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四七九章 天坛之争
    “确实,只需冥海神天剑到手,那么又何需在乎那龙反噬的代价?换成我是他们,也一样要生出叵测之念。”

    秦锋嘿然一笑,而后又正色道:“闲话休提,无道你该出手了。”

    冥血剑宗倒戈,不止是四面阿鼻神狱军的防线乱象频生,更使得‘冥海神天剑阵’陷入崩溃境地。

    ‘冥海神天剑阵’源自于冥海老祖,而这个世间,若论到对这座剑阵最熟悉最了解之人,非冥血剑宗之人莫属。

    此时冥血剑宗无数的暗手,同时爆发,使剑阵之内的诸多阵眼子剑,都运转艰难,甚至直接废弃。

    那四方传来的元力反应,也让秦锋冷笑不已:“果然是处心积虑——”

    庄无道却知秦锋,对于冥血剑宗的反叛,其实并不如其表面般的全不知情,然而有故意引诱的成份。

    这次未让冥血剑宗之人主持剑阵就是明证,却又偏偏放开了‘赤玄道宫’,攻打‘天坛’的途径。又给予那冥血剑宗,种种方便,破坏那冥海神天剑阵。

    只怕正因冥血剑宗,与阿鼻平等王的关系特殊,这位才一直存着杀心。

    整个无量冥国,只有冥血剑宗地位超然,一直在恶念化身的管控之外。

    秦锋与恶念化身,想要找个合适的借口,将这刺头除去,也是理所当然。

    不过二人之举,也无可指责。如非是冥血剑宗本身行事不妥,有对冥海神天剑有着不该有的贪念,又怎会让秦锋与恶念化身二人,感觉如芒刺在背?

    实在懒得理会这其中的龌蹉,庄无道只微一摇头,就立时法决一引,而后宫内宫外,无数的雷火力士拔地而起。总数有近二十万之巨,只一瞬间就已占据了这玄应神京内腾出的灵脉,加上事先准备好的一些阵盘器物辅助,须臾间就又是一座超大型的七阶仙阵,在神京之内成形。

    与他平常使用的雷火力士有异,这次庄无道刻意压制法力,招出来的力士仅只金仙阶位,不过在苍茫魔主的神力加持之下。依然有着近三百余尊,达到了太上境界。

    此时他这门术法,在小规模斗法上的作用,以及越来越小,欺负那些普通的太上也还罢了,可遇上那些掌握鸿蒙神通的存在,可能只需一个准鸿蒙级术法,就可将他的雷火力士彻底毁去。

    然而用于大规模的征伐时,此术依旧是无敌神术。尤其是此刻,二十万雷火力士早就被他准备妥当,之前数月中陆续招出,而后以固灵术固化,只未置入灵脉体系之中。在此刻随着庄无道一个意念,就已完全替代了那冥海神天剑阵。

    随着这大规模的‘九天都罗重明无量阵’布就,顿时间无数的雷火,开始生成于玄应身京的上空。

    ‘九天都罗重明无量阵’只是七阶仙阵,比那‘冥海神天剑阵’要逊色一筹。可这座阵,却远比之后者,更适合应对那都天玄阴重水。

    恰又是在这京城神土之中,得神域法则加持,以七阶仙阵之实,却有着比拟八阶仙阵之威。

    使得此刻整个城池,都化成了赤红色。无数的太霄重明离火,无数的太霄重明羽化都天神雷生成,与冲入到城内的都天玄阴重水对耗着,全不落下风。

    更有一道巨大的重明火鸟飞空而起,内中正是离华仙君,驾驭着庄无道施展出的重明虚神之术,与整座‘九天都罗重明无量阵’融为一体。

    将那成千上万道的太霄重明离合神光,打向了四面八方,使得城池四方,各处的联军军阵,都被强行轰出了一条条的血痕道路。离合神光所过之处,皆一片披靡。

    庄无道接着又法决再引,此刻施展的,正是重明剑翼与重明剑衣之术,加持往四面八方的军阵。

    这门神通,哪怕他到太上境界,也最多只能同时加持十五六位同阶的太上仙君而已。哪怕有这座八阶仙阵之助,也只能在这基础上,再多增百位金仙。

    不过他现在的另一个身份,却是苍茫魔主,有着浩瀚神力。且间的阿鼻神狱军,大多皆为苍茫魔主的信徒。

    以神术的方式赐法,使得只剩一千八百万人的‘阿鼻神狱军’,还有那残余的‘狂骨血魔罗’,都仿佛化成了羽人。都有一对对的羽翼生出,身周上下,也现出了一片片剑气生成的甲叶。

    神术的效果,远不如庄无道本体的玄术神通。却也可使这些道兵,激增近一倍的战力。而剑衣在身,可以反弹转嫁所有外力。

    这神术损耗巨大,也维持不了太久,只能用于救急。而一当庄无道将此术施展,那四方的战线,就又重新稳固了下来。

    ‘阿鼻神狱军’内的道兵,大多都是无量玄应王的信众,更有不少的的狂信之人,又知有魔源血池可以转生,皆悍不畏死。而剩下的生死楼与回天圣门的弟子,在宗门并无有背弃无量玄应王之意的时候,也同样没有后路。尽管接连遭遇打击,也依然未有溃败之势。战意高涨如故,此时在重明剑翼与重明剑衣两术加持之下,甚至已在收回失地,一步步的排除了赫连家与冥血剑宗陆续倒戈的影响。

    只是那太古魔主与灵感神尊,亦为神主之身,仅仅片刻之后,就也纷纷降下了神术。尽管效果,远不如庄无道的剑衣剑翼之术,可也使那数前太古魔渊大军与三十六部星军,都是战力大涨,勉强抵住了‘阿鼻神狱军’的反扑之势。

    庄无道更关注的,还是天坛方向。那边冥血剑宗的庞大阵容,先是被离华仙君驾御的数千道太霄重明离合神光,打到阵型几乎崩乱。紧接着那天坛上空,又冲起了一红一蓝,两道冲霄剑气!

    正是金灵子与那冥海神天剑,二者本就是战力强横无比的存在,此时又得庄无道的剑翼剑衣加持,其实愈发的狂烈浩瀚。隐隐可见那处方向,战事激烈。

    ‘九命剑仙’陆子羽乃是太上境中的佼佼者,然而金灵子亦是昔年剑神轩的十二位铭剑弟子之一,二人的实力,本是旗鼓相当。不过因陆子羽昔年伤于玄碧仙王之手,至今实力未复之故,本就屈于下风。靠着十几位太上仙君联手,才能勉力与冥海神天剑及金灵子一战,

    此时当庄无道的剑衣剑翼之术加持过去,使得那‘九命剑仙’陆子羽,顿时愈发的不堪,哪怕是有这冥血剑宗举宗上下加入了进来,也只能勉强维持个平手之局而已。

    天坛之争乃是关键,无量冥国的冥海神天剑阵,绝不乏备用剑器。一旦那冥海神天剑无有牵制,能腾出手来,随时都可恢复剑阵。

    哪怕玄应神京的灵脉,已被雷火力士抢占近半。可剩余的部分,也足可使冥海神天剑阵恢复到仙品七阶。

    故而哪怕是战得极其狼狈吃力,那九命剑仙陆子羽等人,依然是毫无退意。

    庄无道定定的看了天坛那边的剑战一眼,就知金灵子等人,暂无需忧心。冥血剑宗举宗四十万人结成剑阵,战力剑威几乎比拟大罗。

    不过他的‘九天都罗重明无量阵’,在抵御都天玄阴重水的同时,仍可有余力压制那方剑阵。

    离华仙君御使重明虚神,战力亦是元始之阶,那十万丈重明巨鸟在虚空盘旋着,在以重明离合神光冲击的同时,身影也不断的扑击而下。几乎每一次的冲击,都能在那冥血剑宗的剑阵之中,造成巨大的伤亡。

    “明面上的御敌手段,都差不多已经用尽。”

    此时秦锋的脸上,微含期待之色:“接下来就要看我们两家,各自的后手如何了。”

    无论是那‘雷火仙元’术也好,还是那重明剑翼重明剑衣也罢,都是庄无道曾以任山河的身份,使用过的术法神通。

    在与劫果战后,可说是名震诸界也不为过。更因这几门神通玄术,为新生的‘九玄重明平等玄应通冥魔尊’,招来了无数的信众。

    故而无量玄应王的这部分战力,都在双方的预料之中。

    庄无道之前一直压着不使用。一是冥海神天剑阵在时,这神京之内并无地脉可以布置‘九天都罗重明无量阵’,二则是因他要制造出苍茫魔主,正在全力冲击太上的假象。

    只有当急迫之时使出来,才能取信于人,向那位太古魔主昭示着,自己这边已无余力。只能在冲击太上的关键之时,抽出法力亲自出手,以稳定战局。

    说到底,他的目的并非是真要抵御住对面近七千万的庞大道兵,而是要在尽力保存玄应神京元气的情形下,将那太古诱入他的‘神土’之中。

    只有将之诱入这‘神土’核心,也就是这座‘玄应神宫’之内,庄无道才能有足够的把握,与洛轻云联手合力,将之击杀,不留遗患!

    至不济,也要将此人重创,使太古数十万年内不能为患,不能成为他在大罗之争中的对手。

    而眼下的情形就如秦锋所言,他与太古魔主,双方明面上能动用的手段,皆已用尽,之后就要看两方暗藏的那些手段如何了。

    所以接下来,才是关键之刻。他那位劫敌历经百万年岁月,有过无数征战,少有失利之时,是一位极度狡猾的人物。

    在未能确证安全的情形下,那太古魔主若无必要,绝不会轻易冒险,贸然以本体进入他的神土核心之内。

    “嗯?这是——”

    太虚宝鉴中的秦锋,忽然动容,看向了神京西面那座‘南天观’的方向。

    庄无道闻言,亦往那边看了过去。接着就发现那处地域,太古魔渊的大军,竟是倾尽全力的,往那‘南天观’的所在处强行攻打突进着。数百万道兵合力,全不惜伤亡,攻势连绵不绝,宛如一片看不到尽头的黑潮。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