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四八三章 藏镜之谋
    庄无道很早就知,那位昊天无上灵感玄应大帝的势力,庞大到何等程度。

    不过也正因这位未来有着天帝之姿,所以掣肘也多。

    玄释二门不愿见阿鼻平等王身证混元,可对灵感神尊却是防备更多。

    那灵感神尊,这次若能够动用全力,确实足以将他一个毫无背景的小小魔主碾杀。然而这样的事情,那灵感最多也只能做上一两次而已。

    此域诸神,都欠他因果人情,所以听其号令,可毕竟那些神尊大帝与这位还非是君臣主仆。

    而因果人情这东西,也不可能无限的使用。

    所以在这一战前,庄无道防备最多的,其实并非是那修罗魔主,而是灵感神尊。可防备归防备,却并不怎么担忧。

    这位神道盟主若不惜一切,那么庄无道也不吝动用离尘宗的全部资源。

    神心葬海君要为阿鼻平等王护法,可若灵感神尊在这边全力出手,那么这位大罗也再无需顾忌,至少一具恶念化身可以前来参战。甚至阿鼻平等王布下的几个后手,也会陆续引发。

    胜算渐增,庄无道心绪已渐渐平稳了下来。

    然而总计前后,这次真令庄无道心有余悸。真不敢想象,这次如非是他在北冥仙宫内机缘巧合,提前成就了太上境界,自己成道会是何等的艰难。

    也就在这刻,那剑坛方向,蓦然发出了一声悲鸣。庄无道只听声音,就知是冥血剑宗的血天老祖,声线愤恨欲狂。

    “任山河!无量玄应王,藏镜人,畜牲,我与你二人誓不戴天!”

    遥目望去,只见那天坛附近的那片天空中,忽然弥漫着惨绿色的雾气,内中仿佛有碧蓝火焰在燃烧。

    那边数十万冥血剑宗的剑修,不断的有人从天空中跌落下。然而一身骨肉,尽化血水。

    而在庄无道的身旁,藏镜人的脸上,则浮着一丝冷冷的笑意。

    “幽灵碧焰蛊——”

    崔若亦是早知藏镜人的手段,刻只一声叹息:“用出这种手段,我总觉似有些狠毒了。”

    “妇人之仁!”

    秦锋不已为然,一声冷哼:“对这等大逆不道,犯上作乱之辈,我等必得不择手段才是。若真被他们得逞了,你我必死无葬身之地。”

    崔若听了也不恼。只是面现苦笑之色。她倒不是妇人之仁,而是忧心冥血剑宗与阿鼻平等王之间的关系。

    且她执掌无量冥国的国政,已经有四十万年之久,在这国内的根基早已盘根错节,与那冥血剑宗的一些人物,颇有些交情。

    然而今日,她却要亲眼看着这些人,陨落于这一战中。

    庄无道则仍是看着天坛方向,此时那冥血剑宗的弟子,在这短短不到十个呼吸之间,就已陨落了近七成之多。仅仅只剩下了一小部分,在那里苟延残喘,对抗着那幽灵碧焰蛊——

    普通的蛊毒之术,自然是没可能暗算到冥血剑宗。那血天老祖等人,再怎么愚蠢,也不可能没有丝毫防范。寻常的下蛊之法,也绝难瞒过这三位的神念感应。

    然而藏镜人别出蹊径,将那些幽灵碧焰蛊预先藏于天坛附近。随着重明离火都天神雷与都天玄阴重水交冲对撞时,那些蛊虫随着蒸发的水汽往上漫卷。

    使那正值于天坛附近布阵的冥血剑宗弟子,几乎全数被蛊虫侵入了身躯。

    偏偏在在那玄寒****雷光火焰的碰撞冲击之下,包括三位太上仙君在内的所有冥血剑宗修士,都未能察觉到这一变故,没能感应到蛊虫的存在。

    直到幽灵碧焰蛊开始发作,才有人陆续惊觉变故。

    不过藏镜人能拿出这样的布置,也就是意味着这位,早在战前,就已预料到了那太古魔主,可能会动用那都天玄阴重水。

    这并不奇怪,一枚平天印,只能将冥海神天剑阵镇压。可在这剑阵之外,还有着二十万的雷火力士。

    太古魔主要攻入这玄应神京之内迟早还是要动用都天玄阴重水,全力以赴不可。

    哪怕那位不情不愿,藏镜人与他也会逼其使用。

    一些买来的幽灵碧焰蛊,也不值什么钱,此策成则更好,不成也无所谓。可一旦成功,却是可以将生死楼,冥血剑宗与回天圣门三家,都全数算计进去。

    庄无道能够想象得到,一旦这三家一同背叛。那么秦锋必定会坚守天坛,尽力将所有对手吸引至天坛附近。那时三家圣宗,甚至还有那四家联军,都必定死伤惨重。

    而此时被这幽灵碧焰蛊重创的,仅只有一家冥血剑宗而已。换成他是对手,或者回天圣宗那位圣天来掌教,现在必定会感觉庆幸万分。

    论用计之阴毒,秦锋绝不逊色于任何智者。过程近乎无影无迹,让对手根本就无法防范、。

    此时那片惨绿气雾中,已经有一片血焰燃烧。不过却一直用了整整二十息时间,才将那残余的幽灵碧焰蛊一并扫除。

    不过此时那冥血剑宗的剑修,已经残余不到十分之一。只有三万道剑光,备显凄凉的浮于虚空。剑阵崩灭,天坛那边的压力大减。

    金灵已经开始转守为攻,不过庄无道也同时望见,有三道血色光华,弃开了天坛,直往玄应王宫方向袭来。

    正是冥血剑宗的那三位太上仙君,似抱决死之意,不惜一切的冲击着王宫外侧的法禁。

    庄无道微一挑眉,而后就是直接一声冷哂。这三个人,怕是被怒火攻心,已经失心疯了。

    不过仔细想想,也难怪这几人要疯,今次这一战,对于冥血剑宗而言,堪称浩劫。这已不是伤筋动骨,而是已经到冥血剑宗损及根基了。

    哪怕是这次夺回了冥海神天剑也没用,到手之后也定然守不住。生出与他及秦锋拼命的念头,亦是理所当然。

    只是,就凭这寥寥三个太上仙君,只怕连玄应王宫的宫门都到不了。

    果然一瞬之后,空中的离华仙君就已出手。整整三十道太霄重明离合神光,从四面八方轰击而下。

    直接就迫使那血天老祖与赤血元君三人的剑光,都不得不倒卷而回。

    还有无数的重明火羽坠下,密密麻麻,分布在了宫城之外,阻住了这三人路途。

    ‘九天都罗重明无量阵’的大部分力量,都在抗拒那都天玄阴重水。不过仅只是离化仙君操控的这些法力,就足以将这三人碾杀。

    唯一的缺憾,就是离华前生并非是真正的元始之境,此时并不足将重明虚神那元始级的法力,发挥到淋漓尽致。

    那血天老祖剑光漫卷,不断的将周围的火羽扫荡迫开,须发皆张,怒发如狂。

    “藏镜人,你不得好死,我血天今日立誓,哪怕拼尽一切,尸骨无存,亦要你死无葬神之地。”

    三人之中,只有赤血元君稍稍冷静些。御剑并非以突破为主,而是尽力为那血天老祖与赤灵子,化解火羽与周围打来的太霄重明离合神光。

    不过那目光也是阴冷到了极点,让人心中直冒寒气。

    “苍茫小儿,藏镜子,崔若,今日我等三人,定要看你等神魂俱灭,万劫不复!”

    这位女仙说完又双手合十,以神念印照道源,立誓道:“今日之后,不论何人,只需能斩得藏镜人性命。我便甘愿为奴,为其效力十万载,若违此誓,天诛地灭。”

    庄无道哑然失笑,看了旁边脸色怪异的秦锋一眼,就不去在意。

    也没再理会那冥血剑宗三人。无论是发疯也好,立誓也好,都伤不到他们分毫。

    便是身为女修的崔若,也同样没放在心上。冥血剑宗之亡怨不得别人,是这三位选错了道路,也下错了赌注,利欲熏心所致。

    而紧接着,第二个变故,则是出现在玄应神京的外围。那些崩塌腐蚀的城墙,此时忽然有黑墨色的液体化开,只是须臾间就与那都天玄阴重水混合在了一起。

    那些冲入城墙内的六千万联军道兵是首当其冲,也猝不及防,顿时就有近四百余万人,都被那黑色液体及身,身躯大多是在数息之间,就腐蚀了大半。

    一时之间,那四面方向的哀嚎之声不绝,惨况使人不忍目睹。

    这又是秦锋的另一手段,那是一种名唤‘九天贞水’的灵水。本身无毒,可这种水液,只需混入任何的癸水之内,就会转为剧毒。哪怕是仙人,中毒之后亦是身躯转瞬即化。

    难得的是灵气黯弱,藏于那外围城墙之中,只需稍加掩饰,就可使的太上元始级的人物,都难察觉端倪。

    便是灵感神尊,修罗魔主这等存在,在那城墙被都天玄阴重水彻底淹没之后,也一样将之忽视了过去。

    可当那城墙渐被腐蚀,那些‘九天贞水’脱去控制,被释放了出来,与都天玄阴重水混合化为剧毒,所有人都猝不及防。

    此时便是那太古魔主,也同样是坐不住,蓦然长身立起。都天玄阴重水本就是奇毒,含腐蚀之力,可那是在他掌控之中。之前炼制分发的那些避水符,也足以抵御。

    可当‘九天贞水’混入之后,却已是超出了他的意料之外。

    好在这位对的都天玄阴重水操控能力,可谓是如臂指使。此时只法决一引,就把遍布这玄应神京千里方圆的都天玄阴重水,与那道兵大军暂时分开。及时止损,未使这灾难继续扩散。

    这次的损失其实不大,四百万道兵,都不到联军总量的十分之一,不过对四方联军士气的打击,却是无比沉重。

    也使各处压力大减,已经扳回了冥血剑宗倒戈之后的劣势。在彻底排除掉那‘九天贞水’之前,那都天玄阴重水也无法全力以赴,冲击城内各处禁法。

    此时城中,那参与三万冥血剑宗修士,虽已保住了性命,却莫不受伤不轻。且体内仍有残余的‘幽灵碧焰蛊’,未曾除去。战力不到平时的十分之一,在‘九天都罗重明无量阵’压迫之下,是否能保住性命都成问题。

    而此时那远出街巷中,赫连家的道兵,包括那家主赫连龙山在内,已都是目瞪口呆,军心涣散。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