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四八八章 王宫之战
    烟尘漫天,还有那浩瀚的元力罡风,往宫门这边弥?了过来,席卷四方。

    “——据吾所知,昔年无殇仙墓之战,争论极多,想来泰皇施主,怕似误会了什么?其实我倒更为施主现况担忧,我等修者若要道心通明,了无挂碍,则必得顶天立地,无拘无束,不受束缚才可,岂能为他人之奴?施主若有此意,本座——”

    宝光如来话音未落,就发现那泰皇,竟已借着罡力余波与风沙的掩护,袭至到他的身前,直击胸腹。

    “废话太多!简而言之,只有一句,大乘之佛皆可杀!”

    掌化‘造化印’,这门泰皇以大摔碑手为根基,演化的独有神通,在出手的瞬间,就已突破到了八阶道力的巅峰。

    宝光如来微微凝眉,就依然笑靥如故,右手放出无量光华,往前轻轻一推。

    二人的身形姿势,此时就仿佛在握手一般。可当两人手掌交触,空中的那盏明月,竟然彻底黯淡了下去,

    而泰皇的身周,则燃烧起了赤红火焰,身周满布着常人目光无法观睹的黑色裂隙。

    此时只闻泰皇的冷笑声:“你为日月光佛,我泰皇则是吞日血猿,这可极有意思。”

    二人之法,正好是相生相克。

    “不识好歹!”

    宝光如来一声冷哼,面色凝然,已没了之前潇洒自若,对面这位,对本命神通的掌握,远远超出他的意料,

    手中那灯盏轻挥,直接就化为一方天地,将自身与泰皇都笼罩在内。宝光如来又随手取出了一枚木鱼,恰好击在了那泰皇印来的肉掌之上。

    似轻描淡写,将后者轻松击退,然而宝光如来的周身,此时亦放出火红色的赤热光焰。

    “也罢,就看看今日,是你泰皇将我这日月灯佛吞灭,还还本座将你这吞日血猿灭化!”

    就在刹那间,这片由‘日月灯’演化出来的世界,竟是同时现出了大日与明月。日月同在,各据一方。

    而宝光如来的人,则化成了一道金光,突然穿至到了泰皇的身后。一只绽放无量光辉之手,蓦然强行探入了到了泰皇的胸腹身躯之内,直抓心肺。

    只是后者,却是毫发无损,全不以为意。那‘伤口’处,直接显化出了一个手臂粗细的黑洞,任由宝光如来抓入进去。而泰皇浑身上下的火焰,也已转化为纯黑颜色。

    随手往身后一挥,那宝光如来却已在此之前,化光逝去。使泰皇的这一掌,直接打在了空处。

    不过那泰皇却并未生恼,反而是朗然大笑,猛然化形,显出十万丈余高的血猿之躯。庞大的躯体猛然张口一吞,竟就将天空中的那轮太阳,直接纳入到了腹内。

    随着这大日消失,宝光如来的眉头顿时紧皱,阴阳日月之力失衡,此刻他的遁速,已慢了近倍不止!

    这个泰皇,正是直击要害!

    在‘日月灯’演化的世界之外,太古魔主则若有所思着,看了身侧那盏明灯一眼,便又继续前行。

    泰皇绝非寻常人物,哪怕宝光如何以日月灯这件先天至宝演化世界,以对抗那苍茫魔主的神域压制,也未必就能压得住此人。

    再从方才那二人的短暂交手,就可知那宝光如来,哪怕再用上十日十夜,都没可能将这位泰皇妖君拿下。

    这是因吞日血猿的本命神通之故,吞日一脉的吞噬之法,又与饕餮,混沌,北冥等族不同。

    那是以极致的火焰,引发了虚空坍塌。所有的物力打入,都没可能产生效果,反而会为吞日血猿,提供更多的焰力。

    要将这吞日血猿击败,就只有两个方法,要么是以高人一等的神通法力,强行把那火焰扑灭,击碎那位体内坍塌的虚空,要么是拖延时间,等待这吞日血猿将自身燃尽。

    所以哪怕是他加入进去,也只是使那泰皇妖君‘自燃’的速度,增加个一倍两倍而已。

    也就是十日十夜的时间,缩短到三日左右。要等到那时间,宫内的任山河,早就可以用太上斩仙飞刀,将他麾下的那太上境一一斩绝了!

    所以联手诛杀此獠的念头,并不现实。

    宝光如来的处置,其实是最好不过。以这盏‘盘古日月灯’,将泰皇妖君困住。

    尽管也将这位南无日月灯佛也陷入进去,再不能出力援手。却可使他们二人中的一位,免于被泰皇纠缠。

    这是为他太古,制造机会——

    走入这已一片狼藉的深宫,太古也同时感应到身后,跟着两道气息。

    那是冥血剑宗仅存的两位太上,血天老祖与赤血元君。

    这使太古略一挑眉,可随即就不加理会。

    以太上之境,闯入到苍茫魔主神域之内。这二人似有些自不量力。

    不过无所谓,他能够感应到这二人的杀意戾气,怒恨疯狂。那是不惜一切,也有将苍茫魔主任山河与藏镜人斩杀的绝无。不惜身陨,亦要为冥血剑宗上下复仇的决意。

    这样的两人,已存了死志,那么也就再不可能,成为他的拖累。反而可成为他的助力——

    自然,他太古也绝不会让其他的什么人与性命,拖累到自己。

    连续跨越数重宫殿,太古已经隐隐感应到了那苍茫魔主的‘道体’所在。

    不过就在他,堪堪走入到第七重宫门时,便望见了对面,一个红色宫装的女子

    “滚出去!”

    寥寥三字,可随音而至的,还有那狂风暴雨般的剑光。勾划出的轨迹,引动起的天威,那剑术分明玄奥绝伦,比肩金灵子!

    是任山河的那位剑侍?曾经在无殇仙墓内,以灵仙之身,阻拦鬼劫魔主化身近十个呼吸的存在!

    太古魔主目中闪着微光,一瞬间就辨明了此女的身份。而后他掌指,就或弹或拍,或拂或挥。

    将那攻至到咫尺之距的剑光,一片片的化解打散,压制消弭。

    然而只交手了片刻,太古的脸上,就显出了错愕之色。他的手掌,居然已经被那剑气划出了丝丝血痕。那竟是一口后天极品的剑器,也不知是以何物炼制,锋锐不显,却气势雄浑到无以复加,仿佛一头真龙狂舞。且使他,彻底改变了之前的看法。

    ——不对,此女的剑道,应是更超越于那陆子羽及金灵子之上!

    且那法力,也已介于金仙与太上之间!此女为那任山河剑侍护驾,法力与苍茫魔主等同。换而言之,那位苍茫魔主,果然已经打破了太上之壁!距离真正的太上阶,很可能只有一步之遥。

    身侧处现出了四十九面银蓝色的宝镜,独创的‘太古阴癸寂灭神光’猛烈轰出,将那少女所在之处,全数横扫寂灭。

    只是当这四十九道阴阳光华打出之后,太古才惊觉那少女,早已不在了原地。

    身影已赫然到了他上空处,体外显出剑翼剑衣,又有一对阴阳之翼生成,光辉无量。

    一剑重斩,无尽的变化蕴藏,合而为一,化为直来直往的古拙剑势,斩击在太古魔主临时打出的一面‘玄阴七煞魔幡’之上。顿时是‘铿’的一声锐响,声鸣九霄,使人耳膜撕裂。

    只是一剑,就使那‘玄阴七煞魔幡’的幡杆之上现出了丝丝裂痕。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