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四九五章 价有所值
    当庄无道从玄应王宫之内踏出的刹那,就被整个神京?外所有人瞩目。

    不过他却全不在意,因果遁法,只一个踏步,就来到了那座‘两仪阴凰阵’的上空处。

    直接是法力一震,就已突破了这阵法界障,进入到那阵内虚空。此间整整二十六头阴凰盘舞,那生天神君与死天如来,则都是口鼻溢血,浑身肌肤都已绽开,无数道未能愈合的上后,都已化作了血人。

    而阵内残存的六位太上,也是死命的挣扎抵抗着,拼尽了全力,往死天如来所在的位置冲击着。哪怕此举不能成功将这处阵眼破坏,也可消耗死天如来的寿元,使这座‘两仪阴凰阵’更早结束,为他们争取几线生机。

    庄无道眉头微皱,知晓了这生天死天二人理智已失,元神都在燃烧,非是言语能够劝服。当下毫不犹豫的出手,脚下太极阴阳鱼图张开,直接干涉大阵。使‘两仪阴凰阵’的禁法结构,完全扭曲。

    接着又再伸指一点,无量的苍茫剑气,在那生天神君与死天如来二人身周爆发开来。将那些气脉灵纹,都一一绞碎割裂,只须臾间就将这阵眼破碎消亡。也使那兄弟二人,与‘两仪阴凰阵’彻底脱离,哪怕是燃烧了血气命元,也无处灌输。

    只用了不到三息时间,就将整座阵法完全攻破化解,二十六头盘旋飞舞不死冥凰失去支撑,也都陆续从空中跌路匍匐,重又化为尸骨。

    那死天如来已是气血两虚,几乎已站立不住。此时那催发生命精元的法门已自发散去,理智渐渐回过。

    不过此刻,他却是万念俱灰,只道是有对方的元始境出手,将他这座‘两仪阴凰阵’破解。

    ——能够抽出这等实力的人手出来,玄应王宫那边多半是胜负已分!

    也就是说,这可能已是他们最后的时刻,便是想要拼命也不可得。

    然后又是极度的后悔,再有二十个呼吸,二十个呼吸!这‘两仪阴凰阵’内残余的六人,哪怕他不能全部扑杀,也至少能使其中的一半,随他们兄弟一同陨落!

    若是方才,能够更果决一些——

    正神智昏沉,胸中不甘,外邪入体,意念海内心魔四起之时,就听耳旁传来一声清吟,一段如玉石,又洪钟般的诵经声,突兀的传入他们的元魂之内。

    “苾刍当知!世有一法,於生长时,令諸有情愚痴增益,颠倒坚固,垢秽随增,惡趣成满,与多众生为不利益,为不安樂,令諸世间人天大众,无义无利,增长忧苦——”

    “苾刍当知!世有一法,於生长时,令諸有情愚痴损减,颠倒除灭,净法随增,脱諸惡趣,善趣成满,与多众生为大利益,为大安樂,令諸世间人天大众,有义有利,增长喜樂——”

    ——这是,佛门《增一阿含经》?

    死天如来心中微惊,因重伤寿元耗尽而再次沉沦神智,又被强行拉回。

    确实是增一阿含经的经文不错,不过与普通的增一阿含经不同。这人的诵经声中,居然字字都含有恢宏伟力,蕴藏大道,明心净神,镇压邪意魔念。

    只是须臾间,就将他们因气血匮乏,元气虚弱而生成的魔念,都全数镇压了下去。

    而此时的死天生天,也终于看清楚,那眼前破阵之人。而后都是一阵愣神,怔怔的站在了原地。

    眼前之人,似乎就是那位无量玄应王?然则这位,不该是在那玄应王宫内,与那太古魔主死战才是?

    同样表情的,还有此间那六位太上境,才刚从死里逃生的惊喜中回过神,紧接着就又发觉不对。

    “你是苍茫魔主?”

    首先发觉异常的,是那妖天界的山皇妖君,此时是目瞪口呆,眼现匪夷所思之色,无法置信:“太古魔主何在?九阴妖君何在?”

    一边问着,一边往四下眺望,而后这山皇妖君的脸上,顿时是血色褪尽。

    已经发觉这城内形势不妙,都天玄阴重水已失去了控制,四处肆掠,而妖天界七圣城的大军,也已成崩溃之势。

    庄无道一声冷哂,直接心念一引,将一道大阴阳混洞神光随手打出。黑白二色的光华瞬闪,就已将那山皇妖君的小半边身躯轰碎!

    这山皇妖君法力不俗,在妖天界中是仅次于九阴妖圣的存在,庄无道又有意保留,既未动用子午两仪梭,也没使用‘正反混沌雷火元胎’那正逆神通之能。这一击之后,居然未能取去这山皇妖君的性命。

    不过庄无道却未在意,紧接着又大袖微拂,那混沌灭劫剑阵瞬时展开。

    轻云剑在他意念指引下,演化‘混沌变’剑,使此间天地万物都俱入掌控之中。当剑光坠落,这山皇妖君连同旁边的一位太上修士,就被轰成了血肉碎末!

    也在此时,空中又是一声唳鸣。却是那离华仙君,驾御重明虚神冲飞而来,一爪拍下。元始法力,只仅仅一击,就使一位太上仙君不堪承受。

    ——换在平常的状态,可能仍无法将这些太上一举击杀,然而这几位本就是重伤之身,在‘两仪阴凰阵’阵中元气法力已几乎耗尽,已无抵御离华仙君一击之能。

    而都天玄阴重水无人掌控,对玄应神京的威胁,已经小而又小。此时的离华仙君,则是水涨船高。,可调用更多‘九天都罗重明无量阵’的力量,用以应敌。

    这一爪拍下,瞬间就将这位太上强行震散了身躯,碎为血粉。便是这位身周的几人,亦被波及,再受重伤。

    同样的情形,也发生在天坛处。冥海神天剑没有了干扰,那备用的子剑也开始陆续就位,当这座剑阵逐渐恢复到七阶,也立时干脆利落的,将两位逃遁不及的太上一并斩灭。

    唯独可惜的是,这次未能成功将那陆子羽留下。这位运气不错,并未进入到王宫之内。也在太古魔主陨落后的第一时间惊觉,果断撤离。为逃出升天,这位‘九命剑仙’在短短时间,连续舍去了四条性命,重创了他麾下幽冥玄虎与九魂木龙这两大护法神神兽,这才脱出重围。此时已逃遁到百万里虚空之外,不知所踪,

    庄无道哪怕有通天之能,此时也再难将这人擒拿诛灭。

    当庄无道在须臾间将这六大太上境,都全数斩杀解决。那生天如来才从恍惚中回过神,立时就朝着庄无道一礼:“恭喜殿下,今日斩灭劫敌,大道可期!”

    他已看出庄无道的这具道体,分明是早已踏入太上之阶。所以只贺庄无道斩灭太古,却不说那太上大道。

    庄无道也听了出来,眼含深意望了过去:“玄应神京此战,本座确有引诱太古入局之心。你二人,可是在怨我恨我?”

    那生天神君闻言再次楞住,一时犹豫难决,不知该如何回答才好。

    旁边的死天如来却是洒脱,大声笑道:“怎能无怨?这次我生死楼死伤不轻,弟子折损三成之多。可这恨却没有,也无从说起。什么布局引诱,阴谋算计,殿下更不用提。我只知殿下的神主之身要登太上,就必定会有一场死战,这玄应神京也注定了要遭这么一场灾劫。无论殿下你是示敌以弱还是示敌以强,那灵感与太古都不会善罢甘休。”

    所以这位无量玄应王与藏镜人的布置,看似是毒辣,可其实却已是将损失降到最低,几乎免除了后患。

    “确如死天所言,无论怎样,我无量冥国都免不了要与那昊天神庭及太古魔渊死战一场,难免伤亡。如今的结果,其实是最好不过,太古陨灭,一劳永逸。”

    生天神君原本还有些不甘,可渐渐却是眼现释然之色,又再肃然躬身道:“我二人谢过殿下救命大德!从此肝脑涂地,在所不惜。”

    此时他已知自家二人的搏命之举,已经打乱了庄无道的部署。

    若非是为救他二人,若然这位选择了袖手旁观。以这位殿下的布置,可能这玄应神京中,包括那陆子羽在内,四十余位太上境,都无一能逃,一网打尽。

    可现如今,无量冥国能够将这四十余人中的一半留下,就已很是不错。

    “无需如此,也谈不上救命之德。毕竟你二人的性命之忧,也是因本座而起,本座也无需你二人能肝脑涂地,日后只需能如今日般明智就可。”

    庄无道笑了起来,对这二人倒是益发的满意起来。尤其是那死天如来,看来似个有些冲动莽撞的人物,其实这位的心里,看得比什么人都明白。悍勇绝伦,又不乏智慧,潜力也是不俗,使他更不后悔自己的选择。

    只是这伤,稍重了些——

    摇了摇头,庄无道再一拂袖,将两颗得自北冥仙宫的顶级伤丹,分赐给了二人。又示意那离华仙君,对这两位加以照拂。

    这两位的伤势都是极重,虚弱到此时哪怕只一个小小的灵仙境,都可以轻松取去这二位的性命。

    且折损了大量寿元,理论而言,太上境已进入道源层次,可以永世长存,与天地同在。

    可以这二人现在的状态,能否活过十万年都是未知数。事后必需要有大量培植命运的奇珍宝物,助这二人的恢复不可。

    不过最可虑的还是外邪,这两兄弟的状况已近天下五衰,乃是所有外道邪魔眼中的肥肉。

    一旦抵御不住,这两人法体神魂,就要立时被邪魔所夺。

    故而他又花费了些许时间,继续以神念,演化那增一阿含经,在那生天死天形成了清晰道印,牢牢镇压住了那心魔外邪。

    “你二人功法特异,此番经历濒死际遇,倒是一番机缘。本座亲身见过一次破而后立,不过那人的情形,比之你二人又凶险数分,且无你等的体质基础。”

    那生天神君闻言,顿时神情微动,若有所思。若论修行悟性,他却要比死天更高不少。

    庄无道说完这些之后,边又转过头,看向了他在玄应王宫之前,以神力制造出的‘平等天’,而后眉头紧皱,现出了踌躇之色。

    <>太古魔主已经斩灭,那生天神君与死天如来,他也已成功救下。也就在他为生天死天镇压心魔之时,城内的战局,也已逐渐明朗。

    而如今最让他头疼的事,就是这‘平等天’内的两个人物。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