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四八六章 太上斩仙
    太上陨灭后的元灵波动,可一直蔓延数万里方圆,Δ时在这玄应神京内,久久不曾消弭。

    加上之前陨落的两人,这已是战死于玄应神京的第四位太上境。然而这一次,给于城中所有修士的震撼,却已远超过之前任何一次。

    说是四方惊骇也不为过,那毕竟是太上!哪怕是这两位的法力,与太古,金灵子与陆子羽等人,完全无法比拟,可也毕竟是打破了太上之壁,已经接触了道源的存在!

    庄无道却未有停歇之意,不等城中诸多修士从震骇中反应过来,就又是一道黑光打出,穿入了玄应王宫之外。这次的目标,却是那血灵子。

    离华仙君受他之命,三息之前就已倾尽了全力,转而对这三人出手。使那血天老祖与血灵子,赤血元君三位,都是左支右绌,无力他顾。

    再当庄无道的刀光袭至时,那血灵子虽已有察觉,却无余力应对。才刚做出抵御的动作,那黑色的飞刀就已凌身,直接洞穿了他的眉心!

    一样是魂飞魄散,气血消亡!

    随着这第三位太上仙君陨亡,整个玄应神京范围,顿时都是一片死寂。

    便是那周围四方,正在激战不休的数千万的道兵,亦是在这刻停滞了刹那。那些法力不俗的将领,亦都是纷纷往那元力波潮的来源,遥遥望去,满眼都是错愕惊骇。

    血天老祖与赤血元君二人,更是一阵发愣,而后更双目赤红。

    “苍茫,你这竖子狗贼!”

    携带着无尽的恨念,二人却不得不全力从玄应王宫的宫门前抽身暴退,以避开庄无道的意念锁定,免去杀身之劫。

    那苍茫魔主陆续以黑色飞刀斩杀的三人,莫不都是激战正酣,无瑕他顾者。

    一旦他们继续陷在这九天都罗重明无量阵中,被那离华仙君与禁法纠缠,两人陨落在刀下的可能,高达九成以上!

    也不止血天老祖与赤血元君二人,城内其余的几十位太上,也不约而同,收敛了几分法力。

    明显是对玄应王宫内忌惮到了极点,此时必须有所保留,以备生变。

    仅仅三刀,就将三位元始攻入神京带来的压力,横扫一空!

    无量冥国十余位太上,实力都依然处于全盛。反倒是四方联军,总数四十七位太上,以四倍的数量,反而居于劣势。

    尤其是在天坛那处周围,那里以陆子羽为首的的十余位,更是处于崩溃之势。

    随着庄无道出手,连斩二人,这边的情形,已是不堪之至。若非是陆子羽以两条性命交换,此时已有二人,要陨落在金灵子与冥海神天剑下。

    “太上斩仙飞刀——”

    虚空之中,那忘心如来欲我尘亦是眼现异芒,观照着玄应王宫。

    这一域之中,能施展太上斩杀飞刀的其实不少。许多人都曾观睹过昔年五劫劫果的数次大战,一些法力高深,道基雄厚之辈,也大多推演过这门秘术的根底。

    然而似苍茫魔主这般,接近于完整的‘太上斩仙飞刀’,她却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这是,六神决?加持了六门大道不错,可为何?”

    那玄阴魔母,亦是凝神侧目,眼中闪着疑惑之色。那黑色飞刀上加持的六种大道,让她看不太明白。

    其中的厄运,时序,吞噬,毁灭之法,都已达到了极高的层次。而据她所知,这世间能够有这等道基之人,是少而又少。

    不过,不管这其中有何玄虚,那位太古魔主都已骑虎难下。

    此时的玄应神京,就仿佛一个硬实无比的核桃,哪怕太古手段用尽,也无法将之敲开。

    四十余位太上境的强者,实力都只能发挥不到七成。那无量玄应王已有足够的力量,去牵制住那太古等人。

    玄应神京内,那太古与宝光如来三位,依旧可肆意妄为。然而方才的太上斩仙飞刀,也同样尽展威势。

    此时赫然已成兑子之局,太上斩仙飞刀防可防,也无法确定这样的飞刀,苍茫魔主到底能斩出几次。

    几位元始境依旧可出手,肆意杀戮那的无量玄应王麾下的阿鼻神狱军。不过这期间,那位苍茫魔主,也同样能放手,将城内的太上境,一一斩灭!

    “有趣——”

    星空之上,一位白发青年,手提一盏红灯现出了身影,目光中似笑非笑,眼含深意。

    不知是否巧合,除了冥血剑仙的那位血灵子之外。那太上斩仙飞刀斩杀的二人,居然都是‘毗沙冥国’的供奉。

    只要不是眼瞎,都明显感觉到,此时那毗沙冥国的统帅,已经有所保留,各处都开始收缩兵力。甚至在一些地域,开始转攻为守。

    更过分的是毗沙冥国的几位太上境,此时几乎都是出工不出力的状态,以自身性命为第一优先,使用出来的法力,不到平时的四成,只一意防备着那太上斩仙飞刀。

    然而哪怕是那太古与九阴妖圣,也无法指责。交战至今,那毗沙冥国陨落的太上境,已达三位之多,道兵亦折损二百七十万之巨。

    经历如此惨重的伤亡,毗沙冥国的统帅只要不蠢,都必定要以保存实力为上,

    伤敌十指不如断其一指,这个比喻,或有些不恰当。

    然而在恨海天君照世缘看来,太古魔主与灵感的四只拳头,已经断去了一只。

    原本他不甚看好那位,然而到此刻,却已有所改观。

    或者那位苍茫魔主,真能办到,在群敌环伺下,打破太上之壁?

    如今就只看,是那三位元始大能,先将无量冥国两千万军势破去。还是那任山河,先将天坛上的十几位太上境斩绝,重布冥海神天剑阵——

    还有那神京地下,这位魔主又有何等样的布置?

    “我想知道,是何人请动天君出手?”

    星空中,一个富含磁性的声音传来,带着几分探询之色:“遍观此世,与天君有这等交情的可不多。”

    照世缘瞳孔微凝,而后一声轻笑:“受人所托,忠人之事。素闻你昊天无上灵感玄应大帝,有着‘灵感’神通,可穷知天上地下,过去未来,大可猜猜看无妨。”

    那灵感神尊,却是一阵沉默,再未有言语。想要照世缘道出那人姓名,绝不可能,

    然而只那句‘受人所托,忠人之事’,就已足够,猜不出来,是他灵感本事不济,怨不得别人。

    此时在下方玄应神京之内,情势也已再生变化。那玄应王宫之内,赫然已有第四道黑光斩出,这一次,正是直指天坛,那刀光杀意,将一位被冥海神天剑重伤的太上紧紧锁住。而刀中加持的时序与虚空之法,已经打破了时间空间的界限,仅仅只一个闪烁,就已到了那人的勉强。

    “休想!”

    那陆子羽是第一个反应过来,此时未加思索,就直接一个闪身,欲阻拦那位太上同道的身前。他绝不容那任山河,在他面前如此张狂!

    然而就在他御控的剑光即将斩出,迎击那太上斩仙飞刀时,陆子羽却又忽然色变,生出了莫名的惊悸之感。

    直接就感应到了,若他此刻硬当此剑,那就绝不是折损一条性命那么简单。

    此刀含蕴的破灭,厄运,吞噬等诸般大道,刀力已足可斩入他的元神核心之内,直接重创他的精神本源,元魂核心!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