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四八一章 修罗羲和
    元始魔主昔年初成道时,亦曾有过一段雄心勃勃之时麾下的魔渊大军横扫诸界,不但强占了第一层魔渊,更几乎成为那九百九十九层魔渊的共主。

    可哪怕是在元始魔主全盛之时,魔渊中也有人能与之抗衡,几乎分庭抗礼——这人便是修罗魔主‘刹帝利’。

    以夜修罗一族为后盾,占据了第二层魔渊,使元始魔主亦忌惮重重。

    成为九百九十九层魔渊中,地位仅次于元始魔主的魔渊第二人。

    在元始魔主证道混元之后,这位修罗魔主亦在短短不到三千年的时间内,证道混元。

    ——元始魔主,修罗魔主,神渊大帝,正是魔道中的三大至强者!

    大罗强者大多都自视甚高,能够在那天道压迫下挣得生机,证得大道者,必是身有不屈傲骨,不敬天,不畏地,道心顽强坚实之辈。故而这历代以来的绝代仙王,很少有人愿为他人臣属。

    尤其是出身魔渊的那些大能,更是秉性散漫,野心十足,受不得约束。

    不过凡事皆有例外,元始魔主的座下变有一位大罗人物‘血河童子’,而修罗魔主的麾下,亦有一位忘心如来欲我尘。

    后者本是出身佛门,乃是大乘佛门中道行高深,前途无量的一位女菩萨。可后来不知为何,被魔道蛊惑,于一场血战中叛出了大乘佛门,投入了修罗魔主的麾下。

    依托这位魔主的庇护,这位仅仅只用了不到十二万年,就成就了大罗之境,不但使得大乘佛门颜面大失,也成为了这一域的一个传奇。

    这位出手,可谓是坐实了‘太古’魔主,与那位修罗魔主间的关联匪浅。

    “我只希望那刹帝利,这次并未亲至——”

    秦锋长吐了一口浊气,却并不将那抽下来的九首蛇鞭放在心上,眼中微现出一丝愁意:“如那位也现身于此。你我之谋万难成功。”

    灵感神尊有恨海天君照世缘出手牵制,那位忘心如来欲我尘,亦有人出面应对。

    可若那修罗魔主来了,那么今日此地,就只唯独玄碧仙王亲自出面,才可应付。只有离尘三位排名不低的大罗仙王,加上一个绝尘子,才可使那位魔主生出忌惮之意,打消灵感神尊前面介入之念。

    这也是他们,最不愿见的——

    不止是将使他们的所有谋划败露,更会被那元始魔主,追索到身份。

    有离尘之佑,庄无道的恶念化身仍能证就太上,可也会使庄无道日后,处于最险恶的境地,留下无穷后患。

    “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崔若倒是看得极开:“你我都已做到了所有能做之事,可如天不欲我等成事,那也无可奈何。”

    天意?天不欲我等成事,就无可奈何?

    庄无道的眼中,却闪过了一丝阴翳与狰狞,他可不愿遵从什么天意!哪怕是天意注定了的事情,他也要强行掰转过来。哪怕是这次需身冒奇险,哪怕是拼着此身重创,他亦要将那太古,强行斩杀于此!

    如实在无法将那位引入神国,那就只有冒险出城一试,依仗那太上灭度真经,他依然还有两成把握。

    “且事前藏镜人你不是已经做过推测,那位修罗魔主对冥狱另有顾忌,直接现身插手的可能,小而又小?”

    崔若并未发觉到庄无道神情有异。依然侃侃言道:“且有主上的天命神域镇压,至少这世间,还无人能扭曲更改主上的命数!”

    果然就在崔若说话之时,上空中又生异变。突然现出了一张银白色的遮天大网,凌空将那九首蛇鞭网在其中。

    都是绳网之类的灵宝,二者须臾间就纠缠在了一起,再无法分离。

    “咦?”

    虚空中,传出了一声似若银铃般的惊呼声。而后就有一位穿着白色僧袍,脚踏红莲,姿容妖娆异常的女子,蓦然自虚空现出了身影。

    “天辛锁神网,对面可是玄阴魔母?”

    那玄阴魔母却并未现身?只是发出了一阵阴恻恻的笑声,传遍虚空:“我玄阴受人之邀,来此阻拦你忘心如来一月时光,直到那苍茫一百零八之期了结。所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多有得罪了。不得已,我玄阴也不愿与你拼死拼活,就请忘心如来,也与老身一并,束手旁观如何?”

    “原来如此!”

    那忘心如来欲我尘深深看了那玄应王宫内一眼,目现出了几分诧异之色:“倒真没想到,那位无量玄应王,居然还能有如此通天手段,居然能将你玄阴魔母请至此间。可我记得那位,与你玄阴并无交情?”

    说话之时,这位也果然收住了手。玄阴魔母在大罗征天图中,排位三十八,而她忘心如来,则排位稍高一些,是三十六位。

    相差了两位,然而这并无意义,二者间的法力,大约在同一层次。一时半刻,她自问奈何不得这位玄阴魔母。二人一旦交手,三十日之内难分胜负,也难以腾出余力,插手下方玄应神京之战。

    所以忘心如来干脆法力一招,使那九首蛇鞭,瞬时缩到了只有小指大小,成功从那天辛锁神网中,脱身了出来。

    再战无益,那就无需再战。

    那玄阴魔母见状也是一笑,同样将那银白光网收起。整个人仍隐在虚空之中,只有那难听的笑声传出:“忘心如来无需试探,老身确不认得这位无量玄应王,以往也没与这位打过交道,今日来此,却是另有缘故。这其中秘辛,请恕老身暂不能如实相告。”

    “故弄玄虚。”

    欲我尘在红莲上依然身姿飘逸,只唇角轻哂道:“魔母不说也罢,其实欲某这里,并无所谓。那位无量玄应王,看来是准备充足,一战之中,居然就能动用二位大罗。不能不说,这位好深厚的人脉。可惜今日陛下他已亲自此间,我看他是难逃此劫。”

    庄无道在下方听着,心中顿时一阵惊悸,修罗魔主亲至?果然这最不愿见到的情形,还是发生了。

    也就在这一刻,庄无道忽有所感,看向了北面那已倾塌腐蚀了的城墙之外,一个身着帝袍,头戴冠冕的的男子,正踏虚行来。

    似慢实快,视那数千万大军,无数的阵法禁制如无物。直接就已‘排’开了所有的一切,无论敌我,都在这位的面前,震为了粉尘。将一切的障碍,都全数踏平。

    庄无道以十七重的重明观世瞳遥空看去,竟只觉自己的眼仁生疼。这修罗魔主的周身,缠绕着太多的法,太多的道,多道使庄无道,都觉观之不尽,脑海皆被充塞,元神完全无法承受。

    直到他将重明观世瞳收起,才觉略微好过了些。

    强压下神念中的昏沉之感,庄无道心中一阵暗叹,知晓这次,是必定要动用离尘宗的力量不可了。

    谁能料想,这位修罗魔主,居然还真的亲临此间——

    那位太古魔主,到底是花费了什么样的代价,与这修罗魔主又到底是何等样的交情,居然能将一位半步混元请至此间,亲自下场?

    传闻说那修罗魔主,是欲借太古的某样功法神通,修复己身的某种缺陷,难道此言是真?

    “这应只是化身——”

    秦锋在太虚宝鉴中,面色亦是苍白到可怕:“若本体真身至此,只需一击就可摧毁‘九天都罗重明无量阵’,无需如此麻烦。”

    那位‘修罗魔主’看似在漫步而行,其实每一步,都是踩着‘九天都罗重明无量阵’的关键气脉,

    每一次的前行,都破解了一部分‘九天都罗重明无量阵’的奥妙。待此人行至玄应王宫门前之时,就是阵破之刻。

    庄无道微微摇头,即便他们明白了又如何,根本就没可能阻止。即便是那修罗魔主的一个分身,那亦非是他们能够抵御。

    甚至排位大罗前五以下的存在,都绝不是这位的对手。这可并非是普通的分身,而是类似三尸化身般的存在!

    他现在只能等待玄碧仙王的出手,为防被人感应到天机,这位一直藏于三百由旬虚空之外。

    以玄碧之能,到此间亦只需一瞬。离尘几位大能,也时时刻刻都能跨越虚空,降临至此,

    此时此刻,他已经做好了准备,时无论付出何等样的代价,都仍要将那太古斩杀的准备!

    他绝不愿在即将面临元始魔主这等大敌的同时,仍旧还留有太古这样的祸患!

    大罗之争即将到来,一旦自己落入这等腹背受敌的处境,成功的可能微乎其微。

    此人与他有着心念感应——太古在他心念内留下的印记虽灭,可二人之间,却还有着天道烙印。那时自己的任何动作,就将被这太古感知。

    此人身死与否,是他成道的关键。

    只是庄无道还未等到玄碧仙王的出现,就见一口淡金色的剑影,忽然直落而下,插在了那修罗魔主的面前。

    然后一口紫红色的身影,就也凌空坠落,拦住了修罗魔主的去路。

    庄无道不由一阵愣神,面色在这刹那,变得难看无比。

    那剑是鎏金剑,人则是羲和元君。

    ——这个疯女人,果然也是寻来了!且刚好是在他最艰难之时。

    今日这一战,莫非是要将他最后的手段也逼迫出来?莫非这一劫内,自己是注定了难成混元大道?

    然而那羲和,却先是似笑非笑的看了玄应王宫内一眼,而后却就又转过了螓首,朝着修罗魔主笑道:“对不住了,今日这里有我羲和在,此道不通。”

    剑意激荡,隐隐封锁住了修罗的路途。毫不吝与这位混元道祖交锋,使得二人周边之地,一片片的崩塌。

    庄无道仍是一阵发愣,看这羲和元君的意思,是不准备找自己的麻烦?

    不但不是来与他为敌的,这次还准备出手,为他拦住了这修罗魔主?

    那帝袍青年声色不动,只上下仔细看了羲和一眼:“你伤势未复,非吾百合之敌。百合之后,你必力尽而亡。一颗太微神天丹,压不住你的伤。”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