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四九九章 以退为进
    “原来如此,怪不得羲和元君能赶来援手。”

    ?p>当羲和远离之时,天齐仁圣大帝看庄无道的目光,就与往日多了几分不同。

    前世的道侣夫妇么?有着这样的关系,那么这位元君,乃至她手中的羲和天宫,都可为这位所用。

    那人毕竟是大罗征天图中,排位前十的强者,一旦能养回伤势,取回那因伤而无法使用的两成法力,也就真有了与那修罗魔主一战的资格。

    既然是盟友,他自是希望这位的底蕴,越足越好。

    庄无道面色却不太好看,被那女人误会成无涯子也还罢了,可临到最后,还被羲和元君威胁了一句。

    “——妾知夫君斩恶念后,你那化身是出于天性使然,身不由己。以往可以不论,可若他日后再要胡作妄为,做那淫-邪之事,那么也休怪妾身不客气,让他终生不能人道。”

    当时羲和的语气毫不客气,庄无道也听得出来,这位元君是认真的不能再认真了。

    他那恶念化身,真要再做那荒-淫无道之事,这位羲和必定会出手,斩了苍茫魔主的子孙根不可!

    毕竟这恶念化身,也是他的一部分,这心情怎能好得起来?

    就更不用说,这位元君莫名其妙,把他认成夫君之事。

    能多一位强援臂助,自然是不错。可这羲和元君,却是将他错认成上一任的劫胎!

    可惜人多耳杂,他没机会向那羲和,解释北冥仙宫时的过程究竟。且若此女得知那无涯子残魂在他手中,岂非是又得成为死敌?

    心中烦恼,不过眼下,还是需以应付这天齐仁圣大帝为先。这位的面前,他可失礼不得。

    当下是毕恭毕敬,朝着这位帝君一礼:“多谢帝君相助,这次事后,怕是要连累帝君遭难了。”

    那修罗魔主可能不会对这位帝君怎么样,暂时也无可奈何,却必定是已将他与恶念化身恨上。

    天齐仁圣大帝却是神情平静,就如之前一般的镇定自若:“何需如此?这是朕自身选择的道路,与你无关。无法道友岂不正因看出朕这里没可能拒绝,才来寻朕商议盟约?”

    庄无道尴尬一笑,确是如此,秦锋也是料到了这位帝君没可能推拒,这才提出与这帝君联手。

    而旋即庄无道,又眼透出了疑惑之色:“只是我也没想到,那修罗魔主的气量,会如此狭小——”

    不过是斩杀一个太古而已,劫敌之争,自是不吝手段。然而那位,却似是必要讨还这因果才肯罢休。

    “不独是气量之故,这次你我,确实是让他损失不小。几十万年的谋算,都落到空处。”

    天齐仁圣大帝摇着头,解释道:“这位魔主扶植太古,是因与第七层魔渊有涉。那太古本当是修罗魔主,牵制那人的棋子,也弥补他道体缺陷的魔胎。”

    “第七层魔渊之主?魔胎?”

    庄无道一听这几句,就一声惊咦。第七层魔渊之主,正是那位喜好开当铺的那位,典当人命,交易人魂。

    魔狱中极重规矩信誉,以尊卑秩序为第一优先。然而就如万事万物,都有阴有阳,凡事都没可能极端。

    就如那秩序深严的魔狱中,也有不少魔修,唯恐天下不乱。在那混乱不堪的魔渊之内,也有人更倾向于魔狱之人的性情。

    而那位第七层魔渊之主,就是这‘阴极阳生’的展现。虽是出生魔渊,乃是纯正不过的魔渊血统,可这人的行事风格,却与魔狱之人相仿。

    他只听说过修罗魔主对太古的扶植,不遗余力。却并不知这太古魔主的崛起,是与第七层魔渊之主有涉。

    更不知太古,乃是那修罗魔主的魔胎。只知这位不知何故,对太古极其看重。

    “你别看那太古应敌,都是以‘都天大罗水火阴元决’为主。却很少有人知道,这位所习的根本之法,乃是一门‘元魔无上内景真经’,专修神魄,正好克制那位第七层魔渊之主。一旦证道大罗,便在大罗征天图上的排位,仍及不上那位,却可使第七层魔渊之主,再难为患。所以你我今日之举,其实是坏了他的万年大计。便是朕遭遇了此等挫折,亦要心生恼意。”

    天齐仁圣大帝一边说着,一边若有所思的看向了洛轻云:“据说玉皇元君,与第七层魔渊之主颇有些交情?无法道友日后,或可由玉皇元君的渠道,将那位引为奥援。若能如此,那修罗魔主亦难为患。”

    洛轻云也正为羲和烦恼,闻言之后才醒过神,而后微微颔首道:“昔年确与那位有些交情,可毕竟是百万年前之事,难知现在如何,此事需慎而又慎。”

    庄无道却是神情微动,无论如何,试探一番总不会有错。

    据说那第七层魔渊之主不止是被修罗魔主视为大敌,更与元始魔主有过数次交手,这岂非是天然盟友?

    他不知那太古,是修罗魔主用来针对第七层魔渊之主的棋子,却知这位混元魔祖,为何会对那人这般忌惮。

    这是因修罗一族,天然神魄较弱之故,偏那第七层魔渊之主,专擅幻术与勾魂引魄之法。

    一直以来,正因第七层魔渊之主的存在,此使修罗魔主在魔渊处处受制,始终不得伸展,只能屈居于元始之下。

    有意思——

    元魔无上内景真经么?若太古修的根本大法,是这门功决,那就难怪那修罗会如此重视。

    正若有所思,就有听那天齐仁圣大帝问道:“无法道友,莫非还欲隐瞒身份?恕朕直言,你往日以任山河之身行走,多有得益,可日后却未必能有这等便宜可占。朕观那灵感神尊,只怕已洞悉了你之身份跟脚,便是那修罗魔主,亦是隐有察觉。想要再借这任山河之名,度那大罗劫关,等如痴心妄想。此非成道正途,并不可取。”

    庄无道闻言却并不在乎,这个其实不用天齐仁圣大帝说,他也已知事不可为。不过他之所以遮瞒身份,可非单纯是为了大罗劫关。

    其中洛轻云是一因,暂时不愿将宗门扯进来,则是另一因。

    故而此时闻言,他只摇头一笑:“可我若是那位灵感修罗,必定不会将此事拆穿宣扬,多半还是会默认在下,是苍茫魔主任山河。”

    那天齐仁圣大帝一楞,随后就已明悟了过来。也对,换成是自己,亦不会主动拆穿此事,更不会宣扬到人尽皆知。

    一旦将离尘宗引入进来,只会使局面更为复杂。默认成私人恩怨,更易处置。

    离尘有玄门小祖庭之称,门内不但有三位大罗仙王,以及一位必须以大罗视之的绝尘子,更还有四位元始存在,数不清的门人道友。

    只这一家,就足可对抗那灵感神尊还未建成的的昊天神庭而绰绰有余。

    这庄无道,固然是有着不愿将离尘宗扯入进来的理由。可那两位,又何尝不是如此?

    尤其是灵感神尊,只怕是最不愿见那绝尘子插手进自家之失。

    三劫以来,灵感神尊皆是无往不利,却只唯独在四劫时代,在那绝尘子的手中,吃过一场大亏。若然后者再无顾忌的出手,只怕那灵感谋算难成。

    思及此处,便是严峻如天齐仁圣大帝,也不禁失笑。这么想来,至少两三千年来,双方都将维持这默契。

    这两位估计都不愿在明面上,与离尘撕破面皮。

    庄无道要保留任山河的身份,只怕也是欲以个人之身,参与阿鼻平等王冲击混元之事。

    所以这苍茫魔主,仍将是任山河——

    “还有那灵感神尊,无法道友日后也需万分小心。”

    谈及灵感,天齐仁圣大帝的目中,亦透出了慎然忌惮之色:“今日这位未尽全力,乃是别有用意。且之前曾以化身,现于毗沙冥国,与朕有过一番长谈。那位帝君对你我二人之谋,多半是早有料算。”

    庄无道的眼神微凝,面色也转为凝重。灵感神尊,居然曾在毗沙冥国现身?必定是此人一具化身无疑!

    可这位既已看穿了他们的谋划,为何却又坐视他与天齐成事?只需此人出手阻拦,就可使天齐仁圣大帝诛杀毗沙冥王之事,功败垂成。

    他亦为绝顶聪明之人,只是片刻,就已经摸到了其中的脉络:“那位莫非是打算以退为进?”

    “是否以退为进我不知,然而日后无论是你登顶大罗,还是那平等王道友冲击混元,只怕都难如意。”

    天齐仁圣大帝说到此处一声轻笑,含着几分佩服之意:“今日这位只怕也是有意要放弃太古,修罗魔主没了这颗棋子,必定也不会让阿鼻平等王好过,那边势必是要压力更增。”

    庄无道愕然,不解太古亡后,为何会牵累到阿鼻平等王,洛轻云却似想到了什么,若有所思。

    他有心询问究竟,却也知此刻不是时候。

    倒是自家的大罗劫关,他是心中有数,必定是前所未有过的艰难,且很难再从天齐仁圣大帝这边得到助力。

    这位帝君在他面前点明了,之前曾与灵感见过一面,这就是最明显不过的暗示。

    二人之间到底谈了什么,彼此间又有着什么样的默契协议,就不是他所能知了。

    这位本身与阿鼻平等王之间,就不是盟友的关系,不但不是,反而曾彼此视为大敌,怎可能会为阿鼻平等王火中取栗?

    且之后这几万年,甚至几十万年内,这位帝君也势必自顾不暇。

    “无法道友误会了。”

    那天齐仁圣大帝此时又微一摇头:“朕与那灵感,确实是定下了五千年内不战之约,却不包括道友在内。若他日道友你有了把握,能够证道大罗,那么朕亦必鼎力相助。”

    庄无道微微动容,尽管知这位帝君,已经明确了将阿鼻平等王排除在外,他也一样感激。当即肃容,道:“无量冥国,自当与帝君共进退。”

    对方投之以桃,自己这边,自需报之以李。

    这个盟约,也是双方都能互益得利之事。无量冥国将成为天齐仁圣大帝,一统冥狱最重要的支撑。而他日庄无道问鼎大罗时,这位帝君也将成为他可以依靠的强援。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