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五零一章 云诡波谲
    “无量真佛?”

    洛轻云眼露凝思之色,而后冷笑:“他哪里能有这样的本事,能瞒过现在的我也就罢了,又岂能遮得了玄碧之眼?可别忘记了,你那位玄碧师叔,可也同样有着十八重的重明观世瞳秘术。他若真有这等能耐,早就已证道混元,何至于到如今,被那大乘佛门的两位联手架空?”

    “不是么?”

    庄无道心中却并不怎么意外,其实之前他也有这样的疑惑,怀疑那位无量真佛,是否真有这样的神通大能。只是因事实俱在眼前,由不得他不信而已。

    可此时听了洛轻云之语,庄无道却几可确定那无量真佛,必定没有这样的神通大能。

    洛轻云身为混元道祖,绝不会在这种事上出差错,也不会不知那无量真佛的法力神通m究竟如何。

    那么这布下见知障之人,又到底是谁?

    “既不是无量真佛,那又是谁人的手笔。”

    “我也不知,只知这定是混元一级的能耐。若真有人能够办到,那么这一域中就已经诞生了真正混元道祖。然而观天地灵机,并无这样的的人物存在。”

    洛轻云摇着头,做着猜测:“可能是有人借助法阵,施展这门神通,又或者是外域的手笔?也不对,这并无外域之力,至少我感应不到——”

    似是无可奈何,洛轻云一声轻叹:“暂时我也不知究竟,不过无道你需小心,那位无量真佛对你必有所谋,最好还是慎用此物。”

    庄无道面皮不禁微抽,他如何能不知那无量真佛,对自己有‘不怀好意’之嫌。

    可无论是《太上灭度真经》也好,还是那也《增一阿含经》,都是他现在不能不用的东西。

    乾坤无量虚空内对四凶的镇压,已经越来越牢固,可在神魂层面的染化冲击,却是与日俱增,

    他不能不借助《增一阿含经》之力,来镇压四凶意念,保持心灵纯净。也不能不将《增一阿含经》一步步修到更高的境界,也求自身能够完全摆四凶的反噬。

    此经恰与离尘宗的《灵玄三问经》互补,超越了他这些日子以来,任何收集到的的功法秘术,所有可用以清心明神的法决,都不及此物。最近神魂上的修为,也是突飞猛进,让他颇有种欲罢不能之感。

    至于那太上灭度真经,这就更不用说。若非此物,那‘生死二天’必定没了性命,他也没可能击退‘寂天如来’,将南无日月灯佛留下,

    其实太上灭度真经还好说,毕竟是交换得来。可那《增一阿含经》,感觉自己修持越深,就欠下佛门越多因果。

    总觉这门经文高深莫测,威能浩瀚,似也非是出自无量真佛的手笔。

    “对了,还有一事我想问你,那日天齐大帝王说太古死后,修罗魔主必定会转而向阿鼻平等王下手,这又是何故?”

    “如所料不错,当是因阿鼻平等王的道体之故,不过我这里,也只是猜测,未必事实就是如此。”

    洛轻云也暂时放下对无量真佛及太上灭度真经的疑惑,语气犹疑道:“修罗魔族一体体质特异,肉身虽强横无比,超越过任何魔类,可却天生神魄虚弱,三魂七魄都不完全。修罗魔主虽得大机缘,得以证道半步混元,可却始终无法强化神魄。哪怕用尽了天地奇珍,又无法弥补他神魂上的破绽。”

    庄无道静静听着,这是他知晓的事情。这满天诸界,谁不知修罗魔主的这个破绽?

    这位的法力,不逊色于任何一位混元道祖。可只要修罗魔主的对手能够想到办法,从神魄层面上下手,总能使这位无奈何。

    “——原本有一个修行‘元魔无上内景真经’的太古魔主,可以为修罗魔主化解。只需这门功法,能至十六重天大乘之境,便可助修罗魔主重塑元神。”

    洛轻云说到此处时,神情略显无奈。她当年陨落之前,并不知这其中究竟。只知太古魔主崛起极快,有段时日声势几乎不逊于己。

    p>却未能想到,此人竟是修罗魔主的魔胎。

    “可如今太古,已死在了师弟的手中。修罗魔主若想弥补元神上的破绽,那么阿鼻平等王,就是最佳的选择。师弟你当知七窍玲珑心?”

    “原来如此!”

    说到这‘七窍玲珑心’,庄无道就已明白了过来。这是一种特殊的体质,不算道体,却自有奇能。这类人的心脏构造与常人不用,能聆听万物的心声,天生就可与万物交流,明辨善恶是非。

    不过这种体质的作用,还是作用于元神。‘七窍玲珑心’的主人,神念都往往极其强大,也无比通透。

    然而‘七窍玲珑心’极其少见,通常都能活过二十岁,而一旦能超越过这岁数仍能存世,往往有着极大的成就。

    他没想到,那阿鼻平等王,居然这样的体质。‘七窍玲珑心’的主人的心性往往纯净耿直,智慧通明。所以他很难想象似那阿鼻平等王般的厚黑人物,会与‘七窍玲珑心’扯上关系。

    “也就是说,那位修罗魔主很可能会选择向阿鼻平等王下手?若要换心,也就只有法力接近于混元的阿鼻平等王最合适了。”

    这一刹那,庄无道也将眼前的迷雾拨开了部分:“我说了,怪不得这位玄应神京一战,那位平等王并无任何举动,神心葬海君也无插手之意。”

    之前他确实有着疑惑,平等王那边的应对太过消极。哪怕是要固守第三层魔渊,保障阿鼻平等王法身的安全,也无需如此。这一战,本该是削弱灵感神尊手中实力的绝佳时机。

    原来是那位从始至终,都不打算干涉此战么?

    那位没可能也无立场,阻止他斩杀劫敌,自然也没有助灵感太古,与离尘宗结仇的道理。

    所以那边,就只能坐视旁观——

    也幸亏庄无道,对于那平等王一直都有所保留。这次恶念化身晋升太上,他从未在人暴露过真正的目的,更无人能知他现在的法力,究竟到了何等地步。

    否则的话,说不定那阿鼻平等王还会出手干涉,使他这次功败垂成……

    再思及城内一些世家大族,对此战的态度,庄无道是倒吸了一口寒气。然后直接一个闪身,到了宫内一间密室之中,而法力一摄,就有一个满身血痕的白发老者,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赫然正是那赫连龙山,可此刻一身囚服,面色暗晦之至,眼中则绝望无神。

    与之前的那位赫连族主,简直是判若两人。

    此时当望见庄无道之时,更是血色褪进,已大约猜知自己,接下来会是何等命运。

    难以言喻的悔恨,蚕食着心灵。

    不过终究还是抱着一线希望,赫连龙山急急开口:“殿下容禀,我赫连家其实身不由己,并非是有意要背叛殿下。陛下治国七千载,无量冥国上下膺服,我赫连家也是深受殿下恶念,若非是有那人以势相迫,又有旧主之命——”

    庄无道不为所动,一身冷笑后,直接就大手一拿,抓取出了赫连龙山的元神。这些言语,他又岂会轻信?

    搜魂之术,须臾间就已将赫连龙山脑海内,所有有关玄应神京之战的记忆,全数搜取了出来。

    再后就陷入了凝思,心念中已经在以天机碑与浩劫天图,仔细推演究竟。

    “如何了?”

    洛轻云之前就随在庄无道身后,进入了这间密室。之前沉默旁观庄无道施为,直到庄无道的沉思告一段乱,才发言询问。

    “可已查知了究竟?”

    “此人一无所知,赫连家心生叛意,确实是有人在暗中推动。不过那边极其小心,赫连龙山并不直其根底,他以为是阿鼻平等王这位旧主的手笔。”

    先是嘲讽一笑,然而庄无道的眼神,随即又满含冷意:“然而我方才推算,发现这幕后的因果之丝,都是指向了太傅辟地神君与第三层魔渊。”

    洛轻云楞了楞,而后若有所思道:“原来如此,在她看来,你这里的胜负,未必就会影响大局。若师弟你败了,其实对她而言,其实无害有益。”

    之前只道是互为盟友,彼此守望相助,可如今想来,双方的目的,其实并不尽相同。

    庄无道也眯起了眼,忖道这就是秦锋,为何始终对那阿鼻平等王防着一手的原因?

    仔细想来,他庄无道若亡于太古及灵感之手。后者必成众矢之的,不但会使离尘宗,从此将视灵感为死敌。那天齐仁圣大帝,三大道门祖庭,以及大小佛佛门,亦会对灵感神尊忌惮倍增。

    思及此处时,庄无道的嘴里不由一阵发苦,头一次有了智慧不够用的感觉。

    敌友莫辨,用意难明——

    无论是阿鼻平等王,还是那昊天无上灵感玄应大帝,都是高明至极的棋手,

    自己要与这两位交手,必要小心翼翼不可。

    “这赫连龙山之叛,到底是否平等王所为,还未能确定。可惜了,那冥血剑宗刚烈,全宗上下无一活口。否则的话,或能查出更多端倪。”

    庄无道微一拂袖,就将这赫连龙山的身躯,送回到了囚牢之内。

    方才搜魂,并未令此人死去,只是丧失了神智而已。事后此人,仍需斩首示众,用以震慑国内其余‘世家’。

    “——这次从那太古魔主的手中,又得了两张浩劫天图。我欲将这两张图炼化之后,再细查因果,追寻始终,这次定要查个水落石出不可!”

    加上这次得到两张浩劫天图,庄无道手中的‘元始混沌截运定元紫气神图’就将增到六张之多。

    那时又何止是能从命运长河中截取一渊而已?更能追寻命运之丝,在那命运河中上追下溯。任何事情,只需有一点点的蛛丝马迹,就可追溯到那源头处,瞒他不得。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