亦未培养处什么成气候的神明。往往也是才有了崛起之势,就被各方神尊联手攻灭。

    珲仙界安定了百万载,人口众多,且又是独家占据。

    若苍茫魔主能够得以在此界传教,那么收集到的信愿神力,就可等于四五十个与珲仙界同等的世界。

    且当初他确定苍茫魔主的教义之时,其实就有着让他那恶念化身,同掌敬畏之念的图谋。

    “寰元道友好魄力,那位帝君当真看错了你。”

    庄无道一声大笑,而后那声音就温柔的让人不可思议:“有何不可?同为太霄一脉,本就当守望相助才是。自你太霄玄门,奉迎苍茫神尊之日始,便可受本座庇佑,无论是天仙界,还是那诸天界域,都大可去得。”

    言语虽有些狂妄,然而此时的他,确有化身擎天大树,庇护一方之能。

    且在这一界域之内,必当有他的一席之地!

    寰元君目中微现精芒,而后强行压抑住了心绪,朝着庄无道深深一礼。

    今日是太霄玄门的灾劫,可谓是祸福相生,此时虽吃了点亏,可对于未来的太霄玄门而言,却未必不是一场福缘。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