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四九三章 寂灭天佛
    以子午两仪梭增幅神通,庄无道手中一道大阴阳混洞神光轰然爆发,化作白色光潮,未给人反应余地,就将前方那方二人完全淹没!

    便是那白袍僧人,此时亦无法全身而退。这位只能是探手一招,将那盘古日月灯执在手中,驾驭此器,显化太阴太阳之景,全力吞吸地域那大阴阳混洞神光的磅礴伟力。

    可即便如此,那僧人的一侧大袖,也仍被轰成了粉碎。暴露出来的右臂中,更有小片肌肤,被那大阴阳混洞神光强行溶解,现出内中的金光梵文。

    他这具身体,本就是以那佛经中蕴藏的佛力梵文构成,并非血肉实体。所以一旦受伤,几乎无法恢复。

    “施主慢来,我大乘佛门,并无与施主为敌之意。”

    眼见庄无道并无就此罢休之意,那素袍僧人直接就又一个闪身,带着那日月灯佛,踏回到了那光团之内,笑意盈然,神情自若:“还请高抬贵手,放过我这师弟如何?我佛门足感盛情。”

    庄无道神色淡淡,止住了身影,对面的人物,已非是一两门鸿蒙神通,能够解决。

    这是一位大罗境界的佛主,借助那宝光如来施展出的法术,显化在此。

    “放过可以,那南无日月灯本座要了!也请你二人,以法门‘大舍忘术’,洗去一切今日记忆!除此之外”

    语声一顿,庄无道的目中,杀意再起:“将这南无日月灯佛的舍利留下!”

    就在说话的同时,他藏在袖中的手,就已悄然捏动起了灵决,勾引地下大阵。将之前收集到的无数气血精魂,都强行集聚了过来,

    发动太上灭度真经,需要杀伐之气与天道劫力,可除此之外,修士的气血精魂,亦可替代。

    这次他准备一次动用太上灭度真经内的四张图录,损耗极大,好在只这玄应神京地下收集到的气血精魂,就已足够所需了。

    在这位的眼中,他庄无道就这么好说话?可以在招惹了他之后,就能一点代价都不用付,在他面前从容退走?

    那素袍僧人闻言则面目微僵,片刻之后,神色才又恢复自然,还是笑靥如故:“忘了说,本座法号‘寂灭天’。”

    “我知晓。”

    庄无道眉头一挑,而后面上流露出讽刺笑意:“那又如何?”

    南无寂灭天佛又被称为‘寂天如来’,是大罗境之中第六位,诸天佛图中排位第四,混元佛祖以下,佛门斗战第一人!

    虽是排位第一,可因无悲仙王的缘故,这为与前十中后四人的差距极大。水准与灵感玄碧等人,倒是相差不远。

    可这又怎样?一具佛力化身,难道就想从他面前,带走这个宝光如来?

    “施主性情好生霸道,岂不知这本命舍利,是我等佛修根基所在?盘古日月灯,更是我这师弟寄托性命之之物。这两样东西,是万万不能交予他人的。不过若无法施主能高抬贵手,本座可另有补偿。”

    说到此处时,素袍僧人眸中已微现厉色:“今日施主已大获全胜,诛灭了劫敌,也成就了太上神体。然则凡事不可太尽,我劝施主,最好是留些余地才好。否则未来,必定难成大道!”

    “难成大道?这是否可算是威胁?”

    庄无道见那素袍僧人并无半点否认之意,非但不怒,反而笑了起来。

    “我若一定要留他,你待如何?”

    “施主缘何如此顽固?”

    那南无寂灭天佛不禁皱起了眉头,“本座这里虽有修好之心,可如你真要这般不知好歹,那么无非是一”

    然而‘战’字还未出口,庄无道的袖中,就又是一口黑色的飞刀斩出。这一刻,他不止是将城中收集到的,近千万人的精魂气血,全数引入到那太上灭度真经。

    只是就在这刹那,庄无道口中一声轻咦,诧异的看了上方虚空一眼,尤其是‘三十三天玄穹塔’所在的方位。

    那位的部属,居然是以灵符之法,冒充血肉之躯?还有这样的后手?

    不过随即他就转回了注意力,太上灭度真经乃是鸿蒙之器,些许异常自可镇压,无需在意。

    眼下最重要的大敌,还是对面的南无寂灭天佛!此时庄无道,也已将那九阴妖圣的一切残余,都一并导入图卷之内。

    这九阴妖圣的意志,哪怕被他以业火锁链,强行吞入乾坤无量虚空内,被四大凶兽的浩瀚法力碾压,也无法在一时半刻内,将之磨灭。

    可此刻当庄无道将这九阴妖圣的残余,导入了太上灭度真经。这位元始妖圣的灵识,却立时就湮灭无形。

    “怎么会?”

    那黑色飞刀斩出,气势绝灭一切,那南无寂灭天佛的语声未落,就已被这黑色飞刀洞穿了头颅!

    不过毕竟非是实体,并未有血肉爆开之景。只那以梵文佛力构造的身躯,却在急速的衰亡。

    而那南无寂灭天佛的眼,则是满含不可置信的,看着庄无道,还有庄无道手中那张图卷。

    似不敢相信庄无道会如此决绝的对他动手,也惊讶于庄无道手中之物,能够将他的分神化体一击斩灭。

    “这是,太上灭度真经?”

    同样的错愕,同样的惊异。而后南无寂灭天佛的身躯,就化成了点点灵光消散。

    庄无道闻言则蹙立虚空,若有所思。他以太上灭度真经聚力,至少用了三息时间。

    过程中虽是刻意以法力掩盖过气息。可以南无寂灭天佛这等人物,不可能全无所觉。

    可直到他刀出之时,这南无寂灭天佛才似认出了他手中之物,乃是太上灭度真经。

    类似的情形,之前也发生过一次。那太古佛主的神体,也是在被他斩杀之后,才认出了这张图的来历跟脚。

    是因见知之障么?

    到底是何等的法力,能让玄碧仙王与南无寂灭天佛这等级的存在,都见而不识?

    这些思绪在脑海中掠过,仅仅一瞬之后,庄无道就又回过神来。只见那团佛力金光,已经散去,里面的南无日月灯佛,正愣愣出神的看着自己。神情模样,都与之前的南无寂灭天佛差相仿佛。

    显然也是无法置信,庄无道居然就敢这么悍然出手,居然能在一击之内,就强行打散了南无寂灭天佛的化身。

    此时那太上灭度真经中,还有着不少杀伐之气。斩灭南无寂天佛化身之时,只动用了那些气血精魂,之前庄无道收集的杀气战煞,却全数保留了下来。

    数量依然充沛,足可使他再动用一次太上斩仙图录与太上六神图录而绰绰有余。

    也就庄无道一阵犹豫,是否要为这南无日月灯佛,再使用一次太上斩仙飞刀之时。那泰皇妖君,却已强行从那日月灯世界中突破踏出:“主上且慢,可否请主上将这秃驴,交给我与金灵子来处置?我二人与大乘佛门仇深似海,难得有此机会,请主上容我二人,以这日月灯佛的头颅,祭祀无殇仙墓数千万战友亡灵!”

    此时的泰皇,已经收起了法相,重新变化成了人形姿态,那双目中燃烧的火焰,却更为旺盛。

    “某也正有此意!”

    那金灵子的身影,亦在同时闪现,‘太辛天剑’割裂虚空,恰好将宝光如来试图打破这片神域虚空的尝试,粉碎扑灭。

    “此事可能会让主上为难,可却是我等执念所在,万望主上成全!”

    庄无道却没立时答应,而是微一挑眉,略有些犹豫。他倒不担心,这泰皇与金灵子二人联手,会拿不下这一个南无日月灯佛。在他这太上级的神域之内,这位元始佛祖的法力,只会被进一步的压制。

    也有意成全,灭亡太上佛门的执念,还有那永不屈服,哪怕是神魂碎灭也要拼死搏杀的战意,使泰皇与金灵子魂灵不灭,经历亿万年形成战魂之体。

    然而在泰皇与金灵子复生之后,二人对太上佛门的执念,却已成为他们道障,负担,是必须消除抹去的阻碍。

    只有本心无碍,念头通达,才可能在修为法力上更进一步。借这南无日月灯佛的性命,让这二人稍泄数百万年积累的戾气怨恨,其实是件好事。

    之所以犹豫,只是担忧那宝光如来趁机逃走而已,且那‘盘古日月灯’,也是极其重要之物,不容有失。

    他之所以想要再动用太上灭度真经的目的,就在于此。没时间与这南无日月灯佛磨蹭,又需干脆利落,将对方拿下。

    “师弟可以放心离去,有我在此,定不会有失!”

    洛轻云的身影,此时也闪现在了身侧,面上自嘲一哂:“反正外面的事情,我现在也插不上手。”

    庄无道这才释然,的确就如洛轻云之言,在灵感神尊等人的观照下,洛轻云一旦现身,必定会被对方识穿身份。

    尽管大势已定,劫敌已除,可在这个时候,庄无道仍不愿另生枝节。

    外面的战局,其实也无需让洛轻云露面。正好留在神域之内坐镇,洛轻云的法力,不逊色于他,道业根基更在他之上。有这位混元道祖在此照看,再留下四具雷火天傀襄助,这南无日月灯佛,绝无逃生的可能。

    “也罢,今次就如你了二人心意。此人在神界之外,仍有根寂,想要将之斩尽不易。且这等事,只有一次,下不为例。”

    他这次可以让二人任性一次,却没可能每一次大战,都要为这二人特意安排。

    遇到大乘佛门的对手,难道都定要死在这二人手中不可?所以这警告绝不能免。

    他会尽力安排,可却需以更迅速妥当的办法为第一优先。

    而说完这句之后,庄无道就已浮空而起。城南那边的‘两仪阴凰阵’,已经进入到最后的阶段,阵中的九位大罗,已经陨落了三人。

    再继续拖延下去,最多只有二十个呼吸,那生天神君与死天如来的一身命元,就会被燃烧到干干净净,一点残渣不剩。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