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四九八章 夫君安好
    时至此刻,那妖天界与毗沙冥国的大军修士,都已经大部溃逃,其余接身死道消。

    而那太古魔渊的道兵,亦是接近于全军覆灭。

    玄阴魔母不会介入接下来的战事,然而那灵感神尊,也已同样退走。

    庄无道在城内仍有一千八百余万阿鼻神御军可用,结成大阵,可以抗衡数位大罗。

    此外还有包括金灵子与泰皇在内,八位实力保存完好的太上境。加上庄无道自身与两个化身,四尊雷火天傀,洛轻云危急之时,也可参战。

    此外冥海神天剑阵,已经恢复到七阶仙阵的层次,冥海神天剑本身,亦是相当于一位元始境的强者。

    那‘九天都罗重明无量阵’与离华仙君,在经历一个时辰的修养积蓄之后,战力亦恢复到了全盛之时。

    而太上灭度真经,更还有一次同时动用太上斩仙图录与九灭图录的机会。

    故而庄无道心中笃定,哪怕对面这位修罗魔主,是真不肯善罢甘休,他们也能抵御得住,

    大不了再战上一场,拼着这玄应神京彻底化为废墟,他亦要让这位修罗魔主的化身吃些苦头不可。

    从没想过能使这位寂灭陨落,这等半步混元级的存在,可绝不似太古那般。

    哪怕拼尽所有,估计他也只能使这位重伤而已,可这已足够使对方投鼠忌器。

    所以死战的几率不大,他与这位魔主,并非是死敌。之前与太古之争,是因彼此劫敌,所以各自都拼尽全力,不择手段。

    可这位修罗魔主与他的过节,只是因太古而起,两者之间并无不死不休之仇,双方一在魔渊,一在冥狱,又没利益之争,又何必鱼死网破?

    果然一瞬之后,那修罗魔主就已收起了杀意,神情淡然道:“确是根基深后,太古输在你手,也不算冤。”

    接着却又深深看了庄无道的身侧一眼:“帝君的手段,本座也已领教了,果然非同凡俗。大罗征天图的前五,该当有你一位才是。”

    “魔主谬赞了,天齐只是得地利之助,方能抗衡,”

    也就在言出的这这刻,天齐仁圣大帝在庄无道的后侧,显出了身影:“此番多有得罪,坏了魔主布置,还请见谅。”

    语气用辞皆是不亢不卑,对方能够‘见谅’,今日之事能就此了结,那自是最好不过,

    可若对方并不愿就此罢休,那么他也不惧。

    得罪一位混元魔主,固然是莫大祸患,可天齐仁圣大帝,却也知凡事皆有失有得,有付出才有回报。

    他要想趁此机会达成心愿,开拓道途,就必定需承担相应的代价不可,也必定要夺取某些人的道途——

    “无妨,大道之争便是如此,容不得退让,你我皆身不由己。”

    修罗魔主的语气神情,依然淡漠:“他日你等输在本座手中时,当也无怨言。本座只问天齐你,果真已有了决断,要一统这冥狱百国?”

    庄无道闻言不禁凝眉,就知今日之战,或可就此了结,然而这段恩怨,怕是难以善了。

    尤其最后一句,让他亦倍觉压力。

    此时的天齐仁圣大帝,固然已有了一统冥狱之势,却也必将成为魔渊魔狱的眼中钉。

    甚至那玄门释门,只怕也必欲除天齐仁圣大帝而后快。

    冥狱一向都被诸宗诸教觊觎,视为掌握幽冥的关键之处,此界又有无量的冥界资源,都是诸宗诸教渴求之物。试问这诸天大能,又岂会坐视这位帝君,从容将这一界掌控在手?

    那天齐仁圣大帝却是一笑:“朕今日既已出手了,自然是已经有了准备。日后无非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魔主不妨看看,我天齐能否撑得过去?就如魔主之言,道在前方,不容退让。”

    如此良机,他若错过了,必定会后悔,也会损及信心。今日都不敢迈出这一步,又何谈日后?

    修罗魔主的眼神微凝,而后就哑然失笑,“你倒是想得明白,罢了,今之事就此作罢。一切因果,可待日后了结。”

    说完之后,就一个拂袖,人影烟化,消失在了原地。

    除了最开始的一句,这位魔主却是再未理会过庄无道,也从始至终没看过那羲和元君一眼。

    羲和元君也不在乎,只在这魔主走后,才一声哂笑:“都说这位修罗魔主气量狭小,睚眦必报,果然不假。只是斩了他一个走狗而已,居然也无法放下。”

    话音一顿,那羲和元君又一个闪身,到了庄无道的身侧。妙目流转,往庄无道身上看着,从头到脚,连一寸毛发都不肯漏过,使后者一阵头皮发麻。

    正不知这位的用意时,庄无道却见羲和元君的颊旁,都浮起了一抹红霞。

    “之前不知是你,让夫君你受苦了。然则不知者不罪,夫君你日后记忆觉醒时,可莫要怪我。”

    庄无道直接愣住,这一刻仿如是天雷霹下,让他的思绪完全僵滞。

    而此时周围诸人,亦是不遑多让。金灵子与泰皇等人,都是只觉不可思议。

    那玄应宫内内洛轻云,这一刻也是控御不住法力,使那口‘殇皇剑’直接插落在地。

    而天齐仁圣大帝,也同样是目光匪夷所思的,在庄无道与羲和元君二人身上流转。

    听起来,这羲和似是将这位‘无法’仙君,视为自家‘夫君’的转世之身。

    可是这百万年中,他并未听说过羲和有过道侣。

    只有百万年前,在洛轻云斩劫前后,听说此女与一位不知名的太上境散修走得极近。

    只是这二人是否道侣,就无人清楚了,

    那羲和元君,似极满意庄无道的震惊,又拉起了庄无道的手,将一块石头塞入到了庄无道的手中:“这块造化源石,我已用不上了。留在我这里,估计过不多久,就会自主离去,倒不如转赠给你。记得妥善保存,你若不懂控御之法,可以问那贱人——”

    庄无道心神一阵恍惚,直到数息之后,才恢复了过来。暂时顾不得那造化源石,忙退开一步,将二人间的距离来开,摇头不止:“元君你怕是误会了,吾非无涯,亦不是什么人的转世之身。这夫君二字,从何谈起?之前在元君剑下,小道确实吃亏不浅,可今日元君既为小道出手,挡了这一次的灾劫。那么你我过往恩怨,都可一笔勾销。”

    言语之间,也是略含冷意疏离,他实不愿与这位,再扯上关系。

    那羲和元君却全不在乎,只定定的看着庄无道眼眸,面上喜意愈浓:“我说你是,那就一定是了!绝不会有错。其实是羲和太蠢,早该看出端倪,想到才是。”

    见庄无道皱起了眉头,隐含不悦,羲和元君又微微摇头道:“夫君你不记得前世,也是理所应当。你当初既是选择了转世,必有极大图谋,不过想必日后,夫君终有记起过往的一天。”

    庄无道无奈的以眼神求助,往那已行出宫外的洛轻云看去。只是后者也同样是两眼茫然,显然也不知要该如何应对才好。

    羲和也已发觉到洛轻云的到来,这次却并未拔剑相向,只是一声冷哂,就不再理会。

    “妾知夫君一时接受不能,也不欲坏夫君大事,妾等得起的。百万年时间绝望痛恨,寂寞凄凉过来,不会在乎多等几千载岁月。今日之后,羲和便会返回那羲和神宫闭关养伤。夫君你若有什么事为难,只需一符相召就可,羲和定不会让你失望。”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