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四八七章 王宫序曲
    与之前同样,陆子羽根本就来不及细思,就再次将那?光全数收束,再一个遁法,滑退出数千余丈。

    神念本能的感应,若他此时不退,必定要遭遇灭顶之灾。不止是因那太上斩仙飞刀,更因那金灵子,与冥海神天剑的器灵。强行抵御这太上斩仙飞刀的结果,必是他陆子羽元神寂灭!

    哪怕他如今,仍有六次性命,也一样无用!

    而在滑退之际,陆子羽的面上,也在一刹那间变得苍白无比。

    之前未觉什么,然而当他直面过那太上斩仙飞刀之后,才知这黑色飞刀的恐怖威能。

    那确是这世间,最极致的杀戮之法!

    好在那刀一直都是直锁着那位太上的元神气息,此时只以毫厘之差,从他身侧飞掠而过。

    然后毫无悬念,又是一波太上陨落引发的浩大元力波潮,四面冲溢开来。

    这使天坛之内,除金灵子与寒阳君,辟地神君之外的诸人,都是面无人色。

    都知那太古灵感,若再无新的举动,这天坛之内残余的八位太上,必将陆续陨落,被那黑色刀光一一收割,直至全军覆没!

    四方处,更有一道道的血色剑气腾空而起。那是‘冥海神天剑阵’备用的子剑剑器,正被无量冥国的供奉修士,布于四方灵脉汇聚处。

    这座已经破碎的八阶仙阵,此时赫然已有恢复之势。这是因陆子羽等人对冥海神天剑牵制的力度,已经极其微弱,使得那冥海神天剑的器灵,已经有了足够的余暇,引导恢复剑阵循环。

    此时这城内,虽是多了二十万雷火力士,可那区区一座七阶仙阵,绝无能力占据住这玄应神京所有地脉。

    可能这冥海神天剑阵,难以恢复到全盛之时。可哪怕只能复原至七阶,那也足可决定今日这场大战的胜负!

    仙品七阶的冥海神天剑阵,在阵内斩杀太上,等于屠狗!此时哪怕几位元始大能,将无量冥国两千万道兵尽数打灭,也依然难挽败局!

    太古魔主应变极速,神念只往那天坛方向略一扫荡,目中就已现了凌厉出决之色。

    直接就弃开了那些阿鼻神狱军,转而把神念杀意,都攻入到了玄应王宫。

    “苍茫道友果未另我太古失望,这一桩桩的手段,真令本座佩服不已!看来你我,终还是免不得正面一战——”

    此时四方有无量的‘都天玄阴重水’,在太古魔主的操控之下,往玄应王宫方向涌去。

    并非是为破阵,而只是为进一步,压制那‘九天都罗重明无量阵’。

    他人也并未直接援手天坛,而是几个踏步,就扭曲百里虚空于脚下,只瞬息之间,就已到了那玄应王宫前,而后一拳捣出,

    轰!

    一声爆响,那宫门瞬时粉碎,炸得支离破碎。而太古魔主的伟岸身影,也在这刻之后,从容踏入王宫。

    不过也就在此时,太古魔主的面色却又再次微凝。只见一只燃满火焰的遮天巨手,蓦然从那漫天的木石碎片中,穿入了进来,直往他额心印下。

    突兀之极,毫无预兆,太古魔主的脑海之内,只来得及闪过一个念头。

    ——大摔碑手,吞日血猿!

    又是‘轰’的一声震荡,声势远超之前十倍,无量的元气罡力,四面发散了开来。

    将所有的一切,都尽皆摧毁碎灭。而在二人脚下之地。更是直接往下坍塌二十丈,现出一个方圆四百丈的深坑。

    这是因玄应王宫,乃苍茫魔主的神土所在。且昔年阿鼻平等王建这王宫时,也是不惜工本,地基用材皆为顶尖玉石,才没使周围更多地域崩塌。

    太古魔主仓促之间抵挡,发力不足自身极限的七成。巨大的掌力,不但使他身形抛退出三百丈开外,胸中更是元气逆乱,一口鲜血涌入喉间。

    这掌力分明已超越了八阶极限,已经是比拟元始层次!对面虽只是太上境的气血,可一身战力,却绝不会较那元始逊?太多。

    再定睛望时,就只见一个身影伟岸异常的青袍男子,正负手立于宫门。

    之前未曾出手,却在方才一击之间,就将他迫退震伤,

    这个人,应当就是那苍茫魔主的最后防线,镇压玄应王宫,为苍茫魔主护法之人。

    “你是何人?”

    出言之间,太古就已将口中的鲜血,全数镇压了下去。神色如故,毫无变化:“恕本座孤陋寡闻,未曾听说过阁下名号。”

    其实在询问之时,太古就已想起了这位的部分来历。

    不久前苍茫魔主以不龙生灭祭,复活了两位太上仙君,使无量冥国实力大增。

    只是这二人的修为法力,过往跟脚,他与那灵感神尊的部属,一直都未能查探清楚。

    只知这两大太上,法力都极其不俗。

    不是此时太古,已发觉他那些部属,对这二人实力的评估,简直就是荒唐可笑。

    这岂止是不俗而已?

    那金灵子他已见识过,剑道造诣,毫不逊色于陆子羽。此时战力,更胜过伤势未愈的后者之上。而眼前这位,也有着绝不弱于他这具道体的法力修为!

    真不知那任山河,到底从何处寻来的这二人。

    那宫内的青袍男子,闻言后只哂洒然一笑:“某为泰皇!出身三劫,你不知吾名,再寻常不过。”

    然而此言道出,星空中却传来了‘唔’的一声轻咦,正是那灵感神尊:“泰皇,原来是泰皇道友!那么另一位,想必就是剑神轩的金灵子了?怪不得本座感觉如此熟悉,却原来是你们二位。记得泰皇与金灵子两位道友在天仙界纵横无敌之时,本座还只是一介玄阶小神。能使你二人死而复生,看来这苍茫魔主,果真手段不俗。”

    他是与泰皇金灵子,乃是同一时代的人物。之前未认出金灵子身份,只是感觉匪夷所思。

    哪怕此刻,灵感的语中,也仍是满含疑惑。

    他不知那无量玄应王,是如何将这两人复生。泰皇与金灵子这两位,皆消亡于三劫之时。历经千万年后,这二人的神念印记,所有痕迹,再该散尽了才是。

    哪怕是那不龙生灭祭,也不可能在无依无凭的情形下,使千万年前的死者复生。

    不过随即似又想起了什么,灵感神尊却又发出了一声唏嘘之声:“原来如此,是后天战魂之身。”

    只有战魂,才能使这二人的神念印记常驻此世,维持千万载不散,

    而昔年任山河斩劫,亦曾请动过两大战魂,加持于分身化体。

    这么一想,所有一切,都变得清晰明白。

    在那宫门外,太古魔主的一颗心,却已是沉入到了谷底。

    被灵感提醒,他此刻也想起了对方真正的来历跟脚。

    不同于普通的太上境,陨落后很少被人铭记。似泰皇于金灵子这等人,乃是太上中的大罗,曾经绝代仙王最具潜力的争夺者。

    且在昔年无殇仙界一战中,这二人,都曾大放光彩,有着不俗战绩。

    还有战魂——

    也就是说,对手不但恢复了前身,几乎所有的实力,更拥有了部分,后天战魂才具有的部分特性,

    ——所有玄术神通,不但数量激增至少二成!威能品阶,亦将提升四分之一个阶位。使得此二人之一身战力,都凌驾于生前之上!

    这样的对手,已非是他能匹敌!

    太古的‘神躯’已为元神,然而此身毕竟只是他‘道体’。虽可借助‘神躯’之助,动用部分元始境才能有威能神通,可毕竟此身,还是在太上层次。

    而对手生前,就已是能与他并驾齐驱的存在,死后破而后立,凝聚后天战魂,实力更超出了生前数筹。

    且此间,更有这苍茫魔主,那无所不在的‘神域’压制。地水火风,所有一切的规则,都俱被对方所操控。

    太古自问,绝无半分胜算。

    “泰皇?”

    那南无日月灯佛,此时亦踏着青莲而来。注目上下看了泰皇一眼,而后就又口诵了一声佛号。

    “无量真佛!太古道友,这个对手,就让于小佛如何?想必你对面这位,也更愿与我一战。小佛宝光,另有法号‘日月灯’,见过泰皇妖君!”

    “日月灯?南无日月灯佛?”

    那泰皇的目光,亦移向了这位白袍僧者,双目之中顿时似有两朵火焰燃烧,杀气战意,都已高涨到了极致。

    在这玄应王宫内,他已苦候半日,早已压抑了许久,等得不耐。

    “你既知本座要寻你一战,那么想必已知缘由?”

    “只觉泰皇道友杀意不同寻常,可是为无殇仙界那一战惨败之疑?”

    那白光如来哑然失笑,宝相庄严:“昔年无殇仙界大劫,天仙界联手抗敌,泰皇道友守刃七位太上尊者,战绩惊人。可惜最后未能生还,战死于无殇仙墓中,让无数人惋惜不已。不过看来泰皇道友死后仍执念不浅,身化战魂千万年未曾磨灭元神,居然还能有际遇机会活过来,不能不让人惊讶——”

    也就在他二人对话时,这王宫东侧,却忽然又爆出了一阵强光。剑芒与阴风厉火交冲,红色的煞云,须臾间弥漫了这方天空。

    却是九阴妖圣,选择从玄应王宫的东面突破,试图从此处攻入王宫,却引来天坛方向的金灵子回援。

    三大元始冲击王宫,天坛方向则战局已定,只冥海神天剑独力便可支撑。此时金灵子,自然是先顾王宫。

    二人交手,须臾间就使那方数十里宫墙,连带着无数的建筑,都全数倾塌崩灭。

    也因那金灵子的回援,终使天坛的陆子羽,与一众太上仙者,都是压力大减,开始转危为安。破不得冥海神天剑,却可勉强保住性命无忧。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