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五零零章 灭度之疑
    按理来说,无量玄应王成功身登太上,本该有一场礼,邀请四方观礼才是。大败妖天界及毗沙冥国,使太古魔主大军几乎覆灭,也需有一场贺功大典。

    可此时整个玄应神京满目疮痍,包括庄无道在内,谁都没心情去弄这些礼仪之类。

    这次无量冥国可谓是的伤筋动骨,除了损失了数百万阿鼻神域军,‘狂骨血魔罗’也几乎全军覆没之外,亦有数亿国民身死于此劫。

    尽管庄无道已经在事前,就已命秦锋崔若,早早把玄应神京周围的无量冥国子民,迁移到了别处暂避。可依然有不少人,被这场大战波及。

    还有整个玄应神京,除了城墙倾塌之外,另有无数房屋建筑被波及。当大战结束之以后,留下的只有一片废墟。

    那都天玄阴重水也同样为祸不浅,大战之后,秦锋就已遣人四处清理收拢这种剧毒的灵水。可仍有大量的余毒留下,所有被都天玄阴重水沾染过的土地,都有着剧毒残留。

    普通人只需稍稍沾染,便有被噬化之危。

    好在这并非无法解决,只需能以南明离火,****烧灼炼化,大约三十十年之后,就可使这片土地恢复原状。

    不过这也意味着,他的玄应神京在这三十年之内,都将保持着这种荒凉废墟的景致。对于一个庞大冥国而已,无异是一个巨大疮疤。

    这点庄无道也颇是无奈,如有可能,他也想选择一个荒凉无人的所在冲击太上,或者直接在自身神域之内应敌。

    可问题是这玄应神京,已经被阿鼻平等王蕴化为神土,之后又与他有了无法割舍的联系,也是他唯一的弱点。

    对手预定的战场就在此间,不可能舍弃这玄应神京不顾,而他也只能被动的应对。

    尽管是百废待兴,玄应神京也是一片狼藉,可庄无道依然在玄应神宫内设宴,以最隆重的方式,宴请款待了天齐仁圣大帝。后者也在玄应神京中,盘桓了数日时间,这才告辞离去。

    这既是帮助庄无道,镇压无量冥国的乱局,也是为庄无道护法。毕竟那修罗魔主与灵感神尊两位虽已退去,可庄无道的恶念化身,仍差着数日时间才可算是真正踏入太上。

    直到第八十一日,恶念化身那边的情形,已经彻底稳固了下来。太上神源稳固,开始重塑神躯,那天齐仁圣大帝这才告辞离去。

    此时恶念化身仍需不少时间整理自身,要强化神躯,也需重新调理那神力网络。

    不过本身已经是真真正正的太上境,战力亦是完整的太上一级,直追元始,已经有了足够的自保之能。也意味着这段最危险的时间,已经过去。

    此时此刻,哪怕数位大罗降临苍茫神域,亦将无可奈何。

    “可惜没能与那位照天君一叙。”

    在将天齐仁圣大帝送走之后,庄无道就立在了‘量天殿’前台阶上,眺目远望虚空。

    与天齐仁圣大帝同时离去的,还有那位恨海天君。这位也同前者一般,在修罗魔主等人退去后,依然在玄应神京附近,守候了数日之久,直接彻底尘埃落尽之时。

    可惜这位照世缘照天君,并无意与他一叙,似并不愿与他扯上关系一般。

    这使得庄无道颇为遗憾,也极其不解。

    他对这照天君极其感激,这几千年中,无量冥国数次遭遇绝大危机时,都有这位的身影,使他的恶念化身转危为安。

    尽管明知此人是受宗门委托,庄无道也仍欲当面道谢,然则对方并不打算给他这个机会。

    难道是自己的所作所为,是有什么地方使那照天君不满?

    微摇了摇头,庄无道暂时按下了这念头,转而询问洛轻云。

    “师姐看我,可像是那无涯子?”

    这句话,他其实很早就想问了,可因一直在陪伴天齐仁圣大帝之故,未得其便。

    洛轻云哑然失笑,上下看了庄无道一眼:“不太像,我与无道你朝夕相处,实在看不你与那无涯子有多少相似之处。不过无涯若真有转世之身存在,那么师弟你也有几分可能。”

    庄无道挑了挑眉:“无涯子能否转世再生,师姐你难道还不清楚?”

    “我原本以为自己再清楚不过,可在北冥仙宫之后,却觉当年那一战,仍有许多让我疑惑不解的地方。那无涯子是否能转生,我现在也无把握。那时有些记忆,依然不能理清。便是那无涯子残魂,我与青依她都不能得知。”

    洛轻云眉心紧蹙,似有许多疑难未解之事:“不过师弟可以放心,若你是无涯子,那么我早该感应得到才是。”

    百万年前,她与无涯子除了是道友之外,彼此间更争斗了十数场之多。对于无涯子的神魂特质,她是了如指掌。

    若说庄无道是无涯子,她绝难置信,

    不过这其中,仍有许多让她感觉奇怪的地方。

    为何当年无涯子陨落牵涉的几位人物,偏偏都与庄无道有了或多或少的联系?

    还有那件东西,到底是什么时候。回到了庄无道的手中?

    这并不足以使洛轻云怀疑庄无道,然而这其中的因果牵涉,她却不能不去想办法厘清。

    庄无道并未察觉洛轻云的异状,也同样凝眉道:“可你那羲和师妹,却似是认定了我就是无涯,这又是何故?就只因当初我在她面前,使用过无涯子的残魂?”

    只是借用过无涯子的残魂气息而已,并不是十足相似。以那羲和元君的修为,怎可能完全察觉不了这其中的异常?

    他之前最担心的,是羲和元君可能会知晓无涯子残魂的存在,向他追讨。可如今这位,居然直接就将他错认成了无涯子。

    “应当是太上灭度真经之故,她多半已感应到了太上灭度真经的气息。”

    洛轻云清冷的目光,此时正向庄无道扫望过来:“师弟你还未告诉我,那太上灭度真经是何时落到你的手中?”

    她一直都陪伴在庄无道的身边,经历着庄无道所经历的一切,所以羲和说庄无道是无涯子,她只觉再荒唐不过。

    可唯独这太上灭度真经,却是瞒过了她的视线,自始至终,都全无所见,也让她难以心安。

    “就在交换吞天螺之时,从无量真佛手里得到此物。”

    庄无道暗暗一笑,神情坦然。知晓洛轻云迟早要问及这太上灭度真经,好在此事他是问心无愧,

    “此事非我故意隐瞒,而是那时就我已明告于你,可师姐你仍懵然不知。只当此物,只是普通宝图。”

    “交换吞天螺?怎么可能?那时我分明——”

    洛轻云的面色微变,而后眼现骇然之色:“可是见知障?”

    “我也猜是见知障,当是无量真佛的手段。”

    庄无道看了一眼身旁诸人:“当时不独是你,便是玄碧仙王与玄明神尊亦被瞒过,不能见太上灭度真经的本来面目。哪怕我主动提及,这两位也只当不闻”

    ——也包括了秦锋与泰皇等人内,王宫之战,庄无道是当着这几人的面施展太上灭度真经。看事后这几人都全不知究竟,都只能庄无道是用了其他的手段,才将那太古斩杀。

    其余如墨灵与离华仙君这些身边之人,也同样无法查知。

    只有洛轻云,不愧是层有着半步混元道果之人。在见过一次究竟之后,就再未被见知障所迷。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