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五零七章 太霄玄门
    庄无道闻言,不禁容颜一肃,郑重颔首道:“无)省得,师姐教诲,不敢或忘!”

    所谓的玄宗大圣,乃百万年前妖族中一位不世出的人物,曾在大罗中排位第三。

    可惜在与洛轻云争夺混元道契之时,死于洛轻云的剑下。据说就是被后者的十三剑‘阴阳乱’,生生斩灭。

    可话是这么说,只要能够有继续强化这门神通的机会,庄无道却是绝不愿错过。

    此时随着庄无道灵决一引,就有无数的灵识念头,循着此方地脉灵流,往那四面八方探查过去。

    珲仙界虽不及天仙界,却也是地域广大,超过星玄界十倍以上。这种等级的大千世界,没可能只有一枚水母玄阴莲,

    只是当庄无道的意念,循着四方灵脉扫荡了一番之后,却不禁是微一摇头,眼神无奈,

    似水母玄阴莲这等至宝,果然是可遇不可求,不是那么容易寻得的。所有的灵机,皆被天道遮蔽,很难感应其存在。被这方天地排斥,连带着他的神念也受到了影响,敏感度大为降低。

    洛轻云昔年能够查知此物,是仗着半步混元的修为,且也是机缘巧合下,才能察觉。他庄无道仍差距甚远,此时灵念,只能在这一界内,覆盖极其微小的一域。

    其实与水母玄阴莲同阶的奇珍,倒是感应到了两件。可惜庄无道用不上,就没必要摘取,免伤天德。

    若他现在时间足够,倒是不妨把整个珲仙界,排查感应一番。可惜,哪怕是他如今已成功证道太上,也依然是诸事缠身。

    ——且如今这处地底洞窟的周围,赫然是已布下了天罗地网。若非是他此刻以神念感应此方界域,几乎就要被对方瞒过。

    此界修士既已察觉,那么在这里多留无益。

    一个弹指,将那水母玄阴莲聚满了秽气的莲叶,全数烧化融灭,庄无道随即就眼含冷哂之色:“这浑天界的那位,看来是心怀不善。外面的布置,蓄谋已久了,准备十足。这次离去之前,只怕还要战上一场。”

    “是那位神尊的手笔?”

    洛轻云闻言讶然:“他该当知晓,这区区一位太上境,留你不住才是。或者,只是为拖延时间?”

    ——只需牵制住庄无道一两日时间,就可能生出变故。

    “究竟如何,我亦不知,浩劫天图内运势走向起伏颇剧。”

    庄无道紧抿着双唇,眸里杀机显现:“究竟如何,稍后就可知究竟了。”

    果然只是一瞬之后,就有一道气息急速瞬闪而来。通过类似星玄界中那灵界通道般的捷径,只用了几十个呼吸,就已到了这地渊之内。

    那人一身法力气息,赫然也是太上境界,出现在这地河暗流附近的同时,那意念就已将此间四下扫荡了一遍。

    感应到那已经在燃烧中的水母玄阴莲莲叶,此人眼中,顿时现出了遗憾之色。

    “敢问是哪方世界道友,窃取了我界这水母玄阴莲莲不算,还要变本加厉,以灵念扫荡此界,真当我珲仙界无人么?”

    “窃取?天生地养之物,有缘者得之,我如何窃取?”

    庄无道目光更冷,现出了不悦之色:“这水母玄阴莲莲,可非是道友你家之物。”

    “然则——”

    那人还欲出言再辨,却忽的面色微凝,已经感应到对方目中的冷意,不由哂笑:“道友难道还欲动手不成?可已想清楚了?”

    言语间毫无惧色,反而含着期待之意。对方也不过是太上境而已。要知这可是珲仙界,一个外人在此,不得天地承认,哪怕真仙境的实力都发挥不出来。

    庄无道却微微摇头:“只是懒得与你废话,也请阁下,莫要找这堂皇借口而已。阁下心怀杀意而来,那么本座自也无需与你等客气。”

    法力一震,这方面千里的天地就已随着动荡。这处不是动手之地,庄无道直接踏出了天地胎膜,虚空之外,而后就见一座剑阵,已经布置在了虚空海外。整整上万修士,纷纷御剑而立,居然每十人中,就有一位灵仙境的强者。

    这阵本是在封锁着这一方珲天界的界障,使人无法自如穿行。然而庄无道有因果遁法,直接注定了必然踏破天地胎膜的果,就有了穿行到虚空海外的因。

    不过这并不足以使他脱困,庄无道在虚空海外现身之时,也同样落入到了剑阵之内。

    “道友遁法了得,本座这般布置,居然仍被你逃出到胎膜之外。”

    那人几乎在同一时间,追寻着庄无道的法力残痕,出现再了虚空海外。

    “若非是那位神尊借来了一座斗转浑天仪,这次必定要被道友逃脱。”

    庄无道闻言,则嘿然冷笑,忖道果然是灵感神尊的手笔。正常的情形下,这些人根本没法瞒过他的灵觉感应,在附近布阵。然而对方却借助那斗转浑天仪的器物之力,将数百万里外的一座完整剑阵,虚空转换,挪移至此。

    不久前的玄应神京之战,那灵感也是一般的手段。

    且除此之外,更有高人镇锁天机,使他无法感应危机。能瞒过他的天命神域,对方至少也是灵感神尊,天齐仁圣大帝那个等级。

    不过这一次,也确实算不得危机,别说是危及生死,便连麻烦都算不上。

    且那斗转浑天仪,正是昊天神庭特有之物。结合这些线索,这次的主谋之人,几可确定无疑。

    那位灵感神尊的布局,简直就是光明正大,毫无掩饰,目的也是昭然若揭。

    玄应神京中那一战,当时王宫内神域封锁,哪怕是强如灵感与忘心如来欲我尘这样的存在,都无法洞察内中究竟。

    斩杀太古魔主,又是在须臾之间完成。这多半是使那灵感神尊与修罗魔主,惊疑有加了。

    尤其是前者,付出那么大的代价,就是为试探他的根底。然而那一次的结果,只怕很难让这位满意。

    而此时他眼前这位,虽只是太上境界,不如那太古远逊,可借助这珲仙界的特殊环境,却足以在境界修为上,压制他一二。

    只是让庄无道奇怪的是,为何那位不亲自出手?

    既然能够找寻到他的行踪,有如此的良机,随便一位大罗,就可以让他陨灭于此!

    可旋即就听云青依在他心念内言道:“剑主你想多了,那位帝君要想伏击剑主,哪有那么容易?把这些人推出来,多半只是试探而已。且那位帝君察觉剑主的行迹,绝不超过三日。”

    庄无道闻言哑然失笑,确实,那位灵感神尊,有着‘灵感’之能,只怕正因没有把握,才会选择这样的下策。

    有着‘子午两仪梭’在,哪怕是大罗境的强者,自己亦不是没有逃遁之能。

    且真要动用大罗层次的强者,必定会惊动自己命魂不可。浩劫天图内,也不会没有动静。

    要在三五日之内,调动两到三位大罗境,一起出手围杀,谈何容易?

    别说是灵感神尊无此能耐,变是身为混元境界的修罗魔主,一样是很难办到。

    便是眼前这些人,那灵感神尊估计也是没抱什么希望,只着推出来试试看的心思。

    哪怕不能试探出他的根底,也能从他施展的术法剑道中,窥知蛛丝马迹。

    轻声一叹,庄无道有些怜悯的看着对面,不解的微摇着头:“寰元君,你太霄玄门亦是玄门正统一脉,为和就定要为那灵感神尊火中取栗?”

    据他所知,这一界唯一的太上境,就是名为寰元君,正是太霄玄门之主。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