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四九七章 修罗之恨
    就在同一时间,在玄应神京的另一侧,忘心如来欲我依然身姿出尘的立于血莲之上,只是此时这位的面色,略显难看。

    “嘿嘿,有趣!好一个苍茫魔主,还以为那个家伙会支撑不住,败局已定。没想到最后,还有这样的转折。”

    那玄阴魔母的声音,仍是在阴恻恻的笑着:“看来这位真是心机不俗,所有作为,都是恰到好处,若非如此,否则难使这太古上当入局。忘心道友,据说这位太古,是你们那位修罗魔主刻意培育出来,用来压制那位第七层魔渊主人的魔胎?如此岂非是太可惜了?”

    欲我尘一声轻哂,并未理会这玄阴魔母的言语。只柳眉紧凝,肃容看着城内的庄无道。

    无论怎么说,他们这一方确实是输了,且是折损惨重,大败亏输!

    还有那太古,魔主他为培育此人,也确是消耗了不少资源心力。因这太古魔主陨亡,魔主日后的那些谋划,都或多或少的会受到些影响。甚至有不少是直接破产,再无完成的可能。

    最重要的,还是修炼魔主在功法上的破绽,仍无法弥补。损失之大,确实难以言叙。

    不过她忘心如来,还不至于为这些损失,就肉疼失态到让人看笑话的地步。

    “当初魔主培植太古上位,确有此意。不过这些年来,我与魔主他都是失望居多。今日死了也好,连一个修行不到八千年的后辈都胜不过,又如何压制得了那人?”

    冷声笑着,欲我尘语音中,不带半分感情:“我如今只想问魔母一事,那位请动魔母出手之人,可是天齐仁圣大帝?”

    “哦?忘心你总算是猜出来了?”

    那玄阴魔母一声大笑:“可惜为时晚了些,等到那位帝君出手,才能得知究竟,这可算不得本事。”

    “只是未曾想到而已——”

    欲我尘自嘲一笑,言谈间仍无法恢复之前的挥洒自如。

    一则是无论天齐仁圣大帝,还是那位苍茫魔主,都与玄阴魔母并未有交情。相反那位帝君,传说是与玄阴魔母有隙。

    二则是未想到,那苍茫魔主会有此等的实力,能在短短几十息内击杀那太古魔主。

    ——既然有这等样的修为法力,那位天齐仁圣大帝又岂会轻易放弃无量冥国这颗棋子?

    事实是她在天齐仁圣大帝现身的同时,就已接到了消息。不久前这位帝君更已亲自出手,将那毗沙冥国的‘毗沙天王’,强行击杀于王宫之内。

    这位在诛灭了‘毗沙天王’之后,又在短短一刻之内,赶至到了这方虚空。

    不但强行封锁了太古魔主逃归神国的途径,更是彻底断绝了修罗魔主本体,亲身赶来的可能。

    要想干涉此战,必定要以无上法力,瞬间跨越亿万重虚空。然而有天齐仁圣大帝干涉,哪怕强如修罗魔主,也没可能办到。

    事实是这两位,已经远隔无数虚空壁障交手。尽管时间短暂,可那位天齐仁圣大帝在这几十息内,并未落半点下风。

    此人本就擅于术法,远隔亿万里伤敌,隔空大战,正是此人所长。

    有这天齐仁圣大帝的阻拦,修罗魔主本体要赶至此间,哪怕十日十夜都难办到。

    深深看了眼那位帝君在虚空中存身的方位,欲我尘目中又多出了几分阴霾。

    “他与你素无交情,这次能请动魔母出手,想必代价不轻。只是这等局面,难道也是魔母你愿见不成?”

    毗沙天王身死,毗沙冥国大军在玄应神京溃败已成定局。

    再加上那群龙无首,损失惨重的妖天界,整个冥海,四分之三的地域,都将臣服于天齐仁圣大帝的旗下。

    似那‘玄策冥国’,‘暗海冥国’,早就已在名义上,受那天齐仁圣大帝庇佑。

    如非是这些明面上,无量冥国的盟友牵制,那太古又何至于只调动了毗沙冥国与妖天界两方势力的大军?

    不过此战中,那位帝君最大的收获,(是多出了苍茫魔主,这个得力可靠的盟友。

    二十息内斩杀太古魔主的神躯道体,以一国之力,独抗四方联军。此战之后,天下地下所有的道祖佛尊,都要侧目以视。

    此时冥界大势已显,已有统一之兆。以欲我尘的估算,最多三五十年内,这冥界诸国,都将归于天齐仁圣大帝的帝庭管辖。

    此人本是玄门正宗,成就大罗位业之后,转修神道。如今雄心渐露,势力庞大。

    玄阴魔母身为冥狱五大绝代强者之一,日后恐亦将为其所制。

    “道友非是我冥狱之人,又焉知我玄阴,是否心甘情愿?”

    那玄阴魔母咯咯一笑,只是那声音说不出的怪异沙哑:“战局已定,老身懒得陪你废话,就先告辞了。事后可代老身,向那修罗魔主问个安好,昔年老身曾在魔主那里受惠良多。”

    之前欲我尘都能不动声色,此时眼中却立时就冰冷了下来。

    这个玄阴魔母,果如传言是个睚眦必报之辈。不过是早年二人都还未成道时,修罗魔主率军攻打冥狱,曾经将这玄阴魔母击伤过一次,居然就记恨至今。

    这老虔婆今日干涉此战,看来也未必只是因看中了那位天齐仁圣大帝的丰厚报酬。

    只是此刻,她暂时也奈何那玄阴魔母不得。只是在这位离去之后,远望着那玄应神京,陷入了深思。

    本能的感觉到,这苍茫魔主的根脚不凡,背后绝不仅仅只是一个阿鼻平等王而已。只怕背后,还有那离尘宗的影子。

    据说这位,昔年就是离尘宗的弟子,之后因故叛门而出。与离尘宗藕断丝连,并不奇怪,甚至很可能此人本就是离尘宗布置在冥狱的棋子。

    这一点,其实早在太古对这苍茫魔主下手之前,就已有过猜测。只是今日战后,初步确定而已。

    虽无实证,然而许多时候,只需有这么一个猜测,就已足够了。

    只是此时,她仍不知那位无量玄应王,到底是用了何等样的神通大道,将那太古魔主诛灭?

    本身的法力修为,也到底是处在什么层次?

    这才是真正最关键的地方,可惜是从始至终,一切都掩盖在那神域之内,让她一无所得。想必那位灵感神尊,也颇为失望——

    ※※※※

    庄无道仍在发愁,不过也同时感应到,那昊天神庭的两千万大军,皆化为符竹假人之事。

    他并不觉意外,之前动用太上灭度真经斩杀太古之时,就已感觉到不对了。

    那时还有一丝丝异力,循着那聚集精魂气血之阵,蔓延过来。那正是灵感神尊预留的手段,若庄无道准备利用这些精魂气血,要做些什么,必定要反遭算计。

    好在他手中之物,确不愧是鸿蒙之器,只是一瞬之间,就已将之磨灭消除。也没被那灵感神尊,窥见了根底。

    正因知道了这两千万昊天神庭大军的底细,他才自始至终,没为这些道兵费什么心力。正专心追剿妖天界与太古魔主的大军,以及那些太上境。

    灵感神尊那般,则全不去理会。有符竹假人可随时替死,他如今哪怕是斩杀的再多,都是白费功夫,反而会使自家的阿鼻神狱军损伤不轻。

    好在这昊天神庭,此时也无继续缠战之意。

    仰头上望,庄无道看了那无尽星空一眼,嘿然一哂后就不再理会,也不去关注这玄应神京的各处战况。

    那自有秦锋代他处置,所以如今最使他感觉棘手之事,还是这‘平等天’。

    若是可以,他恨不得里面的两位永远出不来才好,可惜的是,这门由恶念化身施展的大神通,终究会有结束之时。

    思忖了片刻,庄无道就轻声一叹,知晓这里面的两位,还是早早处置为佳。

    不过他仍耐心等待着,直到那玄应王宫之内,忽然一道浩大元力波动传来,有无量的精纯元灵,反馈天地时楸庄无道这才开始出手,破解那平等天。

    那南无日月灯佛已被成功诛灭,金灵子与泰皇,都已能腾出手来。

    除此之外,那冥海神天剑阵也逐渐恢复,子剑再次漫布在了小半个玄应神京,剑阵等级已重新恢复到了仙阶七品。

    到了这时候,他麾下部众都已可腾出手来,全力应敌。

    哪怕强如修罗,亦难在这玄应神京内肆意妄为。,

    连续几个灵决捏动,庄无道抬手一挥,就有一道玄光遥遥刷出。那平等天世界,就瞬时崩散消除,

    这一刹那,赫然无数的罡元气煞,从内溢散了出来。横扫一切,所过之处,一切皆化为齑粉,地上地下之物,都一一粉碎。

    好在庄无道早有所料,及时将‘九天都罗重明无量大阵’之力引来。强行将那溢散的元力压制化解,及时加已控御疏导,才没使那罡元气煞扩散开来,波及更多。

    若非如此,这平等天周围三百里地一切之物,都将在冲击之下彻底消失,化为粉尘。

    也就在同一刹那,内中两个身影分开,羲和元君被直接打飞到一百里之外,方才稳住了身影,口中溢血,面色不佳。

    不过庄无道以重明观世瞳看去时,一眼就知这位伤势其实不重。这羲和元君在平等天内,孤身应战那位混元道祖,居然只是轻伤而已。

    之所以被击飞溢血,只是因平等天破碎,硬接了对手的泄愤一击。看似狼狈,可本身其实并无大碍。

    造化源石之能,竟至如斯——

    那修罗魔主则定立原地,眼神若有所思的看着周围。

    双方都在以神念感应,收集着这玄应神京城内的信息。修罗魔主的眼神,渐显阴翳,那羲和元君却是笑了起来:“看来魔主今日,是输了一局呢。太古已死,我就猜到那家伙,绝非是他对手。”

    修罗魔主却并不理会羲和,只目现冷芒,定定看向了庄无道,目中杀明灭不定。

    庄无道心中微冷,直面这位混元道主的神意杀伐,只觉神魂之中阵阵刺痛。

    哪怕此时他已将一身元魂,都收缩凝固到了极致,仍难坚守。被那修罗魔主的魂意攻入了进来,使意海之中波澜四起,似经历着千锤百炼,无数次重击锻打。

    此时只能坚守主元魂真灵不失,庄无道遥空向那修罗魔主微一稽首。

    “魔主之意,是欲为太古讨个公道?”

    此时这修罗魔主给他的压力之大,让庄无道几乎窒息,不过他却是丝毫不惧。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