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四八九章 胜负将分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

    此时太古的意之内,莫名的就生出这八字出来。此时他手中的‘玄阴七煞魔幡’,几乎就被斩碎。人也只差些许,就真如这剑侍之言,滚出这第七重宫门。

    此女身具的神通玄术,似乎极少。此刻只以那苍茫魔主赐下的神术,与他搏杀。

    也幸亏是那任山河的‘神’体,并不专精于剑。否则他方才,必定要比现在更狼狈数倍!

    只是那任山河,若以为只凭这个剑侍,就想将他拦下,未免太痴心妄想!

    ‘玄阴七煞魔幡’挥舞,耗费二十万年炼制的七种玄阴煞力,使那宫装少女不得不抽身后撤。只留下那剑光,继续盘旋斩击,将七种阴蓝煞力斩碎切断,不能继续追袭。

    太古冷笑,周围四十九面宝镜,已经是蓄势待发。只需须臾,对面那任山河的剑侍,就将被他的‘太古阴癸寂灭神光’,化成脓水。

    只是这一刻,那四方虚空,却又有四道恢宏剑光,穿空斩至。剑力极盛,亦达八阶之巅!

    且为四人合力,借助阵法,把这剑威又往上推升数成,直追那泰皇妖君。

    ——这是那四尊雷火天傀!

    太古魔主的面色,一时是难看到了极致。那个任山河,居然将这四尊天傀,也同样祭炼到了太上层次。战力几乎不逊色于那四大护国神兽!

    这样的手段,居然保留到了现在!

    太古胸中心绪,已经在一点点的下沉。如今还远不到生出绝望之感的时候,可他却已知这一战,自己的胜望,已经越来越是渺茫。

    四尊太上级的天傀,加上一个剑道强绝的剑侍,又是在这苍茫神土的核心之内,是最精华的所在。只怕里面的那位,已经非是为阻拦他前行,而是对他太古,生出了杀心!

    记得这位苍茫魔主,还有着两个相当于本体七成战力的化身,那‘三身一体’之术,可是被诸界仙修吹捧,被视为仅次于一气化三清的神法奇术!

    还有那太上斩仙飞刀,自从他进入着玄应王宫之后,对手就再未使用过,

    只因此间的天地元气,时序虚空之法,俱已被他联手宝光如来与九阴妖圣二人,联手镇压。

    那太上斩仙飞刀,失去了突破时序虚空之能,也就对王城外的那些太上境,再够不成威胁。

    然而太古,却已同时能感觉一丝毁灭刀意,遥锁住了他的元神。

    能斩杀太上境的飞刀,对他也能同样的构造成威胁。

    ——此时别说是继续往前突破,他现在若再拿不出的合适的方法应对,便是能否从这玄应王宫中安然脱身,都是未可知。

    难道真要走到这一地步,冒险以神躯降临?

    太古魔主微一凝眉,随即就又感应到了那血天老祖与赤血元君二人,也恰好走入到了这第七层宫门之内,

    这使他稍觉意外,这两人居然能安然走到了此间?

    思绪瞬闪,太古便已有了决断。那苍茫手段已穷,此时若不舍得压下筹码,便是满盘皆输。这一战,自己拿出的所有重注,都将付诸流水。

    鬼劫已攻入太古魔狱,任山河成道在即。此战如败,则生不如死,再做保留也是无益。

    “你二人,来助我破这天傀之阵!”

    话音道出的同时,太古也已将心中最后的迟疑扫去。‘玄阴七煞魔幡’再挥,以七种玄应煞力,直接就往东侧的那尊天傀刷落了下去。

    ※※※※

    “诸天佛图中,这位南无日月灯佛,只排位三十七。大乘佛门的底蕴,果然是非同寻常。怪不得最近都有人说,佛门大兴在即。此后数劫,都是大乘佛门的气运——”

    就在前方不远,洛轻云与四尊雷火天傀,正与太古的道体大战、然而秦锋,却似毫无关注的兴趣,只通过太虚子镜,看那泰皇妖君与南无日月灯佛二人的交手。

    诸天佛图乃是大乘佛门排定的一张佛图,内中记叙有当世?祖,圣佛,法王等等,作用与玄门的真灵位业图相当。

    而那南无日月灯佛,在诸佛之中,就是位居三十七位。而在这位之下,还有着整整二十余位的佛主。

    大乘佛门近年来,也确是声势渐起。元始境的总量,达到六十位之多。一众门人的实力,几可抵得所有四十九支正传道门。

    不过秦锋,自然是不在乎这些的。他此时关注的,是那宝光如来施展的‘日月光’法门。

    “我看这位日月灯佛,是为你的太阴太阳道种而已?或者是为那位紫阳雪仙素寒芳?”

    那南无日月灯佛的法门,与庄无道及素寒芳的太阴太阳极其相近,不过还差了丁点味道。

    看似是相差仿佛,可其实那日月灯佛,并无法做到太阴太阳的转化。

    且太过依靠那‘盘古日月灯’这件器物之力,略显下乘。

    “都有可能。”

    庄无道也同样没去看那太古,不过也未去关注与宝光如来之战,他看的是那‘盘古日月灯’。

    那宝光如来在元始境中,法力其实不怎么样。虽为元始,可若二人公平一战,他庄无道甚至还略有胜算。

    不过这件先天上品的神宝,却真真正正是一件好东西。

    “不论如何,这位都已犯了贪戒,今日多半难得善了。”

    换成是在他得子午两仪梭之前,这盏‘盘古日月灯’,他是必定要入手不可。

    现在他已无需此物,不过若将这东西赐给素寒芳,却能使他在一千载时间内,收获一位不逊色于金灵子与泰皇的战力

    ‘盘古日月灯’对素寒芳那阴阳转换,终始大道的助益,将是超乎想象的巨大。甚至可直接使紫阳雪仙,在短期之后,一举突破太上之壁。

    此女修行的元始狩魔经,使她的修行之速,超越了他手下不死等一众部属。

    只因要炼化吸收来的异种真元与煞力,才导致素寒芳的修为,仍停滞于真仙境。

    如若有了‘盘古日月灯’,此女短短几十载内,就可称为与金灵子泰皇等同的臂助。

    “难得善了?听起来,似已胜算在握。也就是说,你这次是定要使这位南无日月灯佛,陨落于此了?”

    秦锋笑了起来:“以无道你的性情,不太可能会得意忘形,莫非是已经感应到了那太古神躯的踪迹?”

    庄无道并无立时答话,而是把目光从那‘盘古日月灯’上移开,以重瞳的形态,洞照远方数百万里世界,包扩了界内界外,所有一切空间。

    他已能望见,那太古魔主的神躯,已经自虚空漫步而来——

    此人即已到了,那么此战胜负,就将尘埃落定。

    ※※※※

    同一时刻,在玄应神京的西侧上空,回天圣门的门主圣天来,正眼含忧容的,侧目看向了王宫方向。

    那位无量玄应王以太上斩仙飞刀,连续斩杀四位太上仙君。将三位元始境,都引入到了玄应王宫,使得他们这些无量冥国一方的太上境,压力大减。

    他现在的对手,正是毗沙冥国的三位太上境,此时出手都有所保留。圣天来也不愿得寸进尺,逼迫过份,他反正非是这三位的对手。以自身的法力,能够将对手牵制住,就很是不错了。

    双方一来一往,看似在激战恶斗,其实彼此间都有了默契。十成法力,都未必用到三成。

    所以此时,他还能有余力,关注着那玄应王宫。

    “看来那边,是要分出胜负了——”

    此时忽有一个小小的人儿,出现了圣天来的肩上。此时若有回天圣门的弟子望过来,会发现这小人儿的形貌,与他们回天圣门的太上长老绝天道人,相似到了十分。

    正是绝天道人的部分元神显化,这位修有特殊的神魂秘法,虽未有分神化体之能,却可以使他将元神临时分割成千百余份。配合五阶不坏之体的血肉再!,使这位很难被人真正杀死。

    而此时却是以这死念头分魂,与他对话交流。

    “我看那位苍茫魔主,胜算不多。”

    圣天来初时感觉诧异,可随即就发现绝天道人的那几位对手,也同样是‘不在状态’。

    没有毗沙冥国的几位太上境出人出工不出力的夸张,可也同样是未尽全力,有所保留。

    也就使得绝天道人能分念于此,也不显吃力。

    看来对面的那些太上境,也同样是在等玄应王宫内的那两位,分出胜负。

    “莫非师兄是在后悔,这次未曾倒戈?”

    “非也——”

    那绝天道人摇着头,面露苦色道:“该说是师弟你的决断,使我回天圣门免了一场浩劫才是。那藏镜人的手段,可谓是出神入化,让人难以测度。只看那冥血剑宗的下场就可得知,我等当时若叛,必定遭遇灭顶之灾。”

    当时若叛,他们必定是要随冥血剑宗一起,攻打那天坛不可。

    可若真这么做了,他们也多半会与那冥血剑宗同样,遭遇灭顶之灾。

    且除此之外,谁知那秦锋,是否还藏有别的手段?

    之前他曾不满,认为圣天来的决断,会将全宗上下,都拖入到死地。

    可等到冥血剑宗,在天坛前几乎全军覆灭之时,就只觉侥幸。当时就是一身冷汗,难以遏制。

    “幽灵碧焰蛊,确实出人意料。利用都天玄阴重水与雷火交锋,哪怕是我等,亦难及时查知。”

    说起此时,圣天来亦觉心惊肉跳,不过他的面上,却是平静无比:“既非是为后悔前事,那么师兄之意,是欲让我回天圣门,开始准备后路?”

    “最好如此!”

    那绝天道人毫不讳言:“此时那毗沙冥国战意低落,我回天圣门若此处拼死突围,还能有一线生机。那位殿下的底蕴之丰,确实超人意料。若冥血剑宗未曾叛离,那么今日之战,两方其实胜负难料。可如今——,,难道掌教以为,那位还能有多少胜算?”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