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四九六章 何其布智
    几乎是同一时间,玄应神京上空中的争斗对峙,也同?已告一段落。无论是灵感神尊与恨海天君照世缘,还是那玄阴魔母与忘心如来欲我尘,交手时都未尽全力,只是彼此牵制而已。

    时至此刻,那玄应神京之内,分明是胜负已分,那么在场几人,也就无继续争斗对峙下去的必要。

    “居然是早就入了太上境,从此这天地间,再增一人入局。”

    一声轻笑,恨海天君照世缘的身影,从虚空之中走出,负手下望:“灵感帝君,不知以为然否?”

    那灵感神尊,此时同样步出了虚空,长身屹立。身姿伟岸绝伦:“确是为棘手人物,我灵感日后,再多一位对手。”

    他是明知恨海天君之意,这位‘苍茫神主’虽只是太上,可却绝不可以普通太上境视之。

    能够在数十息内诛除太古魔主,即便是在其神域之内,亦非同小可。

    要知那太古魔主,与寻常的太上境不同,神躯已至元始,且战力不俗。即便还及不上大罗,也相差不远。而本身道体,亦能与弱一些的元始大能抗衡。

    所以恨海天君说这世间,再增一人入局。是说这位苍茫魔主,已经有了与他们这些大罗存在下棋争斗的资格。

    如今大劫已起,不能不使人在意。要知那过往每一劫数,都必定要陨落十位以上的大罗境。甚至在极致的二劫之时,劫期前后,总数四十位大罗罹难。甚至有数位混元道祖,亦身死道消。

    所以每一劫期至,各家玄门大小乘诸佛,乃至各方神尊大帝,魔头巨妖之间,都必将争斗不休,互相算计。

    有人总想着要让别人,代自己应劫了才好;也有人想着趁此大劫,了断过往恩怨;也有那对大道有所图谋之辈,想要将上面的人拉下马来,打开大道通途——目的不一而足,只因劫期至时,命数天机都将因劫力混淆,无论想做什么事,这个时候都是最方便不过。

    而今日那苍茫魔主凭此一战,便有了令诸天大能,正视其人的本钱。也有了资格,参与这场劫争。

    从此这修界之人,做任何谋划之前,都不能不考虑这位苍茫魔主。

    这世间能令修罗魔主亦束手无策,无可奈何之人,可没几位。

    只是此时,灵感神尊并无懊恼之色,反而眼中夹含莫名深意:“然而道友以为,此战对于那位无量玄应王而言,到底是祸是福。”

    “嗯?”

    恨海天君感觉这灵感神尊言中有异,颦眉看了过去。一时间猜不透这位用意,转而笑道:“是祸是福吾不知,不过看来灵感道友这次折损不轻。”

    方才他观望占据,知晓这次光是昊天神庭损失的太上境,就有两位。其余底层的道兵,更不计其数。

    就更不用说,此时那近两千万昊天神庭大军,仍陷在‘都天玄阴重水’之中,更将面临无量冥国大军的衔尾追杀。

    想要安然脱身,可并不容易。

    “谈不上折损,天君你看走眼了。”

    灵感神尊并不在乎,蓦然取出了一玉符,直接捏碎了开来。

    而后恨海天君就望见了一幅奇景,只见这星空中,瞬时间有无量星芒照下,将那城中昊天神庭的三十六部星军,全数笼入其内。紧接着这近两千万道兵,忽然就化成了符竹假人,就被那‘都天玄阴重水’腐蚀。

    近两千万人,甚至包括那些太上与金仙在内,都不知去向。

    恨海天君不由一阵愣神,眼中讶异莫名。

    这怎么可能?这两千万人,怎可能做到瞒天过海?他的灵识,怎就全无所觉?

    可随即恨海天君的目中,就又现出了然之意。

    “看来天君已经猜到了?”

    灵感神尊淡然一笑,回望过来:“好在朕事前有了些准备。天君看我这手段如何?”

    “原来如此,是灵感——”

    恨海天君哑然半晌,最后是一声叹息:“只能说是佩服!”

    这当是灵感神尊的大神通——就如苍茫魔主的大神通‘平等天’,可以困住修罗魔主,灵感神尊特有的大神通,则不但可预知未来,更可瞒过他们这些大罗境的灵识感应!

    不过能看得出来,这不仅仅只是大神通而已,灵感神尊也确实是在事前,就已利用那周天星辰,布下了替身挪移的大阵。

    ——将二千万道军虚空挪移,从这战场大战,大罗中任意一位都可轻松办到。然而这位神尊方才在他牵制之下,并无法施展这种神通大法。只有借助大阵之力,才能办到。

    这刻他也隐有明悟,之前昊天神庭,陨落覆亡于玄应神京中的两位太上,还有那数百万道兵,未必就是真的亡灭了。

    “只是我不解,难道说在此战之前,灵感道友就已料定此战必败无疑?

    这等样的大手笔,耗费巨大,若非是事情就已知这一战的结果,谁能舍得如此代价?

    且以灵感神尊的那门特异的灵感神通,感知未来。也并非是不可能的事情。

    然而这也说不通,若然灵感早知结局,为何不全力阻止?

    这位应当明知,放任那位无量玄应王成道,会有何结果才对。

    昊天神庭本就境况不加,如今又再添大敌。除此之外,那位天齐仁圣大帝亦将崛起,成为灵感神尊在神道一道上的最大对手。

    “天君多半是在好奇,朕这次为何未尽全力?”

    那灵感神尊似笑非笑,深深看了那玄应王宫一眼:“所以朕问天君,此战之胜对那无量玄应王而言,到底是祸是福?”

    恨海天君此时颇有云山雾罩之感,只是接着他刚欲说话,就忽有明悟,顿时眉头紧皱起来。

    “看来天君,果是一位明白人。”

    灵感神尊微微颔首,而是虚空漫步,竟就这么踏破生死界隙,远离开了冥狱世界,只几句清音遗下:“一时胜负不足论,只望你与离尘宗的那位,好自为之。”

    恨海天君的眉头一挑,已经听出了灵感神尊言中,那暗藏的威胁之意。

    也就是说这位,其实已经看穿了那无量玄应王的跟脚了么?

    这倒在意料之中,这灵感神尊明知此战必败,依然挥师而至。其目的之一,只怕就是为看清这所谓‘无量玄应王’的身份根脚。

    微一摇头,恨海天君又目视着玄应神京中的那个一身影,口中不由一阵呢喃呓语。

    “不动用离尘之力,便能晋阶太上么?确不愧是这一代的离尘道种。”

    可在同时,恨海天君的眼中,却也现出了几分惋惜之色。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身为离尘弟子,太过出色,可不是什么好事。

    那灵感神尊方才问他,此战之胜对那无量玄应王而言,到底是祸是福。其中蕴含数层意思,其中之一,就是指的这点。

    太上之劫,那‘无法’能安然渡过。可这位要想在此劫之内证道大罗,几无可能。甚至这几百万年内,都无此机会。

    若要强行为之,必定要遭遇杀劫,且远胜今日十倍。

    好在仍存变数,那‘无法’在玄应王宫内,诛杀太古魔主的手段,只怕会会使许多人都为之好奇。

    “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这位灵感神尊,确非俗者呢!崇玄道兄,离尘未来,只怕仍是前景堪忧。与这位昊天无上灵感玄应大帝为敌,何其不智?”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