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五一零章 花钱买命
    庄无道只凭感应,就知这道光束,可以一击灭杀元始!甚至有因果之力,寻常之法,根本无法闪避挪移。这才是那寰元君与太霄玄门,敢于接下灵感请托的缘由么?

    没怎么思索,庄无道便已稽首一礼,口吟道决。

    “天地易转,偷天换日!有请寰元君道友,代我受此一灾,”

    偷天换日,乃是他的第八十三门神通玄术。原为三品之法,然而在连脉通窍,战魂之体,正反混沌重明元胎与诸般器物推升之下,最高亦可强化至超品之境。

    然而若只如此,还达不到偷天换日之能,然则庄无道此时道出的‘天地易转,偷天换日’诸字,却是锁命真言。

    一字一句,皆能锁因定果,改易命运!

    在他太皇福德如意图大乘之后,这门神通在他手中,威能又远胜过诛天魔主无数。

    当最后一字道出时,庄无道与寰元君二人的身影,就开始扭曲转化。

    寰元君骇然色变,拼了命的抗拒着,倾尽一切的试图终止着虚空变化。所有一身大道神通,只要能够用得上,都不惜代价的施展,全力而为,可却全然无用,根本就无法抵御。

    命运因果皆已注定,使得这周围的所有一切,都开始与他为敌。甚至那茫茫天道,也在阻扰着他的动作,顺从着对面的锁命真言。

    一个闪化,那寰元君的身影,就已出现在了之前庄无道所在的方位,而那太霄无极破灭神光,已经近在咫尺。

    手足冰凉,寰元君的目中,已经现出绝望之色,然而求生的本能,又瞬间使他恢复了思绪。猛一咬牙,寰元君直接将那紫金三足巨鼎当成了盾牌,置于身侧。同时将一枚丹药取出,猛然捏碎化开,化成点点灵光,散入自身元神之内。

    当太霄无极破灭神光冲击而至,无声无息,就将这件品质高达先天上品的灵宝,轰成了粉碎。而后那死白光束又继续冲击往前,横扫一切。将寰元君身化之黄风,亦一并破灭粉碎,使一切都归于虚无。

    不过等到这太霄无极破灭神光掠过,却有点点魂灵聚集,现出了寰元君的元神影像。那紫金三足巨鼎的碎片中,亦飞出了几点精血,迅速恢复着,只是须臾间,就已形成大致的骨架。

    “嗯?这是,七灵造化定魂丹?——”

    庄无道亦颇觉意外,那太霄无极破灭神光,便是身具八阶巅峰不坏金身的他,亦自问难能抵御。

    这个寰元君,居然还有这等样的保命之法。

    那七灵造化定魂丹,乃是这寰元君能生存下的主因,不过这位却也是有着几分巧思,提前将部分血肉,寄托于紫金三足巨鼎之内。

    毕竟是先天上品的灵宝,太霄无极破灭神光能够将紫金三足巨鼎之打破,却无法将这紫金三足巨鼎的碎片,一并寂灭。所以那几滴精血,可以得存。

    而到了寰元君这个境界,滴血尚存,就可肉身不灭。

    只是这人性命挣扎至此,也该结束了。

    庄玄通与庄九真二人,强控真火冷剑剑势,引而不发已经有数息时间。此时再次出手,顿时就封锁了那寰元君周围层层虚空。

    眼见就要将寰元君再次重聚的肉身元神,再次打灭。庄无道却听那寰元君的声音,忽然遥空传至。

    “道友请住,我太霄玄宗愿以五株水母玄阴莲献上,与道友议和——”

    庄无道闻言不禁微一愣神,太霄玄宗自然没可能有五株水母玄阴莲,不过类似的灵珍奇物,应当还是有不少的。

    太霄玄宗除了独霸一界之外,周围几处世界,亦有其势力传承。一百二十万年积累,不可小觑。

    不过他却并无停手之意,五株水母玄阴莲虽是使人心动,却还没能使庄无道,忘记方才这寰元君与太霄玄宗众人的手段,是何等的霸道狠辣。

    太霄无极破灭神光轰击之下,若他没有偷天换地的手段,此刻早已身亡。

    两式真火冷剑,一一右,就似两枚火色之花,继续绽放展现,将寰元君骨肉削飞寂灭。那轻云剑,也继续贯空而下,封死了那寰元君,所有逃生的可能。

    然而这时,寰元君的声音却又传来:“再加三道先天混沌玄气!”

    那三道剑光,顿时半道止住,庄无道那必杀的决断,终于被这位的言语摇动。

    微一愣神,庄无道不由讶异的,向那太霄玄宗看了过去。这个太霄玄宗,居然还藏有着这东西?

    三道先天混沌玄气,这都足以使轻云剑再恢复一层,提升到八十一重仙禁,接近此剑全盛之时了。

    神宝阶位的轻云剑,也必可使他的大悲九剑威能大幅提升,再次极化,

    心中不禁升起了一个难以压抑的念头,闯入那太霄玄宗,夺取那先天混沌玄气。

    他倒不疑心这东西。会藏在这寰元君的身上。方才那道太霄无极破灭神光,已经将这位随身的一切小虚空,就尽皆打灭。所有携带之物,要么是被太霄无极破灭神光摧毁,要么是飘零虚空,真有先天混沌玄气,他早该发觉了。

    “我太霄玄门有准八阶仙阵‘太霄神虚无极阵’护持,五位麒麟法体守护,且俱为太上,道友或有神通大法,可以打破我太霄玄门本山门,却至少需耗时三五月之久。只问道友,可有这许多时间恢宏?”

    那寰元君的面目扭曲,这是因被那重明离火烧灼,极致的痛苦导致。

    不过此时此刻,他已顾不得这些:“且即便道友能攻怕我太霄玄门,小道那些弟子,也必定先将那先天混沌玄气毁去,让道友你一无所得。”

    庄无道微微一哂,他可没有强攻太霄玄门的意思,哪里需要三五个月?不过也需一定时间,如今的他,哪怕是三五天时间,都耽误不起。

    且这寰元君后一句,倒也说得没错,只需太霄玄门之人,将那先天混沌玄气随便打入到一件器物之内,庄无道就将无可奈何,那时候必悔之莫及。

    没了先天混沌玄气的太霄玄门本山,对他而言,也没什么价值。

    如此说来,此人的性命,倒是被他保住了。

    心中一叹,庄无道却并未立时答应了下来,目光又转向了另一处虚空,眼现玩味之色。

    那寰元君立时会意,主动道:“我已命他们停下,道友剑前,我等必不敢生任何妄念。”

    那虚空之外,乃是太霄玄门十二艘六阶仙舰,以及一众舰船。待得这些仙舰一至,便可将那太霄巽风坎雷剑阵,一举推升到七阶层次。

    然而寰元君却已知,眼前这位的修为法力,虽只限于太上之阶,然而一身实力,却可直追元始。而且是在这一域,法力完全不受限制的元始境。

    甚至其一身神通玄术,比之那些排名靠后,四十五位以下的大罗境,还要更难缠数分!

    更知对手,绝非是一座七阶仙阵就可拿下。

    原本以为,一位太上境再强也是强得有限,有这一界的天道与太霄无极破灭神光压阵,自己已居于不败之地,可这一次,却真正是踢到了铁板。

    见远处那些仙剑,都纷纷停住,庄无道这才满意的微微颔首,不过他语气间,却不免又透出讥诮之意:“道友欲以这先天混沌玄气与奇珍买命,可问过了本门弟子?别是道友你自作主张才好,事后又该如何向你太霄玄门一宗上下交代。”

    在那样的时候,这寰元君居然还想着求饶,语气也在刚才悄然变化,在他面前自称‘小道’。他眼前这位,真是没骨气到了极点。

    然而那寰元君,却是面不改色:“我只知今日如不求饶,不独是小道我,便是此间近万太霄玄门弟子,亦将一同陨落。道友已生杀机,不会留他们活命。太霄玄门若因此而灭,我寰元愧对祖师。且那先天混沌玄气与奇珍,皆是出自小道私人之物,与宗门无关。”

    ——至少三万年来,太霄玄门之?,并无人能继他衣钵。再若此间万人随他陨亡,不出千载,太霄玄门必有灭亡之忧。

    太霄玄门独尊一界,早已使无数人暗恨不满,也在此界中积累了无数的孽力。

    以往门中历代都有太上坐镇,还可压住气运不失。可一旦他寰元陨落,下场可想而知。

    庄无道嘿然一笑,目光在那太霄巽风坎雷剑阵之内的诸人脸上扫过,只见这近万太霄玄门弟子,或愤愤不平,或羞怒交加。或平静以对,可对于寰元君,却并无不敬之色。

    他本还有意讥嘲几句,这时却收起了这念头,有些好奇道:“那先天混沌玄气是私人所有?是取自何处。”

    其实他更奇怪的,是这寰元君,居然未将这先天混沌玄气使用。

    “其中之一,是不久前灵感神尊赠予。本欲将我这玄雷赤玉盘,也提升至后天上品,可惜事与愿违。”

    那寰元君解释之时,目中也同时现出悔意。正是为了凑齐三道混沌玄气,他才答应了灵感之请。

    却不意那玄雷赤玉盘未能如愿晋阶,反而损失一件先天上品的三元如意鼎。

    心中滴血,寰元君尽量语气平静道:“若然道友愿意放过我等,小道便命人将我那些东西,从我教总山取来。”

    庄无道却是微一摇头,手中忽然现出了张符箓:“让我放过你等可以,不过却需受我一符。”

    “神纹血禁符?”

    寰元君遥遥看了一眼,就已目眦欲裂,神情暴怒。对面这人,居然是欲将他拘为灵奴!

    “道友何需这般羞辱于我?我寰元君今日求饶,是为我太霄玄门忍辱偷生,却绝不甘为他人奴仆。若道友一定如此,是逼本道及太霄玄门,与道友玉石俱焚!”

    语气铿锵,含蕴壮烈之气,与之前的卑躬屈膝之态,大为不同,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