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五零九章 太霄无极
    此时寰元君的心内,已经隐隐生出了悔意,当初接下那灵感神尊的请托之时,便该更谨慎一些,再仔细查一查此人根底才是。不过他却更知此刻,悔已不及,

    法域溃败,寰元君的一身修为境界,都俱被压落二阶。那庄无道的人影,则已现身在了寰元君的身后,一道大阴阳混洞神光,就在近在咫尺的距离打出。

    那寰元君整个人在这刻化为一团黄风,又御使灵宝,使一尊巨鼎压落于身后,可依然难敌这太阴太阳之法。随着‘轰’的一声惊天巨震,那三足紫金巨鼎,赫然被那大阴阳混洞神光强行打飞,飘荡于虚空。

    当那黄风散去,寰元君的胸腹处,也赫现出了一个巨大的孔洞。而庄无道御使的青蓝剑光,已经裹挟着浩瀚剑华,从天而降!

    正是临江仙剑,锁因定果,扭曲命运。

    寰元君面不改色,拂袖一指,一片青色剑潮瞬时从那袖中蜂拥而出,击打于那轻云剑的剑身之上。

    随着一片的‘叮当’声响,无数次可使数万里山岳崩塌的元力暴震。

    可那轻云剑却依然是破开了那成千上万的青色小剑,势如破竹的强行斩下。

    不过有了这剑潮阻拦。寰元君已为自己争取到了一线生机。身影依旧化成狂风挪移,到了数十里虚空之外。

    只有左臂下半截空空如野,那截手臂,已是被那轻云剑斩落了下来。

    他入道修持已有二十万载,身具六阶不坏道体,早已有了滴血再生之能。身躯须臾间就已恢复如初,只是伤了些许元气。

    不过此刻寰元君的眼中,却是满布阴霾,心内已经是隐隐有了几分忌惮惧意。

    二人交手至今这才不到一刻时光,他寰元君就已被对面,几乎逼迫到了死境!

    方才那道黑白光束,还有那剑,居然鸿蒙!不但是是真正毫无破绽的鸿蒙之术,只论威能,也已超越过了普通鸿蒙之术法的范畴!

    怪不得,此人敢口出狂言,那般的自负。

    ?p>再看对面,那青袍少年依然是从容自若,脚下踏着那太极阴阳鱼气场,信步行来。

    此时漫天的火蝶,在虚空中纷飞飘舞,风助火势,在这一方虚空的狂烈巽风之中,不但不曾灭去,反而愈来愈是凶猛狂烈。不断的分化,数量不断的增长,已至百万之巨,一只只落于剑阵之内,那些修士身周,使得所有人皆骇然色变,不能不顾忌三分。

    这已成太霄巽风坎雷剑阵中最大的祸患,在剑阵中那诸仙合力,破开那重明神鸟之后,立时招出无量的太阴癸水,试图扑灭着周身火蝶。

    然而那火蝶却有着不灭之性,这太阴癸水,只能压制火势不再蔓延,却难以完全灭除。星星火点,依然缠于周人周神之外,只需稍有松懈,就可复燃,

    而整座太霄巽风坎雷剑阵,也只能抽出部分余力,再次打出一道粗如巨龙临世,威能高达九阶的太霄坎元神雷、

    只是形势依旧如前。这雷光才贯空而至,将庄无道的身影笼罩,就已被他强行转嫁开来,转而劈头盖脸的,就向那寰元君的头顶轰落了过去。

    雷法威能,居然亦是无中生有,再增三倍神威!

    寰元君此时已郁闷到快要再吐出血来,眼中亦同时现出了几分疑色,这到底是何等样的术法?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不对!他或曾见过,是九玄重明平等玄应通冥魔尊——

    一位代替阿鼻平等王,新近崛起猜不到七千年的魔尊。在这一界中,尚不成气候,不过这位的信徒,却在这短短几千年,无中生有,激增至数千之巨,渐有大兴之势。

    其中有几门术法,就与之相似到了极点。

    来不及思索,那太霄坎元神雷已至头顶,寰元君并不抵御,身周蓦然一层雷域张开,倾尽全力吞噬消弭着这太霄坎元神雷。

    身周则继续剑潮狂涌,在那轻云剑的斩击重压之下,不断的破碎,不断的崩灭。

    寰元君也不求伤敌,自求能对这剑牵制一二。三足紫金巨鼎罩于周身,脚下则现出一面玉质卦盘,不但将他一身雷域力场强化到了极限,更死死抵御着庄无道的法域冲击,使寰元君的一身修为法力,,勉强维持在金仙阶位。

    然而在那道太霄坎元神雷之后,虚空中却又有一道紫红光雷突兀轰下,威能不但更胜前者,且那雷法大道,分明已至绝巅。

    “太霄重明羽化都天神雷?”

    寰元君的瞳孔一缩,认得这是与太霄坎元神雷同出一脉的太霄雷术,乃是天仙界离尘宗独有的神通大法。

    这雷来的毫无预兆,却只是一击之间,就已将他周身的雷域力场,强行破碎了开来。

    “怎么可能?”

    寰元君心中难以置信,二人在雷法上的造诣,怎就差距如此巨大?

    直到下一瞬,寰元君才发觉又一股无形的域场,已经覆盖此间十万里虚空。

    也在这一瞬,寰元君才突然惊觉,从方才开始,那太霄巽风坎雷剑阵,就已经无法再使用太霄巽风剑气。也不止是巽风剑气,包括所有与雷法性质有异的术法神通,都已无法施展。

    又是以己身之法,代行天道!

    这十万里虚空之内,已经只能容许雷火之术,也只有对面这位青袍少年能够例外。

    甚至哪怕身为太上境的寰元君,亦不能超脱这一域场之外!使他身前十万‘太巽子母无量剑’,都已消了巽风之术,此时在那青蓝飞剑的冲击破斩下溃不成军,几有被横扫一空之势。

    而那太霄重明羽化都天神雷,在将他身周雷域力场打破之后,更是直迫本体。

    鸿蒙之术,居然又是一门鸿蒙之术!

    三足紫金巨鼎发出淡淡的荧光,阻当着那紫红光雷,寰元君的袖中,更有着七枚剑丸,转换太霄坎元七修剑,代替那‘太巽子母无量剑’,抵御牵制这那青蓝蓝光,不使后者有会施展鸿蒙剑诀。

    不过就在这一刻,庄无道那两具身外化身,也同时现于寰元君的左右。都是面无表情,将两道剑光,匹练一般的怒斩落下,如大火席卷,寒焰缭绕。

    天地大悲赋,真火冷!

    那剑影如火,潮卷而来。然而此时,寰元君的脸上却是不惊反喜。

    “太霄无极,灭却乾坤!给我灭了此獠——”

    随着他这声轻吟,一道青蓝光华忽然从遥远虚空冲凌而来,在寰元君的神念指引之下,直击庄无道本体所在。

    太霄无极破灭神光,那极致的威能,直到冲击庄无道周围万丈处,才开始显现,破毁一切天地法,灭却所有虚实物。

    庄无道亦微觉讶然,他只知这一界中,那太霄玄宗的大概,却不知这一宗的底细如何,有着何等样的神通玄法。

    不意这家,居然还有这等样的强横大法?

    看来光华的来处,应当是出自太霄玄门的本山方向,应该是此宗用以镇压教门的手段了。怪不得,那诸天玄门,都拿之无可奈何。那诸多大罗元始,都为之束手。

    以这门太霄无极破灭神光的威能,足可抵得大罗境打出的鸿蒙神通了。在这异界之地,哪怕大罗亦需忌惮数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