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五零五章 前途无量
    庄无道目中微现精芒,心中疑难尽解,忖道不愧是锋。他已听出了这位,已别有深意。似秦锋这样的处置,也是最恰当不过。

    略一思忖,庄无道就一声轻笑:“就如你之言!”

    当下就是法力一卷,将那辟地神君遥空制住,而后直接就丢给了寒阳君。

    “将此人押入天牢,若有什么闪失,唯你是问!”

    这是全不愁二人会逃遁,那辟地神君的目的,是为平等王洗脱嫌疑。在此之前,哪怕让这辟地神君离去,这位也不会情愿。

    自然,这期间辟地神君的安全,也将由寒阳君负责。否则一旦这位出了什么事,自己反而是说不清了。

    待得那辟地神君,被那寒阳君押走。那崔若就又蹙着柳眉道:“此事确实透着古怪,辟地神君性情耿直醇厚,遇事不知变通,若非是有平等王陛下一直照拂有加,以这位的性情,根本没可能证得太上位业。哪里能有这样的智略,挑唆那赫连家与冥血剑宗反叛?”

    庄无道不予置评,他与辟地神君接触未深,此人是否这样的性情,并无法判断。

    且焉知这辟地神君,不是以忠厚面貌示人,暗地里则是老谋深算?

    “太宰稍安勿燥,”藏镜人却是一声轻笑:“正因还有疑点,殿下才只是将此人压入天牢,而非直接处置。事涉那平等王与灵感神尊的道争,必当慎而又慎。”

    崔若闻言稍一凝思,顿时就明悟过来,歉然道:“是臣失态了,请殿下莫怪,此事确然不意不得,不能掉以轻心。只是,臣这里还有一句相劝,以平等王殿下的手段,绝不会做出此等愚行。哪怕是做了,又不会留下线索,授柄于人。”

    “这却未必。”

    藏镜人微摇了摇头,眼含哂意:“若然殿下与我无量冥国,被那太古灵感攻灭,若然那辟地神君战死于玄应神京城内。此事的确是半点痕迹都不会留下。再者,有此辟地一事,我家从此置身事外,有什么——”

    “此事可暂时放下,到此为止。”

    庄无道突然出言,将藏镜人的言语打断;“此事我自由计较,你二人无需置喙。”

    语气毫不客气,不留半点商量的余地。藏镜人闻言也不生恼,只淡淡一笑。

    那崔若却是欲言又止,可思量了片刻后,终究还是未曾道出。藏镜人后面的言语,虽未说尽,她却已尽知此人之意。

    阿鼻平等王大祸将临,无量冥国以这辟地神君为借口,置身事外,摆脱漩涡,岂非是上上之选?事后谁也不能说庄无道,乃是忘恩负义。

    然则她与阿鼻平等王有一百六十万年的主仆情份,故主之情难舍,并不愿见庄无道对平等王束手旁观。

    只是这样的话,私心太重,实在无法说出口。知晓无论于公于私,这藏镜人的处置,都是最妥当不过。

    而此时庄无道也已转过了话题,问起了玄应神京重建之事。

    两个时辰之后,这个小小的道观,才又再次恢复了宁静。二人再与他密议了一番之后,就各自陆续离去。

    洛轻云等到此刻,才好奇问道:“平等王遭劫,你真打算束手旁观?这辟地神君之事,确实疑点极多。”

    以那辟地神君过往的行事风格,确实不像是能做出这种事情的人物。

    这位的身后,必定另有人指点教唆。可问题是,以庄无道如今在命运法门上的造诣,居然也未能查知背后的这位,到底是何等样的人物。

    那因果命运之痕,就只到辟地神君为止,再不能继续深入。

    这次那平等王与灵感神君,双方都有着一定嫌疑。前者有将庄无道推出挡刀之嫌,后者也有故布疑阵,使庄无道破弃与平等王盟约的动机。

    双方也同样有着能力,镇压这其中的命数天机。

    不过相较于灵感神尊,她更愿意相信阿鼻平等王——

    “问题是那位,也无法自证清白。”

    <>庄无道笑了笑,神色间已并不如何在意,“此事大可等等看再说,形势并未明朗。那平等王到底救于不救,如今还非是决断之时。”

    洛轻云眼神一凝,而后就也笑了起来。确实,以庄无道今时今日的地位实力,无论是那灵感神尊,还是那阿鼻平等王,都会极其的头疼。

    且那位真正的难关还未到来,何需如此急于决断?

    如今的主动权,可是握在庄无道的手中。早早入局,并不明智。

    ※※※※

    这日之后,庄无道就将那辟地神君之事彻底压下,不再理会。命寒阳将这人丢入了天牢之后,就好似完全忘了一般,也没再尝试继续追查究竟。

    此时他一边借助苍茫魔主的神力网络,查感诸界,一边继续关注离尘宗的九脉法会。

    时隔数年,那九脉法会已经进入到最激烈的阶段,让庄无道颇为欣慰的是,聂仙铃果然不负他的所望,一路势如破竹,已经有了登顶之望。

    这次法会结束,再取得离尘宗赏赐的那件宝物之后,估计不出数载,他这无天师妹,就有望冲击金仙境界。

    可惜的是,这闲暇时光,并没能持续多久。大约又半年时间过去,庄无道那恶念化身,就已从神域中走出,再次重掌无量冥国的国政。也意味着庄无道,又可再次恢复自由之身。

    此番无量冥国之行,已经是功德圆满。也就在他决定离开的这一日,庄无道又心念有感,以灵目遥观玄应神京。只见那玄应王宫内,忽然昼夜颠倒,那太阳太阴赫然一同现出。

    一股磅礴元灵,忽然漫卷四方。

    “是那素寒芳,这等声势,看来不止是晋升金仙境而已——”

    洛轻云亦有感应,遥遥远望着:“这是已将那盘古日月灯,炼为本命之器,人器一体么?不对,是道心种魔,她居然还有这样的魄力?依我看来,这紫阳雪仙日后的成就,只怕不在聂仙铃之下。”

    “确实前途无量!”

    庄无道此时亦觉唏嘘,面上含蕴异色。

    素寒芳曾经经历过一次破而后立,所以这六千年来,修为能突飞猛进。能够先聂仙铃一步,成就真仙。

    可其实那具躯体,仍有不小的暗伤隐患。毕竟那次破而后立,死而复生,乃是由人为干涉,外力引发,并不能算是完美。

    所以哪怕是有‘元始狩魔经’这等奇术,通晓阴阳转化,终始之道,修行速度亦并不理想。

    可此时的素寒芳,却是直接舍去了本身道体,夺那盘古日月灯为胎舍。

    接着又以这件灵宝寄托神魂真灵,而后散尽法力,重构肉身,籍此又完成了一次完整的由生入死,由死复生的过程。不但弥补了自身的不足缺陷,更以己身之力,将道心种魔大法,推升到了完满的境地。

    不似苏云坠,是借助与庄无道的双修,才侥幸成功。也不似庄无道,是窃取他人道种,才得以成就道心种魔。

    这素寒芳,完全是凭着一己之能,将道心种魔,走到秘术圆满的地步。

    “失算了,这等人物,师弟你敢一直驱使为奴?”

    洛轻云微摇着头,原本庄无道将那盘古日月灯赐下,是为得一强力臂助。

    可这素寒芳借助这灵宝取得的成就,却是远超他们的意料。

    百余万年之后,未必就能一直压得下来。

    “确实失算,然而她若真能有成道之日,我又岂会连这点胸襟都没有?”

    庄无道笑了笑,就收回了目光。并不愁那素寒芳,有脱出他掌控的那一天。

    哪怕是放开了此女的禁制又如何,成道之恩,甚至大过于生养!

    此女既然受了他的盘古日月灯,那么日后就自需偿还因果。

    且待得百余万年之后,他不信自己在道途上,还无法再进一步。不同于几千年前,他如今已有足够自信。

    p>只需此身不灭,那么几万年内,那大罗混元中,必定会有自己的位置!

    庄无道原本还有些担忧自己将那辟地神君拘禁之后,自己那恶念化身的手下,可能会人手不足。

    可在见了素寒芳进阶金仙的声势之后,就已彻底放下了顾虑。

    此时那位紫阳雪仙,已经可以当成一位太上使用。且用不了多久,可能五六十年的时间,这位就可借助道心种魔大法,一步登天,踏破太上之壁。

    那时的素寒芳,当是一位绝不逊色于泰皇及金灵子,甚至战力更超越其上的盖代仙君,亦是一位太上中的绝顶存在——

    有这三位,加上那生天死天,恶念化身麾下的班底,甚至足可让那灵感与平等王一类的人物,都觉羡嫉。

    ※※※※

    三年半之后,距离天仙界大约百重虚空,一处名为珲仙界的所在。庄无道立于一处地底水渊之侧,将一朵黑色的莲华,从这条地底暗河中取出,

    此为水母玄阴莲,那莲叶虽是吸收了无量的地底秽气,可那莲子,却是得天地之造化,五元之精华。

    可惜只得三颗,庄无道也不嫌少,取出之后,就直接吞入了腹中,开始炼化。

    今日庄无道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这株藏于水底暗河的奇珍。昔年洛轻云游历诸界,寻到了不少还未成熟的奇珍,这水母玄阴莲就是其中之一。

    此物最大的功用,就是开辟窍孔,增加神通玄术的此术。且品阶极高,适用于一品神通玄窍,可以增加他至少三门一品玄术的施展次数,

    珲仙界乃是一处大千世界,此处虽比不得地仙界那般灵元极盛,地域宽广,可亦能容纳真仙修士,甚至还有一位太上坐镇,藏于此界一处洞天之内。

    只是这一界的灵力,对庄无道而言,实在是少了些。好在他也不依靠这些,手中有着大量的仙石仙玉在手,本身亦有着五大内天地提供元灵,已经足够提供他炼化灵药的所需。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