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五零八章 激战寰元
    庄无道虽不认得这寰元君的形貌,不过在这一界内,仅只有寰元君,这一位太上。且能够动用这般实力的,也只有一个太霄玄门而已。

    千位灵仙,其余亦都是登仙境,甚至散仙位业。这等声势实力,只论仙人数量,在天仙界内都可以比得道门四十九脉之下,任意一家二三等的宗门了。

    对于珲仙界,庄无道了解不多,苍茫魔主在此界的信徒,也只数千人而已,否则的话,又何至于感应不到这太霄玄门的异动?

    他只知这一界,都是太霄玄门独尊,自从太霄玄门崛起之后,整整一百二十万年来都是如此。

    其余玄释二门宗派,都无生存的空间,只能挣扎求存,让天仙界各家上宗都无可奈何。也正因在这一界传承几乎断绝之故,哪怕大罗出手,亦是得不偿失。灭去了太霄玄门之后,倒是可能便宜了他人。

    整个珲仙界,因阴阳平衡之故,也只有魔道还算有些起色,能够勉力与太霄玄门抗衡。

    不过昔年太霄玄门之祖,亦因在清理诸宗势力之时做得太过,不留余地,引发了众怒。在飞升地仙界后不到三千年,就已陨亡。

    之后太霄玄门历代都有天赋超绝的人物,可最后都没能走出珲仙界,往往三五千年内就会折戟沉沙,在天仙界根本无法立足。

    哪怕太霄一脉的道祖源流清虚天尊,也无法回护。

    庄无言眼前这位寰元君,也是如此,困居此界已达十二万载,限于这珲仙界极限之故,并无法突破。却因住劫即将到来之故,进退失据。

    其实这位战力不可小觑,哪怕不及金灵子与泰皇,也不会逊色太多。

    估计这也是那灵感神尊,明知这区区一个太霄玄门,根本就奈何不得庄无道,可依然将这寰元君诱到他面前之因。

    也正因困居在珲仙界,消息闭塞,不知平等王与灵感神尊之争,也察觉不到整个界域都是暗潮四起。居然敢主动卷入这场险恶风波内,真是不知死字是如何写的。

    无道估计那‘昊天无上灵感玄应大帝’镇压天机时,只怕是连这位的元神感应,也一并镇压瞒过了,否则这位何至于蠢到这地步,被人利用?

    在他眼中,这位连同太霄玄门,都是那灵感神尊推出来的送死小卒,然而那寰元君,却明显不做此想,此刻只是冷笑:“火中取栗?何为火,何为栗,且等战过再说。入了我太霄巽风坎雷剑阵,还从未有人能生还过。”

    这位明显没有与庄无道废话之意,语音未落,就有数千上万道巽风剑气,四面八方的飞斩而来。

    这不过只是对面的试手,别说是他,普通的太上境都可轻松应付,庄无道并不在意,神态悠闲自若:“本座不知那灵感神尊,到底给了你太霄玄宗多少好处,让你寰元君甘心赴死。不过我若是阁下,便该再仔细思量一番后果,灵感自身都奈何不得的人物,归宗可有能力办到?本座可给你太霄玄宗最后机会,若阁下退走。那么今日之事,本座可以不与你太霄玄宗计较。“

    说着话的同时,庄无道却毫无任何动作,只是将那太极阴阳鱼气场张开,而后直接就以身周的虚空藏盾抵挡那些剑风。

    虚空藏盾此术威能本是三品,以三品之术,得一品之实。此时又经历庄无道以各种宝物与神通极化——先天战魂,太上境界,天命神域,蒹葭镯等等,此时这术法的威能亦可达超品巅峰境。

    尤其是在庄无道,修成了正反混沌雷火元胎之后,这虚空藏盾产生了正反两重变化,更加难以击破。

    此时当那数百面虚空藏盾,层层叠叠的张开,果然就如一面岿然不动的大山磐石,任由那巽风剑气击打,也不能使之有半分动摇。且毫无死角,哪怕一点破绽也无。数百面盾轮流替换,往往在力不能支,快要碎裂之时,就有其他的虚空之盾顶上,使那些巽风剑气无功而返。

    这是庄无道对自身神通活用后的结果,以往无法使用,是因虚空藏盾的数量太少

    可今时今日,庄无道最多能招出上千面的虚空盾护卫左右,且能十二时辰时时不休的维持。

    同阶位没有鸿蒙层次的神通玄术,修想打破这千面虚空藏盾。

    寰元君见状也微一皱眉,只这一次试探,就已感应到了对手,的确非是寻常的太上境能比拟。

    对方在这珲仙界周围,法力居然不受多少压制。那脚下的太极阴阳鱼气场,竟似在天地之外,另建了一方‘天地’,与此方的天道法则抗衡。

    简直就是让人匪夷所思,这等能耐,哪怕是大罗境界,也未必能有。

    不过这反而使他释了心中之疑,这般棘手的人物,也难怪那灵感神尊,舍得用那般的代价,只换取他拖延此人数日。

    “嘿,本道这一生所见狂妄之人,以你为首!”

    整座太霄巽风坎雷剑阵,在这一刻无数的太霄坎元神雷炸开,须臾间就已形成了一道巨大的雷柱,往庄无道的头顶上方冲贯而下、

    同时在寰元君的身周,整整有三大法域同时张开。

    他已知对面的这位,以寻常之法,根本就奈何不得,所以出手时已无任何的留手!

    尽管仍不知对方的虚实,然而他有这一整个太霄玄宗,一个世界为依靠,同等境界,断然没有落败的道理。

    轰!

    一声闷响,传遍虚空,无数狂风平地而起,可见一口口细碎的剑气藏于其内,甚至割裂时序虚空。

    只一眨眼,那近千面虚空藏盾,就有了破裂之势。

    可就在这时候,那些虚空藏盾却在这刻全数虚化,任由那狂风剑气与坎元神雷冲入了进去。

    可随后寰元君,就忽见一片片的剑气羽翼,出现在了庄无道的身侧,而后下一刹那,所有的一切,无论剑气神雷,都全被转嫁反弹!

    巨大的坎元神雷,直接就轰击在了剑阵之上,那巽风剑气,亦反过来将他整个人环绕包裹在内。

    庄无道的冷笑声,亦在同时传至:“可能真是庄某狂妄,然而你等,却是真正的坐井观天!”

    一头巨大的火红赤鸟,忽然从虚空胎膜内直撞出来。遁速快极,庞大的身躯,毫无花巧的撞击在了太霄巽风坎雷剑阵外围。

    猛烈碰撞,那裹挟来的庞大道力,几乎就将剑阵震散,炽热烈火,燃烧着整片虚空海洋。

    “这是?”

    寰元君微一愣神,而后就发觉那虚空胎膜之内。赫然有近五千具雷火力士,密布在界障之内,一座山巅处。

    力士只有五千之数,不及太霄巽风坎雷剑阵人数的一半。可那雷火力士中的每一尊,都有着太上级的法力。

    其最中有着完整法域内天地,可以勉力与太上境抗衡的存在,亦是三十六尊之巨,更占据了那方地域的所有灵脉。

    庄无道非是此界之人,所以被天道排斥,可那些傀儡力士,却是取这方世界之灵,这珲仙界之土。

    除此之外,更有着特殊的‘天道法则’,覆盖那方虚空,使雷火之威,大大增强。

    以己身之法,代替天道么?

    而此时这座大阵,几乎所有的力量,都已加持于那火红赤鸟之上。

    那太霄巽风坎雷剑阵虽未就此崩散,然而其中近半修士,都是面色苍白,显是被这一击,震动内附。

    那界障之内,还有两个与庄无道酷似的身影,也同时随在了重明神鸟之后,正踏出了虚壁障。

    这定是此子的化身,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以本尊为诱饵,使他们追出到虚空海外,注意力只及本体一人。而这位的分身化体,则在界域之内从容布阵。

    不过这到底是何等神通?一瞬之间,就可完成一座超大规模的六阶仙阵?

    “兵书有言,知己知彼,则百战不殆。寰元君,你连你的对手,是什么样的人物都没弄清楚,就敢贸然出手,岂非是愚蠢之极?常年在这琨元界称王道祖,真小看了这一域的英雄,”

    庄无道眼中满含着讽刺嘲意,恰好那剑阵,又是一道淡蓝色剑光冲起,飞斩过来。然而才刚至庄无道的身侧,触及到那羽衣般的片片剑气,就已再被转嫁反弹,反击而回。且更力量倍增,赫然激增三倍之威!与那重明巨鸟内外交攻,使这座太霄巽风坎雷剑阵,阵脚终于有松动之兆。

    而此时庄无道的身影,则赫然已从剑阵之内突兀消失,只余方位飘渺难测的残音留下:“庄某的风格,一向喜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既要本座神死道消,那么庄某亦不可无回应。”

    他此身虽非是大罗境,然而对上一个小小的太霄玄宗,却还是自信慢慢,绝无难处。

    要将这珲仙界的霸主宗派覆灭,或者有些困难,可若只是将此宗重创,将这寰元君斩杀,却是轻而易举,手到擒来。

    到那时候,自有人会向太霄玄门扑过去,食其血肉。

    寰元君一言不发,目中隐现灵纹,法决引动时,无数的深蓝色雷光,四方漫卷散开。太霄玄宗最擅长二种法门,一为太霄坎元神雷,一为太霄巽风神剑,俱在他手中达到了极致,登峰造极。

    随着这太霄坎元神雷漫卷,周围数万里虚空一切,都印照于他神念之内。

    可就当他的意念,终于捕捉到了那庄无道的踪迹时,寰元君却是心底微沉。

    赫然五种威能浩瀚,且性质截然不同的法域,蓦然在这位的身周爆发开来。

    双方大道法域冲击对撞,寰元君的口中,竟是吐出了血来,眼现骇然不可思议之色。这个人,一身五大法域,居然都是高达超品阶位!其中两种,居然是一接近了超品之巅。这究竟是如何修炼出来的?这怎么可能办到?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