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四九二章 太古之殒
    “轰!”

    太古魔主的身躯直接爆散在那太上斩仙刀斩来之前,就已将自身真灵分化数百,遁向了四面八方,试图逃逸。

    他是神灵之体,才能完成这在修士眼前中,完全匪夷所思事——以部分真灵受死,分化残灵逃遁,居然免去了这必死之劫!

    鸿蒙之器,太上斩仙飞刀,百万年前的太古魔主,曾侥幸见过劫果的一刀之威。

    所有元始存在,在这飞刀面前,全无抗手之力!劫果杀之,就如屠杀猪狗一般的轻松。

    而此时他对面那位斩出的飞刀,威能竟也是不逊那劫果分毫。

    所有从庄无道刀出之时,太古魔主就从没想过要抵抗,只求自己的部分真灵,能够逃出生天,留下生机。

    只是下一瞬,他便又感应无数的黑色锁链,从那离尘‘无法’的脚下飞扑而出。

    汹涌如潮,宛如妖魔乱舞,一道道伸展千万余丈,而后那些锁链的末端处,又生出了血盆大口,将太古所有逃遁出来的真灵残魂,全数吞入咽下,而后又都各自发出了满足兴奋的怪异笑声。

    太上斩仙飞刀,则全不顾其余,只泯灭他的根本真灵。死灭刀意,甚至在这瞬间直指太古神界,将他所有的后手,所有的布置,都全数摧毁,全数寂灭!

    使得太古残灵,只有绝望!在绝望中消亡化散。

    一瞬间将这太古魔主的神体分身斩灭,庄无道就又目视下方。

    不知是否巧合,太古魔主的道体,此时也正向上方看来,恰好对势。那眼中情绪难辨,说不出的复杂。

    只是更多的,还是不甘,是怒恨——

    庄无道了然,换成是自己,也会如此。未能证道,就半途而陨,谁能心甘情愿?

    似他们这类人,什么都可放下,唯独对‘大道’的追求,对超脱这片天地的渴望,是绝不愿舍弃的。

    劫敌将陨,庄无道却并无半点欢喜之意,就这么默默看着。

    此时他那两具身外化身庄玄通与庄九真,都已同时出现在了太古道体的前后十丈处。

    在同时出手,也都是临江仙剑。天命神域加持之下,哪怕是分神化体,削弱了三成威能,亦可将这一剑,推升到了鸿蒙层次!

    锁因定果,那太古在庄无道本体与洛轻云的剑意镇锁牵制之下,却已无反击之力。当剑光掠过时,直接就将这后者道体,斩成了三段!随即那血肉身躯,都化为飞灰散去

    当这太古彻底灭去,庄无道就突觉天地之间,忽然有无数的元气,无量的魂识精华,四面汹涌而来,融入到了他的体内。

    不用查辨,庄无道就知这是太古魔主的‘遗产’。二人身为劫敌,受天道之引,彼此都有着对方的‘印记’,‘印痕’,由天道所遗,亦由天道牵引。

    这些元气与魂识精华,正是被这‘印记’吸引过来,融入到了他的体内。

    这正是天道规则之一,天地意志引二人互为劫敌,彼此死斗,自也容许赢者通吃一切,

    此时的庄无道,已是魂念暴涨,一身法力也在这须臾间,再激增两成。

    由此推动,使庄无道再次进入到了天人交感的状态,道心通明,与天地大道的源头,水乳相融。

    那种舒畅感,让庄无道几乎压抑不住,几欲纵声长啸,神念再一次陷入大道海洋之内,无法自拔。

    不过紧接着,庄无道就已强行将神念拔出,探手一招,赫然就有两张图卷握在了手中。

    浩劫天图——这正是他必欲诛太古而后快的理由之一。原本以为得手还需费些功夫,却不意这位,居然直接将这两张图带在了身边。

    看来也是与他同样的打算,这太古对庄无道手里的四张浩劫天图,亦是垂涎之至。

    浩劫天图入手,却不能立时炼化。在此之前,他还有一些事情,未曾解决。身影一幻,庄无道就已离开了原地,直接就已瞬闪到了那正与金灵子激战的九阴妖圣身前。

    这位早已惊觉太古之死,惊骇到了面无人色。急欲逃走,却被金灵子,紧紧的纠缠,

    此时庄无道,连同庄玄通与庄九真两具化身一起出现。随后毫不留情,就是三式最强的‘阴阳劫’剑。

    既要速战速决,那么他最好是不要让这位九阴妖圣,在他剑下活过十息!

    鸿蒙神通展出,使万里虚空,皆阴阳逆乱。五大法域施展,配合苍茫神域,直接就使这位元始境的存在,法力修为俱皆衰落,跌至到太上以下!

    那骇人的气势,便是金灵子,亦不由面色苍白,骇然惊悸。那九阴妖圣,更是混身寒毛竖起,直接就变化出了天地法相,显出身长万丈的九头妖身,总算使一身法力稍稍恢复。

    “吾为九婴!身有九命,你休想杀我!”

    然而那当三式阴阳劫,从前后左右斩入。却见是血肉爆散,使这九头鸟的身躯,直接爆碎到了只剩骨架。

    “九命又如何?入此绝境,便是大罗,亦难全身而退。”

    一面银镜,显于这九头鸟的上方。秦锋虽只元仙境界,可此时在这苍茫神土之内,诸法加持下,勉强能以太虚宝鉴限制虚空。

    然而此时另有一股恢复法力降下,加持助他限锁时虚。正是那天齐仁圣大帝,这位亦不欲九阴逃离。

    也使得那九头鸟那掌握虚空之力的头颅,只能无功而返。

    “剑神轩道书中曾有记载,九婴的要害,在于下腹阴窍——”

    淡金色剑光从金灵子的手中斩出,而后干脆利落,攻入它的下腹。

    那九阴妖圣一声哀鸣,暴怒欲狂,不敢向战力不次于他多少的金灵子报复,却是九头纷动,往上急攻,欲将那太虚宝鉴一口吞下。

    只是这一瞬,又有一道强横无匹,甚至更超越那‘无法’的剑势,也是横空凌至,

    皇天剑圣洛轻云,还有似是而非的‘阴阳乱’剑,直接就将九阴妖圣的残余骨架,彻底拆开,斩成片片骨粉。

    庄无道脚下的业火锁链,也纷纷涌至,各自张开了血盆大口,将这九阴妖圣的所有的残余,都一并吞入其中。

    四人联手合力,动用了数门鸿蒙神通,只须臾间就使这九阴妖圣尸骨无存。

    不过仅只如此,仍无法将这九阴妖圣完全诛灭。

    庄无道却不在乎,无法快速的将九阴妖圣剿灭,可他的这些业火锁链,一样能使这妖圣无法为患。

    四凶之力,足可将之镇压,将之磨灭!

    几乎是马不停蹄,庄无道的身影,又出现在那盏‘盘古日月灯’前。

    宝光如来亦是早早就有了逃遁之念,有了九婴为缓冲,更显从容。

    此时暂以日月灯世界,将泰皇困住。自身则并未尝试打破着神界壁障,而是立在那日月灯外,口中诵着经文,浑身佛力鼓荡,一卷卷的经文从他袖内飞出,而后无火自燃,只留下无数玄奥梵文,缠绕在宝光如来的身周。

    随着庄无道的到来,宝光如来蓦然一声轻哼,口诵寂灭天佛号。于是那千万梵文,突然凝聚为一,化为刺目金光。

    内中一个人影,忽然踏出,来到了宝光如来。这也是一位僧人,穿着素白僧袍,头有数百肉髻,象征智慧超群。

    四周看了一眼,这位僧人先是现出讶然不解之色,可在须臾之后,就又将所有一切,全都了然于胸。

    “原来如此!”

    那僧人一声轻叹,而后大手一伸,就将正陷入庄无道三具法身重围中的宝光如来,摄至到了身前。

    居然能使后者,毫发无损的避开了庄无道的鸿蒙之剑,又将那追击过来的剑力,一层层的打散化解,

    手似沾花,或弹或指,就这么轻而易举的,使庄无道这式‘真火冷’剑的余势,难越雷池一步。鸿蒙之剑,亦难伤其毫发。

    庄无道目中波澜微生,就已面无表情的微步后撤,意念一引,就使子午两仪梭限现于身前。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