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五零四章 辟地神君
    庄无道略一思忖之后,终还是准备请金灵人与泰皇?位出手拿人,这件事姑息不得,且事关阿鼻平等王,关系到他日后面对平等王与那灵感神尊二人时的立场,不能不问个清楚究竟。

    只是就在他书就的符诏,还未发出之时,却忽的心中微动,感应到两道气息,正急速穿飞而至。

    庄无道所在的这处道观,原本是属于冥血剑宗所有。当冥血剑宗覆灭之后,这处道观内的冥血剑宗弟子,都或是被追杀诛灭,或是远遁逃离。

    而此间布置的一座仙品三阶的剑阵,也无人主持。

    庄无道仗着有洛轻云离华仙君等人为他护法,祭炼浩劫天图时,也不影响本身的战力,所以并未布阵。使那两道气息,轻而易举的就进入到了道观之内。

    不过接着这二人,却并未一鼓作气的继续闯入进来,而是跪在了第二重门外。

    居然就正是他方才想着,要让金灵子与泰皇收拿之人——

    这可不是什么巧合,应当是他以天命神域,追查究竟之时,被那辟阳察觉到了异样。此二人能够这么快,就已提前感应到了危机,灵觉修为不低。

    不过这两位,居然并未选择逃遁,而是直接过来寻他,这点倒是有些出乎庄无道的意料。

    “负荆请罪?有些意思——”

    庄无道玩味的一声轻笑,这寒阳君,辟地神君到底是因心中有愧,还是自知逃不出他的掌心?又或是因担忧顾忌阿鼻平等王这个旧主,会在事后被他迁怒?

    径自一个拂袖,就使身前那重重门障,纷纷打开。显出了二重殿前,那两人的身影,果然都是身负镣铐,以示请罪之意。

    “这是何故?”

    此时在偏殿中静养的洛轻云与离华仙君三人,亦纷纷以遁法,现身到了殿内。都神色讶然,眼含疑惑。

    只有洛轻云,之前就听庄无道提到过此事,所以对前后因果了然于胸。此时只目如刀刃的,冷冷注目着这二人。

    她身有护法之责,对这两人的到来,自然是早早有了感应。之所以未曾阻拦,一是因这两位,乃是苍茫魔主的部属身份,二则是那寒阳,辟地二人,对庄无道构不成无威胁。此时哪怕是元始级的存在,在庄无道的面前,亦难讨得了好去,又何况这两个区区太上?

    其次则是因知晓缘由,清楚这寒阳,辟地。到底是为何而来。

    无论真相到底如何,那辟地都确对庄无道,生出过不利的念头,并且付诸实施。

    远处门外,那辟地神君的面色,正是苍白如纸,而寒阳的神情,则是苦涩之外,暗含忧容。

    当那几重大门敞开,望见前方殿中端坐的庄无道,寒阳忙毕恭毕敬,匍匐一礼。

    “殿下容禀,今日因我这师弟触犯国法,特来向殿下自首求情,求请法外开恩。”

    庄无道目中闪过一丝异泽,心念中的怒火,倒是稍稍消退了些、

    这寒阳君这般卑躬屈膝的做派,分明已是丢弃了自家太上境的尊严不要,也要从他这里救下那辟地神君的性命。

    不过他心中决意已定,并不会因这一两句哀求之言就动摇了念头,只淡淡问道:“触犯国法?不知是犯了哪条哪例,又是何缘由?”

    那寒阳君的面色,顿时为之一变。已经隐约听出了这位无量玄应王语中的杀意,知晓今日,恐难善了。

    只那辟地神君,神情还算坦然,平静说着:“赫连家与冥血剑宗之叛,都与辟地有涉。然而我辟地一切所作所为,都是自作主张。与平等王她无关。”

    庄无道闻言冷哂:“是否与平等王有关,朕这里自会查明究竟。这可非是你一两句话,就可撇清。”

    “你——“

    那辟地神君眼现怒色,双目圆睁瞪了庄无道一眼,可片刻之后终是一个深呼吸,仍是强行忍耐了下来。

    “殿下要你如何才肯信?辟地愿承受搜魂之法,甚至那烛照观魂之术也可,鏑知能否取信于殿下?”

    那寒阳君微一愣神,而后忙急急打断道;“殿下不知,平等王殿下昔年对辟地曾有数次救命恩德,这次也确是他自作主张。我这师弟一向忠厚诚实,平生甚少诳言欺人,所言定不会有假。”

    “忠厚诚实?明为我无量冥国之臣,暗则与敌勾连,挑唆叛乱,这就是你说的忠厚诚实?”

    庄无道依然冷笑,语中满含着轻蔑不屑之意。这个辟地,果然是担忧会牵连平等王,使他对旧主生出恶感。

    而后也不待那寒阳君辩解,就又问道:“三月前玄应神京之战,少有人知我胜算在握,哪怕是崔太宰也不知朕之根底。你辟地挑唆那冥血赫连两家叛乱,是欲使我无量冥国败亡,化解平等王灾劫?”

    寒阳君顿时气息一窒,一时间哑然无言,

    无论辟地神君的所作所为,是否出自阿鼻平等王的吩咐,可这位居心险恶,确是事实,让他无可辩解。

    无论再多的理由,这都不能为辟地神君的背主恶行开拖。

    “说了殿下,可搜我元神。”

    那辟地神君的神色执拗,目中却隐含悔意:“若有半点平等王搜魂的痕迹,我辟地愿万世受人烛之苦,不得超生。至于此身,殿下无论怎么处置都成!”

    ——已经由不得他不后悔!只因眼前的这一位的声势实力,已完全不同于玄应神京战前。

    斩杀太古,使九阴妖圣于无量日月灯佛道消魂灭,已经奠定了无量玄应王在整个修界的地位。

    不但本身战力,几乎直追元始,更有数位盟友作为依靠,本身已成一方势力之首。

    此时这玄应王,无论是倒向了灵感神尊,还是对阿鼻平等王的困局袖手旁观,都能影响大势,决定平等王这次冲击混元的成败与否。

    庄无道嘿然一笑,忖道真若是平等王的手笔,又岂会留下一星半点的痕迹?

    他正欲说话,却忽见远处,竟是再一道光华飞来。只片刻时间就遁入到了殿内,里面现出的身影,正是崔若。

    身影一至,就是一丝不苟的半礼拜下:“启禀玄应王殿下,辟地神尊他生性莽撞,今次之事,定有玄虚,还请殿下谨慎处置。”

    看了此女一眼,庄无道终于又了些迟疑。别人的面子他可以不给,可这太宰崔若之言,他却不能不仔细考量一二。

    也就在下一刹那,又有一道光影袭至。这次却是一面银镜,光华一照,就已出现在了诸人面前。

    赫然正是一面太虚子镜,内中秦锋的身影模模糊糊,隐在了雾中。

    庄无道不禁深深皱眉:“藏镜人,莫非你也要劝我?事实俱在,由不得他们推诿。”

    “这辟地神君之举,确实罪不容赦。”

    那秦锋的笑声,从镜中传出:“然而打狗也需看主人,就这么斩杀了,似也有不妥之处。何不暂将之擒下,一面可看看平等王那边,会有什么交代?一面能也详细查探究竟,使人心服口服。”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